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英正襟危坐的坐在飯廳上,不時的用餘光偷偷瞄著飯桌上的四人。坐在各二邊主席位的父母,眼前坐的是弟弟成熙,而自己的身邊則是坐著韓雁。
韓雁一臉燦爛的笑靨向著在坐的各位,弟弟成熙則是睜大了眼睛盯著韓雁。
「韓先生,不知道你今天突然來訪,這些飯菜希望能夠合你的味口。」母親首先發話。
「不不不,是我今天突然說要來的,伯母您太客氣了。」正式的官腔從韓雁口中說出來,不由得讓如英猶疑的看了一下。
「韓先生今天到寒舍來,是有什麼事嗎?」父親開口問道。
「是這樣的,我們這次新單曲的MV要請如英來擔任女主角。」
「女主角?」母親疑惑的回答。
「哇塞!姊,妳出運了耶。」成熙扒了一口飯後,瞪大眼睛說著。
「成熙!」
「是的,因為如英的氣質和外貌都很符合這次MV女主角的條件,所以今天來是希望伯父伯母能夠同意。」
「但是,如英她才剛開學,沒多久就要考第一次期中考,我想可能會擔誤到她的課業,韓先生很感謝你有這份心思,但是這件事恐怕──」
「哦!這點伯母不用擔心,我想拍攝時間和考試有一大段的時間距離,應該是不會影響到課業的,我們會盡量以如英的時間為主,安排在星期六、日的期間拍攝,請伯母放心。」
「韓先生,我們怕的是如英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怕會壞了你們的進度。」父親隨後向韓雁說。
「伯父,放心,我們即然會請如英來擔任女主角,就不會害怕這樣的問題發生,導演人很好他會好好指導如英的。」
「韓先生,我想如英真的會太勉強還是請貴公司另尋他人吧。」
「是啊,如英還是個小孩子又不是這個圈子的,也從沒這樣的經驗,我想,還是找一位有經驗的女孩子當主角比較好吧。」
如英雙親你一言我一句的說著,韓雁看著眼前如英的父母,心裏惦記著二人說話的含意。
「爸、媽,你們兩個好奇怪哦!姊姊想去就讓她去啊。」成熙突然說的一句話,打斷了正在試著阻止韓雁想讓如英擔任MV女主角的二人,二人互相看了一下對方,便向如英看去。
「如英,妳會想去嗎?」母親問著。
「我……沒有啊!既然爸媽反對我去,那我就不去啊!」
「才怪!姊妳騙人,妳明明就想去。」
「我哪有?成熙你別亂說行不行。」
「我沒有亂說,妳明明就是一臉很想去的樣子,裝什麼裝啊。」
「如英,如果妳真的想去爸爸不會勉強妳。」
「爸──」
「姊,妳去啦!妳不是很想見真一哥哥嗎?」
「我沒有想見他啊──真一哥哥?」
「是啊。」
「厚!真的是被你打敗了,人家跟你非親非故的叫什麼哥哥,真夠無聊的。」
「我哪有胡說,是他自己說我可以叫他真一哥哥的啊。」
「他親口說?拜託,你又不認識他本人。」
「我……哼!不跟妳說原因──」
「神經。」
韓雁看著坐在旁邊的如英和弟弟拌嘴的逗趣模樣,不由得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我只是覺得,妳在外和在家裏的差別還真大,認識妳這麼久第一次發現妳會和弟弟吵成這樣。」
「那是因為成熙每次都會亂說話,真是受不了他。」
「我才沒亂說,妳明明就想去……莫非……姊妳不愛真一哥哥,改換成韓雁了嗎?」
「華、成、熙!你不要亂說話!」
「算了如英,弟弟年紀還小妳就別再記較了,否則在韓先生面前這樣會太失禮。」
「伯母沒關係的,我覺得這樣很好很有溫暖的感覺。不過,成熙,你為什麼會一直叫真一為哥哥,你……和他認識嗎?」
「當然認識啦!上次就是真一哥哥送姊姊回來的。」
「上次?什麼時候?」
「就是姊姊喝得爛醉的那一次。」
 
