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產房門,柏宇便見著那位放肆狂囂的男子。
產婦丈夫一見柏宇,立馬奔前,一把揪住柏宇的衣襟,口不擇言道:「他媽的,你這什麼庸醫,你不是說我老婆懷的是兒子嗎?怎麼變成女兒了?你快給我交代清楚,不然我告你!」
男子惡狠狠地瞪著柏宇,語出恐嚇,心底認為如此對方就會害怕而付上一筆賠償費用。
「這位先生,一開始在產檢時就有請你們看過超音波說明書,並且讓你們簽名以示熟讀內容,你們難道都沒看說明書就簽?那麼是你們自己的責任問題,與本院及本人無關。」
「什麼說明書啦!恁爸不看那種東西,那個都是寫假的,我告訴你,你現在就要給我負責,不然我就告你這個庸醫。」男子叉腰擺出流氓樣。
「先生,請你理智些,你要告的話去告我奉陪,反正你是不會贏官司的。」柏宇不再理會男子的無理取鬧,逕直從男子面前經過。
男子見柏宇不理會自己,氣憤難消。
此時,產房門再度開啟,護士推送著產婦出來,男子見狀便衝向前去。
產婦見丈夫朝自己走來,還來不及對著丈夫展露笑顏,一記拳頭已朝自己的臉打來。
「賤貨!生一個女的來賠你老子的錢!」男子不顧妻子剛生產完正值虛弱,便惱怒的遷就,一記重拳揮向妻子的臉去。
「啊──」
「先生,你在幹什麼!」護士見狀立刻阻檔在前,不讓男子再犯。
「立刻報警。先生,這裡是醫院容不得你亂來。」柏宇指揮著其他在場護士,並嚴厲的對著產婦丈夫道。
「她是我買來的老婆,我愛怎麼樣你們管不著。」男子大吼。
「私下你們要怎麼爭執是你們夫妻的事,但是,這裡是醫院,還有其他產婦在這裡待產,由不得你胡來。」
柏宇反手扭著男子,令男子痛得放聲大叫。
在場陪產的家屬們,紛紛探頭看著這齣鬧劇,不少人看著搖頭嘆氣,有些則是事不關已純粹看熱鬧罷了。
騷動在警方來臨時才漸漸平復,見男子被警方押走,柏宇沉重地嘆口氣,道:「又是一個不講理、重男輕女的沙豬。」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