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經過就是如此。」如英、采蘋、阿男三人坐在學校附近的飲餐店裏,一邊吃著酸菜白肉鍋,如英一邊說著事情的經過。
「原來是這樣,對不起,前些日子我誤會妳了,妳要原諒我。」采蘋不好意思的向如英道歉。
「沒關係,是我一開始就瞞著妳們,如果沒有瞞著妳們的話也不會發生這種情況了。」
「我會知道是因為那次我們去跨年的時候,那天我請我哥送我們回去時,真一就坐在我哥旁邊,當他要求親自送如英回去時我才知道。」
「什麼?厚──阿男妳很不夠意思耶!為什麼不跟我說呢?害我一個人在那裏瞎操心。」
「妳現在也知道了,早知晚知不都一樣。」
「妳不知道我那時擔心死了嗎,算了算了事情都過了──不過,妳和真一是真的……」
「這……我不曉得……」如英不知是否該不該說,也不知要怎麼形容讓采蘋了解。
「你們有牽手嗎?」采蘋進一步問。
「嗯!」
「那你們有沒有……KISS?」采蘋直接的問話讓如英剎那間紅了雙頰,默默的點了點頭。
「哇──」采蘋和阿男驚呼了起來。
 
*********************
「白崇文,這是你要的支票。」Kevin從西裝內袋裏取出一張即期支票遞給白崇文,白崇文拿到支票後,露出狡黠的笑容。
「依照約定,明天真一會召開記者會向你公開道歉,你要的獨家資料我們明天也會一併給你,請你務必遵守約定。」
「嘿嘿嘿──放心,只要你們完全符合我的要求,我不會這麼不上道的。」
「那就好,明天你就可以去銀行兌換這張支票,別忘了你的承諾。」
「好!沒問題。」
 
***********************
一大早,記者媒體已經將星光美音預定的記者會現場擠得是水瀉不通,早到的記者都在紛紛議論著此次真一的舉動,從出道到現在,不論是誰是誰非,真一完全不予理會也不做澄清舉動,更別說是公開道歉了。先前為了排除與如英的緋聞,真一出面澄清時已經讓眾媒體感到吃驚,而今天的公開道歉更是讓媒體們跌破眼鏡,記者們圍成數個小圈圈評頭論足了起來。
「各位大家好,記者會就要開始了,感謝大家都能夠撥空前來。」Kevin首先發聲,讓正在議論的媒體們靜了下來,當真一一出現時,鎂光燈開始閃爍起來,直到記者會結束鎂光燈的聲音仍直續響著。
 
*************************
「如英,妳真的要一個人去嗎?」采蘋不安的問著如英,如英看了一下早上來到學校時,座位上放置的一封信,信中的內容只短短的寫了幾行:
 
華如英,放學後請到學校花室。P.S如果不想把事情鬧大,請妳一個人來。
 
如英反覆的看了這封信,不明白為何會有這一封信在他桌上,也不明白對方到底要自己去那裏是為了什麼?
「如英我勸妳不要一個人去。」阿男提醒著如英。
「可是對方的信是這麼寫的,我怕如果妳們真的跟去的話會不太好。」
「不行,我們不能看妳一個人去,萬一真的有什麼事的話我們在場也比較好。」
「這……」
「如英,妳如果覺得很為難的話,那麼就這樣吧。妳先去我們先在校門口等妳,十五分鐘後我們沒看見妳的話,我們再去找妳。」
「十五分鐘?不行啦,萬一如英真的有危險……」
「放心這裏是學校對方也是學校的學生不會怎麼樣的,況且我們只等十五分鐘,我相信這麼短的時間就算對方想要怎樣,時間上也不可能了。」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那放學後妳們先在校門口等我,我一定會在十五分鐘內到的。」
「這樣真的好嗎?」采蘋仍是疑惑著。
 
