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定要辦休學全家移民了嗎?」校長關心的問著如英。
「嗯!」
「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好,因為上次的事件讓妳無法回到正常的校園生活了,移民到國外去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校長──」
「對於上次老師的行為我已經將他革職永不錄用了,校長我對妳感到很抱歉。」
「……」
「有決定什麼時候了嗎?」
415日。」
「這麼快,再二個星期就要走了,是要移民到哪裏?」
「美國洛杉磯」
「嗯!那是個不錯的地方,校長在這裏祝福妳。」
「謝謝校長。」
如英踏出校長室,望著眼前一排的櫻花道,四月裏櫻花開滿樹枝樹梢上,淡粉的櫻花宛如聘婷的少女隨風搖曳身姿。如英定眼看著眼前的美景,仔細的看著四周的景象,試途讓眼前的這幅美景深深的印在腦海裏。
 
********************
「這是新專輯的封面設計,你們看一下。」Kevin拿出設計師設計好的封面設計圖讓Unicorn的成員們討論。
「哇!看起來好酷!」培源首先發聲。
「這種高反差的效果沒想到會這麼有魄力。」
「我覺得不錯,和之前封面有很大的不同。」
「設計我不懂但我覺得這個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很顯眼也很特殊。」
「不錯,那就這麼決定了。」真一作了最後的結尾。
「確定的話,明天我就要發出第一波宣傳,把之前所拍的宣傳照和宣傳稿寄給媒體了。」Kevin再一次確認說明。
Kevin那就要辛苦你了。」韓雁笑說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這次的專輯也順便幫我留下二張來,我要送人。」
「送人?如英嗎?」Kevin疑惑了一下後,想起先前如英委託韓雁預購單曲一事。
「嗯!我想這次她應該也會要求我才是,所以就先幫她訂下來。」
「那你們的感情進行的如何了?」尚在狀況外的培源問著韓雁。
「我們只是像兄妹一樣的感情而已,你別亂想了。啊!被你這麼一提起,我到是很久沒和她聯絡了。」
「你上次不是才和她通過電話嗎?」真一問著。
「那已經是一個多月前的事了,我從拿給他單曲後就沒和她聯絡了,乾脆現在打給她順便給她一個驚喜。」韓雁邊說邊拿起掛在胸前的手機撥著電話號碼。
「驚喜?」
「就是我預先幫她訂專輯啊,她還是個小女孩聽到這種事都會很高興的,喂、喂、喂,如英嗎?」
「你是韓雁嗎?我是采蘋。」
「采蘋?哦──妳是那個如英的朋友是吧。」
「嗯!」
「如英她不在嗎?」
「她在試衣間裏。」
「試衣間?妳們放學不回家還到處亂跑?很不乖哦。」韓雁打趣的說著。
「我是來陪如英買些衣服的,韓雁哥妳有事要找如英嗎?要不要我轉達?」
「哦,那妳跟她說我幫他訂了二張CD下來,不要傻傻的跑去買,我拿到後會轉給她,記得要跟她說喔。」
「CD……可能你無法直接拿給她了。」
「疑?」
「如英她們全家要移民了……」
「!?」韓雁被采蘋的話震驚了一下,采蘋在電話的那邊細說著近日所發生的事情,韓雁聽著臉色愈發沈重不發一語,在場的人被韓雁突然的沈默不語面面相覷,每人都深感不解。
「韓雁怎麼了?你臉色不太好看耶。」建寧看韓雁低沈的道了聲再見後便出聲詢問。
「真一,如英她全家要移民到美國去,就在415日。」韓雁看著真一緩緩的說著。
「全家移民到美國去?為什麼?事情不是都解決了嗎?」
「那是我們認為解決了,事實上,如英她因為事情的發生受到了更可怕的傷害。」
「她怎麼了?」
「她除了被同校的女學生圍毆外,還差點被學校的老師性侵害。」韓雁用低沈嗓音說著,真一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變化。
