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復生》完結。 《禁止禁入》持續。 《文字》續.寫中。
 
 
 
一大束鮮紅欲滴的玫瑰簇擁綻放,點點的滿天星,金蔥閃耀的包裝紙,將九十九朵玫瑰點綴地更加明艷動人。
瑋茜雙手捧著這束嬌艷的玫瑰,半遮掩臉上的緋紅,壓抑著心頭那股澎湃熱情,正襟坐在柏宇的相對面。
「喜歡嗎?」柏宇托起紅酒杯,伸向瑋茜。
「喜歡,謝謝。」瑋茜的滿臉飛紅,羞人答答道。
「喜歡就好,今天是妳生日,前些日子太忙沒法陪妳,今天一定會幫妳過最好的生日。」語畢,舉了舉手中的酒杯,將酒杯送到脣邊輕啜小酌。
「你的工作時間本來就不好捉摸,平常又需要執勤,隨時都會有人要生,你總不能叫人家不要生吧。」瑋茜笑了笑,將玫瑰花束放置在一旁的空位上。
「說的也是。」柏宇放下紅杯,用牛排刀輕劃著白盤上的牛肉,送入口裡,突然間,若有所思起來。
「怎麼了?工作上有問題?」
「不是,而是突然想到上次那位急產產婦。」
「不是順利生產了嗎?」
「是順利生產一名女嬰,但是,她的丈夫竟然在她未住滿三天醫院,就強行帶走了,到現在,那名產婦都還未回診。」
「我上次聽你說時,那位先生太過於重男輕女,真是可怕的觀念。」
「是啊。而那個小孩還有黃疸呢。」
「什麼?也強行帶出醫院嗎?」
「嗯。到現在也還沒帶回診所給小兒科醫生打針。」
「太離譜了,怎麼會有這樣的父親。」瑋茜蹙眉。
「這還沒什麼,我今天碰到個母親帶自己的女兒來,唉,又是一個少不經事的女孩子。」
「那女孩子怎麼?」
「墮胎。」柏宇口吻像是在說家常便飯似的輕鬆,而這二字卻如芒刺札得瑋茜一陣心痛。
為了妳自己好,還是拿掉吧。
拿掉……可是孩子是無辜的。
但是不拿掉對妳的將來有害,有誰……願意娶一個帶著拖油瓶的女人。
我可以靠自己養活。
女兒,妳真要如此做嗎?那會毀了妳的前程。
不,我不後悔……
理當……應是如此……
「幸好還只是個胚胎,小心點,就不太會傷受到子宮。不過,那小孩也太過於濫交了,才小小年紀搞得像是……唉……」
「是……是嗎?」瑋茜嘴角不自然的抽動,
「好了,不說這些了。妳最近工作上應該都還順利吧。」看著表情極不自然的瑋茜,柏宇心想可能這話不投機,立刻轉開話題。
「還好,就跟平常那樣。只是前幾天遇到一位之前的患者,她的要求太離譜,歇斯底里的竟然要我為她做不老的手術。」
「不老的手術?」
「怎麼會有這種手術,人都是會老的,再怎麼樣也一定會有皺紋產生,我們能做的只是讓皮膚恢復彈性,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輕,目前的科技只能做預防及改善,並不能夠做出什麼長生不老,長不出一條皺紋的手術。」
「妳那病人應該是美女吧。」柏宇好奇的摸了摸下巴道。
「嗯,的確長得非常美。不過,當她來跟我要求不合理的事時,那張臉好可怕,好像是被厲鬼纏身。」瑋茜笑說著。
「哈哈哈,那不就變成聶小倩了。」
「正巧她的名字也有個蒨字。」
和樂融融在二人之間漫著,點著微微燈光的燭光晚餐,像有種魔力吸引,彼此眼前的人在此刻更加的美化了。
如此令人神醉的氣氛下,一道閃亮光芒此刻躍入瑋茜的眼裡。
一顆閃著耀眼的鑽戒,明晃晃地在她的眼前,毫無保留地釋放它的光芒。
喜悅與感傷同時並行,刺激著瑋茜的淚線,濕潤了雙眼,染紅了小巧的鼻尖。
「嫁給我吧。」柏宇痴心等待佳人的回應。
「……」眼淚模糊了景色,淚水噗簌簌流下,抿笑點頭。
