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更新文章…… 新作品如下

 

 

 

 

         時間已過了晚間11點40分。

         穆晴拖著沉重的身軀,腳上趿了一雙三吋高包腳式高跟鞋鐸鐸鐸地敲在人行道地磚上,劃破了這一帶的寧靜。黑夜像是從天空上潑灑濃稠的墨色,將這城市染成了寂靜的黑。在將近午夜12點的街道上,只有佇立在人行道上的街燈恪守崗位,猶如盡忠職守的管理員,殷情默默的做個引導迷途的掌燈者。

          她左邊腋下拽著一牛皮紙袋,左手提著充當公事包的黑質方型手提包,另一手不斷順著後頸不停按壓輕柔,長時間的工作使得肩頸穩穩作痛。對周圍環境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穆晴,邊走邊閉上因長時間戴隱形眼鏡而乾澀的雙眼,希望短暫的休憩能舒緩微微發疼的雙眼。

但雙眼乾澀的程度超越她的想像,當眼瞼上下閤上時,雙眼立刻灼燒刺痛起來,整個眼皮被那火熱給黏住,不想讓她再度睜眼繼續殘害它。

她不得不停下腳步,好讓雙眼得到了適當的休憩,甘心被她睜開時才再度邁開步伐前進,在這漫長凝重的黑夜裡獨自一人走著。腳步聲幽幽迴盪在靜謐的街道,好似在回音谷上呼喊著般那樣又重回到她的耳裡般。

她深深的嘆口氣。

連日的加班已經讓她腦袋渾濁,有種今夕何夕的朦朧感受,她有一肚子的怨氣想要渲洩,卻苦無沒有管道。頓時間,她為自己感到悲哀。究竟自己是為了什麼要如此汲汲營營拚命工作,是為了掌聲,為了別人的認同,還是為了顯示自己的才能?她不懂,當年那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自己,滿腹理想要在職場上有所建樹的她到哪去了。是被現實的洪流給沖走,抑或是在無情的職場文化上消磨怠盡,如今只為了保有一份工作而像隻忙碌不停的工蟻,但願上司看她任勞任怨的情面上高抬貴手,讓她能夠苟延殘喘的持續領一份薄薪。

突然間壓抑太久的心有種想哭的念頭從沖了出來,酸楚惹來一陣微紅迅速爬上鼻尖。

漾在眼眶裡的淚水讓乾澀而火熱的雙眼更加的刺痛難過。

她抬頭仰望一望無際的黑夜,幾顆零星分布的星在濃黑的夜裡微弱的閃著光芒。皎潔得猶如能透出水的新月綻放它銀白的月光。

寬廣的蒼穹使她的心情舒坦了些。卻依然無法將悲傷全部帶走。

此刻,她好想找個時間好好的慰勞自己從裡到外疲憊不堪的身心靈。到美容中心是個不錯的選擇。透過一雙經過訓練力道恰到好處的芳療師為她進行舒壓療程,從頭到腳,背到胸藉由指壓徹徹底底的鬆懈緊繃不已的肉體。單獨室內輕柔的音樂將她的心靈提昇一個層次,清新無雜質的芳香精油在呼吸下進入體內,靠著血液洗滌堆在體內的塵垢,將身心靈完全達到舒筋解壓的療效。

在沒有塵囂的夜裡想著美好的事,心情也跟著輕揚,方才的哀傷也跟著減少了些許。

現在的她最想做的事便是快回到家中,沖個澡,倒在柔軟的被窩中,並祈願能一覺到天明。

換了心事,腳步也跟著輕快。

轉了一個彎,前方轉角處明亮的燈光讓她疑惑。

發出光亮的是間便利商店。

什麼時候這裡開了一間便利商店?她在心底吶悶著,隨即為自己感到可悲。自己工作忙碌到連在回家的路上多開了一間便利商店而不自知。開店的籌劃期少說也有個把月吧,自己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轉變的心情又再度沉了下去。

腳步聲依然沉重敲著地面。

她步過便利商店時不自覺得向裡頭瞄了一眼。

一個染著栗子色剪著短髮,身型高瘦的男店員繫著一條咖啡色的圍裙在忙著將剛才的進貨仔細的盤點。

她突然改變心意,往店裡走去。

清脆的開門聲引起店員的注意,職業性的道出:歡迎光臨。

穆晴筆直朝店裡走去,閒晃了一圈後,最後選擇關東煮填填有些肌餓的胃。

結帳時隨意的開口詢問,道:「你們什麼時候開幕的?」

「今天,本週慶祝開幕有優惠活動,買任一飲品可以第二件半價。有需要嗎?」

「不了,謝謝。」

「總共是35元。」

穆晴從皮夾裡挑了出零錢後,接過發票踏出商店。

當她步出商店時,身後店裡的廣播正好播放著整時的音樂,已經是午夜12點。

她咬著一口關東煮,啜了點湯汁,信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靄靄的薄霧不知從哪裡竄來,像是要捕捉什麼,朝各處散去。

她筆直的走,逐漸的,消失在靄霧之中。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