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當大樓失去電力的剎那,偌大的發電機立刻發揮效能,隨著馬達轉動的巨響,備用電力正式啟動,照亮一切。突如其來的震動和瞬間籠罩的黑暗,讓在場所有人臉上浮現驚慌的神色。整個十三樓再度明亮後,驚慌的情緒也隨之灰飛煙滅。眾人整理好自己的心情,重返各自的工作崗位。
「呵!這時候地震,真的會嚇走人的三魂七魄。」嚴炎調侃地說,試圖化解四人間的詭譎氣氛。
「來得也真巧,不過幸好這裡有不斷電系統,不然我們全要摸黑出去了。」小冼露出帶點嫵媚的笑容。
「李局長,看來這宗案件已不是科學能夠解釋的了,高層有任何意見嗎?」嚴炎蹙著眉,嘴角浮出一抹淺笑,隨手翻著報告書。
李可思沉默半晌後說:「上面的人還不知情。說實在的,我還在考慮要怎麼對上面的人解釋,別說你們會不相信,就算公諸於世,也沒幾個人相信!」
「我真的很難相信報告書上的數據。剛才我接近那男孩時,仔細地看了一下髮際的切口,那是新鮮的切口沒錯,我有多年的驗屍經驗,一看就知道,那怎麼可能是十年前的傷口?而且,一個人在失去皮膚的狀況下,不可能存活十年。即使可以,十年來,這小男孩不可能不會長大,他的毛髮也會生長,難道有人暗中幫他剪頭髮嗎?」
「麗虹,我知道妳一時間不能接受,但根據研究顯示,這孩子身體裡的細胞確實不是一般正常孩童的年齡,其他檢驗也發現,這孩子的確已這樣生存了十年,而且……」李可思欲言又止,看了小冼一眼,小冼便接著說下去。
「我們還為那孩子做了腦部檢查和失蹤人口的核對,發現這孩子的確已經生存了十年。」
嚴炎覺得事有蹊蹺,連忙開口問:「十年?等等,我記得昨天現場不是有被害者家屬嗎?怎麼會是十年?那不是最近才報失蹤的孩童?」他想起昨天進入命案現場時,聽到家屬淒厲的哀叫,而且李可思當時明明說這是最近的失蹤案,怎麼過了一個晚上,就變成十年前的案件?
「嗯,當時我也以為是最近接到的失蹤人口案,而那些家屬正好也住在山區附近,所以尚未仔細檢查前,我們便認為這一定是最近才發現的失蹤案。」李可思趕緊解釋。的確,在這種情況下,當時絕不會有人聯想到這是多年前的懸案。
小冼見嚴炎和蕭麗虹仍然一臉不可置信,便又拿出十年前登記的失蹤案件資料。
「這是十年前民眾報案的紀錄,因為多年無法偵破,所以成為一宗懸案。沒想到,十年後我們竟然能尋獲其中一位失蹤孩童。而那具屍體,可能也要請二位盡快解剖,協助我們釐清一些事情,如果有任何新發現,請立即通知我們。如果需要警方協助,我們會立刻派人員過去幫忙。」小冼拿出另一份報告書給兩人過目,嚴炎和蕭麗虹看完後不禁面面相覷。
十年前的同一天,有四名孩童失蹤,巧合的是四人都是家中獨子。這是巧合?還是預謀犯案?
「這是十年前的案件,家屬表示,當天自己的小孩都告知要去同學家中玩耍,四位家屬也不疑有它,就讓孩子出門了。沒想到,這些孩子到了深夜仍未返家,而家人出外尋找也都一無所獲,只好向警局報案。一晃眼,十年就過去了,直到今日我們才尋獲一名失蹤孩童,但……我們實在不知該如何向家屬交代。」李可思無奈地搖頭。對家屬來說,尋獲失蹤的小孩應該是件好事,不管是生是死,總算有了結果。然而這小孩卻是半人半屍,要怎麼向家屬交代?即使動用最新的皮膚移植技術,也需要耗費多年時間,才能讓小孩擁有可以見人的皮膚。就算移植了皮膚,但還是無法解決時間的問題——時間在這孩子身上停止流轉,使他停止生長、停止一切自然循環。十年前他是這般模樣,十年後仍然沒有變化,難道二十年後,這孩子還是會保持八歲時的模樣,不老不死嗎?
