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復生》完結。 《禁止禁入》持續。 《文字》續.寫中。

我殺了他書封  

 

《我殺了他》文案簡介:

       謎團難度超越《誰殺了她》
  日本讀者絞盡腦汁、網路筆戰不休
  非得連看三遍,才能知道兇手是誰!
  三名嫌疑犯、三種犯罪視角
  他們都說:是我殺了他……

  加賀恭一郎系列──究極推理第二部
  東野圭吾為喚醒推理小說最原初的解謎樂趣而寫
  書末未解謎團再掀網路推理大戰!

  嫌疑犯視角三方切入,步步逼近兇案核心
  關鍵總藏在顯而易見卻又被忽略的故事死角

  文壇金童玉女的婚禮上,新郎在眾目睽睽下遭到毒殺,
  三名嫌疑犯皆在內心獨白:「是我殺了他」。
  加賀恭一郎卻明白指出,兇手只有唯一一人,
  隱藏在層層假象中的唯一真實究竟為何?

  當三方視角推進謎團核心,真相卻益發模糊,
  事件完形的最後一塊拼圖,就在你的手中!
  推理迷挑戰自我必讀之終極之作

  「是我下的手,是我殺了他。那一瞬間,我重獲新生。」──雪笹香織
  「準子,我已經幫妳報仇了,我幫妳殺死穗高誠了……」──駿河直之
  「那傢伙因我下的毒而死去的情景,至今仍烙印在我眼底……」──神林貴弘

故事介紹

  小說家穗高誠與人氣女詩人神林美和子即將結婚,婚禮前夕,前女友準子擅闖穗高家中自殺身亡,翌日,新郎也在眾目睽睽之下慘遭毒殺。嫌疑犯有三人:

  .新娘的親兄長神林貴弘,與新娘一直維持著不倫的兄妹戀,在婚禮前夕,收到一封匿名恐嚇信要求他毒殺穗高誠,否則將公開這段關係。

  .死者的助手駿河直之,平時對穗高積怨甚深,且深愛著為穗高自殺的準子,一心希望能為她報仇。

  .新娘的責任編輯雪笹香織,與穗高有過地下祕戀,曾經天真幻想成為他的妻子,幸福的假想卻被這男人斷然扼殺,她要把這種死亡的感覺還給穗高……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自上一次短篇刊載後,隔了三個月短篇作品再次刊載在《懸疑世界》上,

 

新一期的《懸疑世界》刊載的作者群陣容堅強,除了有主編蔡駿的新作品外,

 

還有紅遍兩岸三地的深雪小姐,及在對岸享譽盛名的恐怖大王李西閩先生的新作,


而新改版後的《懸疑世界》也很明顯得要和其他同類型刊物做區別,從創刊初期的幾何風,

 

到現在的意境設計,在編排上也逐漸蛻變,讓人有想一翻究竟的衝動,只要給予閱讀的念頭刊物就算是成功的一半。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朋友友情幫忙製作的新書宣傳短片,

感謝他在百忙之中願意協助,完全是佛心來著。

此宣傳片僅用封面圖製作出來,但完整度卻出乎我的意料。

驚悚部分的呈現拿捏得也相當好,音效也混得很棒,

明明就是相當害怕恐怖題材的朋友,還要讓他不斷的聽恐怖音效,真是辛苦他了

  

新書《詭屋》6/10上市,7-11、博客來、香港地區首發。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詭屋封

 

新書《詭屋》將於6/10全省7-11及博客來首發,香港地區也能在首波買得到。


其他書店通路則是在第二波發行,和上一本書間隔了二、三年之久,還請大家不吝支持,感恩。

在製作此本書時,負責的編輯忍不住問我:故事內容是我的親身經驗嗎?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短篇《目睹》蒙對岸《懸疑世界》青睞,登上了該本電子雜誌(灑花)。

從去年十月到現在,經過了年初時該雜誌的改版和人事異動,終於刊出見人啦~~~~~

不過由於合作關係,在發刊期間禁止該篇在其他地方發表,雖然個人部落格是被允許的,

但還是先保留一下,以免損及到出刊物的銷售,即使我的作品力量微薄,

可是擋人財路的事還是不要做比較好,個人還滿相信這點,哈。

 

 

 

懸疑世界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時序進入九月,秋老虎正在發威。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一如往常睡得迷糊的晏丹在心理時鐘的呼喚下,從親切的被窩裡爬出。昨晚一到家澡也沒洗,牙也未刷,換上居家服倒在床上想要假寐休憩,再去洗個熱水澡。沒想到就這麼一覺到天亮。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媽媽──妳在哪裡──

玉泠走在積水的路上,冰涼的水不斷從腳底鑽入直竄到她的腦門,如同全身沁在滿是冰水裡,任由消溶的冰水入侵她的身體裡,驅逐她身上全部的溫暖。這地方寒肅的讓人膽寒,她左顧右盼見到的只有一片純白,一種讓人無法喘口氣從心底恐懼的白色。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早上十點三十分──

邵玉泠的遺體送進法醫中心進行解剖釐清案情,一名檢查官在現場執行他的職務,看著鐵板床上那血肉模糊的屍體不由得胃一陣翻攪。濃酸的胃液正以快速的姿態不停發酵。

「這是我們今天的工作夥伴。」嚴炎全身穿戴封膠衣鞋,全身只露出一雙濃眉大眼看著在場所有人員。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蕭昱仁裸著上半身,下半身裹著一條米色浴巾,大字式的躺在自己的席夢思床上,瞪著天花板發愣。現在的他腦子一片空白,不想用腦,也不想要更換姿勢,索性就這麼呆著。

不知發愣了多久,意識一點一點的溜進蕭昱仁的腦中。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八月一日,案發第一天,早上七點三十分──

李可思站在黃色封鎖線內,一臉肅穆的看著前方白色的裹屍布。

幾名員警接受線報後便與消防人員立刻趕赴現場,以案發現場為中心十公尺內拉上封鎖線,防止民眾進入破壞現場。聞風而至的媒體已經在現場拍攝新聞畫面。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楔子

 

 

要我原諒殺人犯,請先將我的孩子還給我。

 

 

Posted by linyang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