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煙霧靄靄,瀰漫在逼仄空間裡。

     禹江下意識用手袖遮住口鼻,但仍然吸入大量的化學氣體。他感受到氣體侵入他的肺部,每吸入一口,胸口就變得更鬱悶。


     由於機器引爆產生濃霧逐漸的消散,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原本伸手不見五指的濃密程度已經能夠在煙霧掩映間,見到房間裡的擺設和雜遝高疊的書籍。

    「閔……閔……」禹江試著說話,喉嚨因為吸入太多化學劑量而緊縮,乾涸的有如沙漠上的石頭,飽受艷陽毒辣伺候。下意識伸手撫摸喉節處,撕裂帶來的疼痛超乎他的想像。


     禹江眉頭深蹙,思忖這麼大的濃霧不知閔閔的狀況如何?連他這個大人都承受不了這些化學物質,那麼小的身軀怎麼能夠承受得住。這麼一想,他低頭開始尋找在這場意外中昏迷的小女兒。


    霧逐漸散開,房間中只剩下宛如絲綢般的薄霧。


     禹江快速瀏灠熟悉的環境,物品堆放得凌亂不勘,這裡一疊疊紙張那裡一落落書本期刊,各式研究工具分散在桌面與地板,或是隨手放置在嵌在牆上的工具欄裡。


     一座簡陋式的儀器占據房間的1/3,上頭不停冒著陣陣白煙,機器不停發出通電受阻的劈啪聲。


     他左顧右看,在狹小的房間裡不停四處瞧,拎起在這裡打地舖時推在地上的枕頭棉被,尋找著和腦海中的身影相合的形影。


     愈找愈急,喉嚨疼痛的發不出聲音來。他念頭一閃,思忖會不會在事故發生的剎那,她獨自一人跑出了房間。他依晰記得,在這個瞬間聽到閔閔喊叫的聲音。


     他衝出房門,用行動在家中每個地方尋找。


     樓上樓下地跑,前庭後院地繞,家中二層樓裡的四間附著衛浴的房間全被他搜過一遍,廚房的每一個櫃子被他一個一個打開探索,洗衣機被打開,客廳的電視櫃被他拉開,不管他怎麼尋找,女兒閔閔的身影始終見不到。


     哆嗦此時無情的從腳底竄上來,不好的預感在心裡擴大,壞念頭無止境的壯大繁殖,淹沒他最後的理智。


     禹江衝回自己的書房兼研究房,看見那台仍冒著白煙的儀器,冷汗涔涔濕了背脊,他踽踽前行,害怕的伸手觸摸,一道強勁電流襲來,痛得他立刻收回自己的手。他繞到一旁,看著儀器中間的空隙,一條斷裂在地面上的粉色髮帶悚然的在那裡躺著。


     他想要大聲嘶叫,喉嚨乾涸得說不出聲音,悲傷的力道過猛,一口血從喉嚨間噴出。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