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敞明亮的診所內,樂曲輕揚,三兩求診民眾坐在舒適的等候區裡等候,護理人員在第一時間了解求診者的狀況後,詳細的謄寫在病例上。
蒨華跨出白皙右小腿肚,下了計程車直奔位於二樓的皮膚科診所。旋開診所大門,眼尖的護理人員立刻上前為蒨華服務。
「阮小姐,請您到這裡來。」一名手環抱著病例資料的護理人員向蒨華打聲招呼,便轉做出示意跟隨的動作。
熟悉此間診所的作業模式,蒨華毫不猶疑跟上。
拐進一條不算寬闊的走廊裡,朝著走廊底的診室。
門開,瑋茜穿著一身白袍梳著公主頭端坐在辦公椅上,略施薄粉的她,看起來是如此光彩耀人。
蒨華入內後,從容地坐在瑋茜右手邊的椅子上,助理則與瑋茜相對而坐。
「嗨,蒨華,妳今天來有特別要改善的地方嗎?」用著親切的話語問道,打量了一下蒨華那近似無瑕的肌膚,瑋茜有些疑惑著。
「我想將這眼角的細紋除去。」右手食指的水晶指甲停留在右眼眼角處,那抹淺痕因粉脂而變得顯眼。
        「嗯,這個很容易,並不需要特別做療呈也可以達到。」瑋茜仔細觀詳,那淺淺的細紋並不是特別深凹,只要在保養品及日常飲食、生活作息上注意即可。
        「不,我受不了這細紋停在我臉上,我想要請醫生幫我立刻做療呈,我不要再看到這討人厭的紋路。」蒨華忿忿道。
        「可是,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多少會有細紋產生,這是無可避免的。」
        「那是別人!」蒨華不想聽關於任何皮膚上的理論與知識,貿然打斷瑋茜的話:「我不是他們,也不想像他們一樣!我要完美的肌膚,一點瑕疵都不行,我不想要聽那套理論,我要的是永保年輕的肌膚,醫生,請給我一張不會有皺紋產生的皮膚吧!」
        蒨華近幾瘋狂的言論及對於美的執著使得瑋茜有些震驚,而她那過分的妄想,令聞者是啼笑皆非。
        「蒨華,現今的療程是可以解決妳目前的困擾,但它並不能夠達到妳這樣的要求,人的肌膚彈性不可能永遠像剛出生那樣,這是事實,妳也必須學著接受一小部分的瑕疵在臉上……」
        「不、不、不,如是那樣我到不如去死!」蒨華不願面對,歇斯底里的狂肆尖叫。
        「蒨華、蒨華、妳冷靜一點。」
開業這麼多年,第一次見有患者如此瘋狂的行逕,她彷彿看見絕世容顏轉眼間化為修羅厲鬼,怒瞪著大眼表達出對世的厭惡不滿。
那憤世的眼,看得叫人膽顫心驚。
從事皮膚科專門多年,遇到各行各色的人與肌膚問題,隨著近年來媒體的鼓吹,在人云亦云是,不少患者在不了解的情況下胡亂使用產品,而前來求診的人數有增加趨勢。
更有的,則是肌膚沒有大問題,只是想要讓自己更加美麗與年輕。
拜蓬勃的時尚美妝節目之賜,想要透過醫學療程保有年輕的人數不斷攀升,診所生意還算是興隆。然而,也因此時常會遇到強人所難的情況。
蒨華的例子雖非第一次,但如此強烈的渴求,卻是首例。
自古以來,想長生不老的人不計其數,卻沒有一個能夠違反自然如願以償。
愈是想要成為美人的人,對於美愈是苛求,幾近吹毛求疵。
得不到滿意答案的蒨華,踏著無比沉重的腳步離開,對她來說,那抹細微的紋路就像惡瘡,令人厭惡與恐懼。
與來時相同,招了輛計程車離去。
一路上蒨華心情凝重,她想要渴求的永恒竟是無法實現。不,她清楚知道那是不可能實現的事,現今科學仍然不能阻止老化現象,只能延長老化的速度而已。
不甘心!
