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在17樓的高級鋼琴酒吧,悠揚的鋼琴聲流瀉在每個角落,昏暗的燈光柔和的打在每個座位前,燈光的強弱正和可清晰的看見同桌上的人,而又帶著一絲神秘的迷朦感。上官惠優雅的拿起桌上的香檳酒杯,輕啜了幾口便又放下,看著坐在他正對面的男子。男子略顯微胖的身形,叼了一根煙嘴角上揚看著惠的一舉一動。
「白先生,關於剛才我們所提議的事情,你有什麼看法嗎?」坐在惠身旁的Kevin開口問。
「哼,基本上我不同意。」
「那你要我們怎麼做你才願意放手?」
「是真一自己不長眼睛惹火了我,我若不借此滅了他的威風,他豈不是把記者們都看扁了?我只是要告訴他別把我當成病貓。」
「那麼現在你也達到你的目的了,而且你還拖了一個不相干的人下水,你還不滿足嗎?」
Kevin,我記得先前就跟你說過了,要我鬆手可以,我要真一公開向我道歉並且我要真一的身世獨家新聞。」
「如果我讓真一向你公開道歉和給你獨家新聞你是不是就會放過?」惠眼神銳利的看著白崇文。
「嘿嘿嘿,如果是這樣那就好,我可以馬上在雜誌上刊登「報導失誤」,讓那個小女孩重回正常的校園生活。」
「好!我可以給你獨家新聞,我也可以讓真一向媒體公開道歉,這樣行了吧。」
「上官小姐我想你還沒搞清楚一件事……」
「?」
「我說的這二件要求是上次的新聞事件,事已過了二個多月,我想……」白崇文一臉貪厭的嘴臉看著惠。
「好!你要多少?」
「嗯!不愧是星光美音的上官惠這麼樣的快人快語、洞悉人心,我要這個數字。」
「可以,你要的數字我會請示上層,不過能不能過我就不清楚了。」惠看了一下白崇文比出的數字,馬上立即反應了出來。
「你們高層當然會熱意付錢,能用錢解決的事都好辦,況且Unicorn在這幾年當中也為了貴公司賺取了高額的利潤,我算的沒錯的話,整個亞洲市場的唱片銷量每張應該都可以衝到1千萬張左右才是。哇嗚!嘖嘖嘖──每年光是唱片總額沒有上百億也有數十億吧。」
「我想我們公司的實際營收跟你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是沒什麼關係啦,但是Unicorn可是和你們公司的營收有很大的關係,據我所知貴公司應該不會將這個大肥羊落入別家唱片公司手中,你們應該會盡量爭取續約才是,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更不會讓不利的消息曝光,貴公司高層一定會爽快付錢了事。」
「你的要求我會和上頭說,到時我請Kevin跟你聯絡,看是直接匯進你的戶頭還是開支票給你。」
「那我就靜待佳音嘍。」白崇文拿起桌上的酒杯,詭譎的看著惠。
 
**************
一天的通告結束後,真一伸了一下僵直的背,看了一下手錶指針已快走向午夜12點,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便轉身就走。
「真一!真一!」身後傳來Roger的呼喚聲,真一轉了身去,「真一,麻煩你能順道載皓俊回去嗎?」
「啊?」
「是這樣的,我等一下還有一個會議要趕著去,是關於Unicorn新單曲發售的宣傳事項,我怕沒時間送皓俊,麻煩你了真一。」
「……」真一一臉不願的表情。
「真一!拜託啦!」
「好吧!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謝啦!」
 