「那老師有抓到了嗎?」建寧問著。
「那老師已經被革職了,但對如英還是造成了無比的傷害,為此她還去做了心理治療。」
「都是我、都是我害的!」真一懊悔用手捶著桌面。
「除了剛說的這二點外,還有另一個……」
「還有!是什麼你快說!」
「皓俊──」
 
***********************
正在電視台裏等後錄影時間的皓俊,和造型師及其他藝人有說有笑天南地北的聊著,大夥正說著盡興時,真一怒氣沖沖的走進化粧間朝著皓俊走來。皓俊被真一憤怒而忸曲的表情,嚇得是魂不附體連連後退。
「真一你冷靜一點。」身後跟來的韓雁和Kevin試著喚醒真一的理智。
「妳到底跟如英說了什麼?」真一的怒吼聲充斥著整個化粧間。
「我……沒有啊……」
「妳還說沒有,妳那天在東區到底對她做了什麼說了什麼,妳以為我不知道。」
「我……我……」
「哼!妳真是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對!我就是,竟然你都知道了,為什麼還要來問我!」
「我是來告訴妳,我愛的人只有如英一個,妳不要碰她!」
「哈!你終於承認你愛如英了,我到底是哪一點比不上她,你告訴我!」
「妳全身上下從外表到內涵都比不上,這樣妳明白了嗎?」
「軒轅真一你太欺人太甚了。」
「……妳為什麼知道我的本名?」
「皓俊,妳為什麼知道?」韓雁和Kevin聽到皓俊的怒吼聲後,不可置信的望著皓俊。
「我為什麼會不知道?你們以為保密得很好嗎?哈哈哈──」
「到底是誰告訴妳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曉得吧!」
「妳不要以為妳可以威脅得到我。」
「皓俊,妳先別生氣,是誰告訴妳的?」Kevin不安的問著皓俊。
「我不會說是誰告訴我的,竟然真一他這麼愛如英,我就要看你要怎麼保護她。」
「我會用盡我的生命保護她,妳別想傷害她。」
「用盡生命?好偉大的愛情啊!我就要看看鼎鼎大名的真一有多大的本事。」
「好了好了,別吵了,真一你就冷靜一點。」韓雁硬拉著真一往外走。
「皓俊,妳要上場嘍。」電視台的AD走進化粧間向皓俊說著。
「好的,我馬上來。」皓俊冷冷的眼神掃向真一後便進棚錄影,真一則又怒氣沖沖的走出電視台。
 
**************************
艷陽高照的星期六下午,采蘋約如英一同出來逛街,順便購買上次預計要買但沒買成的行李箱。
「采蘋妳看這個行李箱比較好,還是那個比較好?」如英提著兩個行李箱正仔細的考慮要買哪一個。
「我覺得SNOPPY的比較好。」采蘋拿著另一個上頭印有SNOPPY圖案的行李箱說著。
「我又不是來買好看的。」
「但是我真的覺得這個比較好啊。」
「可是那個的太小了,這樣我要再多拿一個行李箱,我才不要呢!」
「不會啦!妳看這個很好推又很好拉,輕巧又可愛,就這個了啦!」
「是嗎?」
「聽我的準沒錯,好推好拉又輕巧比較方便。」
「好吧,那就聽妳的。老闆幫我包一下。」
「老闆不用包了,我們就直接拖著走就好了。」
「!?」
「反正妳都是要用的嘛!那幹嘛還要再麻煩老闆包起來。」
「哦──也是啦!」
「快快快!我走得腳都酸死了,我們找一間咖啡店坐下來好不好。」
「好啊,妳要去哪間咖啡店。」
「我們去花茶店!」
「啊!?」
「別啊了啦!快走快走!」采蘋催促著如英,如英深感疑惑不解的直看著采蘋。
 
「到了就是這間。」如英看了一下店門的裝潢擺設,和采蘋多年的朋友感情,深知她一向不喜歡這種有著輕音樂又喝著花茶茶點的地方,今天卻一反常態的要來這樣的店家品茗,讓如英一時間無法適應。采蘋輕輕的推開了門,二人走了進去後,服務生親切的向她們招呼。
「這個店好像都沒人耶。」如英吶悶的說著。
「這樣才好啊,整個店都是我們的。」
「二位請跟我上來。」服務生親切的邀請如英和采蘋上樓。
