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穿著綠色手術服的護士手裡抱著嬰兒走向他:問:「請問是許氏良純的先生嗎?」
「是,我是。」產婦的丈夫急急地回應。
「這是您的小孩麻煩確認一下,是女生。」護士打開包裹嬰兒的毛巾,讓男子確認。
「女生?怎麼可能?照超音波時明明是男的啊!」產婦的丈夫從一臉喜悅瞬間轉變為漲紅的惱怒。
「先生,這是您的小孩沒錯。」護士再次強調。
「妳不會是抱錯小孩了吧,我小孩明明是兒子。」男子咆哮。
「先生,產房裡只有您太太一位產婦,沒有其他人。」對於不講理的家屬,護士理直氣壯道。
「可惡!」產婦丈夫氣得直跺腳:「你們這是什麼爛醫院,連男生女生也照不清楚,我要去告你們!」
「先生,請你不要無理取鬧。」護士不理會該男子的恐嚇,逕直將嬰孩抱至護理室。
「叫你們院長出來,我要找他理論。」產婦丈夫見無人理會,惱羞成怒在待產室裡胡鬧吼叫,直吵得其他待產及陪產者各個面露不悅。
在產房裡為產婦進行縫合手術的柏宇,聽著男子字字句句咒罵的聲音,緊蹙著眉道:「那是妳先生?」
「嗯……」得知自己所生的是女兒,產婦一臉愁容。
「在產檢時不是有單子給你們看並且要你們簽名嗎?那上面已經寫得相當清楚,超音波只有60~80的準確度,妳先生沒在看哦。」柏宇邊縫合邊用著微酸的語氣道。
「他……他可能是太想要兒子,他女兒已經太多了……」
「妳不是他唯一的太太?」
「不是。我是去年才從越南嫁過來,之前我先生就離過二次婚。」
「前妻都是生女兒?」
「嗯。加上今天生的,是第五個了。」
「難怪他會想要個兒子。」柏宇認可的點頭。
「嗯……」產婦不語,有些害怕的顫抖。
感覺到產婦心情上的不安,柏宇正想要說些安撫的話時,產房的鋼門被暴力的拍打著。
柏宇用著極為厭惡的表情道:「妳先生的脾氣不太好哦。」
「對不起……」
「傷口縫合完成,等一下護士會將妳推進病房,其他相關要注意的事護士也會跟妳說。」柏宇縫合完最後一針後起身,脫下手中的口罩與手套交代著護士人員,便走出產房。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