坐在真一銀白色JAGUAR副駕駛座的皓俊,一臉羞赧的表情,不時用著餘光看著真一。
「我臉上有東西嗎?」真一毫不客氣的問著。
「啊,沒有啦!」
「那就不要一直看,一個女孩子猛盯著男人看像什麼樣子,或許這招對別的男人有用對我……妳省著點吧。」
「我沒那個意思,真一哥你誤會我了,你真的誤會我了。」
「是嗎?那妳今天還克意穿的這麼清涼不是想勾引人不然是什麼?」
「我真的沒有那種想法,真一哥我不是那種女孩子。」皓俊無辜的淚眼婆娑望著真一。
「算了,算了,妳不想承認就算了,妳哭吧!我不會同情妳,女人的眼淚對我而言也沒用。」
「真一哥……你會這麼討厭我,是因為如英不小心撞見那一幕嗎?」皓俊拿著面紙用手優雅的、輕輕按壓流出的眼淚。
「……」
「如果是的話我向你賠不是嘛,還是我去向如英道歉……真一哥你別討厭我啊!」
「夠了!」
「我只是……因為我也喜歡真一哥,我從以前就是真一哥你的歌迷,所以……我才會有那樣不好的舉止出來……」
「這件事跟如英沒關係,我只是很單純的不喜歡妳而已。」
「我知道真一哥喜歡的是如英,我不會和如英爭的,真一哥你要相信我。」
「你這種演技拿去騙人吧,別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
「哼!」
「真一哥難道我就比如英差嗎?」
「我說過了跟如英沒關係,好了,我只送到這裏妳自己走進去吧。」真一在一個路口處停了下來,打開車的中控鎖示意著皓俊。
「為什麼?為什麼?我真的就比如英差?這一個多星期每天和你從早到晚趕著通告,你為什麼就不看我一眼呢?」
「因為我不喜歡妳,這樣妳明白了嗎?」
「我不明白!我聽他們說你和如英在一起也只有短短一個星期,為什麼你就會這麼喜歡他,而我和你在一起的時間比她多,為什麼你就不能把對她的愛意轉移到我的身上呢?」
「……」
「對!她是很美沒有錯,但是我也長得不差,我到底哪一點比不上她你告訴我。」
「妳說夠了沒有,說夠了就請下車。」真一按了一個按扭後,皓俊座位旁的車門立刻被打了開來。皓俊不予理會拉上車門關起。
「妳到底要做什麼?我沒時間跟妳鬧。」
「我……我……」皓俊努力平息心中的妒意,看了一眼坐在駕駛座上不耐煩的真一,皓俊拋下了女孩子應有的矜持身子往真一靠了去,朱唇印上真一冰冷的嘴唇上。
「妳做什麼!」真一腦怒的推開皓俊。皓俊被真一用力推開背直接撞到車門,下一秒皓俊則掩面哭泣了起來。真一厭煩的翻了一下白眼。
「真一哥……為什麼你就是不懂我的心呢?」
「懂妳的心……好!妳要我懂是吧,那我就不客氣。」真一話說完便鎖上了中控鎖,毫不憐香惜玉用力將皓俊拉了過來,粗魯的扯開皓俊白色大衣,臉靠在頸部牙齒用力的咬了一下。
「啊──」皓俊被真一突然的舉止嚇了一跳,慌張的閉上眼尖叫了起來。真一聽見皓俊的尖叫聲後,立即停了下來冷眼看著皓俊。
「這就是妳要的結果是吧?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告訴妳──不要試探男人的耐性。」真一說完打開了中控鎖。
「滾!」一個怒吼聲讓皓俊嚇了一大跳,恨恨的擦著眼淚奔出了車外。真一靠了一下椅背,長嘆了一口氣。
 
*****************************
重回校園的如英走到教室門口前停了下來,看了一下眼前原本熟悉的班級,如今卻有種搖遠的感覺,停了幾秒鐘後走了進去,班上已到的同學仍是用著冷默的眼光看著,如英的心中不免有一絲絲的憂愁滑過,靜靜的走向座位上。
「如英寶貝,妳還好吧?傷還痛嗎?」阿男關心的問著。
「嗯,已經不礙事了。」
「那就好,那天可真是把我給嚇死了,真不曉得是哪個人這麼惡劣做這種事。」
「沒關係啦,反正事情都已經過了。」
「如英妳──」
「啊!對了,我這幾天都沒來上課,妳的筆記可以借我一下嗎?」
「可以啊!」
「謝謝。」
「唉唷!客氣什麼啊,有不懂的地方我再教妳。」
「嗯!」
 
原本停止發售的單曲,因最近的情況扭轉而決定在三月份推出,早上星光美音開完會議決定後,所有的宣傳人員立即呈現忙碌的狀態,敲通告、排宣傳檔期、安排拍攝時間及廣告播送,為了在短時間內締造佳績,更是不惜花下巨資買下所有廣播廣告時間,強立放送Unicorn的最新單曲「flower」。先前的預購名單也開始重新整理,按照原先的規劃進行特典贈送以刺激歌迷購買慾。
 
