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Janet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時間,瘦身成功,整個人脫胎換骨,先前瞧不起她的人紛紛投以友善的眼光,主動的與她攀談套交情,與先前的情況大相逕庭。成功甩掉過多的脂肪,搖身一變成為玲瓏有緻的美少女,以前因肥胖而五官顯得扁平的她,五官像是經過上帝精巧雕琢,那樣美艷動人。一雙水靈靈的大眼迷倒了無數的男性,紅潤豐餘的小嘴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天生的白皙肌膚在陽光下閃耀動人,也為Janet的美再加上一筆。

        她的轉變讓不少人跌破眼鏡,也讓許多人為之嫉妒。

        於是,在背地裡被人用惡意的言辭中傷與日俱增,減肥、抽脂、整型如此的話題在私底下議論,養小鬼、拜邪神這類無根據的八卦也不遑枚舉,許多荒誕的言論在背地裡流竄,這些不堪且刺耳的話全流入Janet的好友Ivory的耳裡。

        Ivory為她的好友抱屈,在Janet辛苦減肥的過程她是全程參予,Janet為了阻止自己那無法克制的食慾及美食的誘惑,在那被褲子覆蓋下的兩腿雖不到體無完膚,但密密麻麻針戳的痕跡形成了點點青斑,看來也格外駭人。

        Janet在減肥過程時,隨時攜帶著縫針,為了不讓自己吃下過多的食物,她總是用針戳她自己的腿,要讓疼痛代替食慾,也藉此懲罰不夠自制的自己。自殘的現象與減肥的天數成正比,Ivory看著一天比一天還要瘦的Janet,卻也看著一日比一日還要凶殘對待自己的Janet,如今,Janet雖然有著完美的軀體,但是那對自己的酷行仍未結束。

        Ivory擔心,再如此下去,Janet的心靈會承受不起,只要稍大的刺激或許就會將她逼入崩潰的零界點。她試著與Janet相談,卻被Janet一口回絕。

        「我絕不要回到那個肥胖的自己。」Janet厭惡道。

        看著如此堅定的Janet,Ivory無法規勸,只能在一旁默默的關心。

       

 

        努力會有結果的時候。

        Janet的轉變讓學校裡許多男生趨之若鶩,示好的書信不斷增加,Janet享受起被追求的快感與樂趣,當三班的戴洛也同時向她示好時,她整個人快樂的像是飛翔的小鳥。

        戴洛愛上她了,愛上了瘦身後的自己。

        Janet心裡頭雀躍不已,壓根忘了先前所受的屈辱,很快的,答應了戴洛的請求。

他們成為了情侶。

        這事,很快的在校園裡傳開,也在第一時間,傳進了Ivory的耳裡。

        Ivory心碎傷心難過不已,她迷戀的男孩竟然和她最好的朋友在一起,這是如何的情何以堪。而這位昔日的好友,有了戀情,忽略了她的感受,連話也說不上幾句。

        雙重打擊下的Ivory無法和Janet像往常一樣來往,也不知道該如何的面對,向學校隨口編了一個藉口,請了一星期的假。

        另一方面,和戴洛成為情侶的Janet開心的約會,地點,就在校園裡隱密的林蔭道。

        幾乎每節下課,二人都會到此地相會,濃情蜜意自不在話下。

        然而,對於食物仍有著強烈慾望的Janet卻發現是另一種考驗的開始。

        她聞到了他身上那股自然的香氣,這香氣像有股魔力要讓她用盡全身的力氣去克制,止住自己那滿腹的食慾,這也因此,讓她無瑕顧及戴洛說所的話,及他所有他希望她能夠有所表示的回答。

        一天、二天、三天就這麼樣過去。

        Janet心不在焉的態度終於讓戴洛有些光火,這一天,戴洛在下課時節沒有現身在那林蔭道上。不明白的Janet像頭驚慌失措的鳥兒,焦燥的在林蔭道上踱步,最後,忍不住的寫了紙條透過他人傳到了戴洛的手上。

        放學時分,戴洛依照紙條上的約定來到林蔭道,Janet已經在此等候。

        害怕失去戴洛的Janet淚眼汪汪的看向戴洛,問道:「你今天怎麼都不出現呢。」

        「我這不就來了。」

        「你......不是喜歡我嗎?」

        「我是喜歡妳,但是妳不喜歡我。」戴洛回應。

        「我一直很喜歡你,真的。」

        「但是我跟妳在一起,妳都心不在焉,我說的話妳根本沒在聽,回應的話也是牛頭不對馬嘴,叫我怎麼相信。」

        「那是因為......我......我......」Janet不曉得該怎麼解釋,她深怕一解釋戴洛會像看見一頭怪獸般瞧她,會離她而去。

        「妳真的喜歡我?不是騙人?」戴洛狐疑的問,眼神卻閃著一絲狡詐。

        「真的,我喜歡你很久了。」

        「好,那麼我想要吻妳,可以嗎?」

        「啊!」一抹羞紅飛快的映在Janet的臉上,那是她夢昧以逑的事,她早在她夢境裡親過不知多少回,如今美夢成真,事情來得之快,讓她有些暈頭轉向。

        她瞧見戴絡緩緩的走向她,溫柔厚實的手捧住她的臉蛋,心跳加速,她閉上眼準備迎接她人生第一個吻。

        這個吻帶著戴洛特有的清甜,溫潤的舌熟練輕啟她的唇,往她的小舌探去。

        二人忘情的相擁,雙脣打得火熱,也引燃另一種慾火。

        戴洛雙手遊移到Janet的雙峰間,狠狠的捏擰,燥熱的身軀將他身上那股清甜舖上惑人的體味,加重刺激Janet的食慾。

        啊,好想吃啊,只要一口就好,讓我輕咬一口就好。

       「哇啊──」

        慘烈的叫聲讓Janet頓時清醒過來,見戴洛摀著臉痛苦的在草地上打滾,血大把大把從戴洛的雙手間流出。

        怎麼回事?她一時間不能夠明白,待她看見失去下巴的戴洛後,整個人立刻明白了過來。

        她吃了他的下巴。

        她摸了摸自己流著戴洛鮮血的下巴,血的味道令她暈眩,也更加挑起了她無法抑制的食慾。

        戴洛見雙眼發紅的Janet嚇得連滾帶爬的想要逃離此刻,卻因雙腿發軟,只能步履蹣跚的前進,一心希望能有他人路過救他一命。

        卻事與願違。

 

 

        不知過了幾日,工友在做定期清理花圍草叢時,發現了一具白骨。

        白骨下有著一大灘乾涸的血跡,四周則有散落的書包課本,及殘破不堪的衣物。白骨除了頭上還留有頭皮和毛髮外,其他均是一點筋肉也無。

警方接獲線報前來,很快的,案子就要偵破。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