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雜誌不經證實的毀謗批露,讓如英在學校已然成了公敵一般,不時的憎恨及輕蔑眼光向她掃射而來,走在校園裏也不時有人在後頭指指點點、竊竊私語,這種情形與二個多月前的情況相比,有過之而不及。在如英的心裏有著千萬的話想要說出,卻又不能說出口,只能在心中獨自吶喊。
「好了,同學請把上次請妳們做的習題本交上來。」台上的數學老師向全班同學道。班上的同學們個個翻著書包或抽屜將習題作業找出來,交至班長處。如英在書包裏翻了半天,心中疑惑喃喃著:「奇怪,我明明記得放在書包裏的……」,翻了半天遍尋不到時便伸手往書桌抽屜摸去,摸了一下後如英立即發現了異處。如英額頭冒著冷汗,慢慢的將伸進抽屜的右手縮了回來,血從右手虎口處泊泊而出,剎那間班上同學尖叫聲四起,講台上的數學老師被這突然事件嚇住立刻往台英的位子上走去。
「華同學,把手舉高過頭!其他同學快去叫救護車來。」如英看著一臉慌張的老師及混亂的班級,漸漸的吵鬧聲從腦海中淡去,暈眩感佔據了所有的感官。
 
「鈴鈴鈴──」韓雁手機玲聲急促的響起,韓雁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愉快的接了起來。
「喂,如英小妹妹,找大哥哥我有什麼事啊?」電話的另一頭沒有發聲,過了半晌韓雁想起雜誌的事情:「如英妳就別難過了,雜誌的事情我們會處理完善還妳一個清白的……」電話的另一頭仍是沒有聲音。
「喂……如英?」韓雁用著疑惑的口吻問,過了幾秒後哽咽的哭聲從電話裏傳來,韓雁一聽發現不是如英的聲音心頭不僅一驚。
「韓雁哥……我姊她……她……」成熙在電話那邊已哭的語不成聲。
「如英?她怎麼了?」
「她……現在在醫院……」
「成熙你告訴我是哪間醫院,我馬上就去!」說完立即掛下電話衝了出去。
 
冰冷的病房裏如英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趕至而來的韓雁問了一下在病房裏如英的父母事情始末。
「對不起,這都是我不好才會讓如英面臨到這種事情。」
「韓先生這不能怪你,你不要太自責。」
「可是要不是我那天去你們家中作客,今天也不會有這種局面發生。」
「該來的總是會來,而且這樣也好……讓如英好好的在家中休息。」
「啊──是有什麼事發生嗎?」
「是校方那邊,因為這件事要求如英能夠在家思過。」
「這又不是她的錯為什麼她要被懲處呢?」
「校方知道不是她的錯,但是事情鬧這麼大,校方也是有不得已的苦哀才會做這樣的決定。」
「這……真是不好意思,那如英的傷勢?」
「剛剛醫院已經給她輸了血,已經沒有大礙了。」
「是傷到哪裏?怎麼會這樣?」
「傷到虎口,有人在如英的抽屜裏放了一個刮鬍刀片,如英不知情就往抽屜摸了去,傷口割得很深有一塊肉都被割了下來,經過急救才沒事的。」
「天啊!」韓雁不可置信的喊著,讓他深深感受到女孩子嫉妒的心裏是多麼的可怕。
甦醒過來的如英看了一下房裏的四人,成熙、韓雁及父母都紛紛圍了上來探試,如英看了一下韓雁後緩緩說出了:「不要和真一說……」韓雁點了一下頭後用憂愁的笑容回應著。
 