「不能坐在下面嗎?」如英問著。
「二樓的採光比較好,我們比較建議到二樓去。」
「如英,我們就到二樓去。」
「好吧!」
如英延著樓梯的扶手往上走,一登上二樓後被向著外面的大玻璃吸引,朝那裏走了過去。
「妳們挑個位子坐吧。」說完,服務生便下了樓去。
一向喜歡坐著靠窗的如英,對二樓的採光感到非常滿意,一看到這就決定坐在靠窗的位子上。
「妳喜歡坐這。」一個低沈的男聲靠近如英耳邊說著,讓如英著實嚇了一跳,猛然回頭一瞧。
「你──」真一的臉孔映在如英的眼簾裏。
「有必要這麼吃驚嗎?」真一笑了一下。
「你怎麼會在這?」
「妳認為呢?」
如英聽著真一的回答,眼睛向四週看去,但無論她怎麼找也找不到采蘋的身影。
「就在妳失神往這裏走的時候,她已經被韓雁悄悄帶下去了。」
「怎麼會這樣──」
「因為我想妳,我想見妳、想聽妳的聲音……這樣說可以嗎?」
「你……我……」
「如英,對不起,我不該讓妳一個人受苦的。」真一將如英擁入懷中,輕聲的說著。
「真一──」
「放心,我不會讓妳再受到傷害,我明天就開記者會跟世人說明一切。」
「不行!不行!」如英掙脫真一驚恐的說著。
「為什麼不行?」
「不要為了我毀了你的事業,這樣不值得。」
「為什麼會不值得?妳真的這麼認為嗎?」
「如果你真的這麼做,那麼先前的努力不就白費了嗎?你要冷靜的想一想。」
「我管不了這麼多,我不能再看妳繼續被傷害下去。」
「不行!」如英推開了真一往樓下門口奔去,真一被如英這麼一推一時間不明白如英的舉止,呆了幾秒後跟了上去。
「如英,妳等一下,為什麼不行?為什麼要躲避?告訴我。」隨後衝出門口的真一一把抓住了如英,不解的問。
「真一,我不能害你失了你原有的,你和我在一起只會增加你的困擾而已。」
「誰說的?是誰說妳會增加我的困擾?是惠?皓俊?還是誰?」
「這是事實,從我和你在一起之後,都是我帶給你麻煩,讓你的事業差點因我而毀了,我不想變成害你的罪魁禍手。」
「如果真是這樣那也是我願意啊!這不是你的關係,是我自願的,是因為我的身份才讓妳受到這樣的壓迫。」
「真一,拜託你不要再說了,我不想成為害你的兇手,我……承受不起這樣的罪過……你知道嗎?」如英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下,她顫抖著身軀痛苦的說出口,抓住如英雙臂的真一,感受到了如英先前所受到的傷害痛苦,難過的將如英環抱住。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竟然讓妳受到這麼大的傷害,而我卻還在得意事情處理的圓滿,我──真是個笨蛋,如英原諒我。」真一深情的向懷抱中的如英說著,二人緊緊的在大街上相擁。路過的行人認出了真一,紛紛的湧了上來。原本先行離去的韓雁和采蘋,看見行人一窩蜂的往同一方向走去,便深覺不妙又快速折了回去。走到人群湧擠處後,遠遠的便看見相擁的二人後,韓雁心底暗叫不妙後,奮力往中心點走去。
「真一,你在做什麼?」韓雁極力壓低怒氣,對著真一說著。
「韓雁──」被韓雁這麼一提醒,真一放開了擁在懷中的如英,此時眼前的圍觀群眾也讓他驚了一下。
「你這個……唉!下次要控制一下你自己的情緒,趁還有造成暴動前,我們快走吧!」韓雁拉著真一欲離開人群,卻發現真一一動也不動的看著眼前的群眾:「真一?你要做什麼?」熟知真一的韓雁深怕真一直腸子又性個剛烈的個性在這裏完全表露無遺。
「各位,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Unicorn的歌迷……」真一向著圍觀的群眾說著。
「真一!你要做什麼!?」韓雁害怕的事情終於要發生了,立刻打斷了真一往下說下去。
「真一?」如英不解的看著真一,真一手摟著如英,對著如英潛笑了一下。