華家門口,一名身影不停的在來回踱步著,不停的用手機通著話說著。
「文哥,你要的資料查到了。」電話的那一頭是一名男性的聲音。
「好!你等一下趕快將資料送到我的住處,放到管理員那裏就行了,我回去後再去拿。」說話的正是白崇文,和如英在餐廳裏遇見時,便立即委託和他一起的另一名男子調查關於如英的資料,憑著當記者多年的資歷,他敏銳的直覺反應,立刻斷定如英身上將會有大新聞等著他來報導。他狡黠的笑了笑,點了一支煙,看向華家的大門。
 
11點的鐘聲敲響,韓雁和華家的人商討出共識後便要起身返家。
「韓雁,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有開車。」
「哦。」
如英送韓雁到門口後,便向韓雁揮揮手道別。愉快的二人,沒有注意到有一雙獵豹般的眼神盯著他們,嘴角泛起邪惡的笑臉。
 
如英送韓雁回去後,旋即上了樓,進了房間裏去。
「叩叩叩──」如英的房門被有秩序的敲著,等如英回應後,開門進來的是如英的母親。
「如英,我問妳,妳不是說已經沒有和那些人往來了嗎?」
「媽、我……對不起。」
「唉,媽沒有要怪妳,只是如果妳真的要和那些人往來,那麼妳一定要小心自己的言行舉止,知道嗎?」
「好的。」
「媽媽真的不想看到妳受到傷害,既然妳決定和這些人交朋友,媽媽不會反對,但是妳一切都要小心,否則──上次那種的事件還會再重來一次的。」
「媽,我會小心的。」
「不晚了,妳也快點睡吧。」
「媽──我想問妳……上次,真的是真一送我回來的嗎?」
「……嗯……是他送妳回來,也是他要我們不要告訴你的。」
「為什麼?」
「這我不清楚,去拍片時如果有碰到他,妳再問他吧。好了,快點睡吧。」
「嗯,媽晚安。」
 
***
 
二月的山上,佈滿著朵朵櫻花,清麗的綻放著。
如英隨著唱片公司及經紀公司一行人來到這此地進行MV的拍攝,在車上待坐著的如英,不時的向車窗外左看右看。
「如英,妳該下來先換個衣服化個妝了。」一名宣傳人員向如英說著,便拿著更換的衣服遞到如英手上。如英看了一下,絲質的衣服上帶著淡淡的粉色,觸感非常細膩,隨意看了一下便換下了原本的服裝。一套上才知道是個經過設計過的古裝造型,白色的襯衣搭上透明淡粉色的絲質外衣,下身也是同色系的裙裝。在造型師的巧手之下,如英儼然成了從書中走出來的古典美人,恍如仙人下凡般的清麗脫俗及有如靈氣般的美貌讓現場的工作人員看得出神。
「這就是那個如英嗎?」建寧問著韓雁。
「嗯,不過我也沒想到她一裝扮起來會美得出神。」
一旁的真一,正在化粧師的巧手下上著妝,不時的用餘光看著。
 
