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雲彩霧。

紅通通的太陽帶著橘色彩霞,正朝西邊的天際線落去。

朝向散發著刺目陽光方向行走的路人、車主們,個個蹙眉瞇眼試圖減低陽光刺激的程度。在這座城市裡,每到上下班的尖峰時刻,道路上總是擠滿車輛,公車、汽車、貨車及體積小的機慢車,一窩蜂全擠在幾條幹道上,車子排放出的廢氣令在行道路上等待公車的路人無不以手掩鼻,既無奈又討厭的繼續等候,時而還要閃避不守交通規則、騎上人行道的機車騎士。

後照鏡因陽光的照射而反光,亮晃晃地閃動,刺眼程度比陽光直射來得更甚。

原本在尖峰時間塞車算是稀鬆平常的事。但今日卻是異常壅塞,塞在車陣中的車主,心浮氣躁地按著喇叭,將心裡的不愉快轉在此處發洩。

建宏坐在副駕駛座上看向窗外,緩慢移動的車速令他有些昏昏欲睡。

「今天真是夠塞的了。」雙手放在方向盤上的子卿,煩悶的吐口氣。

「可能前方有事故吧! 尖峰時間本來就車多,只要有小小的擦撞或是意外都會造成交通阻塞。」建宏打了個大哈欠道。

「或許吧!」子卿從鼻子呼出一口無奈的氣息,「看來還會塞一陣子,早知道應該要先聽廣播。」說著,右手按下收音機開關,一連串即時路況清晰的傳入兩人耳中。

……道路因一輛摩托車與公車擦撞,導致摩托車翻覆意外,目前已有相關單位到場指揮,請要前往的民眾先行改道。已在車陣中的民眾,也請耐心等候路況排除……

「啊,果然是交通事故。唉,真不該走這一條。」子卿身軀往一邊倒去,懊惱蹙眉說。

「既然都開到這裡了,就只好耐心等。」建宏聳肩。

子卿邊搖頭嘆氣,車子緩如牛步行進,不知走了多久時間,車子駛進事故範圍,並向未封鎖的車道前進。

黃色封鎖線在颯颯熱風吹送下飄動,時而鼓脹時而凹陷,一張一縮著。

外線車道上一條方形大白布下蓋著一具不知是男是女的屍體,在長長煞車痕終點處,一輛碎裂的50CC摩托車橫躺馬路上,車身在強力衝擊下殘破不堪,碎屑灑了一地,在夕陽餘暉下倒像碎花了的紙片。

在車水馬龍的交通尖峰時刻,一輛巴士就這麼霸道的橫停在兩個車道上。當子卿的車子開進事故範圍後,警車的鳴笛聲、救護車的嗡叫聲,加上一連串不耐煩的喇叭聲全在這時湧入兩人耳裡,逼得他們不得不皺眉摀耳。

建宏一邊摀耳一邊在好奇心驅使下看向車窗外,看著那白布,想著下方躺著的人,突然有種不切實際的感覺。

「唉,真是可惜。」建宏如此感嘆道。

「是啊!」開著車的子卿順著建宏的話回應。

「剛剛突然有種感觸,如果在那白布之下的人是我所認識的人會如何呢?在那白布下的人明明剛才還充滿無限活力與朝氣,或有著美滿家庭,竟在下一刻就這麼離開世間,離開他所屬的世界。如果不認識,可能會為對方感到有點可惜;要是認識的人發生這種事,我一定會有段時間處在茫然中,遲遲無法接受吧!」

「人生本來就無常,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也因此生命才更顯得可貴,不是嗎?」

子卿說出另一種對人世的看法。

「是啊,人生無常。但是,一條生命就這麼折損,實在讓人覺得心酸。」建宏仍看著窗外,只見交警及法警在壅塞車陣裡穿梭忙碌著,一面疏導交通,一面忙著採證及盤查相關事務。

「不過,這種駭人的場面我也是第一次遇見。說真的,每次開車時看到機車與汽車爭道,都為他們捏把冷汗。尤其是那些不顧生命危險、在車陣裡穿梭呼嘯的年輕人,那種險象環生的情況,實在是太可怕了。一方面氣他們罔顧自己的性命安全,一方面又為他們的行為操心。」子卿搖頭嘆息。

車速仍是緩慢前進,與其說是緩慢,倒不如說一進到事故範圍,整個車子就動彈不了。

看著警察在車頭前來回奔波,頂著大熱天在排出陣陣廢氣的車陣中辛勤工作,汗水浸濕了衣服,額上不停冒著汗珠,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子卿煩躁的等待車子能夠前進的時刻,轉頭看向事發現場,倏地,一種從骨髓裡滲出的寒氣,瞬間麻上子卿背脊,令她不由得打起哆嗦。

阿彌陀佛。

子卿在心裡默念,第一次見到這種死亡事故,全身雞皮疙瘩突起,這樣發毛的感覺著實令她有些難受。

「是啊,與車爭道真的是很危險。」沒有察覺子卿的感受,建宏用食指推了一下眼鏡鼻架,「就因為很危險,我媽才不准我開車和騎車,只准我坐公車、捷運,真是太離譜了。」

「那是因為你是獨子吧,伯母怕你受傷、斷了香火⋯⋯」子卿強忍著全身因戰慄引起的不舒服,擠出勉強又無奈的笑容。

坐在副駕駛上的建宏一雙濃眉大眼透過鏡片看向子卿,伸出結實的左手牽住她放在方向盤上的纖纖右手,帶著歉疚的雙眸,道:「對不起,讓妳這麼委屈,妳會不會看不起不會開車的男人?」

「怎麼會呢?你想太多了。」她有些訝異建宏怎會有如此想法。

「如果我母親沒這麼霸道不講理的話,現在應該是我開車接送妳才對。」建宏將子卿右手牽至唇邊親吻,無奈道。

「這樣也不錯啊,平常都是男人開車,現在由我開車接送,這樣你才不會亂跑。」一掃攀附在她身上發麻的不安全感,子卿對建宏俏皮的吐了吐舌。

咯。建宏用彎起的左手食指在子卿額頭上輕叩了一聲。

「妳放心,妳是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我會說服我的母親接納妳,一定會給妳幸福的。」

「建宏⋯⋯

這席話感動了子卿,一雙靈動的眼裡泛著淒楚的淚光。

叭──

刺耳喇叭聲在後頭猛地傳來,將車裡的兩人拉回現實,不知何時,前方的壅塞已經排除,子卿腳踩油門駛離這個方才令她全身不自在的地方。

建宏看向車窗外,看到那逐漸遠離視線的事故現場,一名孩童趁眾人不察時衝入封鎖線,拉起白布一角,隨即被在場警員制止。那瞬間,血肉模糊的景象刺入建宏虹膜裡,胃液一陣翻騰,噁心的酸腐順勢從食道竄上,迅速占滿整個口腔,欲噁的衝動刺激著建宏。

「噁──。」建宏噁心得想要嘔吐,立刻用手捂住嘴,以防意外產生。

「怎麼了?」子卿用餘光快速瞥了眼建宏,擔心的詢問。

「沒什麼。」平復胃液的噁心酸腐,建宏尷尬笑了一下,搖頭。

子卿聽聞建宏話裡帶著笑意,暫時放下關切,專心開車離開這阻塞的交通,但隨即又進入另一個壅塞的車陣裡。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