當年秦始皇為求長生不老,率徐福至遠洋取得珍貴的長生不老藥,但始終躲不過命運無情的輪迴。想不到,千年後一個孩童的失蹤,卻換來許多帝王將相費盡心力想獲得的不死之身。
想到這裡,李可思嘴角不禁浮現無奈的笑容;笑千古人的愚昧癡心,笑這駭人發現竟要由一個無辜孩童承擔。
李可思的微笑既無奈又詭異,將氣氛襯得分外清冷。
蕭麗虹感到一陣寒意,用手掌下意識地來回搓揉雙臂。想起方才小冼的一席話,又想起屍體髮際的綠色斑點,蕭麗虹彷彿有話想說,卻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或許是自己太累產生的幻覺。還是等解剖完畢,一起寫進報告書好了。」蕭麗虹在心中對自己說。
嚴炎雙眼射出敏銳的精芒,他已看出蕭麗虹有所保留,「麗虹,怎麼了?難道妳有其他發現?」
「呃……沒什麼,只是覺得這裡有點冷,空調太強了。」蕭麗虹連忙找了個理由。
「這裡會太冷嗎?蕭小姐可能受到太大的驚嚇,不然今天就到此為止,時間也不早了。」小冼瞥了一下牆上的掛鐘,時針指向十一點。
順著小冼眼光望去的李可思等人,見時候已經不早,便接受了小冼的建議。李可思遞給嚴炎一份報告書,在他耳邊交代了幾句,再向蕭麗虹說明檢驗報告的急迫性,兩人向李可思打了包票,然後四人便一邊話家常,一邊走向停車場。
抵達停車場後,李可思和小冼先後離去,蕭麗虹面色凝重地隨嚴炎走向他的轎車。
「我覺得事情並不單純。」蕭麗虹站在車門旁邊。
嚴炎按著汽車中控鎖,發出一聲長嘆,然後開門入座。
看見嚴炎意味深長的嘆息,蕭麗虹也不好說什麼,便開門進入車內。
嚴炎轉動車鑰匙打開空調,按下廣播鍵,再轉頭看蕭麗虹:「李局長和那個小冼應該是有所保留,事情一定比想像中複雜。麗虹,妳確定勘驗屍體時沒有任何異狀?」嚴炎慢慢暖車,音樂輕柔地在車內播送,麗虹的心防也逐漸軟化。
「是有一件詭異的事。」
「詭異?怎麼說?難道那具屍體也是十年前的?」
「不,我還沒有開始解剖,今天只是先觀察屍體表面的蛛絲馬跡,明天才要進一步解剖屍體。不過……」蕭麗虹頓了頓:「我發現一件不尋常的事。那具屍體的髮際有類似綠色斑點的黴菌,滋生速度驚人。」
「咦?有這樣的事?那剛才妳怎麼不說?」
「在尚未解剖做進一步確定前,我不想先說,以免讓大家心情更沉重。」
「的確。那明天我一早就過去,我不放心留妳一個人。」
「呵!辦公室還是有其他人在,你不用費心跑來,忙你的吧!」嚴炎的關心讓蕭麗虹心中泛起一絲暖意。
「可是……」面對蕭麗虹的婉拒,嚴炎不甘地想說服她。
「咚——」
車頂被急速墜落的物體砸中,嚇壞了車內的兩人。嚴炎有些惱怒地解開安全帶,下車檢查。
咦?
車頂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嚴炎環顧四周,一部部停放整齊的車安靜地停在原處,附近連半隻貓都沒有。他晃了晃疑惑的腦袋,又回到駕駛座。
「怎麼了?是什麼東西?」麗虹問道。
「沒有,什麼也沒有。」嚴炎關上車門,眉心緊皺。
「咦?可是剛剛……」麗虹說到一半,一張巨大人臉緊貼在嚴炎的駕駛車窗上,那是一張失去人皮的臉。她嚇得放聲大叫。
「啊——」
蕭麗虹的尖叫聲讓嚴炎背上寒毛豎起,整個頭頂彷彿被乾冰噴灑,寒意直往上竄。
嚴炎心一橫,轉頭看向自己身旁的車窗,但窗外竟然空無一物。他深感疑惑,連忙望向驚嚇過度的麗虹,搖晃她的身軀。
「麗虹、麗虹,沒事了!」嚴炎溫柔的擁抱安撫了蕭麗虹受到驚嚇的心,她的情緒漸漸地緩和下來。
「我沒事了,走吧!」麗虹臉色發白,卻故做鎮定。嚴炎不忍喚起她的恐怖記憶,只好收起好奇心,將車駛離現場。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