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牆上鑲空雕花的掛鐘,阿娥的臉上焦慮的神色也隨之加重。
此刻的阿娥猶如走在熾烈的火盆上,燒得她無法稍做停留,只有來回踱步行走。
離放學時間已過了二小時卻未見黎湘的身影,阿娥心急如焚,慌亂的思緒不受控制的往那壞處想,一幕幕怵目的畫面輪番上陣,促使想著的人不免心驚肉跳,肉心像是被人掐住,窒塞著。
愈想愈害怕的阿娥背脊冷寒,閉上眼雙手合十,不停的用嘴喃喃叼念著。
門外鑰匙轉動的聲音,讓阿娥的心從憂愁轉為喜悅,然而,卻又在剎那間全身的細胞隨之緊繃起來。
「太太,您回來啦。」阿娥踞蹐不安地搓著雙手。
「嗯。」蒨華冷淡回應,扯下繫在脖子上的絲巾,順手一拋,絲巾飄然的落在沙發椅背上。幾乎在同時間,手上拎著的經典格菱紋包也應聲躺在單人沙發上,人也往沙發坐起,喚著:「給我一杯咖啡。」
「是。」阿娥不敢怠慢,立刻走向中島,研磨機的聲音響徹滿客廳。
不一會兒,咖啡的香氣與空氣相融合,綿密的分不開。
蒨華翹起小指啜了一小口,原本閉著雙眼想要享受咖啡美味,霍地睜開眼,皺眉。
「啐!」一口咖啡自蒨華的嘴裡噴出,髒了一地的地毯。
「太太,怎麼了?是咖啡太燙口?」阿娥哆嗦著肩問。
「燙口?妳煮的是什麼咖啡?難喝死了!從煮一杯來!」
「是、是。」管家阿娥囁囁答腔,抖著身軀再次回到吧台。
此時,門鎖響動的聲音引起蒨華的注意,黎湘背著書包返回家中。
疑?蒨華看著掛鐘,呐悶著黎湘返家的時間。
「今天怎麼那麼晚回來?妳的鋼琴課不是晚上的時間嗎?」
面對蒨華的質問,黎湘仍是一張毫無表情的臉孔回應,背著書包故我的走向房間。
平日,蒨華不太在意黎湘對她的冷漠,她知道黎湘並不怎麼接納自己,她也不強迫黎湘喊她一聲「媽媽」。事實上,她巴不得黎湘不喊她母親,那會讓她聽起來老了許多。
可是,今日的怨氣憋得蒨華難受的要命,剛才阿娥又煮了難以下嚥的咖啡來氣她,一肚子的火氣在此時迸發,噴向了黎湘。
「等一下!妳那什麼態度,好歹我也是妳爸明媒正娶的老婆,在戶口名薄上我也還算得上是妳的母親、監護人,妳不叫我媽沒關係,反正我也不稀罕,但是,見了人總要有點禮貌吧。」
「……」
「喂!我說了那麼多,妳是連叫都不會叫嗎?」
「太太,黎湘還小妳就不要……」
「閉嘴,我在講話輪得到妳這下人嗎?」蒨華氣燄高漲,扠著腰走到黎湘面前:「做人要有禮貌知道嗎?妳今天去哪了?」
……」黎湘依舊不發一語,連頭也不想抬起來看著蒨華。
「妳!」蒨華氣極敗壞,用著食指指著黎湘。
黎湘一臉哀怨地撇開頭,繞過蒨華就想往房裡去。
「妳給我站住,沒禮貌的小孩。」蒨華一把抓住黎湘,怒氣盤據理智,另一隻手冷不妨地摑了下去。
響亮的巴掌聲驚嚇住阿娥,也讓掌那一摑的人呆愣住。
紅通的五指印在黎湘白皙的肌膚上,格外顯得驚心動魄。
滾燙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黎湘克制著自己那下一秒即將潰堤的倔強,強忍住所有不滿與辛酸,用著佈滿淚的悲憤眼神看著蒨華。
內心有些愧疚的蒨華,收回那隻惹事的手,抓耳撓腮不發一語。
窒悶的氣流在三人所佇的方寸之地盤繞,時間的河流也在此地停止。
黎湘打破桎梏,邁開步伐朝房門內走去。
沈滯的空間在彈指間再次復甦,卻仍帶不走三人遺留下的怨毒。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