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睡得迷糊的晏丹在心理時鐘的呼喚下,從親切的被窩裡爬出。昨晚一到家澡也沒洗,牙也未刷,換上居家服倒在床上想要假寐休憩,再去洗個熱水澡。沒想到就這麼一覺到天亮。


     快速的沐浴盥洗,清掉還卡在牙齒細縫的肉渣,用造型膠抓出髮型;從衣櫃裡挑出千遍一律夏季短袖襯衫,搭上深色牛仔褲,套上皮鞋拿起放在玄關邊的公事包便走出家門。


      今日天氣陰郁,彷彿天要降甘霖。


     雖然天氣看上來不太好,但安靜的早晨卻讓人不由得感到平心靜氣,在忙碌的城市裡很少有如此靜謐的時刻。


     除了安靜之外,就連空氣也清新得猶如下過一場大雨,厚重的煙塵都被雨沖刷怠盡。晏丹一個大大的深呼吸,他不知自己有多久沒有聞到如此清澈的空氣。這讓他想起小時住在群山環伺的鄉間,連綿不絕的山巒曾經是多麼令他討厭。山雖然美,但也阻擱了僕實與繁華之間的連繫,從小他很企盼父母帶他出遊,繁華城市的每樣物品都吸引著他幼小心靈。小時他曾祈求有人能將山移走,如此他就能天天往繁榮都市跑,看那些五光十色燦爛炫目的時尚。


     然而當他畢業後,來到這個從小就嚮往的大都市,被生活壓榨,飽受髒空氣之苦,他反倒想念起那總是能看見綠野與綿延山稜線的美景。


     今早的空氣勾起他的鄉愁,這空氣乾淨得一如初生。


     他揹著斜背包往捷運站走,耳朵塞著ipod耳機聽著西洋音樂愉稅的邁步走向捷運站。


     直到他看見十字路口的紅綠燈號誌,停下來等待號誌變換,才發現異狀。


     他疑惑看著手錶,指針停留在12點整。抬頭看躲在厚重雲層裡透露出微弱日光的蒼穹,確定時間為早上而非夜晚。但為什麼見不到一輛車呢?仔細一想,不僅僅是整條馬路沒有半輛車,連半個人影也沒有。現在回想從早上踏出家門後,就沒有見過自己以外的人。


     除此之外,路上連隻流浪貓狗的影子也見不著,成群飛翔的鳥抑是。


     瞬息間駭怕以雷霆萬鈞之勢從四面八方襲來,不等號誌變換,他便快步走向捷運站。通往捷運地道的電扶梯依然運作,晏丹心想:有運作就表示有人,否則電扶梯是不會運轉的。他三步併兩步往月台直奔,通過無人看守的服務台,跑向寬廣月台上等待著列車進站。等待的同時,他想起先前看過的一部恐怖電影《沉默之丘》,女主角偕女兒出遊,半路卻進入到另一個詭異的時空,那個時空有著瘋狂的科學家與殺人狂。最後,女主角以「戰勝邪惡」逃離如地獄般的恐怖之地,卻萬萬沒想到她與女兒依舊在那陰森的世界「生存」。


     會不會自己也陷入所謂的平行空間?


     愈是這麼想,愈是陷入那無邊的恐懼裡。


     豆大冷汗不停從他的額頭、背脊、雙手裡沁出,心理頭不斷的祈禱一切都只是幻覺,壓力過大產生超乎異常範圍的幻覺。


     是夢,就讓他立刻清醒。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月台依然沒有動靜。


     寬敞的月台只有晏丹一人,一夜白髮般的驚心動魄駭住他每一吋肌膚,腦子瞬間空白,他努力的回想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錯誤。


     現在的他心裡奢求的渴望一切都是夢,他心裡不停的念著:這是夢,醒來吧。快點醒來。


     最後,一個沉悶的嗚鳴聲從漆黑的洞穴裡傳來。


     有這麼一刻,晏丹心中希望滿溢,有列車就一定有乘客,就表示一定有他之外的人存在,否則列車無法行駛,就算是無人列車,那麼控制台一定也有人。


     活著的感覺在晏丹體內洶湧澎湃,他從未曉得自己竟然也有強烈活下去的願望。


     然而,當他見到列車的瞬間,恐懼也在指縫間如蛇般纏繞在他的身上。


     這是什麼列車!


     晏丹目瞪口呆的瞪著眼前的列車。


     一台從未見過的造型。


     鐵灰色的車色猶如死一般的沉寂,車型外觀是不規則的尖刺從車體突拉出來,以怪奇的模樣映在他的瞳孔裡,車燈是明黃的,同時也散發著詭異的霧氣。列車分毫不差的停駛在規定的停止線上。每道車門對應著相關上下車路線,精準的讓人毛骨悚然。車廂開啟,無人下車,也無人上車,順勢奪門而出的是陣陣氤氳,好似整個列車都像在滾燙的發燒。


     晏丹怔愣了一會,雙腿發抖,下巴不自覺得顫抖,上下牙齒抓對廝打咯咯作響。


     他到底是在哪裡?為什麼莫名的來到這個相似又不相同的地方,到底誰可以告訴他原因,這裡還有他之外的活人嗎?


     晏丹腦子飛快的探尋這些問題,對於怎麼來到這裡一無所知,究竟有誰可以告訴他答案?


     晏丹驚懼得不敢有任何動作,彷彿和列車相互對峙了一世之久。最後,他緩緩向後倒退,他不敢回頭看,深怕回首的瞬間眼前會急驟變化,更害怕在回頭的頃刻間會有如電影裡的異形出現在眼前。


     雙眼盯著停駛的列車,雙腳顫嶶嶶往後退,直到撞到月台梁柱擺放的垃圾筒,發出哐啷的聲響。晏丹大驚,回頭一望,又立刻將視線擺回列車上,此時列車有道黑影閃過,晏丹嚇得想也不想,立刻轉身拔腿往出站樓梯狂奔。


     他三步併兩步,發了瘋似的拚命往月台出口奔跑,見到出口,心裡有說不出的欣喜。


     衝出了月台,熟悉的景色這時像是恐懼前的寧靜,就像驚悚電影裡出現的舖陳,靜謐之後是駭人的影像。可怕,就在他後頭緊追著他。


     那個黑影是什麼?是人是鬼還是異形?問題在腦中盤廻,雙腿卻未曾躊躇停歇, 跑過幾條路口,直到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晏丹這才放緩腳步,靠在一條巷子中舊式樓宇的外圍牆大口喘氣。


     他閉起眼喘氣,什麼也不想再想,現在的他只想要找個地方躲,不知道原來住的地方是否能夠成為安全的藏身地,到時再來想辦法解決怎麼回去和糧食的問題。


     打定主意,先返回住處再想辦法的晏丹,頭上掠過一絲黑影。他抬頭往上看,是一隻大得出奇的……


     鳥?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