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
天空下著綿密細雨,空氣中充滿著因連續下著一星期的雨,而夾帶著濃厚的潮溼氣味,就連待在屋裏,都可聞得到那溼氣所帶來的鹹濕感。
一名年輕少婦手牽著一名小男孩站在一幢雙層洋房樓前,少婦的眼神透露出一股哀傷與落寞,與她那蒼白的臉色相互輝映。少婦的五官大體上都算是比例完美,長長的睫毛、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子、大小適中的嘴唇,再加上沒有過多雜毛在側的細緻濃眉。微捲的長髮隨意批在肩上及背上,一襲連身的藍色小碎花洋裝,將少婦玲瓏有緻的身形表露無遺,而少婦那猶如透明般的蒼白肌膚也被完整的體現出來。一旁的小男孩張大著眼睛不安的東張西望,小手緊緊牽著母親的手,深怕一個不注意母親會忘了自己而遠去。
少婦的眼睛定定的看著眼前的這個門牌,金色鑲邊的門牌上寫著「軒轅」二字,少婦抿著朱唇,食指觸碰著樓房的門鈴,待門鈴響起後,不久就有一名中年婦人將少婦領進軒轅家。
 
「秋櫻,妳來了,我等妳等了好久。」穿著一身輕便的灰色休閒服的女子展開手臂,做著歡迎的動作向進門而來的少婦走去。
「娜娜,不好意思來打擾妳了。」
「唉!說這是什麼話,我們這麼多年的友誼我怎麼會跟妳記較,來來來,別一直站著,咱們坐下來好好的聊一聊吧。」洋房裏的女主人娜娜示意著少婦──秋櫻向沙發處坐下。小男孩身體依偎著少婦,娜娜看了一下小男孩,對著他微笑著。
「秋櫻,這孩子就是真一吧。」
「嗯!」
「他長得可真像正浩,簡直就像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真一他不僅是外表像他,就連個性、才能都跟他父親一個樣。」
「真的?那麼說真一也是音樂方面的天才兒童嘍。」
「沒有這一回事,只是會學他爸爸在鋼琴前亂彈而已。」
「妳太謙虛了,在大學時,學校哪個女生不被正浩的才氣迷得神魂顛倒,但最後還是被妳這個美人吃定。」
「是啊──」秋櫻說完,眼神透露出一絲無奈及哀愁。
「怎麼了?正浩他……脾氣還是一樣嗎?妳說妳今天過來是有事找我商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娜娜不解的看著秋櫻,只見秋櫻用無助的大眼看著她後,淚水便從臉頰兩旁流下。
「娜娜……我能拜託妳一件事嗎?我想請妳幫我照顧真一幾天……」
「秋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妳別哭問訴我,有什麼困難我可能幫助妳。」
「娜娜……」秋櫻哽咽的訴說著來意,在一旁的真一只是不停的看著流淚的母親,年紀尚小的真一對於事物都還處於懵懂狀態,望著哭泣的母親也只能眨動著大眼。真一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母親流淚,但是看到母親在外人面前哭泣、傷心則是第一次見到。最後,母親從沙發上緩緩站起,朝玄關處走去,走到門口處時蹲下身用手輕撫著真一。
「真一,聽媽媽的話你先留在這裏,媽媽有事情要去別的地方辦事,我辦完事馬上過來接你。」
「媽媽,你要去哪裏?」
「媽媽要去市場買個菜,還有你最愛吃的蛋糕,乖,你先待在這裏等媽媽回來,娜娜阿姨家有好多好多玩具可以讓你玩,你乖乖在這裏等媽媽很快就會回來。」
「嗯!媽媽那妳要快點回來哦。」真一心中泛起一股不安感,他有一種奇妙的預感,但又害怕母親生氣,於是勉強答應。
「嗯!」秋櫻努力的擠出溫暖的笑容,起身看了一下娜娜:「真一就先拜託妳了,我會盡快回來帶他走。」
「妳自己要小心一點,有狀況馬上打電話給我。」娜娜依依不捨的握著秋櫻的手,像似深怕她這一放開就永遠見不到她最親的好友。
「我會的,再見。」
就這樣,秋櫻離開了軒轅家中,真一趴在窗戶前看著從門前稀落走過的行人,尋覓著母親的身影。但是不論真一如何尋找,使終都不見母親前來接他的身影。
「他就是正浩和秋櫻生的孩子?」一名低沈的聲音向娜娜問著。
「嗯,他叫真一。」娜娜低聲回應看著眼前身形高大的男子,這名男子便是軒轅家的男主人──軒轅明。
「秋櫻她們現在過得好嗎?」
「別說了,正浩他染上了毒癮,秋櫻為了要顧及他的面子,想要在家裏幫他戒毒,所以暫時將真一委託我們照顧了。」
「唉,這個正浩也真是的,音樂這條路走不通就換另一條路走不就行了,現在都是已經有老婆、小孩的人了,怎麼還這麼不懂事。」
「明,你就別再說了,我想這一次正浩他一定會改過來。」
「唉──」
真一趴在窗戶上望著,直到夜幕低垂仍不見母親,真一害怕的哭了起來,直到哭累睡著,才被明呵護似的抱上客房睡去。就這麼過了一個星期,真一由原本趴在窗戶上等待,變成和軒轅家的小狗在客廳裏追逐玩耍等候。就在一個星期後,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震驚著整個軒轅家。
「秋櫻死了。」明淡淡的說出口,望著已經哭花臉的妻子娜娜。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早知道會這樣,當初我應該堅持讓正浩去戒毒所的,都是我害的。」
「娜娜妳不要太自責,這一切都是秋櫻的命。」
「那……正浩呢?他人呢?」
「已經被警方依殺人、吸毒給起訴了。」
「那真一怎麼辦?」
「可能會被送到孤兒院去。」
「孤兒院?那是秋櫻的孩子,我們不能這麼狠心丟下他啊。」
「那麼……我們收留他,如何?」
「!?」
就這樣軒轅一家領養了真一,便在戶口登記上將原為斐真一的真一改成了「軒轅真一」。
 