惠的安排又再一起成功的扭轉劣勢,將Unicorn這項商品重新定位,以往冷酷的形像一改成為新好男人的包裝,而皓俊也在記者會結束後,名氣直逼一線女星之列,成為溫柔、沈靜、知性的新女性代表,宣傳通告更是接踵而來,廣告片約應接不暇,短短的時間裏光是廣告代言部份已高達11隻產品,硬是將原本有廣告女王之稱的瞿香織擠了下來,榮登新的廣告代言女王。
現在報導媒體全圍著皓俊及真一的戀情圍繞,堅貞不移的愛情宣言,讓二人成了人人稱羨的銀色情侶,卻殊不知這一切的假象都是惠一手刻意安排與雕琢而成。
 
「真一,這是你本週的宣傳通告。」宣傳Roger遞給了真一最新的行事曆通告表,真一瞄了一眼後臉色立刻沈了下來。
「這……像這樣的通告還要維持多久?」真一語氣不耐的對著Roger問。
「目前這樣的通告可能還會再一陣子才會停。」
「你告訴發通告的人,我不想再接受這種無聊的通告,從今天開始只有皓俊一個人上節目。」說完,真一將行事曆丟還給Roger
「真一,這是總經理親自敲下來的通告,恐怕你不上都不行了。」
「惠?」
「是的。」
「真一你就別危難Roger了,既然是惠敲下來的節目你就接吧。」坐在星光美音辦公室的待客沙發上的建寧,手裏拿著剛泡好的咖啡向真一說著。
「我真的是受夠了每天每個通告節目都要帶著皓俊,擺出一副恩愛的樣子來。」
「不然呢?你真的要和那個叫如英的在一起?坦誠公開你和一位未成年少女的戀情?你就不怕誘枴未成年少女的罪名揹在身上?」
「這些我不怕,我怕的是……如英會承受不起和我在一起的龐大壓力。」
「這就對了,她還只是一個小孩子,演藝圈的險惡她不懂的,你最近還是乖乖的接受這些通告,繼續做你深情的羅密歐,韓雁則和如英一同出面澄清。瞧!這不是挺好的,美滿結束。」
「韓雁和如英……」
「唉唷!大爺你在膽心什麼?放心啦!韓雁知道如英是你看上的女人,他不會去吃了熊心豹子膽和你爭的。」
「你們在談什麼啊?」皓俊從大門口進來時,便看見接待室裏的真一、建寧及Roger正在談話,接待室是用著強化隔音玻璃分隔出來,因此在外的人可清楚看見裏面的人卻無法聽見談話內容。好奇的皓俊便推開玻璃門進了來。
「皓俊妳來了,這是最新的行事曆通告表妳看一下。」Roger立刻將手頭上的通告時間表遞給了皓俊。
「哇──還有這麼多啊?」皓俊睜大了眼用力的眨了眨眼道。
「這個星期過了之後,應該就會趨於平淡不會像這一、二個星期行程這麼緊湊了。」
Roger哥我不是這個意思啦!我很高興能夠和真一大哥一起上節目。」皓俊用著年輕女子特有的嗔聲細細說著,眼神不時飄向真一。真一見皓俊又用著曖昧的眼神望著他,立即不客氣的將頭撇向一邊。皓俊見狀只好抱以尷尬的微笑回應著。坐在沙發上的建寧看在眼裏不發一言的喝著咖啡,看見正在脫下白色長大衣的皓俊,大衣裏僅穿著露肩無袖小可愛及迷你短裙,腳下穿著一般平跟尖頭鞋,立刻皺起了眉頭問。
「皓俊……妳剛剛就是剛這樣子出門的嗎?」
「嗯,是啊,怎麼了嗎?」
「妳不覺得冷?」
「嗯不會啊,怎麼會冷呢?」
「現在是二月耶,雖然說快要進入三月的春季,不過……妳的穿著好像應該是夏天的打扮吧。」
「我有帶大衣,出去外面就不會冷了啊。」
「可是……算了,反正妳高興就好。」
「嘻嘻嘻,建寧哥你是在擔心我受涼嗎?皓俊好高興哦,謝謝建寧哥。」皓俊的嗔聲讓坐在沙發上的建寧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嗦。
「嘿!你們都在啊。」隨後而來的是韓雁和培源,及另一名隨行的助理。
「你們都拿到最新的通告表了嗎?」Roger立即問道。
