我殺了他書封  

 

《我殺了他》文案簡介:

       謎團難度超越《誰殺了她》
  日本讀者絞盡腦汁、網路筆戰不休
  非得連看三遍,才能知道兇手是誰!
  三名嫌疑犯、三種犯罪視角
  他們都說:是我殺了他……

  加賀恭一郎系列──究極推理第二部
  東野圭吾為喚醒推理小說最原初的解謎樂趣而寫
  書末未解謎團再掀網路推理大戰!

  嫌疑犯視角三方切入,步步逼近兇案核心
  關鍵總藏在顯而易見卻又被忽略的故事死角

  文壇金童玉女的婚禮上,新郎在眾目睽睽下遭到毒殺,
  三名嫌疑犯皆在內心獨白:「是我殺了他」。
  加賀恭一郎卻明白指出,兇手只有唯一一人,
  隱藏在層層假象中的唯一真實究竟為何?

  當三方視角推進謎團核心,真相卻益發模糊,
  事件完形的最後一塊拼圖,就在你的手中!
  推理迷挑戰自我必讀之終極之作

  「是我下的手,是我殺了他。那一瞬間,我重獲新生。」──雪笹香織
  「準子,我已經幫妳報仇了,我幫妳殺死穗高誠了……」──駿河直之
  「那傢伙因我下的毒而死去的情景,至今仍烙印在我眼底……」──神林貴弘

故事介紹

  小說家穗高誠與人氣女詩人神林美和子即將結婚,婚禮前夕,前女友準子擅闖穗高家中自殺身亡,翌日,新郎也在眾目睽睽之下慘遭毒殺。嫌疑犯有三人:

  .新娘的親兄長神林貴弘,與新娘一直維持著不倫的兄妹戀,在婚禮前夕,收到一封匿名恐嚇信要求他毒殺穗高誠,否則將公開這段關係。

  .死者的助手駿河直之,平時對穗高積怨甚深,且深愛著為穗高自殺的準子,一心希望能為她報仇。

  .新娘的責任編輯雪笹香織,與穗高有過地下祕戀,曾經天真幻想成為他的妻子,幸福的假想卻被這男人斷然扼殺,她要把這種死亡的感覺還給穗高……

 

===========================以下含雷.未閱勿入=======================

  以下是個人讀完後的淺見,本人不太會推理,只是根據直覺和東野筆下透露出的些許端倪推敲。

  首先,直接說出看完後確定的犯人是誰。

  兇手是神林美和子。

  因為她是唯一有機會能夠按照自己的劇本殺人,而又能夠最先被排除在外的人,

  只要沒有意外(碰到像加賀這樣的刑警),完全不會波及到她的身上。

  整部小說用三人的視角:神林貴弘、駿河直之和雪香織,不斷勾織出三人各自的立場及事情的推展。

  這三人都有殺害穗高誠的動機,但都不算充份,唯一算得上充份的只有駿河直之,但是他並不是。

  理由就在加賀說的:「所以莎莉很幸福。」這句話,洗涮掉他是兇手的嫌疑。

  因為神田貴之從被丟棄在垃圾筒的兩顆藥裡,撿走了一顆,當天夜晚為了想知道浪岡準子潛入穗高家在藥盒放的兩顆藥是什麼,而找了「被害者」試驗。

 