放學鐘聲一敲,如英依約前來了學校後的花室,看了一下四週沒有任何人也沒有任何聲響,只有盛開的紫紅色的秋牡丹。正當如英奇怪的摸了摸頭,想要轉身就走時,眼前出現了幾位女學生向她走來。
「請問,妳們找我有事嗎?」如英語音剛畢,瞬間一隻手向如英摑了一個巴掌。如英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震驚,一個沒站穩便往後跌了下去。
「妳到是蠻厲害的嘛,一下是真一一下是韓雁,看我們今天把妳打到毀容,妳還能不能去勾引韓雁!」
「妳這個不要臉的女人,還大搖大擺的跟韓雁手拉著手出現在學校裏,分明沒把我們放在眼裏。」
「我們今天非把妳打到滿地找牙不可。」
「啊──」三、四名的女學生向如英抱以拳腳相向,如英縮著身體倒在地上不時的發出尖叫聲。一陣拳打腳踢後,一名身影緩緩走近如英身邊,如英半瞇著眼睛看著後來出現的那名女子,女子的容貌讓如英驚了一下──官秋月!?只見官秋月冷冷的看著如英,手上拿著一把美工刀,美工刀片推動的聲音,聽在如英耳裏猶如尖銳刺耳的聲音迴盪在她的腦海。
「華如英,顯然是先前的教訓沒讓妳記住,看來得要用另一種方式了。」官秋月冰冷的口吻讓如英瞬間寒毛直倏睜著眼看著官秋月。
「先前的教訓?妳在說什麼?」
「哼!想不到妳這麼快就忘了,妳右手上的傷口……」
「是妳!?」
「沒錯,就是我。是我在下課時趁妳不在的時候放的,這個滋味還不錯吧。」
「妳、妳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哈哈哈!因為我討厭妳,我討厭妳這張臉,討厭妳用這張臉去親近真一、勾引韓雁,哼!明葉的校花明明是我,拍MV的也是我,為什麼就不是我有這份機會和韓雁在一起呢?為什麼?」
「這……這我不知道,我和他們本來就沒什麼關係──」
「住口!妳以為妳現在這麼說我會相信妳,一定是妳用美色迷惑住的吧!妳真個不要臉的狐狸精!」
「不是的!」
「哼!我要把妳這張用來迷惑人的臉旦劃上幾道漂亮的圖案,看他們還會不會喜歡妳劃花的臉!」
「啊──不要!」
「妳們幾個在幹什麼!」正當官秋月拿著刀片的手要劃在如英臉上時,一個渾厚的男音花室裏的學生吼著,女學生們一回頭發現是學校老師便匆匆的逃離現場。看著慌張逃離的學生後,男子便往如英倒的方向走去將她扶起。
「如英同學妳沒事吧?」
「老師……?」如英抬起頭看了一下說話的人,眼前的人正是如英的三民老師。
「我剛要回去時看到她們往這裏走,覺得很奇怪就跟了過來,沒想到……妳沒事吧?」
「呃,我沒事,謝謝老師。」如英試途坐起身來,但傷口不由得讓如英皺了一下眉頭。
「妳先別動,我這裏有面紙妳先擦拭一下傷口。」老師溫柔的遞上面紙給如英,一邊也幫著擦拭著如英臉上的傷口。
「老師,不用麻煩你了,我自己來就行了。」先前三民老師的舉止讓如英有了些警覺心,便以不好意思的理由拒絕對方碰觸自己。
「沒關係,妳現在身上有這麼多傷還是我來吧……不過妳怎麼會被那些人……」
「呃,我想應該是她們誤會了什麼吧。」
「是這樣嗎?我幾天前到是有看到妳和一名男子手拉手走在學校走廊裏。」老師的話讓如英立即低下了頭來。
「那只是朋友之間單純的……」
「單純的……原來妳這麼隨便啊!真是看不出來。」聽了如英的解釋,老師的臉色突然變得冷默,一絲狡黠的笑容浮上。此時如英背上一股默名的寒氣襲來,不由得讓她打了個冷顫。原本擦拭著如英臉頰上的手,快速的抱住如英的身子,唇不停的在如英的臉頰上游移,試途索取如英的吻:「竟然妳都這麼隨便了,何不讓老師也嚐嚐呢?我可是想妳想很久了呢,華同學。」
「救命!啊──」如英拼命的掙脫,大聲喊著救命,但是如此的舉動卻讓對方更是變本加厲壓制著如英。
和如英約定好的時間一到,二人見如英還未依約前來,一股不安的感覺讓采蘋和阿男狂向學校花室方向奔去。未到花室裏便可清楚聽見如英的喊叫聲,阿男和采蘋立即闖了進去。
「如英!老師你對如英做什麼?」阿男的聲音傳來,讓對方著實嚇了一跳,立即起身往外跑,采蘋見狀用盡力氣想要抓住欲逃跑的老師不放,但男女之間的力道仍是有著明顯差別,只見三民老師一個用力甩手便脫離了采蘋的鉗制往外跑去。
「老師你別跑!」采蘋看見往外跑的三民老師,奮不顧身的便追隨在後想要討個公道。
「如英妳沒事吧!」阿男立刻奔上去看看如英的狀況,如英淚眼婆娑的望著阿男。
「阿……男……」如英哽咽的語不成聲,斗大的眼淚像珍珠般從如英的眼中流出,阿男眼看如英如此害怕無助不由得心中一擰。
「如英,別怕已經沒事了。」阿男將如英抱著不時的拍了拍背讓她心情平靜下來。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如英喃喃的說著。
「如英……」看著如英如此傷心,阿男的心都跟著難過起來,此時阿男用雙手捧著如英的臉道:「妳放心,以後只要有我在決對不會讓妳再受到傷害。」如英聽到阿男這句話沒有反應過來,睜著大眼望著阿男。
「厚──,那個三民老師真是個禽獸!看來之前的流言都是真的,如英我跟妳說以後啊──」采蘋追不上三民老師的腳程,恨恨的返了回來,一進花室便一直嘮叼,此時眼前的景象卻讓采蘋睜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她看見了一幕讓她不能夠理解的現象:阿男雙手捧著如英的臉親吻著。
「啊──」采蘋被這一幕沖擊到,忍不住的尖叫起來。
如英被一連串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衝擊著她的腦海,呆然的坐在原地不動。阿男則是後悔著自己的衝動,害怕的看著如英的反應。隨後如英一連串的尖叫及哭泣聲充斥著整間花室,不久後,聲嘶力竭的如英暈眩了過去。
 
