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坐在速食店裡,靜宜嘟著嘴,鼓著腮幫子,語露埋怨地對著文凱囔著。
        「唔。」悶啍一聲,文凱抓耳搔腮,一臉無奈的看著靜宜。
        「今年生日,人家想要這個包包。」靜宜用著纖纖食指指著雜誌上介紹的名牌包,撒嬌兼命令的對著文凱說。
        文凱面露微辭,看著雜誌上標示的價錢,心裡不斷的發出SOS
        「靜宜……這個包包很貴,我另外買別種的給妳,好不好?」
        文凱雙手握著靜宜柔荑的手,語調緩和,想藉此打消靜宜愛慕虛榮的毛病。沒想到,靜宜一個翻臉,立刻抽回被握住的手,雙眼圓睜的瞪著文凱。
        「我不要!我今年生日偏偏要這個包包。」靜宜雙手環抱於胸前,氣憤的撇開頭去。
        「靜宜,我沒這麼多錢,我一個月的打工錢妳也是知道的,我跟本就買不起啊。」
        「沒錢?你不是小開嗎?家裡這麼有錢一個LV對你來說應該是小巫見大巫吧,爸媽不給錢?那就辦信用卡啊,不然你多打一個工嘛,我一年才一次生日,連這點小禮物也要省!」
        靜宜蹙著眉頭,用那畫了精緻的眼妝,惱怒的上下打量著坐在她面前的文凱。看著文凱身上那件地攤上買簾價的T恤,配著不搭嘎的劣質項鍊,談不上有型的髮型,手上掛著也是地攤買來的假GUCCI手錶,全身上下的行頭看起來是既窮酸又難看。
        反觀靜宜,身上穿的是PRADA的黑色V領上衣,Burberry經典格紋裙,耳垂上戴著雙C標誌的耳環,腳上踩著GUCCI的鞋子,在她的右手邊桌面上則擺著LV的圓桶包,全身上下的名牌行頭,與文凱的地攤貨差之千里。
        她左看看右看看,著實想不通,自己當初是著了什麼魔,怎麼會看上他。
        她理想的男友,是需要隨時提供她想要的物品,名牌就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其實,靜宜並非出身在富裕家庭,家中的情況也只能算是小康。然而,在這個資訊充斥的時代,享受物質生活,過渡消費人生的價值觀影響著時下年輕人,走在路上,幾乎人手一個名牌包,管它是真是假,滿足虛榮心才是最首要的。
        靜宜正處於無法克制慾望的二十歲女孩,當她周圍的同學紛紛提著LV或是GUCCI包包時,虛榮心像是螞蟻似的,爬了上來,咬得她心癢。
        「我要一個LV包包。」五官長相不俗的靜宜,運用了化妝技巧,讓她的五官更加的美艷動人,在學校裡成為了許多男同學的目光焦點。
        很快的,靜宜知道自己的優勢,當有男同學向她表示時,她便將條件開出來。於是,LV包包成為第一道門檻。
        文凱,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獲得了靜宜的青睞。
        只是靜宜不明白的是,剛開始文凱可以很快的為她購買一個名牌包,之後又陸續的為她貢獻出不少名牌服飾,帶著她去吃高級餐廳,那段日子是多麼樣的夢幻又美好,讓她以為自己交到一位有錢男友,四處的向人炫耀。
        可是,當交往的愈久,文凱帶她出遊的地方愈是貧瘠,到最後連吃的地方不是小吃攤就是速食店。遊玩的地方從花連的海洋公園,住著高級的悅來飯店,變成了西門町一日遊。
        就連電影,也從豪華的總統座椅,變成了無場次限制的二輪院線。
        落差之大,讓靜宜無法接受,更無法在姐妹淘面前說。
        如今,文凱的窮學生模樣毫無保留地曝露在她的面前。她實在想不透,先前的大手筆文凱是如何辦到的。
        「可是,我晚上還要上課,真的沒辦法再去多打一個工……我帶妳去百貨公司,看妳想要什麼樣的包包,我就買給妳,好嗎?」
        「不要,我就偏偏要這個,你不買給我,我們就分手。」靜宜氣焰高漲地不容文凱討價還價。
        「靜宜……」文凱見靜宜大小姐脾氣再度犯起,深怕失去靜宜的他,滿臉懇求的看著靜宜。
文凱一臉著急又無辜的臉龐,得不到同情,反而讓靜宜更加的變本加厲。