  浪岡準子在星期五購買了穗高常吃的鼻炎膠囊一瓶,12顆。

  目的是想要和穗高原來的藥掉包,好達成殉情的目的。

  在星期六時,出現在穗高家庭院後來雖被駿河哄走,之後又折回,從落地窗進入,將兩顆藥放進穗高前妻購買的藥盒裡,這一幕被神林貴弘窺見。

  於是當穗高拿起前妻購買的藥盒時,發現裡面有兩顆藥感到疑惑,在聽了美和子的話把藥丟進垃圾筒,隨後神田貴之便撿走了一顆。

  接著,膠囊瓶裡就只剩下十顆,當天下午三點過後,準子就吃下一顆膠囊自殺。瓶裡的藥剩下九顆。

  雪笹在星期六夜晚跟蹤駿河和穗高到準子的住處,發現準子的屍體被帶回租處,發現了顆裡的藥,於是拿走了一顆,剩下八顆。

  折返回到準子房裡的駿河拿走了兩顆,於是藥就只剩下所謂的六顆。

  其中一顆駿河以恐嚇的方式要神林把藥放進穗高的藥盒裡,另一顆則如他所說害怕被發現,於是把藥和其他圾圾打包丟棄。這就和加賀說的那句話有結合。

  因為貓有可能會因為好奇而去誤食。不管是放在家中還是放進垃圾筒中。

  神林收到恐嚇信沒有照做,是因為他一方面也希望和妹妹之間的事也能被知道,他心裡有某部分是希望:穗高知情後和美和子離婚。

  於是他既希望穗高死去,但又不希望看到妹妹因此傷心,最後還是沒有下手。

  駿河雖然手上有藥但是他不可能殺了穗高,原因在於他比誰都清楚穗高事務的狀況,少了穗高只會讓自己更沒有價值。

  從穗高積極想要幫助各暢銷作者們談相關事務時,他就明顯的感覺到,所以他雖然厭惡穗高,也不能下手。

  至於雪笹,她雖然討厭穗高,但身為一位從事多年編輯工作仍然熱愛的人來說,不會把手上紅得發此的作家推向痛苦深淵。

  她就只是一個嫉妒美和子能和穗高結婚,另一方面又厭惡穗高人品的強勢女性罷了。

  三人之所以會在切換視角上時說自己殺了穗高,完全是自己的心境,在內心殺死了他。

  唯一有機會而最有動機的就是神林美和子。

  從頭到尾都扮演著天真少女和被排除在外的美和子,最後還是露出了他對穗高死去的真正想法。

  和穗高決定步入禮堂的美和子不可能不知道準子的存在,因為準子都能夠自由來去穗高家,而準子知道穗高要結婚的消息,也不會是只有在星期六時才去過。

  在星期六準子出現的時間點,和美和子「正巧」到樓上去的時間太過於巧合,就算之前不曉得,但在樓上的美和子也能從二樓看見客廳落地窗外面站了一個穿著白衣的女人。

  為什麼看得見?因為玄關和客廳是挑高設計。(雖然書中只特別提到玄關,但不可能只有玄關。)

  而她也目擊到了準子之後偷潛進入,所以當她聽見穗高拿起前妻做的藥盒說出那句話,就聯想到了準子潛進來的目的,於是便說出了那句話。

  因為如果是毒藥的話,在吃下後當場中毒身亡的穗高,她便會是第一個嫌疑犯,為了之後直接去蜜月旅行,穗高就便將藥品的事交給美和子處理。

  想殺穗高真正的原因不是很清楚,但應該和神林貴之脫離不少關係,會答應結婚應該也是。

 

  此部小說從頭到尾就將焦點放在「膠囊」身上,有幾顆,誰拿了幾顆,用途是什麼,和有沒有實行。

  但是,在書後面的幾頁就完全打破了上述的迷思,就跟《嫌疑犯X的獻身》一樣。

  雪笹在當案發後陪著美和子時,她說的話應該不是「為什麼」而是「對不起」吧,「為什麼」是雪笹根據當時的狀況之下,認為美和子是那樣說的。

  而在最後「兇手是誰都好,快告訴我是誰」就道破了美和子心裡跟本就不在乎穗高這個人,她也是利用穗高這人來離開悖德的世界。

  一切都是她在演戲。

  最後,加賀掏出三張相片,指出了不明指紋。

  加賀說:「某個人應該是這個指紋的所有人」,但「不是三位的指紋也不是穗高先生」,所以那枚不明指紋應該就是指「戴上了手套的美和子」。

  雖然「辦案小組似乎將此解釋為與命案無關的指紋」,加賀卻不這麼認為。

  在文中有提到過,美和子的新娘服是訂製的,並不是用租賃,因此她就是「指紋的所有人」。

  也有猜想過是助理西口繪里或是服務生,但答案並不會是他們兩人,就直接排除。

  還有另一個可能性就是浪岡準子,但也不明白是不是以自殺結案的準子是不是能被說是「與穗高的命案無關」。

  因此,排除了準子、西口和服務生,又不是那三位的指紋也不是穗高,就只剩下美和子了。

 

  以上,淺見。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