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冰冷到令人窒息的空氣,迷漫著一股濃濃刺鼻的藥水味,受到過度刺激的如英,在聲嘶力竭後便昏迷了過去。如英的母親聞訊立即趕了過來,坐在一旁看著昏迷著的如英,難過的流了數滴眼淚。在房門外的采蘋和阿男靜靜的站在二旁,采蘋用著輕蔑的眼神看著阿男。
「為什麼?妳告訴我為什麼?」
「我……對不起妳們。」
「妳以為說一句對不起就算了嗎?」
「原諒我,我一時控制不了情緒──」
「是什麼時候的事?」
「?」
「妳對如英的感情,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打從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當我考進明葉女中第一天進入這學校認識如英的時候,從那個時候我就喜歡上她了。」
「如英她知道嗎?」
「嗯,在高一時我就向她表白過了,但是……我的坦白卻讓她害怕、讓她疏離了我。」
「難怪……難怪那時我請妳幫忙她通過她母親的要求時,她會出現那種困惑的表情……」采蘋回想到了上學期時,如英為了要去看Unicorn的演唱會時她母親以條件利誘交換,不明白經過的采蘋請阿男幫忙,那時如英的表情這時浮現在采蘋的腦海裏。
「采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阿男靠近采蘋,祈望對方能夠原諒她的舉動,只是阿男稍一靠近,采蘋立即回閃了一下。
「阿男,對不起……我無法接受……」
「我不會怪妳的。」阿男苦笑回答著。
 
「嘶──」一個開門聲吸引了在病房外的兩人,如英的母親從裏面走了出來,向采蘋和阿男示意了一下後,二人尾隨著如英母親進去了病房內。進入病房後,如英面無表情的坐在床上。
「如英,妳還好吧。」采蘋輕輕的將手摸著如英的肩膀,小聲的問著。如英仍是面無表情,緩緩的看著采蘋。
「如英對不起。」阿男的聲音一說出口,如英身上像是有一股電流貫穿著整個血脈,整個身子僵直著。
「如英?妳怎麼了如英?」采蘋看著如英的舉動皺著眉頭。
「如英妳還好吧?」阿男緊張的拍著如英的肩膀。被阿男這一拍,如英先前那股恐佈的經歷,立即浮現在如英腦海裏,如英像發了瘋似的捂著耳狂命叫喊。
「醫生!醫生!你快來啊!」如英的母親看見這幅景象,立即奔出病房外。
 
*********************
「唔!」
「真一你怎麼了?」Kevin看見真一突然的捂胸動作,關心的問了一下。
「哦,沒什麼,只是剛剛突然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
「是哦,你會不會最近太累了的關係?」
「可能吧!」
正在進行新專輯發售會議的Unicorn及星光美音的宣傳們,都各自忙著將各人負責的部份做個連接討論著,眾人都只是看了一下後,知道真一沒什麼大礙便又埋首在工作裏。真一雖然是這麼回答,但是一股不安的感覺卻在他心頭揮之不去。
「好,那我們就把新專輯定在415日發行,專輯名稱是「TRUE」可以嗎?」惠向著會議室裏的每位人員說道。
「原則上是沒什麼問題?」
「名稱是TRUE啊,是可以啦,我沒什麼意見。」
「我也沒意見。」
「真一你呢?你有什麼看法嗎?」惠看見真一沒有任何反應,便用此試探了一下真一目前的心情。
「呃、呃、呃、我沒什麼意見。」
「真一你怎麼了,你好像不是很專心在這次的專輯發售會議上。」
「沒什麼,這個名稱取得不錯,我覺得沒什麼要改的地方。」
「那對這次專輯裏收錄的歌呢?」
「哦,很好,我沒什麼意見。」
惠疑惑的看見真一,以往最有意見最能提出不同想法的真一如今卻對這次會議莫不關心,讓惠深覺奇怪。待會議結束後,便單獨找了真一商量。
「真一,你是怎麼了?」
「怎麼了?我很好啊。」
「你不用騙我,剛剛在會議上你並不是很專心,是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有股不祥的預感而已。」
「不祥的預感?」
「沒什麼事了,放心吧。」
「那就好,可能是你太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
 