幸福愉快的晚餐在二小時後結束,瑋茜捧著那束玫瑰花不時地低頭聞香,佇立在餐廳門口等待著埋單的柏宇,絲毫未查覺有異樣的眼光往她的身上瞧。
「媽媽,妳看,那位漂亮阿姨身上的小孩好奇怪。」一位有著靈動大眼,年約十歲的男孩,拉了拉身旁母親的衣袖,食指指著緯茜的方向道。
「唉,你別用手指指著別人,這很不禮貌。」母親用帶著警告意味的眼神看著自個兒的孩子。
「可是,那位阿姨身上的小孩真的好怪嘛。」男孩嘟翹著嘴回應。
「哪有什麼阿姨什麼小孩,你別亂說。」母親斥責。
「就是那個手上捧一大把玫瑰花的阿姨啊,她身上的小孩真的很怪嘛。」一臉無辜的男孩淚眼汪汪地看著不相信他的母親,倔強的噘著嘴。
「不要胡說八道!」母親怒斥。
「我沒有胡說!」男孩抿著脣,跑開母親的身邊,逕自奔向瑋茜的身旁,拉著她的手道:「阿姨,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啊。」面對突然出現在眼前噙著淚水,滿腹委屈的小男孩,親切地回應。
「小凱!你別亂來!」男孩的母親臉上充斥著羞愧之色,強行要將小男孩拉開。
「沒關係,就讓他問吧。」瑋茜堆著笑容答。
男孩看了眼尷尬至極的母親,又回望瑋茜,放膽了直問。
「阿姨,為什麼妳的小孩要這樣趴在妳身上?他看起來好像不太舒服的樣子。」
小孩?在我身上?
瑋茜呐悶著男孩的說辭,她並沒有生孩子,更別說有小孩趴在她的身上。
「弟弟,阿姨沒有小孩,你應該看錯了。」
「沒有小孩?那妳為什麼要揹他呢?他看起來臉色好差耶。」
「小弟弟,阿姨沒有揹小孩哦,你真的看錯了。」
「是嗎?可是那小孩一直在妳身上耶,好怪哦。」小男孩狐疑的歪著頭。
「唉唷,人家就跟你說你看錯了,哪有什麼小孩,走啦!」一臉愧咎的母親不斷向瑋茜點頭賠罪,拉著男孩的手直往外走去。
瑋茜看著離去的母子二人,說不出的莫名寒氣卻纏繞著她的身子,從腳底板快速的攀上來,令她寒毛直豎,發涼的背脊不斷打著哆嗦。
小孩……小孩……
像是驚覺到了什麼,瑋茜霍地轉頭看著二邊的肩膀,又不時的輪著手按了按肩頸,不知是否為心理因素,瑋茜頓時感到肩膀沉重了起來。
「妳怎麼了?」買完單的柏宇回頭見瑋茜面色有異,擔心的詢問。
「沒……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這裡的空調好像有些悶。」
「是嗎?」柏宇蹙眉抬頭嚊了嚊鼻,道:「嗯,好像有那麼一點,那我們快走吧。」
柏宇將手心貼著瑋茜的背脊,手的溫度趨走了方才的冷寒,掃去陰霾換上幸福的笑臉。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飛
  • 該不會墮胎過ㄅ-.- 所以才會被孩子纏上
    想到就.....覺得有點冷
  • 哦~~~這個嘛~~~
    下回分解^▽^
    不過要等出版後了。
    感覺冷也不錯,天氣炎熱時,心涼就不會覺得熱了^^

    linyangi 於 2008/04/15 18:38 回覆

  • 泡麵
  • 有新作耶XD

    嘿嘿~晏綺大人又有新作了耶!!
    前兩本我都有買喔^^~~
    這部什麼時候會出呀XD!!!!
    好期待哩!!!

    說到涼涼的感覺
    我也很喜歡在夏天的半夜窩在電腦前面看恐怖片= =+~~這樣都不用吹冷氣~
    奇怪的是~我的靈感也都來半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