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一我反對你開記者會說明一切。」Kevin一得知真一想開記者會說出事實真相後立刻反對。
Kevin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你不用再多說了。」
「你不能為了一個小女孩來毀了這一切,你要冷靜下來,乾脆你休息個幾天好了,等你靜下心好好想想後,我們再來討論這件事。」
Kevin我很冷靜,我不想再讓如英為我背負著壓力,甚而受到脅迫。」
「但是如英不是要移民到美國了嗎?她移民到國外去這些事她就可以擺脫,你根本不需要再去開個記者會說明,你何必多此一舉呢!」
「這不是多此一舉,我只是要讓大家都知道我和如英在一起的事實,我不能因為她要移民到國外去,而讓她的名節就在這個不明不白的狀況下離開這裏,這個我辦不到。」
「那你有想過你的兄弟夥伴們嗎?你這個一公開你的價值會立即跌落,Unicorn之所以成功也是出自於你們空白的感情,讓這些歌迷有著無限希望與夢想,一但你公佈之後,你單身的價值就會跌入谷底你知道嗎?」
「那些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如英一個人。」
「你──惠是不會同意的。」
「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意,我會跟你們說只是先和各位打個照面、尊重你們而已,其餘的我會自己承擔結果。」
「就算如此,我也不會幫你做任何發新聞稿的舉動。」
「沒關係,我自己來,我相信只要我一通電話記者來的數量應該不會少才是。」
「真一!」真一話一說完便離開了Kevin的辦公室,留下無力的Kevin
 
「你真的要這麼做嗎?」在Kevin辦公室外等候真一的韓雁,看見真一走出辦公室後,在真一身後說著。
「韓雁?」
「我和你這麼多年的朋友感情你的脾氣我了解,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冷靜一點看事情。」
「……你有過喜歡一個人喜歡到無法自拔、想要和她長相守的念頭嗎?」
「哼!怎麼沒想過?但是那對我而言是個遙遠的夢想,因為我知道那個人永遠就像天邊的星星一樣,今生今世無法屬於我。」
「那麼,你願意幫這顆星星讓它得到幸福嗎?」
「嗯──你還是一樣冷酷無情,傷人傷得很深──」
「但是你也愛這種冷默得像利刃般耀眼的星星。」
「哈哈哈,知子莫若父,知我者真一也。」韓雁苦笑。
「一句話幫不幫?」
「我能拒絕嗎?」
「不能!」真一回給了韓雁一個高傲燦爛的笑容。
 
 
來到星光美音辦公室,真一向惠坦承了一切後,惠的雙眼像是在噴火一般瞪著眼前的真一。
「真一!你在自毀前程嗎?」惠雙眼怒目大拍桌子罵道。
「惠,我不管妳怎麼說我決定要公開。」
「你真的是……拜託你不要被愛情沖昏頭好嗎?一向冷靜得過頭的人,怎麼一遇到感情就變得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橫衝直撞,你知不知道你這樣一鬧,專輯的預售量會馬上下跌的。」
「如英是我打從心底真心想愛的人,惠妳就不要阻撓了。」
「如果今天她是一個成年人我不會反對,問題是她是一個未滿十八歲的少女,你要讓媒體大肆報導Unicorn的主唱真一誘拐未成年少女嗎?」
「我們是相愛的,並不是誘拐啊!」
「你在演藝圈也有一段時間,你難道會不知道媒體抄作的手法嗎?就會他們知道你們相愛那又如何?誘拐和相愛那一個的標題聳動就是用哪一個,當然是用吸引觀眾注意的字眼,如果你真的愛她就不要傷害她。」
「我的愛會傷害她嗎?如果我不站出來她受的傷害會更多更深,我不要再看到她受傷。」
「為了不讓她受傷你要毀了Unicorn?」
「惠,如果這二者要選擇其一的話,我會選擇如英。」
「你──瘋了!?」
 