***********************
「我想──我們全家移民吧。」如英的父親在飯餐上開口說著。
「移民?」母親蹙眉。
「嗯!本來我是想說帶如英一人到國外去唸書,但是想想,我們還是全家移民吧。」
「可是……」
「我知道妳的想法,但是為了如英好,我們還是搬到國外去吧,讓她換個環境或許對她是一件好事。」
「移民?爸爸我們要移民去哪裏?」成熙問著。
「日本、美國、加拿大……都可以。」
「那我們移民到日本去好不好!」
「日本?為什麼?」父母二人互相看了一眼,不解為何成熙想要移民到日本居住。
「因為這樣我就可以拿到最新的動玩,而且在那裏的話,以後我打電動就看得懂了。」
「你啊──」母親好氣又好笑的搖搖頭看著成熙。
「如英現在還好吧。」
「剛吃了鎮靜效果的藥,現在已經在睡了。」
「醫生有說什麼嗎?」
「明天我會帶她去做心理復健。」
「姊姊她怎麼啦?」
「沒事,你快吃吧。」母親打著馬虎濛混了去。
 
****************************
確定了新專輯發售日後,星光美音全體上下又開始進入了另一個戰場,一連串的通告宣傳讓眾人忙得是昏天暗地。而Unicorn等人則是從早上一直到半夜都是在攝影棚裏渡過,一組一組的宣傳照在拍,一套又一套的造型服裝在換,而妝則是一層一層的覆蓋在已經無法呼吸的皮膚上,一整天下來,四人都深覺得自己臉上的彩妝厚得隨時會崩裂,而這種情形總是要持續個好幾天才會停止。終於到了休息時間,真一忍不住的就很休息室的沙發上躺下。
「喂!我要睡一下,你們都別吵我。」真一警告著其他成員後,便獨自呼呼大睡。建寧和培源則是到另一個休息室裏躺著休息。而慢來的韓雁看了一下休息室都已經有人佔據,只好勉為其難的在真一同一處休息室趴在桌上小盹一下。此時,躺在沙發上的人卻一直浮在他的腦海裏,韓雁偷瞄了真一一眼,想要確認真一是否真的熟睡。看見真一規律的呼吸聲,韓雁靜靜地走向真一處,望著真一俊美的臉孔,那張打從一開始就令他著迷的臉。
「真一,真一」韓雁輕聲呼喚著,見真一沒有任何動作後,像著了魔似的俯身下去,正當四片唇瓣相接之際,真一睜開了雙眼。
「韓雁你要做什麼?」真一突然冒出的話,讓韓雁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真……真一!」
「哼,看來被你偷吻的次數不少吧。」
「!」
「你以為我都不曉得嗎?」
「真一……你知道,那為什麼你不吭聲?」
「吭聲?你要讓大家都知道你的性向嗎?還是你要讓這醜聞傳出去?」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打從你遇到我要我加入Unicorn開始我就知道了。」
「我一直以為自己很小心,結果還是自己在騙自己。」
「韓雁,我很感激你在我最需要人關心的時候給我一盞明燈,是你將我帶入這個世界,沒有你我也不能成為眾人眼中閃耀的明星,我對你就像家人一樣的感情,所以──」
「像家人一樣的感情?哈哈哈──你可知道我每次看到你時都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嗎?明明是近在呎尺的人卻無法像正常人那樣表明,為了怕被你發現於是我除了要偽裝自己的感情,還要做得像個正常男人一樣,聯誼、交女友、把馬子、看色情書刊……當我知道你對如英動了真情時,那時我的心情好複雜,我希望你幸福快樂但又不想失去你,所以我想從如英那下手,或許這樣的羈絆會加深一點吧──」
「韓雁,原諒我無反回應你這份感情。」
「算了,這本來就是不被看好不被祝福的事,你不用道歉是我自己作虐……好了,休息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我們也該回攝影棚繼續拍攝了。」
「韓雁──」看著韓雁踱步向前,真一看著韓雁的背影一股紊亂的思絮盤旋在他的腦海裏。
 
*******************
415日啊──」白崇文拿份報紙,看著上頭大大的標題,嘴角微微上揚冷冷的說著:「看來如果我要做得轟轟烈烈,就必須在專輯發售前來個勁爆話題,讓Unicorn來個措手不及,呵呵呵──哈哈哈──」
 
*******************
「什麼?妳全家要移民?」采蘋驚訝的睜大眼睛。
「嗯!是我爸爸決定的。」先前的事件後,如英應父母要求向學校提出轉學申請,準備辦理出國移民手續。
「什麼時候?」
415日。」
415日?天啊!怎麼這麼快!」
「這是我爸決定的,我也沒辦法。」
「妳們是要移民到哪裏去?」
「嗯──我爸爸是說要移民到美國洛杉磯,但是我弟弟堅持要移民到日本去……很傷腦筋呢。」
「哈!妳那個寶貝弟弟應該是為了打電動而想去日本的吧!」
「被妳猜對了!」二人相視而笑。
「不過,415日那天也是Unicorn發新專輯的日子耶,要不要我事後寄給妳。」
415日啊──想不到他們也是在那天發新輯輯啊──」
「妳有跟真一說嗎?」
「我?」如英搖搖頭:「我和他本來就沒什麼關係,一開始就是我自己在一廂情願而已,他現在也已經有新的女朋友了……」
「新的女朋友?那不只是做做樣子的嗎?難道是真的?」
「采蘋,我們不要再說這個了,放學後陪我去買些出國要準備的東西。」
「好啊!」如英刻意的閃避話題,看在采蘋眼裏也不再多說些什麼。
 
