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破曉,陽光暖暖的透過窗戶照射在屋裏,漸漸將房間四周點亮。如英蓋著綿被倦縮著身子,坐在床上一角,經過昨天的事件後,一夜輾轉難眠。山中的晨霧散去,夜露因陽光的照射,閃躍著光芒。凝望著窗外的景色,腦海中不斷翻騰昨日所發生的事情,所有思緒全部紊亂著,直到時鐘指針逼向上課時間,這才緩緩的站起身準備出門。
「如英……我想妳今天還是不要去學校好了……」母親憂心的看著如英面無表情的神態,深怕昨天的事件對她造成莫大的傷害。
「媽,我沒事,就算我今天不去明天去了也是一樣……」
「如英──」
「好了,媽,我去上學了。」
「如果學校有發生什麼困難的話,就直接回到家吧──」
「嗯,我知道了,再見。」
 
如英一踏出家門,就有三三兩兩徹夜等候的記者跟了上去,無疑的是想要得到一些內幕消息或是獨家新聞。如英有禮貌的向記者笑了一下,便自顧往學校方向走去。不甘心的記者一路尾隨如英,直到被校方警衛攔下才做擺。
走在路上,如英便感覺到一股不友善的眼光直視著她,甚至有女同學們三二成行,不時的在背後竊竊私語。一進校門口,那股詭譎的氣氛更是濃厚,如英抱著忐忑不安的心,硬著頭皮走向教室。
二-A班的同學原本都各自圍成小圈圈談起昨天的事情,一見如英踏入教室,瞬時鴉雀無聲,全部的人都帶著睥睨眼光直盯著如英看,像是看見了什麼瘟神似的。
如英看見這幅景象,心裏有種想要大哭的衝動,但還是立即壓抑心中的感傷,微笑著向全班同學說聲:大家早安。便快步的走向自己的坐位,臨坐下時看了一下采蘋,只見采蘋有意避開的轉過頭去,心酸的感覺又襲了上來。
 
早自習開始後,很少在自習課出現的班導走了進來,向班上同學看了一下。
「華如英,校長和訓導主任要妳立刻到校長室報到。」導師用著嚴勵的口吻道。
如英點了一下頭,便默默的離開座位。當如英走離教室後,班上又昇起喧鬧的說話聲,坐在靠近走道的同學伸長了脖子往如英走的方向看去。
「安靜!安靜!」導師嚴勵的指責似乎無法抵制同學們討論的心情,嘆了一口氣尾隨如英而去。
 
「叩叩叩!」
「進來!」
「校長……妳找我有什麼事嗎?」
校長看著站在她眼前的人,一臉娟秀、氣質出眾的女孩,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道。
「妳知道為什麼校長我要叫妳來嗎?」
「……大概知道……」
「這件事,不管是不是真的,對學校而言都是很具殺傷力──妳知道嗎?」
「我……不是很清楚……」
「華同學,妳怎麼會不清楚呢?這是妳自己做的事情,難道妳都沒有一點警覺心嗎?」站在一旁穿戴著筆挺的西裝面帶嚴肅的訓導主任,如連珠炮似的對著如英說教。
「主任,別這樣,你會嚇到學生的。」
「是、校長,不過學生有過錯就要立即點醒,否則將會一錯再錯。」
「我知道你對這學校的用心,不過,這件事我覺得並非華同學的過錯。」
「是的,校長說的是。」
「華同學,校長希望妳能將事情的始末誠實的說出來,否則,學校有學校的獎懲制度,妳心裏要有一把尺衡量事情輕重。」
「校長、主任,這事真的不是向新聞報導的那樣……」
「有校長在這裏,妳放心的說吧。」校長對著如英投以溫柔的笑靨,溶化了如英用堅強做防禦的最後一道防線,語帶哽咽娓娓說道。
 
