蒨華雙眼充斥著血絲瞪著鏡中人。
下一秒,整個臉貼近鏡面,睜著通紅的眼看著令她發狂的細紋。
她那絕世的美麗臉旦上,出現了一絲絲細紋,就在她的左眼眼尾處。
對於美有極度要求的蒨華,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她的身上,即使年過三十,她仍然要求自己必須擁有如嬰兒般的肌膚。不容許肌膚會隨著年齡增長而產生的細紋、鬆弛、缺乏彈性,在自己的身上發生。
她絕不允許!
「不是才做過治療的嗎?」蒨華憤怒地用手將化妝台上的瓶瓶罐罐掃至地面,偌大聲響驚得阿娥邁著半百的步伐,快速趕來。見到梳妝台下方一片狼藉,阿娥擔心的看著蒨華,道:「太太,有沒有受傷?」
蒨華搖頭。
知道蒨華無恙,阿娥利索地將滿地的瓶罐與碎玻璃清理乾淨,把完好的瓶罐再放上梳妝檯時,立刻又被惱怒的蒨華給撥在地上。
「沒用的東西留著幹嘛?」
「可是……這裡頭的東西還好啊……」
「妳要那妳自己留著,那些我都不要了。」
「唉唷,太太,這些很貴的,我……」
「貴?用錢就買得到了,家裡又不是沒錢。」
勤儉習慣的阿娥看著手裡完好的保養品,有些無奈與不捨的拿去垃圾筒裡丟棄,不發一語走出主臥室,在門口,阿娥望著房內佇立了一會兒,無奈地搖著頭。
憤怒的血液在蒨華體內奔流。
憂鬱卻又似蛛網般地纏著她的思路。
她時而橫眉怒目瞪著鏡中那道如刺般的淺痕,時而又如驚弓之鳥般的惶惶不安。
她深怕那淺淺的痕跡會在下一個瞬間佈滿那引以為傲的臉,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美貌,她不容許歲月停留,更不允許因年齡而漸漸失去原有的彈性與光彩。
她無法容忍。
哪怕是逆天而行!
逆天而行四字像針般扎入心,蒨華那充血的雙目像是看到黎明曙光亮了起來。
毫不猶疑地拿起放置在一旁的電話,機械式的通話音像靈藥般使她振奮。
「喂,我是阮小姐,我要預約。」接通的剎那,蒨華不容間髮地搶在對方應答前道。
『哦,阮小姐妳好,我幫妳約今天下午三點可以嗎?』
「可以早一些嗎?」急迫性的要求透露著她的不安。
『抱歉,再早一點的時間都約滿了。』
「好吧……」
帶著失落的情緒掛下電話,抬頭望著鏡中的自己,那淺痕像是巨大的傷口令她無法忽視。
頃刻間,她那淺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擴張,剎那,絕世容顏已被蛛網盤踞。
「哇──」
如此巨變引得蒨華大驚失色,從椅子上彈起,隨手拿起一旁的物品便往鏡子砸去。鏡子應聲而裂,碎成大小不一的玻璃散在梳妝台上及地面,完美身影折射在碎玻璃不規則的鏡面裡,重重疊疊,看起來是如此的扭曲歪斜。而那被當作媒介的吹風機,也因不堪如此重擊,破碎地滾落至角邊,曝露著它那原被包覆好的機體。
再次被巨大聲響引來的阿娥,見著那比方更加駭人,喘著粗氣的蒨華,暗暗吞下唾沫,不發一語地至儲藏室拿著掃帚掃走那一室的殘骸。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