        「我不管,反正我已經跟我的姊妹淘說今年的生日禮物就是這個,生日前送不到我手中,我們就玩完了。」撂下一句話,靜宜二話不說,忸頭轉身離開所待的速食店。
        靜宜突然的轉身離去,頓時讓文凱一時傻了眼,離了神,眼睜睜地看著靜宜的身影從眼前消失。待約過幾秒,文凱才又再度回神,立馬飛奔出速食店,往著靜宜慣性離去的方向奔去。
        「靜宜,靜宜!」一路閃躲行人的文凱,大聲喊著卻無人回應。
        向無頭蒼蠅狂奔了一陣後,文凱氣喘吁吁的停下腳步,緊皺著眉說明了他的無奈。
       
        Blue Jazz透過藍色霓虹燈管,散發出淡淡的憂傷,有些迷濛的照亮呎尺的黑暗。
燈火昏暗的夜店,越晚越是熱鬧,與寂靜的黑夜形成了有趣的對比。
        喧囂的吵雜聲,伴隨著流囀於空氣中的爵士音樂,酒杯碰撞聲不時的從各處傳來。
        裊裊煙霧,散在燈管上,像是漂浮在半空中的綿絮。
        精心打扮的煙燻妝和穿著雅痞的人們,巧妙地為這伴著濃郁傭懶的氛圍加分。
        嘉緯耍著手上的酒瓶,熟悉的調著各式調酒,吧台服務生再將調好的酒,送至每個客人的手上。
        掛在牆上的復古時鐘,長指針正指著11
        店裡開始要進入另一個高峰期。
        叮鈴、叮鈴──
        掛在門把上的風鈴,因外力的推拉而響起清脆的鈴聲。
        嘉緯習慣性的往門口看去,並反射性的說出:歡迎光臨。
        推門進來的是文凱。嘉緯首先愣了幾秒,有些瞭然於胸的露出一個無奈的淺笑。
文凱朝著吧台走去,面向著嘉緯坐了下來。
        看著文凱滿臉的心事,嘉緯搖了搖頭,不說也知道文凱如今煩惱的又是為了什麼。
        「她又要什麼了?」嘉緯對著文凱說道,手上仍不受影響地耍著酒瓶。
        「唉,你怎麼知道又是她?」聽著嘉緯第一句問話,文凱嘆了口氣。
        「我跟你做了這麼久的兄弟,你想什麼我還不知道嗎?」對於文凱的問話,嘉緯嗤之以鼻。
        打從國中開始,文凱與嘉緯就是同班同學,相處已有十年之久,濃厚的感情比自家親兄弟往來的還要密切,想要不知道對方的想法也算難事。
        文凱看了一眼嘉緯,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她想要今年早秋的LV包包。」一說出口,文凱像是沒了頸骨的人,頭垂的低低的。
        「什麼?她又要名牌包?這是第幾個了?」嘉緯口氣不太友善,就連正在調酒的手也因此停下。他簡直不敢相信,靜宜那崇尚名牌物資的心理,已經像有著巨大咧嘴的惡魔。
        當他第一次見文凱帶著靜宜來到blue jazz時,只是高興他的好兄弟能夠追求到像靜宜這般的美少女,從來沒想過,追求一個像靜宜這般的女孩,會付出多大的心血。
        好奇文凱的追求招術,嘉緯私下向文凱詢問,文凱靦腆的說出口時,嘉緯不敢置信的睜大了雙眼。
        『你買LV包包送她?天啊,我真不敢相信,那一個包包要幾萬塊,你哪來的錢?』
        『嘿,我先拿這學期的註冊費……』
    『註冊費?你瘋了不成?為了追她,你竟然把註冊費拿去買一個包包。』嘉緯驚呼的口氣,引來當時在場的客人側目。
        反正就這麼一次,我會去辦助學貸款來付這次的學費,你不用擔心。』
        我認識你這麼久,你一次禮物也沒送過我,現在竟然為了追一個女孩子,把自己的學費也貼進去。』嘉緯酸了一下文凱。
        『呵呵,別這樣,大家都是好兄弟,下次你生日我送你禮物就是。』
    『送我禮物?算了吧,你這個見色忘友的傢伙。』
    『你就別再損我了。』
        見文凱羞的都快要鑽地洞,嘉緯不屑的撇了一眼道。
        你覺得這樣值得嗎?』
    『當然啊。你不知道靜宜在我們學校有多少人追,人長得漂亮,課業也不錯,相處下來脾氣也好,像她條件這麼好的女孩子,恐怕是再也找不到了。』