「在這裏我不管你們是不是我的歌迷,我也不管你們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觀看,在這裏我要向各位說:這個女孩是我真一最愛的人,並不像之前雜誌批露所說的那樣。如果在場有我的歌迷,請你們支持我們。」
「真一!你瘋了嗎?」韓雁、如英、采蘋三人向著真一喊著。
「我沒有瘋,我不止要在這裏說,我還要開記者會向大家說,如英──我愛妳。」真一一說完便低下頭,給如英一個深沈的吻。在場的圍觀群眾頓時尖叫聲四起。
「真一!我們快走!」韓雁立刻拉開真一和如英衝出人群,往停車場的方式奔去。Unicorn的歌迷們一見韓雁及真一開跑,便立刻在後頭追了上來,又再次形成了追逐賽。
 
 
*******************
和韓雁、采蘋分別後,真一帶著如英回到自己的住處。如英趴在陽台的憑欄處眺望夜景,四月清爽的晚風輕輕拂過,從高樓看去,街景閃爍的霓虹燈及遠邊的山形、天空的浮雲及明亮的星星,共同形成了一幅美景圖。如英所在的陽台位置便是真一個人住所附屬的空中花園,先前來時已被上百坪的客廳嚇到,但因上次匆忙之間並無在四處觀看,這次來則又被銜接在客廳外近半百坪的空中花園吸引。空中花園裏有規律、有秩序的種植四季植物,每隔幾天便會有養植專家前來修剪、施肥,而攀附花園四周欄杆處,一朵朵嬌艷的月下美人正漸漸舒展開那如絲絨般的花瓣,即使是身屈在牆角下,仍是挺立著美妙的身形綻放著。
「妳站在這不會覺得冷嗎?」真一在如英身後溫柔的撫摸著她的秀髮說著。
「嗯,不會,我很喜歡涼風吹過的感覺。」
「四月的風可是很涼的,還是進屋裏來吧。」
「好香,這是什麼味道?」正要進屋時,一陣清香撲鼻而來。
「這是月下美人的味道,妳看那一片牆種得就是月下美人。」
「月下美人──好美的名字,長得也好美哦。」如英向種有月下美人的地方走去,白色如羽毛般的花瓣,連接著白裏透紅的花莖,優雅的身形透露出一種羞澀、迷濛,花朵在花萼陪襯下,顯得高雅、脫俗;花蕊那淡黃色的長鬚,勻勻細細的,更是顯得精巧可愛:「好香、好美的花,我剛來的時候怎麼沒注意到。」
「因為這花是晚上開的,白天時花莖和花萼會將花瓣緊緊包覆住,形狀就像火龍果一樣,所以妳才沒有注意到。」
「晚上才開?我到是第一次聽過只有晚上開的花。」
「那曇花應該聽過吧,月下美人就是曇花,月下美人是它的別名。」
「原來如此,那你怎麼會想要種這種花?」
「我在買這房子時有跟園藝的人說過,因為我的工作關係,時常是要到晚上才有時間來這裏觀賞植物,但是一般的植物都只有在白天開花,所以我就問了園藝師傅讓他們種的。」
「但是我記得曇花不是在早晨時刻就會凋謝了嗎?」
「嗯,所以才會有『曇花一現』這個說法,但也由於如此,它才能夠美得如此脫俗不是嗎?」
「的確──」
「而現在我除了有這一片月下美人之外,我又多了一個活生生的月下美人。」真一話一說完後,如英臉上飛紅了一片,立刻低下了頭去。
「真一……有件事我一起很想問你……」
「什麼事?妳說。」
「我和你相處的時間並不是很長……為什麼……你會這麼肯定……」
「妳覺得我們相處時間不長為什麼我會篤定妳是我真心想愛的人?」
「嗯!」
「妳還記得我們去妳學校拍MV的事嗎?那時妳正要趕回教室上課,妳回眸的神態讓我頓時驚為天人,就從那個時候起,我就對妳念念不忘。妳那時給我的感覺,就像月下美人一般,既美麗又優雅,又如它那稍縱即逝的漂渺、虛無,所以我再遇到妳時我就想緊緊的抓住妳,不想讓妳溜走。」
「真一你不怕因為我而失去了原有的嗎?」
「不怕,那些名利我已經擁有過了,現在對我而言,妳是我的唯一。」
「真一,我真的好高興你這麼說,如果這是夢的話我希望一輩子也不要醒來。」如英依偎著真一的胸膛如癡如醉的淌洋在甜言蜜語中。
「如英,天氣愈來愈涼了,我們還是進屋裏去吧。」說完,真一伸手拉著如英的手,將她領進了屋裏。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