「嗯──原來事情是這樣啊,校長都知道了,這完全都不能怪妳。」聽完如英的說明後,明葉女中的校長嘆了一口長氣,明白了事情的原始始末。
「可是,校長這事雖然不能怪華同學,但這負面報導如今造成這麼大的反應,我想這事不能不慎重考慮,我深怕會影響到學校將來的招生情況。」站在一旁的訓導主任急忙的向校長表態自己的想法。
「校長,我想華同學這事雖不是她的過錯,但是這影響的確很大,華同學雖是我的學生,但就校方的立場確實要好好考慮一下華同學的懲處。」如英的班導附和著訓導主任說著。
「可是,這是完全不能夠怪華同學如果真要祭出懲處的話,對華同學而言是有失公道的。」
「校長,要不要請華同學的父母來學校說明一下呢?」
「這樣也好,問一下華同學父母的意見,順便也可以向二位家長說明一下校方的立場。」校長點點頭應著。
「校長,那我就先去聯絡了。」訓導主任示意了一下便走出了校長室。
「華同學妳先回教室吧,等一下妳父母來我再和妳父母親商量一下。」
「是的,校長。」
步出校長室的時候已經是自習課結束,如英帶著發紅的雙眼,蹣跚的往教室走去。一個不注意,像是絆到了什麼東西,身子往常撲了下去。隨後一陣清亮笑聲傳來,二名女子在如英身後嘲笑著。
「如英同學,對不起哦!」
「妳可要小心了,妳這樣整她說不定她會叫真一來罵妳呢。」
「哎唷,我怎麼沒想到。」
「呵呵呵──」說完二人便掉頭就走,走廊上不時傳來二人的笑聲。
如英忍著淚水,緩緩站起。
「如英!妳沒事吧!」阿男看見如英慢慢從地上爬起,立即奔上前去。
「我沒事。」
「我陪著妳好了。」
「阿男……謝謝!」
「唉!謝什麼,我們是朋友這有什麼好謝的。」
如英抿著唇,眼中盡是無限感動的看著阿男。
「好啦,沒事了,走吧。」
阿男纏扶著如英走向教室,班上的同學眼神如利刃般看著如英。
「如英,妳的三民作業還沒有交。」班長用著命令般的口吻對著如英道。
「哦,好!我現在拿給妳。」如英立即翻了一下書包。
「不用了,全班只剩妳沒交,這些作業和妳的一起交給老師吧!」說完,班長便將全班的作業推向如英,「妳最好現在趕快拿去給老師,不然趕不上學校抽察作業的時間,會害全班被記過的,知道嗎?」
「什麼啊!妳是班長送作業本來就是妳的工作職責,關如英什麼事?」阿男看見班長頤指氣使的對待如英,馬上加以反駁。
「哼!是她自己要最後一個交的,怪我哦。」班長翻了翻白眼。
「她剛剛被校長叫去現在才回來,妳要她怎麼先交?」
「奇怪了,別人不會被校長叫去,就偏偏她被叫去,擺明了就是有做什麼令人不齒的事情來才會這樣。」
「妳怎麼可以豪無根據的亂說。」
「我亂說,大家來評評理,這麼大的新聞在報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還說我亂說,笑死人了。」
「無聊的狗仔隊在亂寫妳們也相信?沒大腦!」
「對!我們就是沒大腦,所以不能像某人一樣,一勾就勾上了二個男人。」班長一說完,在場的班上同學全笑在一塊。
「妳們……妳們笑什麼!?」阿男氣得全身發抖。
「阿男,算了!別為了我和班上同學傷了和氣。」
「如英,那些根本就是在毀謗妳。」
「最好是全天下的人都在毀謗她……」班長環抱雙手冷笑著說。
「妳夠了沒?」阿男氣得咬牙喫齒,雙眼噴火似的看著眼前的人。
「阿男,夠了!不要再說了,我去就是了。」
「如英!我跟妳去!」
「不用了阿男,快上課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如英抱起放置在桌上的一疊作業,便快速的跑出教室。
 