上官惠請示了一下高層之後,獨自和真一及Kevin開了個秘密會議,內容不外乎關於白崇文的事情。
「剛才我已經得到高層的指示,白崇文的要求公司會立刻支付,不過,公司希望Unicorn能夠繼續留在星光美音,成為期下藝人。」
「惠,白崇文到底是跟公司拿了多少,那天我只看他比了一下手指……」
「五千萬。」
「五千萬?這個白崇文為免也太……」
「所以公司才會希望Unicorn能夠繼續成為期下藝人。」
「白崇文除了要錢外應該還有別的要求吧。」
「他還要你公開道歉,還有,他要真一你身世的獨家報導。」
「那妳要怎麼處理?道歉我可以,但是……」
「這我知道,放心,我會安排一切,到時你只要配合演戲就行了。」
「我怕的是……」真一想起幾天前那名男子向他說的話,不由得眉頭一皺。
「還有什麼事我不知道的嗎?」
「啊!沒什麼,我怕事情沒這麼簡單。」
「你不相信我的處理能力?」
「我不是不相信,只是對方太過於狡滑。」
「竟然他敢收錢,我就不信他會這麼不上道。」
「嗯──」
 
第三堂的下課鐘聲響起後,學校廣播裏傳出訓導主任的聲音。
「華如英同學、華如英同學,聽到廣播請到學校會客室。」
如英聽到廣播後不明究理的疑惑著,阿男拍著如英的肩膀同如英一同走去。走至學校會客室後,一個陌生的身影站立著背對著門口。
「請問……」如英禮貌性的問著。
「啊──如英!」如英的話讓在會客室裏的人轉過身去,如英認得眼前的人,那正是昨天才初次見面的皓俊。
「妳找我有事嗎?」
「我是來跟你道歉的,昨天讓妳看見了不好意思的鏡頭。」皓俊嗔聲吐著舌頭說著。
「喔,沒關係啦,我們本來就沒什麼事,我倒是覺得你們還挺相配的。」
「真的嗎?妳這麼說害我都不好意思了起來。」二人乾笑了幾聲,不久尷尬的氣氛攏罩著會客室。
「如英,她是……」站在一旁的阿男問著如英。
「哦,她是皓俊──」
「妳好,我是星光美音的新人皓俊,請多多指教。」
「哦……妳是來找如英……就這樣嗎?」
「是的,因為我和真一哥昨天親暱的舉止不小心被如英撞見,我今天是來特別說明,我和真一哥真的沒什麼,妳千萬不要誤會。」
「是這樣啊,那樣和如英也沒什麼關係不是嗎?你們現在在螢幕上都是以情侶姿態出現,大眾面前擺出親蜜的表情也沒關係吧,這樣也好讓狗仔隊拍個夠啊。」阿男上下打量了一下皓俊,撇著嘴不屑的回答。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對如英而言還是不太好吧……而且……」皓俊用著無辜的眼神說著,如英注意到皓俊右肩頸上的傷痕,好奇的問道。
「皓俊,妳的脖子怎麼了?」
「啊──沒有啦──」
「妳受傷了要不要去保健室?」
「不是很重要的傷啦──」
「真的嗎?可是我覺得好像……」
「這是真一哥他──」
「???」
「反正沒什麼啦,妳就別問也別看,不然我又會被真一哥罵的。」
「為什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如英被這麼一說到是好奇的想要一看究竟。
「如英,我們該走了──」阿男阻止著如英。
「皓俊讓我看一下。」皓俊故做不敵如英的拉扯,如英睜著大眼看著皓俊肩頸上紅腫發著紫的淤血,一時反應不過來的如英問著:「這是什麼?怎麼會──」
「這是……是……」皓俊一臉羞赧的微紅低著頭,慢慢的說:「是真一哥他昨天……拉著我……強吻的。」
「真一……強吻的?」
「嗯──妳不會生氣吧?」
「不會啊,我怎麼會生氣呢,妳和真一很相配,我祝福你們嘍。」說完,如英便立即奔出了會客室,阿男追在後頭。眼淚順著奔跑時的風動流著。
 
