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的鈴聲喚醒了蒨華。
悠悠醒轉,從容地從被窩起身,慢條斯理的洗漱妝扮。
纖纖十指輕撫著那晶瑩無瑕的肌膚,飽滿充滿彈性的臉彷彿可掐出水來。看著鏡中的自己,蒨華滿足的微笑著。
我真是美啊。蒨華自傲地抬著頭,摸著那無痕的頸項讚美。
想不到會這麼有效果,呵。貼近鏡面,仔細地瞧著她那每一吋肌膚,光滑緊緻讓已過三十的她,不由得暗自佩服自己。
果然,有錢就擁有青春。蒨華心忖。
她對自己的外貌滿意至極,對於美,她比任何人都執著。她不容許臉上有任何的細紋與瑕疵,就連一粒痘子冒出都會令她歇斯底里,彷彿臉上那東西是從地府爬上來的惡鬼。
洗漱之後,蒨華從容地換上質地輕柔的雪紡連身衣,低胸的造型令她的雙峰看來更加的傲挺。
站在穿衣鏡前扭腰擺臀,對於外貌相當苛責的她,自然也不容許身上多一分贅肉。看著自己那玲瓏有致的身材,蒨華忘情的對著鏡裡的自己飛吻,滿足的步出更衣間。
拖鞋磨擦地板的聲音,引起管家阿娥的注意。
「太太,早啊。」阿娥梳著一貫的包頭,穿著樸實圍著圍兜,正在廚房裡忙活,見蒨華走來連忙應早。
「嗯。」蒨華不帶任何感情應著,用那葇荑玉手抓起一粒葡萄就往嘴裡塞。不一會兒,一臉嫌惡的吐了出來:「這是什麼啊,酸的要命。」
「會酸嗎?」阿娥誠恐地放下手中的鍋鏟,連忙地塞了一口進嘴裡:「不會啊。」
「哼,妳當然不會,妳是什麼身分我是什麼身分?」蒨華白了阿娥一眼。
「是是是,太太說的是,我粗活幹久了,連舌頭都麻木了。」
「哼,等一下再去買,記得要買甜一點的。」語畢,轉身朝飯桌上坐下,端看起報紙,道:「記得我的咖啡不要加糖,昨天那杯咖啡難喝的要命,煮的時候要小心一點。」
「是的,太太。」阿娥卑躬應道,轉身過去,一臉愁容泛著。
 
那個人,不是我的媽咪。
望著蒨華背影的黎湘遠遠地用著不信任的眼光看著。
她不明白為何父親要再娶一個新媽咪,父親不是很愛媽咪嗎?記得媽咪入斂的那天,父親哭得聲嘶力竭,整個人都虛脫癱軟,還要由其他叔叔伯伯們扶著才能行走。那日,父親對媽咪的愛眾人都看在眼裡,也為父親感到悲傷難過。
可是,為什麼父親又要再娶呢?
那個女人又沒有媽咪漂亮,我的媽咪才是天底下最美的媽咪。
黎湘眼眶微濕,噙著淚水,思念的情緒氾濫溢滿整個胸口。
輕微的啜泣聲引起蒨華的注意。
轉過頭,黎湘那小小的身軀隨即躍入她的瞳孔裡。
「怎麼了,做惡夢了嗎?」蒨華移動著身子來到黎湘面前,微笑帶著輕柔地撫摸著她那一頭長髮。
黎湘搖頭。不知為何,她總是覺得蒨華那笑容像冰般,直刺入她的心坎裡,讓她冷得發抖。
「乖,快吃飯了,先去刷牙洗臉,待會兒叫妳爸爸起床。」蒨華半推半送地讓黎湘進到浴廁裡,順手將門關上。晃眼間,原本散發著溫柔的雙眼,併射出最寒冷的光芒。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