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濛濛的天空不停的下著細雨。
雨,細如毫針,綿綿密密在空中交織著。
深沉厚重的卷積雲孤寂的,宛如一只倒扣的碗覆蓋著這城市的上空。
因地型的關係使得秋天的空氣依舊悶熱,連日下雨的天氣使得空氣裡的濕氣混雜著令人難受的黏膩,衣裳也因久未曬到陽光而漉漉的,沾著空氣中那股悶黏,緊緊的貼在肌膚上,像是緊箍咒牢牢的吸附。
在熱鬧繁囂的城市裡,竟還有一處地方仍舊保留著光復時的建築及街容。
歲月像是在這兒停下忘了流動,一景一物像是老舊電影才會有的古樸與沉靜。
像是與世隔絕的桃花源,棋盤式的巷弄,條條相通。戶戶都是平樓獨棟建築,建築本體外是寬敞有餘的花園亦或是私人空間,再這之外便是家家的石牆圍籬及各式大門。
避開人車繁囂,這裡的幽靜格外顯得孤寂。
絲絲頌經聲以平和柔軟的語調穿越這清靜的社區,家家戶戶大門上均貼著紅紙,唯獨中間裡邊一戶大門上貼著白紙黑字的「慈制」。
一團團一簇簇的高架花籃、花圈、罐頭塔浩浩蕩蕩的在這長巷弄錯落擺放,場面甚是驚人。
一幅幅的輓聯一字排開橫掛於靈堂兩旁牆面上,斗大的字跡嚇嚇掛在上頭,上頭無不是對死者生前做為留下儆仰的字句,而那一叢叢的弔唁花籃的上款無不是:諸葛公譠先生千古字樣。
一場告別式,裡裡外外均被無法計數的花圍住,一朵朵潔白無垢的百合在細雨裡惹人垂憐般的開著。
莊嚴肅穆伴隨著喃喃而細長的頌經聲,以低隱平音的方式傳送到屋裡的各個角落去,療癒著喪家及前來弔唁的人。
十三輕撫著牆面,上頭那一道道用刀片刻劃的痕跡已隨著時光遷徙、風化,原本在這木檻上有些深度的橫刻,如今變得模糊,變得較撫平了。
往事隨著頌經聲在腦海裡翻起,破碎的記憶如萬花筒旋轉拼湊起來。
彷彿可以看見,有個像自己小時模樣的男孩在這屋內奔跑、跳躍、追逐、玩耍,在這裡因調皮而被爺爺拿著棍子狠打,夏夜裡因蚊子的叮咬而輾轉難眠,冬夜卻因木地板的關係,寒氣透過棉被侵入而冰冷的睡不著覺。
小時,因十三父母親工作的緣故無法照料而被送來與祖父同住,一住就是十個年頭,這段時間,每逢假日十三的父母均會帶著姊姊──絃住個一天,隔日再回去。
雖然十三不太理解為何如此,稚嫩的臉龐望向父母祈求解答,仍是那句:爸媽要工作無法同時照料你和姊姊,所以只好讓你先跟爺爺同住,等你大一點,爸媽自然會接你回去。
懵懂的接受這說詞,直到……那次事件後,他才隱隱約約的發現潛藏在這個家族裡的秘密。
那個地方是在哪呢?
想到此,十三望了望四周,企圖想要記起那件事發時的地點,那個物體,及那個不知名的……
順著對這個家的記憶的十三,一邊回想一邊走著,卻總是找不到事發當時的那個地點究竟在哪裡。
明明是那麼樣坎入心裡的傷痛,卻又是那麼不堪歲月的暮去朝來,星霜履移,時日驚駭的一幕,如今淡忘的連事件的輪廓都模糊不清,曖昧不明。
是這裡?還是……這裡?
        十三不能肯定的在二個迴廊的轉折處來回躊躇,光滑的木地板上不斷從來欻欻的腳步聲。
        一陣涼風襲來,桂花香氣順著輕風微送,穿梭在屋內的各個角落。
    好香。
        「十三,輪到我們囉。」留著一頭烏黑及腰長髮的絃,在身後喊著,並對轉身相對的十三招了招手。
        「好。」十三回應的同時邁開腳步。
        十三──
        疑?
        嚶嚀微弱的女聲在身後呼叫著,扭頭回去,點點粉塵閃著絲絲磷光,翩翩然順著涼風似幻似愁的橫向飄動,逐漸消失在十三的眼前。
    聽錯了嗎?
        「十三,快點。」絃在迴廊轉角處催促。
「來了。」十三狐疑的歪著頭,不以為意的朝絃的方向離開。
頎長的身形,半透明的人影在空中溶出,挽著髮簪一頭長髮順著空氣氣流飛舞,衣袖不斷的浮沉飄動,一雙湛藍勾魂的鳳眼直直的看著十三離去的背影。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