真一成為軒轅一家人後,軒轅明及妻子娜娜為了要讓真一感受到家庭溫暖,為了想要好好照顧秋櫻留著人間的孩子,於是將所有的愛無私的給了真一,讓原本集寵愛於一身的他們的孩子──軒轅瑞希感到心中的不平衡。瑞希心中對於真一這從外地來和他爭奪父母寵愛的小孩,感到前所未有的憎恨。這個憎恨日積月累,在真一15歲生日時全盤暴發開來。對於小時後只存有模糊記憶的真一,面對這突然奇來的真相無法接受,長久以來真的認為自己是軒轅氏的一份子,是父母親愛的結晶的真一走向了墮落一途。先是結交了損友,漸漸的真一觸碰了毒品,利用毒品麻醉自己去面對領養的事實。
在一次和軒轅明發生激烈口角後,忿忿的真一在房門裏吸了毒試途麻醉,卻萬萬想不到毒品的效力、忿恨的怒氣讓他失去了理智,一把火將一切他不滿的事物全部燒盡,來不及逃生的軒轅夫婦便葬生火窟,因和朋友外出遊玩的瑞希逃過了一劫。自小對真一就懷有恨意的瑞希,在這次事件後更是變本加厲。真一因未滿18歲而不用負民事及刑事責任,在少年看守所待了三年,完成了高中學歷順利考進大學。流有正浩音樂方面才華的真一,在大學時代在PUB裏駐唱時,一次偶然和韓雁相遇,共同組了樂團-Unicorn,那年真一才22歲。成軍二年後,便被剛回國擔任唱片宣傳的上官惠挖掘,正式成為藝人。然而,自從入獄後便與瑞希失去聯絡的真一,因聲名大躁,命運又將二人繫在一起。原本就十分憎恨真一的瑞希,所幸便利用這點,百般無賴的向真一索求費用,隨著真一身價的水漲船高,瑞希也漸漸的食髓知味,索求費用也愈來愈高,甚而是利用真一的弱點加以要脅。
 
 
真一緩緩的說出經過,眼神掃向了如英身上。如英哀愁的看著真一。
12年前的那一把火,因為當時我才只是15歲的青少年並不構成民事及刑事刑則,所以我是被直接送入少年看守所。服了三年的牢役後,順利的通過高中學歷證明考試上了大學,在一次PUB表演中認識了韓雁組成了Unicorn。惠知道我的過去後,為了極力力捧Unicorn,所以才會將我們塑造成神秘形像,也將我的過去巧妙的隱瞞了。現在,我什麼都擁有了,我最怕的就是讓妳知道這件事,我很怕會失去妳……很害怕妳會因此而看不起我……如英。」
「真一,我怎麼會看不起你,你之前所犯的錯誤已經付出相對的報酬,過去的事就讓它隨風而逝,不管如何我都會支持你的。」
「是啊,真一你的過去是你最深的傷口,現在就讓我們這些朋友為你撫平吧。」
「你們……謝謝!」真一感動的看著如英及韓雁,眼淚在眼眶中不停打轉著。
 
*******************************
「這是什麼?上官惠妳是怎麼辦事的?我們可不想花五千萬得到這種結果。」董事們在會議上強烈抨擊著,惠依然保持著堅逸優雅的形象,聆聽會議上各位董事們的報怨聲。
「花五千萬得到這個代價,還真是貴啊。」
「哼!早就說過女人做事不可靠,現在搞出這麼大的事情來,妳要怎麼收拾?」
「腦袋不知道是在裝什麼,妳知不知道這新聞一播出,公司會損失多少利益?拜託用點腦袋想想行不行!」
「上官惠!現在不管如何,妳都要給我們一個交待,這件事妳要如何自處?」
「怎麼自處?下台啊!女人本來就不能出來做事,乖乖的嫁人在家相夫教子就好了,跑出來跟男人搶什麼飯碗。」
「她離開後誰來頂替她的位子?」
「這還不簡單,我們之前就有想請另一家唱片公司高層過來,正好出了這件事順便把人換一換吧。」
「嗯!」
「上官惠,妳也都聽到董事們的話了,由於妳的辦事不力導致公司嚴重虧損,即日起妳可以不用到這裏來上班了,妳可以回辦公室收拾妳的東西。」
「是的,董事長。」惠仍不改形象的鞠了個躬,便退出了會議室。轉身出了會議室後,惠長嘆了一口氣,便朝向辦公室走去收拾物品。
 