*********************
「哼!上官惠、Kevin你們敢耍我!」白崇文一打開Kevin今天拿給他的一封信,裏頭附上了關於真一身世的獨家檔案資料片,讀了之後令他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恨恨的咒罵著。
「怎麼了?你氣成這樣?」另一名男子手中握著酒瓶向在書房裏咆哮著的白崇文開口問著。
「他們竟然拿著假資料給我,以為我不知道真一的底細嗎?」
「哎唷,你用膝蓋想也知道,他們怎麼可能把真一的資料給你,一定有做過手腳的嘛!」說話的人正是先前向真一嘞索巨額費用的男子,此時他在躺在白崇文家中的沙發上,嗤之以鼻對著白崇文說著。
「可惡!當我白崇文是什麼人?敢把我當病貓耍!」
「嘿嘿嘿──那你現在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真一的底線說出來了啊!」
「哼,敢耍我,我就讓Unicorn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我想他們一定會驚呀你會知道真一的底細。」
「哼!說得也是,他們那付驚恐的嘴臉我現在都可以想像的出來了,不過到是你,你先前才和真一索取巨額向他保證要守口如瓶的,怎麼現在……」
「我是有說過,但我沒有承諾他什麼,而且我也想看看他從雲端上摔下來的樣子。」
「嘿嘿嘿──」二人互相看了一下對方後,狡黠的笑了起來。
 
