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的辦公室裏,Kevin、韓雁正向真一說明了整個來龍去脈。真一聽完後,抑頭靠在沙發椅背上,吐出一縷白煙,細細回想Kevin和韓雁說的話,和剛剛在樓梯間所發生的事。那位女孩──如英,他依晰記得她是當時向學校借場地拍攝時,讓自己恍如遇見天人臨塵般震驚的女孩。雖然如此,但真一對她的記憶也僅僅只有在那一剎那。而現在這位令他心神盪漾的女孩和他如此貼近,甚至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當下才會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如英。
「事情我大致都了解了,想不到我記憶喪失的這段期間,發生了這麼多『趣事』」真一的嘴角微微一斜,俊俏的臉孔浮出一絲惡魔般的笑意。
「什麼趣事啊?你可苦了我了!」韓雁看著真一露出惡魔般的笑意,翻了翻白眼說道。
「別這麼說,你之前不是一直喊著怎麼記者都不挖掘你的八卦新聞,還覺得能被記者挖到算是一種人氣的證明,怎麼,現在被寫了就把之前的話給推翻了。」真一調侃的笑說。
「……」韓雁像是惡作劇被逮到般,摸了摸鼻子默不吭聲。
「好了,真一你別一恢復就開始調侃起韓雁來了,我們還是趕快切入主題吧。」
「的確,即然真一已經恢復正常,二位也都把事情說得清清楚楚,那麼真一,你覺得目前這二件棘手的事要怎麼處理?」惠雙手環抱胸前,靠著辦公桌向坐在沙發上的三人說道。
真一、Kevin和韓雁三人互相看了一下對方,不發一語。
「惠,妳有什麼看法嗎?」Kevin問道。
「我相信妳應該已經有打算了吧,不訪說出來讓大家聽聽。」真一用銳利的雙眼看著惠,和她共處三年時間裏,他非常了解惠處理事情的迅速和當機立斷的處事方式,對於惠他能夠放120%的心讓她全權處理。
惠看了一下真一,充滿自信的嘴角微微笑了起來。
 
「妳是誰?」
如英坐在星光美音的辦公室裏,靠著一面牆,回想起剛才真一看自己的眼神,和他脫口而出的話,不由得令她心寒。現在如英的心情,宛如從雲端上重重跌下,那種悲憤和痛楚,沒有經歷過的人是無法理解。她就像童話故事裡的灰姑娘,午夜12點鐘聲響起,她又回到了原來的樣子。這一個多星期彷彿置身在夢裏,現在該是夢醒的時候了。
「怎麼這些記者還不走啊!」一位宣傳剛掛下煩人的媒體求證電話,抬起頭看見電視牆放送的畫面,不奈的罵道。
「只要我們還沒向他們說明清楚,這些人是不會走的。」
「早上才在開關於昨晚真一被跟拍的事情,現在又來了一個。」
「噓──小聲一點,對方還在呢?」
「她怎麼還在這裏?」
「韓雁要她先留下,可能待會要送她回去吧!」
「她會不會是之前被狗仔隊拍到,和韓雁走在一起的那位?」
「耶──好像是的樣子,哎唷,就是啦!你們看照片上雖然是在燈光不足下拍的,但還是看得出來是她啊!」
「沒想到現在的小女生這麼厲害,佩服佩服。」
「長得不錯啊!比我們旗下的一些女明星還要好看,不如就把她簽下來,加上她先前又被拍到和韓雁走在一起,昨天又被拍到跟真一拍拖……哇嗚!可以省下不少宣傳費呢!」
「你大頭啦!雖然她長得不錯,但是沒有那種感覺啊!」
「什麼感覺?人長得美、身材又好、又有氣質……還有什麼不行的?」
「她沒有那種當明星的感覺啦!美是美,但美的沒有明星架勢也是不行的。」
「對對對,我同意!要像就要像真一那種的,長得好看又有天生巨星的架勢,渾身散發出一種令人攝服的光芒,天生的明星。」
「後天培養就行了啊!有些人不也是這樣的嗎?」
「那不行,那些後天才培養出來的,就算紅了也紅不了多久,曇花一現罷了。」
「有道理。」
「可惜唷--可惜。」
五、六位宣傳小說的吱吱喳喳討論著,如英看了一下便又低下頭沈思。
 
「啪嚓──」開門聲讓還在小聲討論的宣傳們立即停止談話紛紛站了起來,總經理惠走了出來,真一、Kevin及韓雁尾隨在後。
Roger,我們下一個要推的女藝人是誰?」惠一臉嚴肅看著眼前的宣傳們。
「哦哦哦──我看一下,是皓俊。」理著平頭染著金髮,左右兩邊耳朵穿著好幾個耳環的一位男性宣傳急急忙忙的翻著自己的記事簿。
「年齡多大?」
「今年要滿18。」
「原本計劃是什麼時候推她的?」
「預定在明年七月暑假。」
「我知道了,讓她提前曝光。」
「什麼!」宣傳們異口同聲驚訝的說著。
「讓她提早出道,順便連這次的緋聞一起解決掉。」
「總經理……我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
「現在是下午300,我要你在今天晚上之前發一則新聞稿,明天招開記者會,真一和皓俊正式公開戀情,讓皓俊提前曝光,專輯提前在三月份發表,跟記者媒體說皓俊和真一是因為出於同門進而發展出戀情,之前韓雁的事件也一併解決掉。」
「?……我知道了。」Roger會意的笑了起來。
「安娜,妳打個電話給皓俊要她馬上到公司來。」
「好的──不過下面全都是記者,到時皓俊要怎麼進來呢?」
「這事我來解決,你們其他人跟我來。」惠一說完拉了一下穿著的套裝外套,朝著門外電梯口走去。
 
