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啊,妳看我的臉又冒痘痘出來了,好煩啊~~』
一名年輕妙齡女子指著自己那算是無瑕的肌膚,好生埋怨的對著瑋茜訴苦。
『只有那麼一、二顆,妳是最近生理期嗎?』
『是啊,每次到那個來時都會冒,真討厭,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不讓它冒?』
『呵,人的皮膚本身就會有油脂分泌,偶爾發一、二顆痘痘是很正常的,況且生理期時賀爾蒙的因素讓有些人長痘痘,那都是正常的,妳就不用這麼擔心,它自然就會代謝出去。』瑋茜好脾氣道。
『不,我不要。我不希望看到我的臉上有任何一點瑕疵。』女子不滿的叫道。
『那麼我給妳藥擦,就擦在長痘痘的地方。』瑋茜用滑鼠在女子的病例檔裡勾選藥單,『這樣就好了。』
『這樣就好了?』
『是啊,妳可以去領藥了。』接過一旁助理列印出的藥單遞給了女子。
『不,我不要這種的。』
『疑?那妳是要……』
『我要換膚……不,我不是要換膚……我要換……換……』女子有些急噪,卻又一直說不出想要說的話。
『別急,妳是想要做果酸換膚嗎?可是以妳的膚質不需要做啊。』瑋茜仔細的瞧著女子,除了臉上因生理期而產生的青春痘,並沒有其他足以令人困擾的肌膚問題。
『醫生,我聽說妳這裡有一種方式,可以讓人長生不老,可以讓人不再長痘痘和皺紋,是嗎?』
瑋茜聽到對方的說法覺得有些可笑,她當皮膚科醫師這麼久,還沒聽過有什麼方式可以長生不老,可以停止人體內細胞的老化,頂多,也只是活化細胞增生而己。
『我不曉得妳是從哪裡聽來的,我這裡沒有妳說的那種手術。』
『不,醫生妳騙我。』女子不滿瑋茜的說法,從皮包裡挑出一張報紙,而上頭的報導內容竟然就是瑋茜自己。
瑋茜見狀怒火中燒。
是誰這麼惡意的攻擊?報導上完全是不實的內容。
『這是不實的報導,我這裡沒有做這樣可怕的療程!』瑋茜大怒,將折起的報紙放回女子的手上。
『沒有嗎,醫生?可是,妳看我的臉明明就是在這裡做這種手術的啊,妳看,明明說可以維持一年,現在卻出現龜裂了。』說著,女子將右臉轉向瑋茜,明顯的,女子的右臉出現了一道道龜裂的痕跡。
『什麼?妳在胡說些什麼?』瑋茜怒瞪著眼前詭異的女子。
『醫生,妳就再幫我做一次吧。妳說妳沒做這樣的手術,可是妳看看妳的診間裡,到處都是做療程的工具啊。』女子指著瑋茜的身後,那一排排看來陰森恐怖的器具一字排開,上頭均沾著血漬。
瑋茜大驚,從座椅上彈起,用著顫抖的手指著那一排白森可怖的器具:『這是誰搞的鬼?』
『醫生,這些器具一直都在這裡啊,是醫生您自己帶來的。』坐在身旁的助理冷靜地道。
『我帶來的?怎麼可能,真是天大的笑話。』
『醫生,妳可能忘了吧,這確實是妳帶來的,從開業就一直存在啊。』
『我怎麼沒有印象?我自己做的事怎麼可能會不清楚呢?』
『可能是醫生太忙所以忘了,那麼,今天到的那匹貨還要嗎?醫生該不會也忘了吧。』
『貨?什麼貨?藥品嗎?那應該由藥劑師負責管理就行了吧。』瑋茜疑惑的看著助理。
『不是藥耶,醫生果然忘了。』
『那是什麼?拿給我看。』
『好,就在這裡。』說著,助理從所在的桌子底下搬出有人這麼高大的箱子出來,『有些重呢,我就直接開吧。』助理自顧說著,便拿起桌上的美工刀朝封箱膠帶處劃了一劃,一陣令人欲嘔的腐味瞬間瀰漫著整個診室。
『那是什麼!!』瑋茜捂鼻往那箱子裡一看,立刻花容失色,不由得失控大叫。
『是妳訂的人皮啊,醫生,妳真的忘了啊……』助理從箱子裡拿出一件混著血絲的人皮,攤在桌上讓瑋茜及女子瞧。
『天啊!丟掉丟掉,我什麼時候訂了這種恐怖的東西……』瑋茜不忍目睹,撇開臉大叫著。
『哦~~這皮真好啊,醫生,我就要這件了,妳快幫我做手術吧!』女子摸了摸那攤在桌上的人皮,不見驚恐反而興奮地歡叫著。
『我不動這種手術,妳去找別人做去!』
『醫生怎麼這麼說呢,』女子拿著人皮有些失望的對著瑋茜道,『是不是醫生不想要直接動手呢?那我先把我的皮給換了吧。』
說著,女子從自己的皮包裡拿出利刃,毫不猶豫地往自己的髮際處割去。
『不要啊──』驚駭的一幕震得瑋茜頭皮發麻,暈眩難受。
『醫生,我把自己的皮給割下來,妳就會幫我動手術了吧。』女子絲毫不覺得疼痛,依然用著愉快的心情對著瑋茜道。
不!!!
叮鈴鈴──叮鈴鈴──
電子式鬧鈴聲在此時傳進瑋茜的耳裡,惕息間,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可怖的夢靨讓瑋茜汗如雨下,濕透了背脊。
怎麼會做這麼可怕的夢?是蒨華的關係而夜有所夢嗎?
醫生,我聽說妳這裡有一種方式,可以讓人長生不老──
嗤!這怎麼可能呢?
尚未平復心情,一想至方才的夢境裡陌生女子的談話,瑋茜嗤笑起來。
望向窗戶,瀏灠眼前一山蒼翠。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