        聽著文凱漩在愛情風暴有失偏頗的話語,使得嘉緯只能暗笑搖頭。
        論感情生活,嘉緯雖不能稱上情場老手,但也不像文凱這般青澀。加上工作的關係,每晚在這裡都可以聽見不同客人坐在他面前,訴說著另一伴的故事。愛情故事聽多了,難免也多了些警惕。店裡往來的形色男女,上演著不同的愛情攻防戰,看多了外在光鮮,私下卻敗絮的人,免不了替他這個多年哥兒們心裡捏把冷汗。
        但願靜宜真的是個好女孩。嘉緯暗暗祈禱。
        嗯,聽你這麼說,我相信你的眼光,恭喜你了。』不想撥文凱冷水,只好將憂心的話隱藏。
        『呵呵呵,我的眼光不會錯的,靜宜真的是個很好的女孩子,我想要好好珍惜。』
        真是好女孩嗎?嘉緯在心中盤問這個問題。
        雖然心中對文凱這樣的付出有些不捨,但積於好友的立場,嘉緯還是給予祝福:『祝你幸福,兄弟。』
        嘉緯的祝福,讓文凱臉上漾出雀躍的笑容。
        舉起酒杯互碰,喜悅沖淡了酒的烈性。
        原以為文凱僅僅只是付出了學費,換得一個包包,奪取女孩的芳心。
        卻沒有想到,文凱一再地為靜宜付出大筆金錢,用過度消費人生只為那回眸一笑。
       
這是第幾個了?文凱不想正視這個問題,撥了撥額前的劉海。
        一開始,文凱追求靜宜時,從沒想過這是個惡夢。
        當第一眼見到靜宜時,文凱便被那艷麗高挑的外型傾心著迷。對他而言,靜宜像是明星一般,全身閃爍著光芒。為了接近靜宜,他努力的從旁人口中得知她的喜好,省吃儉用,對著勤儉的父母扯著謊,甚而不惜挪用註冊的學費,辦了個助學貸款,為的就是希望靜宜能夠多看他一眼。
        很幸運的,文凱送給靜宜的第一只LV圓桶包,便成功的打入靜宜的芳心,獲得心目中公主的青睞,這讓文凱著實高興的像是在雲端上。
        初次戀愛,那滿心的喜悅和榮耀佔滿了文凱整個心房。
        文凱不得不承認,起初一切的一切都是美好而讓人欣羨的,從來也沒想過,往後的日子會是如此。
        俗語說:一個謊必須用更多的謊來圓。這句話印證在文凱身上。
        為了在靜宜面前有著完美型象,文凱對靜宜扯了個謊。
        送她LV圓桶包的當天,靜宜那露齒一笑勝過百花爭放,美的不可方物。
        剎那間,靜宜的美在文凱的心中昇華,彷彿看見站在扇貝中的維納斯。
        自古,公主必定和王子匹配。想要虜獲芳心的佔有慾,在滋生擴大。
        我家境還不錯,一個名牌包包,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於是,第一個謊言,就這麼輕易的脫口而出。
        輕易說出口的話,讓文凱在當下沒有思考太多,甚至不曾想過,會是他陷入一次又一次的金錢迷失裡。
        而文凱也沒預料到,靜宜那追求物質享受的心理,也隨著相處的時間,而漸漸擴大。
        高級餐廳,五星級飯店,時尚名牌物品……這些對於像文凱這樣需靠著打工過日的學生而言,是一項無比又沉重的負擔。
        轉眼間,現金已經見底,第一張的信用卡就這麼誕生。
        在愛情漩渦中,很難用冷靜的眼光看待周遭的變化。刷卡刷得輕鬆,剛開始的最低應繳金額讓人放大了膽,一張又一張的卡隨之寄送,等待發現時,文凱已經捲入了信用危機。
        他無法再提供靜宜高享受的生活,然而,一開始的謊言讓他羞於承認,他害怕他的認錯,會換來靜宜的離開。
        在未遇見靜宜時,文凱只是一個質樸的鄉下男孩。
        原本,在他的觀念裡,便宜的物品能用就用,實用性大於品味。三餐上也是能省則省,一條白吐司抹上果醬,配上沖泡式三合一飲品,就是相當豐盛的早餐。只有在上課或是打工時,會吃上學校的自助餐或是公司提供的午餐,若是非上課或打工時,就以泡麵果腹。
        偶爾為之的聚餐,已經是文凱最大的讓步。
        當文凱想要喝上一杯時,便會跑來blue jazz裡,找擔任調酒師的嘉緯。了解文凱的嘉緯也總是一笑置之,趁老闆不注意時,調杯低濃度的酒給文凱,順便聊聊近況。