愈是到單曲發售日,Unicorn的廣告及MV播放次數就愈是頻繁,報章雜誌都以抖大的標題登著,雜誌的封面人物也都清一色的換上Unicorn的宣傳照,就連公車、捷運裏都有著大型宣傳海報出現在群眾面前,光是預購數量就突破百萬數字,驚人的銷售數字,讓原本其他唱片公司原本定下的唱片發行日,都不得不延期以避開強碰的局面。而如英先前應邀所拍攝的MV,因影片裏的如英出塵不染的優雅形象,也造成了不小的騷動。甚而有些人被如英豔與天齊的美貌吸引,不少人撥電話到星光美音詢問MV女主角的消息,但因如英並非藝人,無從得知相關消息,更讓人覺得如英有如曇花一般,稍縱即逝。
 
成熙坐在電視機面前,不停的按著手中的搖控器轉台,但是無論怎麼轉都會有Unicorn的消息出現。
「厚──怎麼看來看去都是Unicorn啊!」
「成熙,妳怎麼了。」母親聽到成熙的抱怨聲,從廚房走了過來。
「現在怎麼電視上都是Unicorn啊,很討厭耶。」
「你之前不是還蠻喜歡的不是嗎?」
「那是以前,我現在討厭他們。」
「怎麼了?」
「哼!要不是他們姊姊也不會變得這麼辛苦,都是他們惹出來的。」
「成熙,別這樣說,這也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啊。」
「才怪!他們現在還每天上電視嘻嘻哈哈的,真一他還在電視上說他有新女朋友,那個叫皓俊的醜八怪,把姊姊踢到一旁去了。」
「那是沒辦法的事啊,他們這是為了保護姊姊才會這麼做的。」
「這哪叫保護啊,和別的女孩子摟摟抱抱的叫保護姊姊,鬼才相信,更何況從頭到尾只有韓雁哥來看過姊姊,真一他從來也沒關心過。」
「成熙,有些事不是你這個年紀會理解的,如果不這麼做姊姊的日子會更難過,而且真一的事業也會受到波及啊。」
「好笑耶,他喜歡姊姊就應該要挺身保護啊,如果是我我才不理他,反正錢賺這麼多了,我一定會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我才不要理那些呢。」
「那是因為你還小,等長大了你就能夠理解了。」
「哼!」
 
******************************
「挪!這是妳上次說要的。」來到學校會客室的韓雁,遞給了如英二張限定盤的單曲CD,上頭還有著四人的集體簽名。
「想不到你還記得。」
「我當然記得了,妳可是我的小妹耶。」
「可是……」
「怎麼了?不夠嗎?」
「不是的,而是……因為上次的事情,現在對方已經完全不理會我了。」
「這樣啊──」
「是啊,所以恐怕──」
「沒關係,我幫妳拿給對方順便幫妳澄清一下。」
「啊?」
「走吧!」韓雁拉著如英走出會客室前,低頭問著如英:「妳教室在哪裏?」
「在前面轉角處二樓直走就到了。」
韓雁拉著如英走在校園裏,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有些韓雁的Fans聞風跑了過來,在遠處看著韓雁的一舉一動。
「到了。」
「嗯──請問采蘋是哪位?」韓雁看了一下教室門口,直接進入教室便開口問著如英班上同學,所有的人都因韓雁突然出現而興奮的尖叫起來。采蘋看見韓雁來到班上叫著自己的名字,不由得臉紅心跳急促。
「我就是。」
「妳就是采蘋啊,想不到妳真得這麼可愛,挪!這是妳要的限定盤的單曲CD。」
「這……」
「還有,別相信雜誌上寫的,那天我的確是去了如英家,但是我是去找他的父母並不是像上頭寫的那樣,我和如英是清白的,她和真一也是,妳應該要相信妳的朋友而不是相信雜誌上寫的,可以嗎?」韓雁俯下身小聲的跟采蘋解釋著,說完之後便在采蘋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采蘋的臉頓時紅熱了起來,這個舉止也讓在場圍觀的人尖叫聲四起。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