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獨自站在木製衣櫃內附的穿衣鏡前,仔仔細細端視自己的儀表容貌,今日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他不想因他性格懶散不修邊幅而壞了這美好的一天。

他身子微傾向前緊貼在鏡子上,用右手食指摸了摸雙眼下浮腫的眼袋,心裡不由得暗自佩服起化妝師的巧手,將他那因工作關係日夜顛倒產生的濃烈黑眼圈用所謂的遮暇膏遮了起來。在此之前,他相當的擔心日照不足又生活作息不正常下,使得皮膚異常蒼白的自己,看上去活脫脫像似個晝伏夜出的吸血鬼,就算被人誤認為是菸毒犯也是情由可原。外表如此不健康,即使穿上筆挺的西裝也不會好看到哪去。

他上下審視了一番,拉了拉西裝衣領,膚色在化妝修正後變成了健康的色澤,唯一令他無法習慣的就是那上了淡色的口紅與臉頰上的兩片腮紅。雖然化妝師為求自然使用霜狀特性的腮紅,但在知情的情形下他無法裝作不在意,縱使看上去如此的自然紅潤,心裡總是有個瘩疙存在。

不過,對於化妝能使一個人脫胎化骨,巧奪天工,也令他大開了眼界。他心忖著:怪不得女人花再多保養化妝的錢也不會心疼。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今日的秋風終於深刻的體認到。

秋風在穿衣鏡前轉身,扭頭看向鏡中的背影,俐落且剪裁合身的Armani Colleczioni黑色西裝將他削瘦體態撐起,讓他看起來精壯不少,比起穿上一般服飾顯得太瘦要來得好看許多,在認真對自己今天打扮品頭論足一陣後,也能夠瞭解到為何名牌對世人有股魔力,驅策著人們掏錢購買,雖然他仍然不能苟同許多人祟尚名牌的扭曲心裡,但在此刻,他是真心認為名牌還是有它其價值目的,只要心態正當,能完全襯脫出性格與修飾不足,在經濟許可下購買有何不可。

確認自己目前的狀況近乎完美後,甩手看了一眼戴在手腕上的手表,再過幾分就是早上七點鐘。他打了一個哈欠,伸了一個懶腰,轉動了幾圈頸項,這是打從他大學畢業後的十年歲月,第一次如此的早起。

房門鎖轉動的聲音引起他的注意,停下方才的動作。

「阿風啊,你準備好了嗎?」秋風的母親撲了層厚脂粉塗上大紅口紅,頭髮吹得膨鬆穿著鑲上水鑽雕花改良式旗袍的開門進來,口吻親暱道。

「準備好了。」秋風拉了一下西裝,道。

「等一下八點就要出門,該帶的東西都要記得。」

「我知道。」

秋風的母親打量起穿著西裝的兒子,拉著他的手臂轉幾圈,為的就是想要將他好好仔細看個夠。最後,她端詳起她長相清秀端正的兒子的面容,想起以往許許多多的回憶。回憶裡,年幼的男孩吚吚呀呀學說話的模樣逗趣討人歡喜,頑皮作弄的手法逐日翻新,書桌前挑燈夜戰苦讀的辛酸背影,在此刻像萬丈海嘯直撲而來,讓人無法抵禦招架。

曾幾何時,那個總是拉住自己衣角的小手,亦步亦趨緊跟著自己的小人兒,轉眼間拉拔成人,事業有成,如今要娶媳共組家庭了。

想到此,秋風的母親抵不住心底的悵惘,淚眼婆娑了起來。

秋風見母親落淚,吃了一驚,彎下身雙手搭在母親的肩上,擔心地問。

「怎麼了?」

「沒事。我是想到了以前的事。你以前好小好小,怎麼一轉眼就長大了,媽媽有點捨不得。」秋風的母親伸出顫巍巍的手輕撫著他的臉龐。

「人都是會長大的,總不能永遠都叫我當小孩吧。」

「你永遠是媽的小孩,在媽心裡你還是那個長不大的孩子。沒想到,你這個大孩子今日要娶媳了。」說著,秋風的母親眼淚噗欶欶的滾下。

「媽,我是娶老婆又不是嫁出去,這有什麼好哭的呢。」

「我知道你是要娶媳婦,但是我就是忍不住。等到你有兒女,自然就會體會到媽媽的心情。不管是兒子女兒,要娶或是要嫁,對當父母的都是一種感動和衝擊。一方面開心兒女有自己人生的歸屬,另一方面卻是感嘆萬千,一會兒開心,一會兒擔憂的心情很複雜的。」