放學後,二人便相偕前往熱鬧的東區街道,寬廣的街道上的群眾熙來攘往,轂擊肩摩,絡繹不絕。如英和采蘋放學後立刻就往東區裏跑,一邊挑選出國必要的旅行箱一邊興奮的逛著街。
「如英,妳看這個好可愛哦!」二個人仍未脫高中生特有的稚嫩,一見有新鮮貨品便一股腦的全陷在裏面。
「這個也很不錯,妳要戴戴看嗎?」如英拿起一個上面墬有白色小毛球帶著些些金蔥的小巧耳環,貼著采蘋的耳垂上。
「這個是我們最受歡迎的耳環哦,妳戴起來很可愛很好看。」小販忙著向如英和采蘋說著。
「可是這種樣式的我已經有了耶。」
「那我挑另一種的給妳看看好不好。」
「不用了啦!我們自己挑挑看好了。」一向無法忍受小販向自己兜售商品的采蘋,立刻就阻止了小販的幫忙。
「那妳們慢慢挑。」小販被采蘋當機立斷的阻止後,便不好意思再繼續說下去。
「如英,這個很適合妳。」采蘋挑出一個綁有小巧蝴蝶結的粉色珍珠耳環遞給如英,如英面對鏡子比照了一下,滿意的點點頭。小販看著如英的臉,歪著頭看著。
「小姐,我是不是在哪裏看過妳?」小販問著如英。
「嗯?應該沒有吧!」
「可是我覺得妳很面善,好像在哪看過妳的樣子。」
「可能吧!或許是跟我很像的人也說不定。」
「也有可能──啊!妳是不是和韓雁一起上節目的那個?」小販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大叫了一聲。
「啊,這──」
「對對對,就是妳,難怪我覺得眼熟,妳就是那個和他們兩人傳出誹聞的那個人嘛!」
「小姐,妳講話客氣一點,什麼傳出誹聞啊!」采蘋見到小販如此說,便擺出一臉不悅的臉孔說著。
「唉喲!這也沒什麼啊,不過看到妳本人真的比電視上漂亮,人美就是不一樣,一下子就可以釣到二個凱子。」
「如英,我們走不要買了。」采蘋氣得將如英拉走。
「小姐、小姐……什麼嘛,事實就是事實啊,做了見不得人的事就想賴掉,現在的人真的是……」
「老闆妳這個怎麼賣?」一個問候聲將還在小聲嘀咕的小販拉了回來。
「哦,這個是一付250,很便宜的,這是我們目前最受歡迎的樣子,只剩這付了。」
「這麼便宜,那我買了幫我包起來。」
「哦!好好好!」小販高興的接過,看了一下購買的客人:「妳是不是那個叫什麼俊的新人啊?」
「是啊,我叫皓俊。」
「哦,是妳啊,剛好在妳來之前的一位客人是搶妳男朋友的情敵耶。」
「搶我男朋友?」
「對啊!就是跟妳搶真一的那個狐狸精,她才剛走過去而已,不過我覺得妳比她漂亮多了。」
「謝謝老闆的誇獎。」
「這是實話,她剛剛也想買妳這一付,我看到她想起她是那種女孩子,我馬上就說不賣,現在像她那種外表楚楚可憐內心惡毒的女孩子多的是,妳可要小心一點。」
「我會的,謝謝妳。」
「那有空常來這邊買東西,我這裏常進新貨又很便宜。」
「嗯,我會的,拜拜。」皓俊用著招牌笑容向小販道別離去,朝著如英剛走的方向去。
 