 
***************************
真一個人開記者會的舉動震驚著整個娛樂圈,聽到傳聞的人都關心的詢問真實情況,選擇在專輯發售前開個人記者會,而內容又與專輯內容無關的確讓人產生了莫大的好奇心,最重要的是,這是真一第一次的個人記者會,這個話題把整個藝能界鬧得沸沸揚揚的。
「哦!真一要開記者會啊!」男子看著眼前的白崇文說著。
「是啊,這件事可是把整個娛樂圈鬧得沸沸揚揚的。」
「是為了新專輯發售?」
「好像不是,這是他個人主動要開的記者會,而且發新聞稿的人還是他自已。」
「呵──事情好像變得很有趣了,我可以感覺得到另一場風暴就快來臨。」
「那是當然的,你給的那份資料和之前你跟我說的事情,我後來去查了一下,這個事情一旦傳了出去,真一那小子肯定會從雲端上跌到萬丈深淵裏。」
「所有的資料都齊全了嗎?」
「嗯,全都在我的手中了,等一下我就會將這份資料拿到公司去,他想開記者會我們就讓他一次開個夠,你覺得如何?軒轅瑞希。」
「呵呵呵,真想快點看到他扭曲的臉孔。」
「不過我還是搞不懂,即使他做了這些事但是……他畢竟也是你唯一的親人了,難道這麼多年來親情仍勝不過仇恨嗎?」
「哼!親人!我恨不得將他推入地獄,我要讓他也嚐嚐看痛失情人的痛苦。」
「問題是他也同時失去了雙親不是嗎?」
「那不一樣,那些原本就是屬於我的,是他搶走了我的一切甚至是我的家人,他不過是一名被我父母可憐認養的棄嬰而已。」
「真的是棄嬰嗎?我從戶政單位那裏拿到的資料上面好像不是這麼寫的。」
「我不管是不是,總之,我決不會讓他好過。」
「算了,反正我們二人都是想看到他失敗的樣子,至於事實如何我也不想知道。」
「你資料送去後,什麼時候可以見報。」
「明天我會先讓部份消失曝光,再來就是登在雜誌上大肆報導。」
「呵!我等不及想看真一那面付驚孔的樣子……哈哈哈──」軒轅瑞希的狂笑聲回盪著整個房間。
 
*******************
回到學校辦理所有手續後,今天是如英待在明葉女中最後一天的日子,明天開始就要待在補習班,進行魔鬼式的英文會話訓練,如此轉讀美國語言學校才不至於落後於人太多。
「今天是妳最後一天來學校了吧!」采蘋依依不捨的望著如英。
「嗯,明天起我就要去補習班補英文了。」
「我好捨不得妳哦,妳可不可以留下來不要搬。」
「不行啦!我爸媽都已經辦理好移民手續和費用了,現在才說不去不行的。」
「可是……美國這麼遠,我家又不像妳家這麼有錢……我……」
「我可以每年的寒暑假回來找妳玩啊,而且我們也可以用ICQ來聊天。」
「用ICQ聊天?小姐妳忘了美國和這裏的時間不一樣嗎?有時差的耶,我這裏晚上妳那裏白天,怎麼聊啊?」
「對厚,妳說的也是……那我就寒暑假回來看妳啊!」
「寒暑假還好久哦,這樣以後我有什麼悄悄話或秘密就沒有人可以傾訴了。」
「妳可以等到我回來再跟我說,好不好?」
「哦──那真一呢?他不是說要開記者會向大家說明嗎?怎麼我都還沒看到呢?」
「明天真一就要開記者會了,這樣妳高興了吧!」
「這還差不多,不然妳這陣子受得氣可就白受的了,ㄟ,我問妳哦妳可要老實回答我。」
「什麼事?」
「那天後來我們不是分開走了嗎?妳之後和真一去哪裏啊?」
「我們沒去哪啊,就是去他家坐坐喝杯茶。」
「真的嗎、真的嗎?那……有什麼進展嗎?」
「什麼進展啊?妳到底要問什麼?」
「妳上次不是就說妳已經和真一有接吻過了,那妳去他家有更進一步嗎?」
「唉唷,采蘋妳幹嘛這麼問啦!」如英害羞的把頭壓低。
「厚──看妳臉都紅了一定有對不對!告訴我嘛!」
「就──」如英想起了那晚上欣賞了絕色的月下美人後,真一領她進了屋裏,接下來的畫面讓她的臉上更是漲紅了起來。
「你們是不是……」
「嗯──」
「哇賽!跟我說那是什麼感覺嘛,跟我說嘛!我也好希望自己也能跟韓雁談一場戀愛。」采蘋好奇的猛直問如英,高中女孩對於愛情仍是充滿著綺麗幻想,雖然想要一嚐禁果但仍會受之於心理壓力影響不敢冒然前進。
「今晚我們去好好唱個歌吧!」采蘋突然腦筋一轉興奮的說著。
「去唱歌?怎麼突然想到要去KTV唱歌?」
「今天是妳在這學校的最後一天,要好好跟妳相處咩,順便幫妳餞行。」
「好啊,我也好久沒去唱歌了。」
「那我們放學後就馬上衝去。」
「嗯!」
 
一到放學時間,如英和采蘋二人便往離學校最近的KTV直衝而去。在往KTV方向走去時,經過一間電器行時,電視牆所播放的新聞節目,讓如英不由得往回頭看。
「現在為您播報一則影視新聞,根據線報,原名為軒轅真一的Unicorn主唱在十二年前曾經放下殺人、吸毒等罪行,以下是本新聞獨家報導──」
主播的字字句句傳到如英的耳裡,如英睜大著眼睛無法置信的盯著電視。
什麼!?真一他……12年前吸毒?殺人?
這是怎麼一回事?
 