「嗯!剛剛助理去接我們的時候已經先給我們看過了。」韓雁回應著。
「韓雁哥、培源哥你們好。」
「哦──皓俊妳好。」二人禮貌性的示意。
真一看見韓雁走進接待室,挪動腳步走向韓雁小聲談論。
「如英最近如何?」看著真一小聲的向他問起如英,韓雁不由得失笑了一下。
「你笑什麼?」
「我笑你之前不是裝酷裝帥不理人家,現在還擔心。」
「……」
「如英已經快一個星期沒去學校了。」
「為什麼?」
「大哥,那種負面報導對一個女孩子很傷的你知道嗎?更何況還牽扯到你,全天下的歌迷都恨她恨得牙癢癢的,現在她只要一出現在學校裏馬上就會被你的歌迷惡意攻擊、挑釁,你說她能去嗎?」
「怎麼會這樣?那她有受到什麼樣的傷害嗎?」
「嗯──就是那些嘍,在抽屜裏放刀片讓她自己不小心割傷、走路刻意絆倒、寫威脅信、冷默她、孤立她……就是一些女孩子會耍的小手段。」
「天啊──」真一不忍的閉上雙眼。
「現在這一個多星期惠的巧妙安排,已經明顯得讓負面消息降溫,正面消息也不斷傳出去,我想再過一個星期就會平靜下來。」
「我現在就是在擔心這點,怕是怕那位姓白的記者不願放手。」
「你放心,這事情Kevin和惠已經在和對方做交易談判,應該不會再有事的。」
「我真沒想到因為先前的不愉快會讓事情變得這麼複雜。」
「這事不能夠怪你,是那個記者自己太過份,我相信以惠的能力應該能夠順利擺平。」
「呼──我現在只想讓這事件趕快告一段落,讓時間去沖淡這負面消息……我實在沒辦法每天跟那個白痴女人上通告節目。」
「噗──喂!真一你這樣說就太過份了哦,人家好歹也是個漂亮的女孩子,每天有美女相伴也是一種幸福啊。」
「幸福個頭!你沒看到聲音嗔成那樣,我光是聽就覺得厭煩,今天又克意穿成那樣,裝成這個樣子看了就想打。」
「好好好,你別生氣了大爺,話說回來等這星期將這些通告上完後又得要忙著新單曲的宣傳活動,你可要好好的補充體力。」
「新單曲?惠不是說這次的單曲發售暫停了嗎?」
「原本是這樣的,但最近負面新聞有平息的現象,而你的形象比以前又多了份溫柔,成了新好男人的標榜,所以惠和Kevin就決定原本暫停的單曲又要出了。」
「那現在是改成什麼時候發?」
「這就不確定了,應該是在三月初吧……」
「三月初……」
「韓雁哥、真一哥你們在談什麼啊?」皓俊冷不防的從二人身後竄出,讓二人著實嚇了一跳。
「哦──沒什麼,對了,皓俊妳穿那麼少不怕冷嗎?」韓雁巧妙的將話題扯開。
「不會啊,我有帶大衣來,謝謝韓雁哥的關心。」
「不會不會。」被皓俊嗔聲嗔氣的功夫快要招架不住的韓雁,立刻忙著用打發的口吻說著。
 
*********************
已經在家待了快一星期的如英,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重播的節目,畫面上的二人正親蜜的對著攝影機,說出愛的誓言。電視螢幕躍動的光線,折射在如英的臉龐上,慢慢的一行清淚流下。
「嘟──嘟──」傳真機發生陣陣提示聲,吸引了如英的注目。起身向傳真機的方向走,確定所傳真來的內容後,將傳真紙拿在手裏走回沙發上。如英一坐下時,電話聲立即響了起來。
「如英嗎?我是Roger,妳剛才有收到我的傳真了嗎?」
「恩!我有收到了,謝謝你。」
「不用客氣,今天你和韓雁有一個新聞節目的簡短訪談,我待會差不多在……五點的時候會過去接妳,和先前一樣盡量穿顏色較淺的服裝,粧的話那邊有化粧師可以幫妳,就這樣,拜拜。」
