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來臨,明葉女中前的櫻花盛開,一眼望去,一幅典雅優美的山水畫,映在眼廉。微風一拂,櫻花片片,落下一地嫣紅。
 
明葉女中新的一學期開學了,拌隨著櫻花飛落,一種愁帳、絕美的景色,如同少女情懷般,細膩、脆弱。
 
「如英!如英!妳看!」采蘋興奮的拿著一本雜誌跑向如英,翻著其中一頁高興的說:「看!Unicorn要出單曲了耶──這是他們有始以來的第一張。」
「哦──」如英看了一下,默默的點了點頭。
「妳看哦──為了這次單曲能夠大賣還有送特典,另外還有完全限定盤的預售哦!妳看妳看,這是預售的限定盤,這個是一般的單元包裝──」采蘋一面說一面指著雜誌上介紹的圖片。
「完全限定盤?這有什麼特別的嗎?只是包裝不一樣而已啊?」如英看著,覺得一臉疑惑的問著采蘋。
「哎唷──當然不一樣啊!不然怎麼會是完全限定盤呢?」
「我還是不明白,CD就CD嘛,為什麼要弄得這麼複雜呢?」
「這個完全限定盤的包裝只有前一萬名的預購者才能買得到的喔,裏面會有一些一般包裝裏沒有的東西,比如說:有些會送什麼特製吊牌啦、項鍊、或一些藝人私底下拍攝的生活影片……所正很多啦,這次的特典就是只有買限定盤的人才有的哦。」采蘋仔細的向如英說清楚。
「哦──那這次的特典是……?」
「還不清楚,雜誌上只說有特典但是沒有明確說明是什麼。」
「哦──是這樣啊──」
「2月26號預售才開始,一萬張而已,等我們那天放學後再去預購早就被訂光了,真討厭──好想買限定盤的哦──」采蘋說著說著,便伸著雙臂趴在桌上。
「嗯──我有辦法可以拿得到──」如英小心翼翼的說。
「真的嗎?」采蘋一聽立即坐起大叫了起來。
「噓──采蘋小聲一點啦,這麼大聲會被別人聽到。」
「哦,對不起,妳剛剛說可以拿得到,是真的嗎?」
「嗯嗯嗯──」
「如英,妳好神奇哦!我認識妳這麼久從來都不知道妳──」
「哎唷──妳就別管那麼多,我會幫妳拿的妳放心好了,不過,千萬別跟別人談起。」
「好!我決對不會說,我一定會守口如瓶,愛死妳了。」
「好了啦,三八。」
 
 
Oscar會議室裏──
「這是所有的宣傳行程,你們先看一下。」Kevin向在坐的宣傳人員及Unicorn發下最新單曲發售期間的所通告表。
「哇──怎麼這麼多──Kevin我記得以前我們沒有要上這麼多啊。」培源一拿到手中的通告表,便被上面密密麻麻的宣傳活動嚇到。
「是啊!Kevin你是不是搞錯啦──我們之前不都是只上上比較重要的綜藝節目嗎?怎麼……連握手會都出來了?」建寧接著培源的話說下去。
「不只是握手會,連什麼談話節目都出來了。」
「Kevin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Kevin看著培源和建寧的反應,無奈的笑了一下。他們會有這樣的反應也是能夠理解的,在此之前,Unicorn的宣傳活動都只是一些單純的上綜藝節目唱個歌而已,現在要他們一口氣接受這麼多的通告,的確會令人無法立即釋懷。
「培源、建寧,你們會有這樣的反應,我能理解,不過──」Kevin試著解釋讓二人能夠理解。
「這是我的主意。」真一開口說道。
「真一!你!」建寧和培源二人異口同聲喊道,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嗯,這次的確都是真一主動提出要上的節目,當然,如果你們不願意的話,真一可以一個人去。」Kevin解釋著。
「真一,你是吃錯了什麼藥,還是中邪了,要不要去看個醫生收收驚。」培源一臉錯愕的向著真一看去。
「是啊,我記得之前你可是打死都不上這種節目和什麼簽名會的,怎麼?你是出了車禍──真的把腦袋給撞壞了,還是改性了。」建寧不改酸溜溜的語氣說著。
「這次會想上……只是想說,反正是和星光簽的最後一張,不要再為難唱片宣傳了,於是,就大放送嘍。」真一故作輕鬆不以為然的姿態向二人說明。
「大放送?你確定嗎?真一,要不要我們帶你去看個醫生啊。」
「對對對,一定有問題,八成是把腦子給撞壞了,培源我看我們還是趕快帶真一去看醫生。」
「好,我有認識一個不錯的腦神經的權威醫師,真一,我跟你介紹一下。」
「腦神經的權威醫師?培源你何時認識了這種人?」真一吶悶的問。
「當然有啊,走走走,我帶你去看。」說著說著,培源站起身來示意真一跟在後頭。
在一旁的韓雁看了看忍不住大笑起來。
「真一,我就跟你說吧!你這樣的舉動真的會令人覺得可疑哦!」
「什麼,韓雁你早知道啦,那你怎麼不阻止他呢?」
「我──我為什麼要阻止,這些通告有些我很早就想上了……」韓雁拿著通告表上的節目內容對著建寧說:「你看你看……這個是少女團體組的節目……然後這個的女主持人──辣啊、正點,還有還有這是可愛的Vivi主持的……你看這個……」
「真的耶,被你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到,你看竟然有……耶……」
「嘿嘿嘿──」二人不懷好異詭譎的笑著。
「你們二人不要笑得這麼詭異好不好──」Kevin搖搖頭好氣又好笑,無奈的說道。
 
