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開什麼玩笑!」戴洛原本俊俏的臉在Janet面前扭曲,額頭上爆怒的青筋在跳躍,雙眼像看見嫌惡的蟑螂般睥睨的瞧著,雙手環抱於前,彷彿拿在Janet手上的情書是黏滋油膩的蟑螂汁液,三不五時的用手指揉搓鼻頭,像是在趕走飄散在空中的難聞氣味,而這氣味則來自Janet的身上。

        「這是我朋友拜託我轉交的,請不要誤會。」

        難堪如同火辣辣的辣醬塗抹在Janet的臉上,疼痛又刺眼,委屈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白皙的臉旦則像是熟透的蝦子般火紅。

        「哼,少來,這種話我聽了不少,拿走開,我不會收的,死了這條心吧。」

        「這真的是我朋友請我代轉的,就請你收下吧。」

        「我才不要拿妳那肥手摸過的東西,噁心的要命。」

        「......」

        「想要寫情書給人,先照鏡子瞧瞧自己的模樣吧。」譏諷的話幾乎是從戴洛的鼻孔中噴出,站離在戴洛幾步之遙的Janet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氣體拂過她臉上的那股厭惡,直到戴洛轉身離開,那拂過她面頰那夾雜著不屑與羞辱的吐納猶在,就像是在她臉龐上劃下了記憶,深深的烙印在白皙肌膚上。

 

        Janet過於驚訝愕然的佇立在原地,風在腳邊吹拂,捲起落葉,將它們帶離至不遠處後落下。她的腦子來不及思考反應方才發生的事,嗡嗡聲不停的在她的耳畔低語,腳猶如踏在浮雲上,如此的軟綿與恍惚,有那麼一瞬間,她忘了自己是誰,也忘了為何會佇立在滿是落葉的林蔭道上。

        上課鐘聲響起,拉回了她的意志,也一併帶上戴洛對她的羞辱。

        剎那,她想要尖叫,放聲哭泣,戴洛的話無疑是把利刃,直且深的戳進她紅通跳躍的心臟,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胸口撕裂的疼痛,血液汩汩自心臟流出,擊潰所有的經絡血脈,放肆地在她的體內奔流,衝擊猛撞。

        縱使淚流乾,眼哭瞎,傷人的話語仍然停留在她內心底處,怎麼也逃不開。

        她哭倒在滿是落葉的鬆軟土地上,悲愴的哭喊如同受傷的猛獸低嗅,肥胖為她帶來的屈辱,尤以此次為重,傷她最深的人,竟是她最愛的人。

        不知哭了多久,鐘聲再次敲響,擔心她的Ivory匆匆趕到這約定交付情書的隱匿林蔭道上,看見她正橫躺在泥地上,遠看像是巨大的屍首觸目眼前。

        Ivory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三步併二步往前衝去,雙膝跪在腐爛的落葉上,看著雙眼直愣天空滿是淚痕的Janet,Janet原本就白皙的肌膚此刻更顯得慘白無比。

        Ivory欲伸手碰觸Janet時,一個放聲尖叫,嚇壞了Ivory。她直勾勾看著張著嘴大叫的Janet,霍地,又見她肥胖的身軀靈巧的仰臥起來,哭紅的雙眼在她那蒼白的肌膚上更顯得駭人。

        「我要減肥。」

        Janet沒來由的冒出一句,令摸不著頭緒的Ivory一臉困惑。

        「我要減肥。」

        「Janet妳怎麼了,還好吧。」Ivory擔心的問。

        「我要減肥。」仍是只有一句話。

        「嗯......好啊,可是可以先告訴我事情的經過嗎?」

        「我要減肥。」像是沒聽到Ivory的問話,Janet兀自說著這句。

        「Janet。」

        「我要減肥、我要減肥、我要減肥、我要減肥、我要減肥......」

        這句話像是壞軌的CD不停重複著這句。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