這次所推出的單曲,是Unicorn有始以來強打曲中唯一的一首抒情曲。為了搭配悠揚的曲風,特定將此次的MV故事做成古詩般華美,以襯托出曲子的優雅旋律。甫一想到MV故事時,真一便立刻下定要如英來擔任女主角角色,不論是否出自於私心,如英擔任這個角色是非常恰當的。
「真一,你好了嗎?我向你說一下待會的拍攝過程。」留著繞腮鬍的導演走向真一,坐下來和他討論起拍攝過程及腳本設定。
「我剛剛在這裏加了一個吻戲,不過我想用錯位帶過去就可以了,還有在這裏,女主角和你奔跑的過程中,為了突顯出緊張的情緒,可能會要女主角或是你其中一人有個摔倒的場景。」
「那個部份讓我來好了,一個小女孩而且又是新手可能無法做到自然的地步。」
「嗯!這樣就好,我剛剛也是這麼擔心,即然你這麼說那我跟副導說一下。」
真一向導演點頭示意後,便站起了身,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在MV中的裝扮。真一的裝扮也是古裝,但沒有如英身上那種較華麗的裝扮,而是一身的布衣。韓雁的裝扮則是一個顯赫家世、與如英自小指腹為婚的公子。建寧則是奉命圍捕一起誓言長想守的真一和如英的官兵。而培源所扮演的是一名幫助二人的官兵。
開拍前,導演遞給了如英一份腳本,並且向她解釋一些拍攝時應注意的事項,順勢的教了如英如何飾演這次的角色後,便又向攝影機走去。
如英看了一下腳本後,其中一幕讓她睜大了眼睛。
「這……還有這種戲份啊……」如英紅著臉看著腳本上親吻的畫面。
「如英,還可以吧!」韓雁走到如英身旁,關心的看著。
「嗯,剛剛導演跟我說了一些,我想應該沒問題才是。」
「不要太緊張,放輕鬆點會比較好。」
「謝謝你,韓雁。」
「準備開工嘍!」
「嗯!」
 
***
 
拍攝完後,一臉疲憊的如英回到了家中,立即癱在客廳沙發上,還來不及環顧家中四周的變化,便沈沈睡去。
夜晚的吵雜聲,將昏睡的如英漸漸喚醒,睜著朦朧的雙眼揉了揉後,視線往站在門外的父母看去。
「姊!妳醒嘍。」
「成熙是什麼事這麼吵啊……」
「姊,妳看!」成熙拿著一本周刊雜誌遞給如英,如英看到眼前的雜誌封面及斗大的字體,先前的事件陰影又再次籠罩,如英發著抖翻了翻雜誌內容,上頭的標題比先前的更是有過之而不及──『明葉女中資優生 華如英-右踏真一左踩韓雁 堪稱劈腿皇后:和真一舊情未了,立即和韓雁共渡一夜情』
 
「姊,為什麼會這樣?韓雁哥哥不是只是來家裡吃個飯嗎?幹嘛他們要寫成這樣?」
「成熙──我也不知道──」
「那現在怎麼辦?一堆人擠在外面要進來問妳耶。」
「這……我不知道……」
「姊,妳要不要打電話給韓雁哥哥或是真一哥哥啊?」
「我不曉得……我真的不曉得……」
「鈴鈴鈴──」突如其來的電話響,讓二人著實嚇了一跳。如英懸著一顆心,接起電話。
「喂──請問是華家嗎?請問華如英小姐在嗎?」
「我就是。」
「華小姐我是TBS的新聞記者,我們想透過電話訪問妳,關於週刊雜誌批露妳與韓雁、真一的關係,請問是屬實嗎?」
「這……這……」
「妳這樣回答是表示默認了嗎?」
「我……沒,不是這個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那又是代表什麼呢?」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華小姐,妳怎麼會不知道呢?相片都被登出來了,週刊也寫出事情經過,妳本人怎麼會不知道是這麼一回事呢?」
「我……我……」
「華小姐,如果妳不說的話,那麼就表示有這件事,所批露的事情也是真的嘍?那麼妳究竟是和韓雁在一起,還是真一呢?能不能請妳就這件事情說個明白呢?」
「我真的不知道,請不要再逼我了。」如英被電話裏的記者咄咄逼人的言語,激動的掛上電話。當電話一掛上,鈴聲又再次響起。
「喂──是華如英嗎?」
「我……我是……」
「華如英妳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妳憑什麼搶我們的真一呢?不要臉!劈腿族的賤貨、狐狸精!……」
一連串的咒罵聲在如英耳朵響起,如英的淚水克制不住的湧出,慢慢的將話筒放置一旁,任由電話裏憤怒的歌迷狂囂。將臉轉向在門口處,如英的父母在和門外的記者門解釋和勸說,華家附近的左右鄰舍也被這景象吸引,紛紛探出頭來觀看、圍觀,並不時的交頭接耳。如英在心忖著: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你們要這麼樣的來定論我的罪過?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
Oscar會議室──
「真一!你冷靜一點!」Kevin拉著欲往門外奪出的真一,怒斥著。
Kevin你要我怎麼冷靜?這個報導根本不屬實,你難道要如英一個人去面對這些媒體嗎?」
「真一,我們都知道這個報導根本是在亂寫,但是你要知道,如果你現在出面只會讓事情更亂,會影響到這次的單曲銷售和接下來的專輯發行量,你知道嗎?」
「難道你現在就要眼睜睜的看如英因這個事件被媒體包圍,被這種不實報導遭到惡意抹黑、攻擊嗎?」
「真一,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但是請相信我好嗎?我會把這種事處理得很完善。」
「你要處理?什麼時候?現在嗎?你認為如英她現在就能過得了媒體的連環發問?妳確定她能不受媒體的誤導說出跟原意完全相反的情況嗎?」
「現在只要如英她不要出現在新聞媒體前,我就有把握平息這個風波。」
Kevin一說完,便轉頭向著在一旁坐著臉部因憤怒而扭曲的韓雁,向韓雁示意了一下後,韓雁立即撥了通電話給如英。
「她家裏電話不通,可能被媒體都給佔線了,我現在試著播她的手機,希望能夠播通。」
就在韓雁試著要播通如英的手機時,Oscar一名職員衝進了會議室,氣喘吁吁的說著:「不好了,如英上電視了。」
話一說完,會議室裏的三人頓時臉色發青,直衝辦公室裏的一面大型電視,新聞正播送著如英面對大批媒體的畫面。
「不要啊!如英!」真一看到畫面立刻臉色沈了下來,發狂似的吼了一聲,便往門外衝去。
「真一!不要去!」Kevin一時反應不過來,試著將真一拉回來時,韓雁也在同時往門外奔去。
「你們二個,快回來!」
 