「好好,我以後有孩子一定會感受到的。現在妳先把眼淚擦一擦,不要再哭了。不然哭花了臉還要重補妝,化妝師會累的。」

「花了錢請她來就多讓她畫也沒關係,這樣才夠本。」秋風的母親用手指指腹拭淚,破涕而笑。

「媽,這點錢我付得起,不要老是對這種事斤斤計較,有些事花點錢就能解決不是很好嗎?」

「我是想替你省點錢,化一次也是化,化二次也是,我等一下還要叫你那些姑姑們也給她畫一畫,撈些本回來。」

「隨妳意,妳只要不要把化妝師累跑了就好,不然等一下誰幫妳兒子再打理?」

「好啦。我再去給她畫一下。」秋風的母親在他半推半送下朝房門走去,在離去前又望了一下這有些年歲的房間,有些不放心的問:「你確定結婚後不跟我們住,要繼續住這裡?」

「嗯,這房子空著也是空著,在這個高樓密佈的都市裡能找有這樣的房子很不容易呢。」

「這裡是不錯,不過就是太老舊了點。這房子是從你爺爺那時代留下來的,日本人房子建造的很牢固,只是結婚總是要有新房,雖不一定要真的買新屋,但這房子有幾十年了,還是平房,不曉得她會不會住大樓習慣了,住這種矮房會不習慣。你有沒有事先跟人家說好要住這裡?不要到時因為房子的關係鬧不好。」秋風的母親苦口婆心叮嚀。

「媽妳放心好了,我們已經都溝通過了,頤宣很高興能住這裡。在這都是冰冷的水泥築起的房子,有這麼一間木造平房是很難得見到的。而且還有庭院呢。如果要住這樣的房子,少說要也花個幾千萬。」

「這麼說是沒錯,不過,那個庭院偶爾也要打掃一下吧。落葉散成這樣,有空也要掃一掃。」秋風母親透過房間的木製窗櫺看見那落葉滿患的庭院,不由得搖晃嘆息,雖然她這唯一的寶貝兒子自小到大從不讓她操過什麼心,大學畢業後也順利找到他熱愛的工作,並收入頗豐,實沒什麼可挑剔的。可他那對環境整理的漫不經心和多數的男孩一樣,總是要讓她多操這顆心,一星期總要來個一、二次為他整理一下房子,否則別說庭院裡的落葉會堆疊到什麼模樣,屋子裡肯定是連可落腳行走的空間都沒有。

「好啦,我曉得了。」

「唉,反正以後這個就歸你媳婦管,不過你也不能因為工作而將問題全丟給她,你的個性乖僻,可是好不容易才碰到一個好女孩,小心她被你給嚇跑了。」

「嗯嗯,我知道了,爸那邊應該有妳要幫忙的,妳快去吧。」秋風點頭回應內心卻不太想理會,不愛聽人碎嘴的他,此刻只想要將母親送出房門圖個安靜。待母親離去後,秋風嘆了口氣。

他轉身,面對那扇看得到庭院的窗戶,上前打開窗櫺,滿地未經整理的落葉積了一地,腐葉與微微泛黃的枯葉層疊在一塊。

他想起方才母親才說的話,看來他或許真如人所說的是個生活白痴,最近母親因忙著他今日的婚事抽不出空過來,庭院就已積得如此多的枯葉。先前,若不是母親之前時常大老遠跑來這間舊宅幫忙打掃,恐怕落葉已積到都會滿到窗台來。

在秋風陷入深深的感嘆時,在一聲輕盈的腳步聲悄悄來到,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從窗戶上的玻璃倒影看到了赤昴──一頭有著銀毛的狐狸,悄悄現身靠近了他。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