「好的!拜拜!」如英掛下電話,看了一下外頭的天色已經轉呈灰色天空,飄起絲絲細雨。
 
準時500Roger來到華家門口接待如英,如英一上九人坐的宣傳車便看見坐在後頭的韓雁,韓雁親切的向如英揮了揮手笑著。
「這幾天過得還好吧。」
「嗯!還不錯,只是在家裏悶了點。」
「是嗎?我可是很羨慕妳能待在溫暖的家裏,悠哉悠哉的看電視、喝咖啡,不用像我一樣眼睛一睜開就要被這些沒人性的助理和宣傳們架去上節目、做宣傳的……唉……我何時才好休假日?」
「但我覺得有事做總比沒事做好,日子也過得比較快些。」
「如果當妳像我這樣忙碌的時候,妳可能就會改觀了吧。」
「也許吧。」如英轉了一下眼珠子吐了吐舌頭,韓雁順勢看了一下如英纏在右手上的繃帶。
「傷口還會痛嗎?」
「呃,還好其實已經不會痛了。」
「什麼時候要拆線?」
「明天。」
「對於這件事我對妳感到很抱歉,沒想到妳會因此受到這些人惡意的攻擊,還讓妳的虎口被劃了這麼大的一道傷口……呼……」韓雁說著說著,嘆了一口氣。
「沒關係,事情過了就算了,我不再意這點傷。」
「說妳老實也不是,遲鈍嘛……好像有點……」韓雁打趣的用手摸了摸下巴對著如英說道。
「是啊,我這個小妹妹就是這樣,大哥哥──」
「抱歉打斷一下你們的談話。」Roger用雙手打了一個「X」禮貌性的插話:「如英,待會新聞組的AD會給妳一份訪談內容,上面會有一些引導妳回答的答案,妳只要按照他們給你的內容說出來就萬無一失了。」
Roger謝謝你。」如英淡淡的微笑點著頭道謝。
「妳別看Roger看起來一付吊兒郎當的樣子,他做起事來可是非常有條理且很有效率。」韓雁對著如英說著。
「我沒韓雁說得那麼好。」Roger不好意思的忙著解釋。
 
宣傳車停妥後,韓雁和如英跟隨在Roger身後,走到一處化妝間Roger回頭向著如英。
「如英,妳就在裏面先化妝,化妝師已經在裏面了,這裏是所有藝人或是來賓的化粧室,因為Unicorn是一線的團體藝人所以韓雁不會和你在同一個化粧室裏。」
Roger,如英不能到我們那裏進行化妝嗎?」
「嗯,最好是不要啦,不然──」
「我沒關係啦,我只是來上上節目澄清一些事情而已,對我而言在哪裏化粧都不是重點。」
「好吧!我們的專屬化粧室就在這走廊直走就可以看見了。」
「嗯!如果我先化好我就去找你。」
「OK!待會見嘍。」
如英和韓雁暫時的道別後便走進化粧間,正在化粧間補粧的皓俊從鏡中反射中看到如英走了進來,便轉過身來向著如英微笑著。
「妳就是如英吧!」皓俊立即開了口。
「嗯!」
「妳本人看起來比雜誌裏的漂亮多了耶,而且──妳皮膚好白好嫩哦。」
「謝謝,妳是……」
「我是皓俊。」皓俊伸出右手示意著如英,如英順勢的和皓俊握了握手。
「妳是如英吧!來,我先幫妳化個粧。」穿著一襲黑衣牛仔褲戴著深褐色塑膠框眼鏡的化妝師,一邊打開放置在桌上的化粧箱一邊說著。如英坐定後,化妝師輕巧熟練的在如英娟秀的臉龐上著粧。皓俊仔細的上下打量著如英,眼神瞬間變化成嫉妒、憎恨的利刃。
 
走進Unicorn專屬休息室的韓雁,一開門便看見真一躺在沙發上休息。韓雁躡手躡腳小心翼翼的走著,深怕不小心吵醒了正在熟睡的真一,和真一相處多年的韓雁深知他的脾氣,在還沒到安排時間吵醒他的話,那可怕的起床氣可是會讓人吃不消。而在裏頭待命的化粧師也是小聲的翻動著手中的雜誌,用眼神互相示意的二人不由得乾笑了幾聲,韓雁便立即坐定讓化粧師開始他的工作。