上天給了她絕世的容顏,卻又要無情的奪去,那麼,出世時又何必給她呢?
一開便未擁有,就不會有如此的執念。
怨恨的心思化為具像,浮上她那光彩耀人的面容,煞是可怖。
計程車駕駛透過後照鏡觀察乘客的動靜,蒨華那緊蹙的眉心,擰的像似要迸出血來,道:「小姐,您的心事很重哦。」
男子的話令蒨華不悅撇開臉望向車窗外。她實在不願與低下階層的人談話,尤其是看來陰陽怪氣的男子。
骨架畸形,疢頭怪腦,雙手瘦長的男子不斷用著後照鏡窺看著如天仙般的蒨華,不時的發出陰冷的宛如刮玻璃的笑聲,令人感到極度的惶恐怵心。
蒨華全身猶如被雷擊的麻著,斯須,雞皮疙瘩豎起。
「小姐,我可以實現妳的願望哦。」男子道。
話,夾道著絲絲惡臭,瞬間充斥著狹小的空間。
蒨華忍不住的用手指掩鼻,眉頭皺得更甚,用著不屑的神情瞪著男子。
「呵呵呵,小姐,妳不用如此,我和妳是同一類。」男子咯咯而笑,惹腦著蒨華。
誰跟你是同一類?呸!蒨華厭惡的心忖。
「咯咯咯,妳不願意承認也罷,妳我心理有數。」邊說,紫色瘴氣從男子嘴裡吐出。
「哇──」蒨華嚇得大驚失色,車在高架橋上行駛,想要藉固開車門逃離的機會也沒有。
「妳不用這麼害怕,我說過我們是同類人。」
「胡扯!誰誰誰跟你是同類人,少在那裡往臉上貼金!」蒨華大駭,驚嚇的結巴。
「小姐,妳想要擁有永遠不衰的美貌,不是不能實現的哦。」男子用他那奸邪的眼看著後照鏡的蒨華。
蒨華大驚之餘,更訝於男子竟然知道自己內心想法。
「不用害怕,我剛看妳從皮膚科診所出來,又瞧妳長得這麼漂亮,應該是個會在意自己外貌的人。」
「哼!」
「咯咯咯,現在的科學再怎麼進步,也不可能做到停止時間的推進,當然,也不可能會有不老的技術。」
「這我當然知道,不用你多說。」
「咯咯咯,這種事小姐當然會知道,但是……」男子用眼睨了一眼後照鏡中的蒨華:「妳不會知道有其它方法可以不老。」
「什麼?」
「我說,有其他方法可以讓妳擁有不老的美貌。」
「哼!連科學家都不能夠達成的目標,你怎麼可能會有方法,想騙人的話找別人騙去吧。」
「小姐,妳應該懂得什麼叫『人不可貌相』吧。」男子不甘示弱的反譏。
「……」
「我知道有種失傳的密方可以達到妳的要求,不過……」男子冷笑,「這個方法相當駭人,在現今社會又是違法的事,恐怕就算告訴妳,妳也做不到。」
「嗤,說了半天就是想要騙人,故意說這種話吊人胃口,你當我是個只有外貌無腦的女人嗎?」蒨華雙手環抱於前,輕蔑道。
「我說妳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這世上有太多是現今科學無法達到與舉證的事,不會是凡人能夠理解的。」
「凡人?哼,愈說愈離譜!」蒨華嗤之以鼻,看著車窗外已下高架橋的景物,急不可耐地挑出皮夾,夾帶著鄙視的語調:「在這裡停車。」。
「現在我多說也無用,」男子瞥了眼後照鏡,露出滿是黃垢的牙:「帶走一張名片吧,妳一定會用得到的。」雙手打著方向盤,俐落地停妥車身,快速的抽出一張名片,趁著蒨華忙顧著下車的空檔,將名片硬是塞進了手提的香奈兒包裡。
「你!」蒨華氣結,卻也只能怒瞪著男子駕車離去。而那張名片像是消失似的,任蒨華如何翻找也找不出男子的名片。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