街道上,一輛銀色的JAGUAR車急速行駛著,過快的車速引起了交警的注意,不知情的民眾被這一幕警車直追的場面,還以為是警察正在追緝嫌犯的過程。
車上的駕駛人正是真一,而韓雁則是坐在副駕駛上,二人面色凝重雙眼怒目直視著前方道路,車上迷漫著一股濃厚的殺氣,著實令人害怕。
 
車子一個急速轉彎,向山上奔馳而去。不久後,停駛在道路兩旁的新聞轉播車便清晰可見,真一尋找一處空地將車停了下來。
華家門口擠滿了人,滿是騷動與喧鬧聲。大批的記者媒體、歌迷及附近的鄰居,將華家方圓百尺之內包圍的是水洩不通,讓原本安寧的高級社區,頓時人聲鼎沸,吵得沸沸揚揚。
真一和韓雁不顧一切的就往華家門口衝去,被二人推擠的民眾立刻驚叫出「真一、韓雁」的名字,讓原本就已混亂的場面,更無疑是雪上加霜。
如英看著眼前飛奔而來的真一,臉上的淚水不斷湧出,真一心疼如英哭的如此傷心,想到她所處的困境,一時情不自盡的便一把抱住如英。
這樣的舉動,現場一片譁然,立刻謀殺了記者們不少底片。
 
「真一!你這個笨蛋!」看著新聞轉播的Kevin睜大著眼睛,所有的憤怒化做了堅硬的拳頭,恨恨的往桌上一捶,巨大的聲響回盪在Oscar辦公室裏。
 
「呵呵呵──真一,我就不信我撂不倒你,這只是開始,後面還有更精采的呢。」白崇文獨自坐在客廳沙發上,欣賞著他的傑作,發出令人寒毛直豎的冷笑聲。
 
「這次的新聞事件明天一早馬上召開記者會,原先預定的單曲發售停止,直接在5月份時推出新專輯──」星光美音的總經理上官惠,立刻召集所有宣傳人員進行開會決議,面對這次的事件已足夠影響Unicorn下一張專輯的銷量,Unicorn是否會因此而遭解散命運,就要看明日的記者會情況而定了。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