        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在文凱升上大二那年時,起了變化。
        一切的一切,都是源自於那次驚鴻一瞥的回眸中。
       
        「來,給你的。」嘉緯看著低垂著頭的文凱,嘆了口氣,仍然為他調制低濃度的酒。
        「謝謝……」右手碰了碰酒杯,順勢拿起,一飲而盡。
        文凱的懊惱看在嘉緯眼裡,是滿心的不捨。
        曾幾何時,原本安安份份當個學生的文凱,竟然會淪為金錢的奴隸,去追求那不屬於他這個年紀該有的物質生活。
        「唉,那你這次打算怎麼做?告訴她實情,你買不起這次的禮物?」嘉緯雙手撐在吧台上,看著把玩著空酒杯的文凱。
        「不行,我不能跟她說……我怕她會離開我……」
        「你……」文凱的回答,使得嘉緯有些氣餒:「如果你告訴她實情,而她不願意再跟你在一起,那表示她並不是真的喜歡你,早點離開對你還比較好。」
        「我知道……但是我離不開靜宜。」
        「拜託,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捨不得離開。」
        「嘉緯,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我真的很愛靜宜。」
        「但是靜宜真的喜歡你嗎?還是她愛的其實是你提供的名牌貨?」
        「我……」文凱被嘉緯問的啞口無言。
        每次的每次,在二人之中產生磨擦時,靜宜的冷戰應對常常讓文凱招架不住。第一次,文凱為了表示歉意,向二手商店買了件PRADA的上衣送給了靜宜,靜宜轉瞬間心情大好,又再次開開心心的接受約會,這一切,文凱都看在眼裡。於是,在接下來的相處中,文凱就注定是弱勢的一方。
        為了留住那個美好的笑容,文凱不在乎金錢的流失。
        「是名牌貨吧!」嘉緯不留情面的道出。
        「嘉緯……你是我的好朋友,請你幫幫我吧……」
        「如果我要幫你,我會希望你跟她分手。」
        「不要這樣,一開始是我對她撒謊,是我對不起她。」
        「就算你真的有錢,像這種女孩子,我還是一樣會勸你離開。」
        「嘉緯……」文凱面露憂傷的表情,像是希望得到援手的落難者,眼中泛著淚光,懇求的看著嘉緯。
        「真的都爆了?」嘉緯有些怒氣的,直視著文凱問。
        嘉緯的一問,讓文凱縮回了眼神,頭壓得更低了。
        「天啊,你手頭上有幾張?」不敢置信文凱的默認,原本新聞上的事件,竟然會出現在他好友的身上。
        「……五張……」雖然小聲,卻仍然鑽進了嘉緯的耳裡。
        頓時的無言,在二人之間流囀。
        在這個時候,嘉緯也不知該說些什麼。是要借,亦或是不借。
        然而,多年的感情,還是會有些不忍。
        「二手店你有去問過嗎?多少錢?」
        「我剛去過了,老闆說,那個還是新品,不會有人現在拿出來賣。」
        「那別家有去過嗎?」
        「我只知道一家二手店,其他的,我不曉得在哪裡。」
        「你等一下,我幫你問問有沒有人知道。」說完,嘉緯轉身向店裡其他工作人員交頭接耳,不久,隨性的拿起紙筆記了下來。
        走回原來的位置,嘉緯將剛記下來的紙遞給了文凱。
        「這上面有二家店,你可以去問問,如果有的話,要借多少跟我說。」
        「嘉緯,謝謝你。」
        「別謝了,誰叫我們是多年的兄弟。」
        「我一定會儘快還你。」
        「你先解決掉你的卡債,再來還我吧。我不怕你跑的。」
        「嘉緯,謝謝……」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