待化粧師化好粧後,韓雁示意著化粧師已可離開後,便一人坐著等著通告時間的到來。
「叩叩叩」一個清脆的敲門聲響起,韓雁仍是輕輕的移動腳步前去開門。
「哦──韓雁哥,我是來找真一哥的,通告時間已經到了。」皓俊嗔聲嗔氣的說。
「好,我知道了,妳這裏等一下我去把他叫醒。」說完後,韓雁便隨手關上門,轉身朝倒在沙發上熟睡的真一。
「喂!真一,真一你該起來了,通告時間到了。」韓雁不停的搖著真一,試途讓他清醒過來。叫了半天,只見真一仍是一臉熟睡,絲毫沒有起身的反應。看見真一熟睡時的天真模樣,和平常的他可是判若兩人。長長的睫毛因眼球運動而微微顫抖著,胸膛配合著呼吸有秩序的起浮,朱紅的唇瓣微微張開像是在挑逗凝視他的人。看得出神的韓雁,無法克制心中的慾望及鼓動,俯身下去,輕輕的,四片唇瓣相接。
「叩叩叩──」此時又是一串敲門聲響起,讓韓雁從無盡的慾望中清醒,急忙起身時不小心撞到一旁的小茶桌發生巨大聲響。真一被這一聲聲響喚醒,皺著眉往聲音傳出的方向看去。
「啊──真一你終於醒了,我剛剛叫了你好久,你的通告時間到了皓俊在門外等你。」深知真一脾氣的韓雁立刻說出將他吵醒的理由,只見原本皺著眉的真一果然臉色立刻緩和下來,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鐘便起身往房門走去。一開門果然就看見皓俊站在門口,真一無奈的翻了一下白眼,朝著A攝影棚走去。
「真一哥,我剛才看見如英耶。」尾隨在後的皓俊用試探的方式說出。
「哦──」真一先是一愣後,想起今天韓雁和如英的確有的個節目通告跟自己是在同一個電視公司裏,為了掩飾冷淡的回了一句。
「真一哥不想去和她打個招呼嗎?」不死心的皓俊雖是用漫不經心的口語問,但餘光卻注視著真一的表情。
「不需要,她和我沒什麼關係。」
「哦,我還在想如英長得這麼漂亮,真一哥應該會喜歡才是,沒想到……」
「我在演藝圈這麼多年,什麼樣的美女沒看過,像妳們這種乳臭未乾尚待發育的女孩子提不起我的興趣。」真一斬釘截鐵的表態讓聽在耳裏的皓俊是如此刺耳與不甘,看著真一一眼又看見眼前的走廊,一股不願服輸的心態由然而生,立即變換了自己的心態向真一撒嬌而去。
「唉唷──真一哥真討厭,怎麼這樣說。」皓俊突然擁住自己的舉動讓真一著實嚇了一跳。
「妳在做什麼?」真一不明白為何皓俊會有這種突發舉止,下意識的用雙手抓著皓俊的手臂推開。此時一個熟悉的視線向他看來,真一有種不好的預感往視線的來源處看去。正從化粧間出來往Unicorn專屬化粧間走去的如英,目睹了眼前的一切。
「如英……妳怎麼會在這?」真一像是做壞事被逮住的小孩,結巴的問著如英。
「我剛剛在這裏的化粧間化粧。」如英指了一下門口上的告示牌,真一看了一眼才想到一般非紅牌或一線的藝人及來賓是沒有專屬化粧間的,通通都在這間進行化粧及服裝造型。
「如英真對不起,我忘了妳還在這還和真一哥……」皓俊用著嗔聲和一臉無辜的表情,淚眼汪汪的看著如英。
「呃……沒關係啦……反正……」如英心情亂的不知要說些什麼,「對不起……」立刻低下頭快速往Unicorn的專屬化粧室走去。
「如英!」如英的舉動牽動真一的心,不安的朝如英後頭喊。皓俊冷冷的在一旁看著。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