*************
「這是這次單曲發售的銷售數字。」惠向著全辦公室的員工宣佈Unicorn的新單曲的銷售量後,辦公室的同仁個個都有如中了樂透彩彩金一般,興奮的跳了起來。Unicorn有史以來的第一張單曲CD,也是全國有史以來所發行的單曲銷售最高的一支──「1,800,000」這斗大的數字出現在星光美音的公佈欄白板上。
「董事長說,這次的銷售數字股東們都非常高興,所以這次的利率公司將挪出20%分給員工做為獎勵。」惠的一席話激勵了在場所有人,每個人都高興的彼此擁抱對方。惠看著眼前的工作人員,每個人的笑容都是如此燦爛,心中也昇起一股幸福快樂的感覺。
「那麼我們是不是要稱勝追擊,下個月就出專輯。」Roger提意著。
「這也是可以,你們覺得呢?」
「說得也是,反正專輯的歌也都收錄好了,只差MV還沒拍攝完,我想趕一趕應該可以在四月份出專輯。」
「說得也是。」
「好啊!我贊成!」
「我也是」
「嗯!」
惠看大家的鬥志如此激昂,同意了Roger的提義,準備著手進行新專輯的發售。
「哇!什麼事大家這麼開心啊?」一進星光美音辦公室的皓俊,看全體員工都帶著興奮的心情,好奇的問著。
「是關於Unicorn新單曲告捷的消息,妳看白板上的數字。」
1-8-0-0-0-0-0180萬張?」皓俊數著數字後大吃了一驚。
「是啊!妳看這麼漂亮的數字,就因為這個所以大家的心情才會超high的。」
「哇!真不愧是真一哥他們,好厲害哦!」
「皓俊妳也不差啊,妳三月份出的個人首張專輯也有近5萬張的銷量。」
「啊──才5萬啊,怎麼差這麼多……」
「不錯了,國內的唱片市場,新人一出道有5萬張就很不錯了,妳還想要多少啊。」
「可是Unicorn他們首張專輯就有50萬張耶……怎麼會這樣?」
Unicorn是例外也是奇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超級團體,所以嘍,妳就別難過了,如果妳真的要和他們比可能會先被氣死呢。」
「是哦──」皓俊嘟著嘴。
「皓俊,妳脖子上的傷……」Roger看著皓俊後,一臉疑惑的問著。
「哦……這個是……真一哥他吻的啦。」皓俊一說完馬上引起全體人員的呼聲,一群人紛紛圍了過來。
「真一他吻的?什麼時候?」
「就是上次我和真一哥去上完錄影後,真一哥送我回去時……吻的啦。」
「哇呼!想不到真一手腳這麼快,馬上就在妳的脖子上印上記號,告訴我們妳已經是他的了,那──我們不是又少了一個追求的對象了嗎?」
「真一他還真會想齊人之福,左擁如英右抱皓俊,人帥就是這點吃香。」
「你們還有別的……有沒有更進一步發展?」
「妳怎麼這麼問,人家還只是十幾歲的小女生,哪像妳都已經是快三十的母老虎了,人家會害羞的。」
「害什麼羞啊,男人跟女人在一起不就是那樣嗎?而且現在的小孩子很開放的,沒你想得這麼單純、簡單。」
「不過真一也真會裝,在我們面前擺出一付不屑的樣子,結果在私底下……真是看不出來。」
「這叫欲擒故縱,笨蛋!」
公司裏的人你一言我一語談論著,皓俊則是裝著無辜清純模樣,心裏頭打著另一個如意算盤。這樣的情況看見惠的眼裏,僅是嗤之以鼻,搖了搖頭後,走進了辦公室。
「哇!今天大家是怎麼了,這麼熱鬧。」韓雁一進來後便看見一群人圍著皓俊,身後尾隨進來的真一、建寧及培源則是互相的看了一眼聳著肩。
「韓雁哥、真一哥、建寧哥、培源哥你們好。」
「你們大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沒什麼,大夥在高興著Unicorn的新單曲又破記錄了。」
「哦,這事啊──」
「真一哥──」皓俊看著真一並不理會她,便自告奮勇的向真一手臂抱去。
皓俊的這個動作又是引起全體人員的騷動鼓躁。
「妳在幹什麼?」真一立即將皓俊的手甩開。
「哎,真一你就別再裝了,我們都知道了哦。」Roger說著。
「你們都知道了?知道什麼啊?」
「大哥,男人有個三妻四妾是正常的,我們不會怪你的。」
「嘖──你在說什麼啊?」
「你和皓俊的事我們都聽說了。」
「我和皓俊???」
「是啊,你在皓俊身上留了這麼大的印記,想要看不見都不行。」
「我?」真一吶悶了一下後,立即回想起那天晚上的情形,臉色在瞬間轉成青色。
「真一這是真的嗎?」培源疑惑的問著。
「想不到你這小子,喜新厭舊的速度這麼快,可憐的如英小姑娘就這麼被打入冷宮了。」建寧在旁津津樂道。
「你們別亂瞎說,那是我一時衝動,這不能代表我們有在一起吧。」真一蹙眉不耐煩雙手環抱於前。
「真一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讓大家知道的,你要罵就罵我好了。」
「厚!」真一翻了白眼後朝著惠的辦公室走去。
「真一哥如英要我跟你說──」
「!?」真一聽到如英的名字像是觸電一般,竄流在他的體內。
「她要我祝你幸福。」
「祝我幸福?什麼意思?」
「我不是很清楚,你自己去問他吧。」聽著皓俊的話,真一感到百般莫名後,便又走進了惠的辦公室。皓俊看著真一進去後,不由得在心裏冷笑了起來。此時,星光美音的大型電視牆播放著Unicorn的單曲MV,皓俊看著電視牆上的畫面出現了如英宛如從書裏走出般的美貌,在心中昇起了一股怒火,眼睛像是在噴火似的直盯著螢幕看著。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