「鈴鈴鈴」高昂的音樂聲急促響起,韓雁立即拿起掛在胸前的手機聆聽。
「喂──」
「韓雁,我是如英。」
「嗨!如英」韓雁的脫口而出的人名,讓一旁的真一立時心頭一擰。
「我是想……麻煩你一件事……」
「什麼?你要限定盤的單曲?要二張?」
「可以嗎?」
「這個啊──我要問一下嘍──」
「還要問哦──我以為──」
「小妹妹,我是團員沒錯,但我不是老闆啊──」
「對不起啦──韓雁哥哥──拜託啦!」
「天啊!妳啥時學會撒嬌的?」
「嘻嘻嘻──」
「好啦好啦,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女孩子的撒嬌了,我會幫妳調調看。」
「真的嗎?太好了!」
「好了,我在開會不和妳說了。」
「恩!拜拜!」
韓雁掛上電話後,一抬頭便發現所有人都盯著他看。
「怎……怎麼了……怎麼這樣看我……」
「你何時和如英這麼好了……她還會自動打電話給你。」Kevin看著韓雁又用餘光瞄了一眼真一說道。
「沒有啦!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啦!」
「哇──那個女孩子是不是那個十六歲的那個?」
「什麼十六歲的那個,她只是打電話來要我幫他拿二張限定盤的單曲而已。」
「利用這點來查情,高招!」
「建寧你真的想歪了。」
「韓雁你不用急著向我們解釋。」
「ㄟㄟㄟ──真一你別誤會,如英我只把他當小妹妹看……」
「我想,你不需要向我解釋這麼多吧,她的事……你來就行了。」說完真一便離席而去。
「喂!真一!真一!」
韓雁在後喚著,鄒起眉不知該如何是好。
 
**********************
開完了會,真一回到住處後,一開燈便看見沙發上有人。一名穿著喇塌不修邊幅、滿身酒氣的中年男子向他齜牙笑著。真一鄒著眉厭惡的看著眼前的男子,中年男子一邊喝著酒一邊等真一開口。
「你來這做什麼?」真一沒好氣的向男子道。
「我來做什麼?我來做什麼?嘿嘿嘿──你覺得呢?」
「……」
「真一啊──」
「夠了,別叫我!你這次要多少?」
「不多不多……我只要這個……」男子用手比了一個數字。
「一仟萬?我上次不是才給了你五百萬嗎?」
「五百萬……你還敢說,五百萬能幹嘛?用來填牙縫還差不多!」
「五百萬對一個正常生活的人已經足夠了,你還不滿足?」
「唷──這麼?現在教訓我起來了?現在人紅了就了不起了,想當年──」
「好了!夠了!你要一仟萬就一仟萬,下次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了。」
「真一啊──」
「不要叫我的名字!」真一拳頭重重的敲打著牆,失控的吼道。
「好、好、好、我不叫我不叫──」
真一平了一下情緒,朝著房門走了進去,之後便拿起一張支票出來遞給那名男子。
「嘿嘿嘿──」男子狡黠的笑了一笑。
「你可以滾了。」
「那我走了,拜拜!」
男子拖著蹣跚的步伐離開真一住處,看著男子離開,真一隨即把自己摔在沙發上。四周仍迷漫著先前男子滿身的酒氣及難聞的氣聞,頓時皺起了眉後,便發狂般的拿起東西猛摔。
 
*************************
「祝妳生日快樂!」采蘋、如英、阿男三人一放學後,便往離學校最近的餐廳走去。這間餐廳是明葉女中學生的最愛,夏天時這裏的芒果冰令人是垂涎三尺、愛不釋手,到了冬天則是強強滾的酸菜白肉鍋讓人食指大動,而這裏的簡餐物美價廉也是讓明葉女中的人經常光顧的原因。除了簡餐、冰品及火鍋類外,蛋糕吃到飽也是令人流連忘返的主要因素。
今天是如英十七歲的生日,采蘋和阿男便在這裏慶祝如英一年一度的生日。
「謝謝!」
「寶貝,這是送妳的禮物。」
「如英這是我的。」
如英高興的接下二人送的禮物,笑得合不攏嘴。
「我可以現在拆嗎?」
「可以啊。」二人異口同聲回答,如英隨即拆起了二人送的禮物。
「哇──好可愛!」如英抱起了阿男送的絨毛玩偶。
「我就是看它很可愛所以買來送妳。」
「謝謝阿男!」
正當三人說得開心時,鄰近桌的說話聲吸引了她們的注意。
 