「妳就別難過了,妳理那種人幹嘛。」采蘋頻頻安慰著傷心的如英,一邊嘀咕的咒罵剛剛的小販:「那種沒品沒度量沒知識的人說的話妳跟本就不用放在心上,什麼釣凱子、什麼傳誹聞啊!自己遇不到好男人就要怪別人,沒品!」
「采蘋,別再說了。」如英哽咽的擦拭著眼淚。
「妳別再哭了,那種醜八怪說的話不用理她。」
「唷──妳不是如英嗎?」特有的說話聲吸引了二人的注意,如英聽見有另一人喊著自己的名字,下意識的抬起頭看著對方。
「皓俊?」
「如英,她是誰啊?皓俊?就是那個後來跟真一一同出來澄清的那個人嗎?」
「妳好,我是皓俊請多多指教。」皓俊向采蘋申請友善的手說著。
「妳好。」
「我剛剛在前面買飾品的時候看到如英走了過去,所以就跟了上來。如英妳怎麼在哭呢?」
「哦,還不是剛剛有一個攤販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惹如英難過的。」
「莫名其妙的話?對方說了什麼讓如英這麼難過?」
「還不是之前誹聞的事情。」
「說她釣凱子之類的嗎?」
「恩恩恩,就是這樣的話,真的是氣死人了。」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我不覺得這話有什麼說錯的地方啊。」
「什麼沒有說錯!如英本來就不是這樣的人,妳也是知道的啊!」
「我是知道有這樣的誹聞所以公司才派我出來解圍,至於如英她本人是不是這樣的人我可是不清楚,不過我知道的是她好像除了和真一之外還和韓雁哥走得很近。」
「妳在說什麼啊,妳不要亂說哦!」
「有沒有亂說如英她自己最清楚,如果不是真的話我想公司也不會派我出來解圍吧!」
「妳──」采蘋氣得推了皓俊一下。
「啊!救命啊──妳怎麼打人啊,各位大家你們評評理,這個人怎麼亂打人!」皓俊順勢的故作柔弱,大聲向路過的人群喊冤,行人們紛紛便這突然的說話聲吸引了去,漸漸的把三人圍了起來,有人認出了皓俊,私底下竊竊私語。
「什麼打人!妳自己亂說話我只是推妳一下。」
「我說錯了什麼?這本來就是事實,她自己勾引了我的男朋友真一,真一不理她之後才又搭上韓雁的,我根本就沒有亂說!」
「什麼勾引妳的男朋友?真一和妳本來就不是男女朋友,那只是做做樣子誰不知道丫!」
「我和真一是真心相愛的,是如英為了要成為真一正牌女朋友故意說的,我一直在忍耐,現在就讓這些人來評評理啊!如英,妳說,妳跟大家說妳才是真一的真正女朋友啊!」
「我……」
「如英妳別怕,妳跟在場圍觀的人說妳和真一是真正相愛的。」
「好啊!讓大家都知道妳和真一在一起是事實,我只是假的,這樣又有新聞可以鬧了!如英如果妳真的愛真一的話不會想毀了他吧!妳說的謊話可是會害死人的。」
在場圍觀的人被這你來我往的唇槍舌戰中漸漸的想起先前轟動一時的誹聞案,人人各自私下竊竊私語著,甚而有人看不下去而挺身「仗義直言」。
「小姐,拜託妳一點,長得這麼漂亮幹嘛要去搶人家男朋友,憑妳的條件可以不用這樣啊!我可不希望我的偶像因妳而身敗名裂。」
「就是說嘛,真是不要臉耶,如果我有這種同學我一定會丟臉死了。」
「不過說回來人家也是要長得漂亮才能搶得了別人的男朋友,我今天終於知道狐狸精大概是長得什麼樣子了。」
「真一也是我的偶像,如果真的因妳而退出演藝圈,他所有的歌迷一定不會饒了妳,妳還是快收手不要再亂搞了。」
「唉唷!現在的年輕女孩怎麼會這樣啊,真的是一點廉恥心都沒有。」
圍觀群眾是一面的倒向皓俊,皓俊的心中泛起一股勝利者的驕傲。
「什麼跟什麼啊!你們這些人都沒有長眼睛嗎?明明就不是像她說的那樣。」
「不像我說的那樣?好啊!妳讓如英自己說啊!」
「如英,妳說,妳向大家說出真相來!」
「對!如英妳可要把『真相』說出來,不要亂說,可是會讓真一傷腦筋的哦!」
「我……我……」如英看著在場圍觀的群眾,每個人都用著指責的眼神看著如英,如英顫抖著身體慢慢向後退。
「如英,妳別怕!」
「采蘋……我不能說啊!」
「妳當然不能說,因為妳搶了我的男朋友所以妳不敢說!我和真一是相愛的,拜託妳別再來破壞我們的感情,真一他覺得很煩!」
「我……對不起……」如英轉身推開人群跑了開來。
「如英!」
「哼!心虛了吧!」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