******************************
事情爆發後,第三天星光美音旋即招開了記者會。在記者會的休息室裏,KevinRoger不斷重複的向真一做現場演練,為的是做出完美的套招公式。真一如同往常般,沒有任何反常舉動。到目前為止,KevinRoger各自慶幸真一並未媒體報導而做出異常反應,原本懸著的一顆心也稍微安心了下來,套招公式反覆練習後,就只待記者會上做出圓滿結果,便算是大功告成,Unicorn的聲勢雖會造成影響也不至於跌落谷底,依然可以站隱演藝界第一線藝人之列。
記者會一開始,媒體們猛烈的言詞攻擊及尖銳的問題針針見血,這場咄咄逼人的記者會在Unicron身上卻也是首次出現。所幸,Kevin在此界已有多年經驗,記者們所會提出的問題大多可掌握的住,先前所預備好的講稿也都能派得上場,加上宣傳的臨場反應,雖然記者們仍有些不滿意答案,卻也都能夠接受。眼看記者會就能夠圓滿結束,Kevin終於放下了心中大石,鬆了一口氣。仍然,卻在Roger宣告記者會結束後,真一卻冷不防的出了聲。
「各位媒體,我真一在此先謝謝各位記者出席這場記者會,以下是我個人想說的話。」
「真一!各位記者真一身體有點不舒服,記者會到此結束。」Kevin深怕真一又口出驚人之語,打斷他的話後,立即用眼神示意工作人員將真一扶走。
12年前的我的確是年少不更事做錯了事,在此我向社會大眾道歉、陪罪,為了不給世人有不良的錯誤導向,我在這裏宣佈,退出演藝圈。」
「什麼?」真一話一出,現場立即譁然,所有的工作人員也在瞬間全傻了眼。
「還有,我的女朋友不是皓俊,她的名字是華如英,希望各位媒體記者請高抬貴手不要再傷害她了。」
「那麼之前和皓俊開記者會的說詞是假的嘍?」一位記者聽到真一的真情告白,立即出聲問話。
「是的,之前是為了新人皓俊所做的假象,如今她應該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在這個圈子生存。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謝謝各位。」真一語畢,便離開了記者會,媒體見真一一走,便也一窩蜂的跟進,途留還在震驚之中的Kevin
 
******************************
四月正是染井吉野櫻盛開的時節,如英走在明葉女中前的櫻花道上,片片櫻花飄下,落櫻繽紛。四月中旬,學校均放起了春假,再次來到學校前的如英,仔細的看著她曾熟悉的校園,曾熟悉到不能熟悉的櫻花道。腦海中不斷湧現的記憶,鮮活的在如英腦海裏活躍起。一個腳步聲吸引了如英的注意,回眸一看,熟悉的身影映在眼廉,如英輕輕的向來人微笑了起來。
 
*******************************
415Unicorn的第四張專輯「TRUE」第一天首賣日,因為先前真一宣佈退出演藝圈,讓這張專輯也成了紀念Unicorn退出演藝圈的紀念專輯,甫一出版便在首日出現狂賣百萬張的驚人銷量,再次打破了歌壇記錄。據估計,事後追加預訂專輯數量更是超過了二百萬張專輯。Unicorn在樂壇三年時光裏,創造出無人能及的成績,在最燦爛的時後結束繁華的一切,讓神話永遠留在歷史的記憶裏。
 
「你真的不後悔?」
「錢我已經賺夠了,現在對我而言是緊緊抓住妳不放。」
「為了我你做了那麼大的犧牲,其他人不就會怨我了嗎?」
「不會的,其實沒有妳我們也是會解散的。」
「!?」
「這三年來大家都累了,如果我們真的想繼續在演藝圈,大家不會這麼有莫契的對於合約將滿一事不做任何打算,每個人都有自己想要完成的夢想,藝人只是其中一步而已。」
「聽韓雁說惠她……」
「妳別擔心她,她自己成立了一間演藝公司,以她的能力及在圈內的人脈不難讓她成功。」
「真一……」
「我現在已希望妳快滿18歲,那樣我就可以直接把妳綁去教堂完成婚禮,讓妳完完全全的成為斐家的女主人。」
「臭美。」如英對著真一露出燦爛的笑靨,頭靠著真一的肩膀依偎著,眼前注目著機窗外的浮雲,坐在飛往美國洛杉磯頭等艙的華家及真一,享受著近日來難得的清淨優閒,幸福又俏俏的走進他們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