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堂前,家屬神色凝重,哀淒神色攀爬在弔喪者臉上,五名穿戴娑袈的師父手持木魚與一旁雙手合十閉目垂首的沙彌那平靜而無憂的朗頌經詩,形成一種和諧,讚頌的佛樂以最溫和的方式,一圈一圈漣漪進家屬的心靈裡,撫平家屬痛失親人的悲傷與哀慟。
掛置在靈堂上那幅放大的遺照,相片中的人一臉的安祥和藹,滿佈皺紋的雙眼盡是無限的慈愛,輕揚的嘴角,弧出親切的微笑。兩鬢白髮塞於耳後,一頭如霜的銀髮梳的服貼,毛料高領衫罩著脖子,看上去,像是端坐在高處看著。
十三雙眼直視那幅他曾經熟悉的面容,歲月在爺爺的臉上無情的駐足,雙頰因風霜而鬆弛,然而卻帶不走那份自信光彩,刻劃在皮膚上的痕跡,曝露在帶著文人氣習的肌膚上。
十三,這是桂花樹,是爺爺最愛的樹,它有百歲了,比爺爺還老呢,所以你要好好愛護它,知道嗎?
知道,爺爺。
記憶裡,爺爺與他站在那株高聳入天的桂花樹前,那牽著他的厚實大手,溫溫暖暖,猶記如新。
那棵又高又大的桂花樹是他小時最愛的休憩之地,炎炎夏日,酷暑無情灑著熱源,桂花樹就是他最佳的避暑場所,爬上枝葉扶疏的枝幹上,樹蔭為他披上一身的薄衣隔離太陽的毒辣,艷陽餘光被枝葉剪得零碎舖在地上,偶而為之吹來的清風沁得從心底涼快到全身的汗毛全舒張開來。
生活在這裡的記憶是如此的鮮明。
和爺爺相處的點點滴滴隨著頌經聲片片被勾起,像萬花筒般時而零碎時而完整拼湊。
上香,跪拜,嗑頭,起身。
每一步由禮儀師引導家屬祭弔,即使是喜葬,仍是避免不了悲愴感染上身,輕輕啜泣的嗚咽聲在四處竄起。
祭拜結束,家屬魚貫走出靈堂,各自走回自家親屬所聚集的一角,挨著。
絃走向前頭,看著深廣的庭園,那棵兀自生長在庭園裡的桂花樹吸引著絃的注目。身影輕巧的轉向,朝著桂花樹徐行,後頭跟著十三。
「這棵桂花樹還是開得這麼好。」絃望著棵高大壯碩,拔地參天的桂花樹讚嘆道。
「是啊,小時覺得這棵樹好大,現在看來還是如此。」十三摸著庭園那株林蔭蔽天的桂花樹,最後雙手張開環抱,「哇,想不到長大了還是無法一個人張手抱住這棵樹呢。」
「我到別的地方去還沒看到像爺爺這棵這麼大的,這桂花樹壯碩的不像是桂花樹了,反而像是有百年生命的神木。」絃笑說著。
「我也這麼認為,這桂花樹茂盛的不像是枝幹清瘦的桂花該有的樣貌。」
「聽說,這棵樹有個靈異傳說哦。」蓄著一頭俏麗短髮,身形比絃來得豐腴的蓉,戴著一付無框眼鏡現在身絃和十三的後頭,嘴角微揚道。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