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妳說那個傳說啊,我小時聽千惠堂姊說過,有一陣子嚇得我不敢靠近這棵桂花樹。」絃右手輕撫著臉頰回憶。
「什麼傳說啊,我怎麼不知道。」十三吶悶。
「你不知道?虧你還跟爺爺一起住在這裡這麼多年。」絃訝異的看著十三。
「爺爺沒有跟我提過。」
「爺爺可能是擔心十三會害怕,所以沒有跟十三說吧。」蓉應答。
「嗯,畢竟這裡以前只有十三和爺爺住在這裡。」
「到底是什麼傳說?」十三追問。
「就是這棵桂花樹其實是棵妖樹。」蓉嚴肅的神情透過鏡片更顯得凜然。
「妖樹?怎麼可能,我和爺爺住了一陣子,從沒見到這棵樹有奇怪的地方。」十三駁斥。
「這我也是聽來的。」蓉聳肩,「聽我媽說,這棵桂花樹是爺爺救回來的。爺爺年輕時和奶奶有次經過一戶人家,發現這棵桂花樹長得奇好,訝異著住戶要將它砍筏,一問之下,爺爺就向那戶人家要了這棵桂花樹,將它帶回院子裡種。」
「聽說,那家子要砍這棵桂花樹是因為鬼魂的關係。」絃續說:「說是這棵樹每到半夜時分會有幽靈在這棵樹排迴繞著,原本的那家人也因為如此好像常常有小孩發燒的情況,不然就是會一直有奇怪的現象發生,請法師祛邪也除不了。說那鬼魂是個女鬼,長得青面獠牙,臉上都是血跡。」
「可是我一次也沒看到,應該是騙人的吧。」十三撓頭道。
「不曉得,小時候我聽媽媽說的時候,嚇得我不敢靠近這棵桂花樹。」絃聳肩。
「為什麼就我一個人不曉得這個傳聞。」十三扁嘴露出一絲不悅。
「應該是爺爺怕你害怕,畢竟你是我們家族裡,唯一的男丁了。」蓉笑說。
「是啊,我們家一脈單傳,爺爺也只有爸爸這麼一個兒子,姑姑們雖然都有生子卻都不姓諸葛,你是爺爺企盼了好久的孫子呢。」絃挑眉一副撓有興味的看著十三。
「既然這樣就不該這麼隨便的為我取名字。」十三嘟嘴。
絃噗哧一笑,道:「哈哈哈,十三,第十三個孫子,這名字取得又好記又好唸,老人家也不會忘記輩份排名,很好啊。」
「哪有好啊。」十三更加不悅的彎下嘴角。
「不過,十三雖然沒聽過,應該看過吧。記得以前聽我媽說,你好像看得到那個東西。」蓉右手食指抵著下巴處,試探性的問。
「哦,可是自從發生那件事後,我就已經看不到了。在我印象裡,並沒有看到這棵樹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十三撓頭回應。
「看不到比較好,你眼睛現在還好吧。」蓉微笑,一方面將臉挨近十三,仔細的端詳。
「習慣了,也不覺得有什麼不方便的。」十三帶著些許的無奈聳肩道。
伴著水氣的涼風吹來,綿密的細雨因風而錯綜複雜的飄著,三人站在桂花樹前欣賞著被風吹落的花瓣,任細如針鋩的雨在他們身上狂亂親吻著。
針鋩的細雨沾在髮上,在光線照耀下,閃閃的像是一粒粒晶瑩的珍珠。
隆重而又極其肅穆哀榮的告別式在悲戚的樂聲不斷的行進,嗩吶單音高亢而又帶著滄桑的樂音觸動所有人的心房,催動著蠢蠢欲動的感傷情緒,不一會,此起彼落的嗚咽聲充斥著整個喪禮現場。
出殯時辰已至,地理師乘轎引導。
當沈重的棺木送進焚燒爐,熊熊烈火延著棺木竄燒時,在場的至親摯友無不放聲大哭。最後,生前的種種隨著逝世與大火而落幕,只留下那一坏黃土。
最後,在迎送賓客送上薄禮答謝,整場喪儀才算是結束。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