「叩叩叩,抱歉打擾了。」如英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心情平順下來,有禮貌的在教師辦公室前敲了敲門形式上說了一句。
「請進。」
「老師,我將作業帶來了。」
如英走向辦公卓面,將作業放置在空處後鞠了個躬便欲往門外走去。
「如英同學,昨天的新聞……」老師用著關心的口吻對著如英說去。
「……」
「放心,老師沒有要責怪妳的意思,只是……這種事情……妳父母怎麼看待的?」
「爸媽他們……沒說什麼……」
「是嗎?這麼大的一個新聞,妳的父母真的沒說什麼嗎?」話一說完如英不驚抖了一下,發現眼前的三民老師正用手觸碰著自己的手背。
「老師,沒事的話我想先回教室上課了。」
「別害怕,老師是看妳心事重重的樣子想要開導開導妳而已。」
「我沒事,多謝老師的關心,我回教室去了。」如英說完,飛也似的急忙奔出。
 
*****************
星光美音總經理惠的辦公室裏,傳出陣陣的怒吼聲,咆哮聲之大連外頭的辦公人員全都聽得一清二楚。
「為什麼妳一定要這麼做?」
「我這麼做是為了保護整個Unicorn的聲勢,這也是全力力棒皓俊最佳時機。」
「皓俊?關她什麼事?」
「真一,你忘了上次事件的處理過程了嗎?那時你不也十分贊同利用這點轉移媒體注意?才過了二個多月你就全忘了嗎?」
「我沒有忘,但是、這事關係到如英個人名節問題,難道妳就要這麼處理?那如英她怎麼辦?活該倒楣遇到了我!?」
「不然呢?你要眼睜睜的看這次事一直延燒下去,非要毀了Unicorn不成?」
「難道妳要毀了如英不可?她和妳有什麼樣的仇恨?」
「為了公司營運就必須有人要犧牲。」
「惠!我真不敢相信妳會說出這種話,沒想到妳會這麼殘忍、這麼狠心。」
「商場上本來就是一種戰爭,為了企業生存不這麼做就等別人來取代。」
「為了公司,這麼做值得嗎?」
「當然值得!」
「我沒想到妳會變得這麼……不可理喻!」
「變得不可理喻的是你不是我,你為了一個如英把Unicorn搞成這樣,你可知道這些人在你們出道時是如何賣命的幫你們做宣傳,是如何向人低頭求通告的?好不容易開花結果,現在你卻為了如英而要毀了Unicorn?就算你要其他成員會首肯嗎?這些幫你拚死拚活為你打出一片天的宣傳們要不要?你只顧你自己的感受,你想過這些人嗎?你有為喜歡你的群眾們想過嗎?用如英換取這一切值得嗎?」
「好、好、好,算妳說得有理好了,但我不認同用如英的名譽換回來Unicorn的聲勢!」
「真一,你好像還沒搞清楚我的意思。」
「……」
「我以星光美音總經理的身份告訴你,這是我的決定。」
「妳!」
惠用堅定的眼神看了一下真一,便走向員工辦公處。
「皓俊來了嗎?」
「總經理……我在這」皓俊怯生生的站起。
「等一下的記者會都清楚該怎麼說了嗎?」
「嗯,知道了。」
Roger,這次的記者會讓韓雁和皓俊一同出席,和記者說真一他情緒不佳怕會影響記者會進度,所以他這次不出席。」
「好的,總經理我知道了。」
「該給的稿子都給了嗎?」
「都給了。」
「皓俊,給你的稿子都背好了嗎?」
「背好了。」
「這是妳急速竄紅的機會,不要把它搞砸。」
「是的,我會努力的。」
 