新聞一播出後,震盪整個社會,知名樂團主唱十二年前竟是位殺人犯!?消息快速傳出,大批的記者媒體分別包圍著星光美音大樓、Osca及真一個人住處,就連樂團其餘三人和工作人員進出入均有媒體跟隨,試途探聽出一絲相關消息。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媒體會知道真一的事?」惠不可置信、百般不解的在自己的辦公室怒斥。
「我想應該是白崇文搞的鬼,一定是他向媒體透露。」Kevin皺著眉回應著。
「當初私下不是已經說好了連錢也拿了,如果他真的做出這樣的事,他不會不知道他在這行業的下場。」
「上次那筆錢已足夠讓他這輩子花不完,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他為什麼會知道?是誰告訴他的。」
「知道12年前事情的除了你、我、真一之外應該是已經沒有人知道才對,到底是誰告訴白崇文讓他去揭露的?難道是──瑞希?」
「瑞希?不可能啊,他好歹也是真一名義上的哥哥,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
「應該是恨吧,畢竟12年前那把燒死他父母的大火可是真一縱的火,瑞希會恨他也是想像的出來的。」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昨天的應該是第一波才是,怕是怕白崇文下一波的攻勢會更猛烈。」
「白崇文所屬的雜誌社是什麼時候出刊?」
「今天下午就會出新一周的雜誌刊物。」
「天啊──」
「現在還有一件令我擔的事,那就是皓俊在此之前就知道了真一的本名,我怕……」
「皓俊知道?什麼時候的事?」
「就在一個多星期前,真一和皓俊大吵一架時,皓俊一時氣憤叫出了真一的本名,我怕白崇文會利用皓俊再做另一次的渲染。」
惠一聽完Kevin說的話後,立刻走出辦公室向Roger下著命令:「叫皓俊來辦公室我有事要問她,如果下午有通告就全抽掉。」
「嗯,好的。」
「總經理,董事們要請妳過去招開董事會議。」總機小姐走近惠的身邊向她說了一聲後,便離了開。惠沈著一張臉,拉了一下西裝領子,抬頭挺胸朝著會議室走去。
 
**************************
「怎麼會有這樣的事發生?真一怎麼可能會去吸毒?更不可能是殺人犯啊!」自從昨晚得知消息後,擔心真一情況的如英一直到無法和真一聯絡上,心急如焚的如英便約著韓雁一同前往真一住處。
「事情真相我也不清楚,我認識他的時候是他二十歲的時候,12年前應該是他1516歲的事情,我對他的認知也是從二十歲之後的事,二十歲之前的他全然不清楚,他也一直很忌諱別人去問他。」
「連你都不知道,那真相只有問真一本人了,可是他從昨晚就一直沒有開機,我真的好怕……」
「妳放心,他即使再低落、低潮他都不會做出傻事的。」
「但是我還是很擔心。」
「等一下真一的住處就到了,妳就可以大膽放心。」
「嗯……」
真一的住處下各家報章雜誌及電台媒體都已守候多時,只要有車輛進出或是同幢大樓住戶出入,都會引起媒體被的注目。當韓雁的黑色BMW Z3朝著真一住處前進時,便立刻吸引住媒體的目光。有媒體立刻打開鎂光燈照射,當發現是韓雁時,全部蜂湧而上包圍著韓雁的座車,韓雁頓時進退兩難。在急低的速度下緩慢進入地下停車場,當車子完全進入停車場後,媒體才識趣的離開。
 
「真一!真一!你快開門!」韓雁一邊按著電鈴一邊喊著。
「真一,是我和韓雁,麻煩你快開門啊。」如英著急的拍著門。
過了幾分鐘後仍是沒有動靜,韓雁看著如英欲離去時,真一打開了門。
「真一!你終於開門了。」如英一聽到開門聲,立刻奔向了前看著真一,只見真一面如死灰、沒有任何表情,像俱行屍走肉沒有靈魂的驅體一般。二人一進真一住處,立刻被眼前杯盤狼藉,像如同剛遇到狂風侵襲一般的房子,著實嚇了一跳。
「真一,你還好吧!」韓雁鄒著眉看著真一。
真一沒有回答,整個人渾渾噩噩的走向客廳沙發處坐下。
「真一,不管是什麼事我們都會相信你,我才不會相信那些謠言,你不可能會是殺人犯的。」
「那些……是真的。」真一緩緩說著,話語震驚著在場的二人。
「你在說什麼啊,我和你認識這麼多年,你的個性再爆劣也不可能犯下這種罪行,這是不可能的、我不相信。」
「都是真的……昨天新聞說的都是真的……」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如英不可置信的捂著耳朵,拚命的搖頭不願相信所聽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