「什麼?還沒查到?拜託怎麼可能查這麼久還查不到?」說話者正是白崇文,他皺著眉沒好氣的向著對面的人喊著。
「文哥,人家唱片公司把所有消息都封得死死的,知道的人也怕對方財大氣粗不敢說啊──」面對白崇文的人,是一位高瘦的男子,一副膽小、弱不禁風的樣子。
「什麼不敢說?我就不信重金之下無勇夫?」
「文哥,你為什麼就這麼要和真一過不去,你要知道他現在是當紅炸子雞,各家媒體都把他當成是拉高收視率的一帖良藥。你在這圈子這麼久了,不該不知道這種利害關係,要是弄不好,你會成了全民公敵──」
「什麼全民公敵?記者本來就是應該要站在民眾有知的權利這上頭讓真一誠實公佈自己的事情啊!搞神秘?裝酷?我看八成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才會不敢讓人知道!」
「文哥,你不怕會惹毛其他演藝裏的一些──」
「有什麼好怕,我是站在正義的一方,向世人公佈那些不為人知的下流勾當,社會大眾會和我站在一起的。」
「好了,文哥小聲一點,有人在看我們這裏了。」
「看!有什麼好看,是誰在看?」白崇文氣憤的向四周看了一看。
如英三人一聽到白崇文的一聲怒吼,便紛紛立即轉回頭。
白崇文瞄了一下四周後,便要回頭繼續和美前的男子談話時,一個身影讓他目光稍做停留,眼尖的白崇文立刻認出眼前的人。狡黠的笑了一下,起身向眼前的人走去。
 
「小姐──」白崇文的聲音讓在坐的三人嚇了一大跳。
「我們不是故意聽你們說話的哦!是──你自己說話太大聲的──」采蘋看見白崇文朝他們走來,立即站起來悍衛起她們的立場來。
「小姐,我不是要跟妳說話。」白崇文瞄了一眼采蘋,嘴角微微一斜不屑的說。
「什……什麼嘛……」
「這位小姐……我是不是在那裏看過妳……」白崇文臉面向如英,瞇著眼上下打量著。
「我?應該沒有吧,你會不會是認錯人了?」
「喂!歐吉桑,你要搭訕也找好一點的台詞好不好,這種老掉牙的話還敢搬出來?!」采蘋沒好氣的雙手環抱的唸了一頓。
「我沒和妳說話,妳閉嘴!」白崇文不客氣的回罵。
「這位先生,我想你是真的認錯人了,因為我根本不記得有認識過你。」如英吶悶的向白崇文說著。
「我一定在哪裏見過妳……」突然一個畫面閃過白崇文的腦海,像發現什麼似的臉部表情變化了起來。
「鈴鈴鈴──」清脆的和弦玲聲響起,如英一貫的拿起手機看了一下來電影示。白崇文在那一剎那,眼尖的看到手機上顯示的人名。
「喂──」如英把臉撇向一邊,壓低聲音,小聲的應答。
「如英,是我韓雁。」
「嗯,有事嗎?」
「是這樣的,有件事要麻煩妳嘍?」
「什麼事?」
「是關於這件單曲的MV,要麻煩妳當女主角嘍。」
「什麼?我?」
「嗯嗯嗯──怎麼不答應?」
「這……太突然了,而且……我沒有經驗啊──」
「放心,這只是MV而已,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導演人很好會好好教妳的。」
「可是……我……」
「我告訴妳哦,這次女主角選角可是真一特別要求說一定要妳來演的哦……」
「什麼?你說什麼?」
「嗯嗯嗯,怎樣?有沒有興趣?想不想來?」
「我……我……」
「別我我我了,就這樣決定嘍──」
「等一下啦!就算我要去,我媽也……恐怕不行的。」
「妳怕妳母親不同意?」
「是啊,上次我媽已經有警告我,要我不要和你們有什麼交集的……」
「母親大人……的確蠻棘手的。」
「所以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
「沒關係,我跟伯母說去。」
「啊──,不要啦!」
「就這樣說定了,大哥哥今晚去找妳,拜!」
「喂喂喂──」
如英默然掛下電話,一回頭便看見三人各自面帶不同表情看向自己。
「如英,是誰啊?看妳這麼神秘……」
「沒有啦,是一個朋友──」
「妳是那位目擊車禍現場的女孩吧!」白崇文的一句話,讓如英嚇了一跳。
「什麼目擊車禍現場?」采蘋和阿男疑惑的看著如英。
「呵──沒什麼,小姐這是我的名片,我想我們還是會再見面的。」白崇文遞了一張名片後,便回向自己原先的坐處。
「什麼嘛!奇怪的歐吉桑,如英妳別理他。」采蘋嘟著嘴沒好氣的說。
如英看了一下名片上的人名,一股不安的感覺在內心迴盪。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