和惠的不愉快讓真一一回到家中便朝著酒櫃抓起紅酒,重重的將身體往沙發上摔。狠狠的猛抽了一口煙,眉頭深鎖,腦海不斷浮出如英昨夜無助的小臉和今早惠的話,二者影像在他腦中揮之不去。閉緊雙眼,現在的他想要挺身在如英面前為她阻檔一切困境,另一方面,成員及工作人員的生存包袱卻不得不讓他舉步維艱。
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扭開了放在桌上的酒瓶,鮮紅色的酒液從瓶口中傾流而出。一口灌下肚,酒的烈氣讓真一皺緊了眉頭。
「叮──咚──」清脆的門鈴聲吸引了真一的注意,真一走到門口將門打開時,眼前出現的男子讓真一臉色瞬間轉呈青色。
「嗨!真一!」說話的人正是先前向真一索費的不速之客。
「這裏不歡迎你,滾!」真一說完便要將門狠狠關上,卻被對方靈敏的抵制門板。
「不要這樣嘛,真一,你這是何必呢?」
「你來做什麼?上次給你的還不夠嗎?」
「上次?哦!是夠了……不過,今天我有筆交易想和你談談,嘿嘿嘿……」男子的笑聲令真一的汗毛直豎,怒視著眼前的人。
「別這樣看我……你是要讓我在這裏說,還是要在裡面說?」
「在這裏說就行,有話快說,說完馬上給我滾!」
「嘿嘿嘿……在這裏說也行,反正這一樓整層都是你軒轅真一的名下,樓下又有嚴格控管進出入的管理員,不怕狗仔隊在這裏竊聽……」男子露出一臉奸笑看見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真一。
真一惡狠狠的瞪著男子,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讓對方進了自己的屋裏。
「有事快說吧,我不想讓一個廢人在這裏待太久……」
「廢人?原來我在你眼裏只到廢人的程度,還是你太看得起我了?」
「你到底要不要說?」真一發怒的吼著。
「好、好、好,我說──你是不是有得罪一位姓白的記者?」
「姓白的?沒什麼印象。」
「這也難怪了,你是大紅人當然不會記得人家,可是人家現在可是緊咬著你不放。」
「……你想說什麼?」
「昨天的事……就是對方專為你而來的,既然無法正面和你有衝突,可憐的小姑娘就成了箭靶了。」
「你想說的話重點應該不是這樣吧!」
「嘿嘿嘿……其實我會知道也是那位姓白的記者告訴我的。」
「你知道他?他在哪告訴我?」真一激動的抓著男子的衣領。
「別這麼激動,我怎麼會知道他在哪?不過我知道他……跟我有筆交易。」
「交易?什麼交易?」
「就是你嘍,真一。」
「我?」
「我昨天在一家PUB時遇見了這傢伙,他要我提供關於你一切的資料。」
男子吐出的話語讓真一驚恐連退了幾步,原本因憤怒而漲紅的臉,此時卻是淺淡的白色。男子看著真一如此大的變化,冷冷的乾笑了幾聲。
「你……你全告訴他了……」
「我?如果我告訴他了,我今天要拿什麼來和你做交易呢?」
「誰知道你心裏打得是什麼主意。」
「喂!軒轅真一,別把別人想得都像你一樣,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那是過去的事了,以前的事我不想提。」
「哼!過去的事可以不提,但是現在有人重金要揭你瘡疤,你說……有誰能抵擋得了這誘惑?」
「你……你要多少?」
「嘿嘿嘿──這樣。」男子同上次一樣用手指比了一下。
「一仟萬?」
「不,我要一億。」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獅子大開口。」
「一億買你個人聲譽不過份吧,況且……鼎鼎有名的軒轅真一這點小錢也難不倒你才是。」
男子的話讓真一不由得倒抽一口氣,恨恨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怎麼?捨不得嗎?」男子話一說完真一便轉身往房裏走去,和往常一樣拿著支票走了出來遞給男子。男子露出奸佞的嘴臉看著手裏的支票,放進外套內袋後便往門外走去,離開前回頭向真一丟了一句話。
「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你那個小女朋友要當心一點,就我所知對方為了要擊垮你,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昨天的報導只是小兒科,好好照顧你的小女朋友……到時如果受不了打擊的話……嘿嘿嘿,可別怪我事前沒提醒你。」
「你、你知道對方到底是誰?」
「白崇文。」男子丟下三個字便拂袖離去。
「白、崇、文──」真一咬牙喫齒的說出白崇文的名字,因憤怒而緊握的雙拳可清晰看見浮出的青筋,臉部也因怒火漲得通紅。真一怎麼也想不到,先前的一場口角竟會換得對方惡意的批判及中傷,或許這一場廝殺勢必要有一方被殲滅才能有新的矚光出現。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