樓下管理員用紅色圍幕阻隔記者們的進入,保全們在記者面前不斷的示意著眾人不要推擠。在樓下等候星光美音公司宣傳出面解釋的記者們,經過快二小時的等待,有些已呈現疲憊及不耐煩的情緒。
「框啷──」電梯一開門,惠帶著宣傳們一同步出電梯門。
記者們開始激動的發問,鎂光燈不停的閃爍。
惠一站定離記者不遠處,又可接觸記者遞過來的麥克風及收音器,看了一下眼前的麥克風後,便深深的鞠了躬。
「感謝各位記者不辭辛勞來到這裏,對於真一給大家帶來的困擾,撇公司深感歉意。真一和撇公司另一位女藝人的戀情在此感謝各位的關心,明天我們將會舉辦一場記者會,對於這個問題我們會給各位一個完整的交待。至於詳細時間、地點,稍晚我們的宣傳會跟大家宣佈,在此感謝各位的辛勞。」
惠一說完又是深深的一鞠躬,便朝電梯內走去,留下一臉錯愕的記者和宣傳。
記者們被惠一連串的話語,頓時傻了眼。直到惠走進電梯門,才又回神過來,重心全部轉移到星光美音的宣傳上,瘋狂的遞上麥克風發問,讓一樓大廳陷入完全癱瘓的局面。
 
「如英,我送妳回去吧!」韓雁看著坐在一旁低著頭的如英,悄悄的走到她面前坐下。
「韓雁──」如英無神的望著。
「不用說了,我知道妳的感受。」韓雁拍著如英的肩膀。「走吧!我送妳。」說完,韓雁遞上手示意著如英。如英看了一下韓雁伸出的手,轉頭看了一下真一。
只見真一拿著一杯熱騰騰的茶杯放在嘴邊,才一會的功夫,真一的神情和剛剛簡直是判若兩人。先前還是處處留露出溫柔、體貼,現在,真一所表現出來的卻是冷酷、沈默,二者之間的差別,讓如英差點認不出,這個人真的是她所認識的『真一』嗎?現在的他,全身散發出一種耀眼的光芒,一種只有巨星才有的光芒。
「如英──如英──」韓雁搖著如英,如英這才回了神。
「──我們走吧──」如英的手被韓雁牽著,臨走前回過頭看了一下真一,四目相交,真一隨即將臉別了過去。
 
坐在前座副駕駛座的如英,看著因車速而不斷消逝的建築物,頭靠著車窗兩眼無神的呆然著。韓雁利用後照鏡看了一眼如英,暗暗的在心中嘆了口氣。
「如英,家到了。」
「哦──謝謝你送我回來。」
「別這麼說,趕快進屋裏吧。」
「嗯──」
如英一進入房間後,便重重的將自己往床上摔了去,掩面痛哭了起來。
 
****************************
 
星期一的早晨,如英拖著沈重的軀體朝著學校走去,像是沒有靈魂般行走。
「小心!」一個大聲的驚呼後,如英被人勇力的拉開,跌倒在地。不知怎麼一回事的她,便看見一輛貨車從她身旁擦過去,立即被眼前的景象嚇住。
「如英寶貝,妳有怎麼樣嗎?」
如英回過頭看見阿男拉著自己,便搖了搖頭。
「妳是怎麼了?我剛才一直在後面叫妳,妳都沒有反應?是身體不舒服嗎?」阿男拉起如英站起不解的問。
「沒什麼……」
「是嗎?但我看妳兩眼無神,妳有遇到什麼困難嗎?還是又有人在妳背後說了些什麼?」
「沒有,真的沒有,可能是沒睡飽的關係吧。」
「嗯──的確,看妳兩隻眼睛都是紅腫的,又有嚴重的黑眼圈──」
「是啊!我昨天比較晚睡,所以──」
「哦──我知道了,妳又是看到了Unicorn的新聞了是吧!」
「妳怎麼知道……」
「哎──這還用猜嗎?妳跟采蘋都一樣,昨天采蘋也是哭著打電話給我──有時我真的很受不了妳們,人家是大明星談戀愛當然也是和同一個圈子的人談啊!我們只是歌迷,做做白日夢就行了。」
「嗯,說得也是。」阿男的一席話觸動了如英的心,是啊!自己只是真一的歌迷,在他的眼裏自己也和其他歌迷一樣,都只是崇拜著他的人。做做白日夢就行了,真的是只要做做白日夢……
如英的淚水不自覺得流下。
「哎哎哎──如英寶貝妳別哭──」
 
「妳們看昨天的新聞了嗎?」
「新聞?又怎麼了嗎?」
「昨天有人發現真一和另一位女藝人出遊耶──」
「我也有看,還是星光美音的總經理出面說的。」
「到底是哪一位藝人啊?」
「不知道,好像也是同一間唱片公司的耶。」
「同一間?確定嗎?」
「不曉得啊,不過Unicorn今天又要開一次記者會,女主角應該就會出現了吧!」
「那一定要是個大美女,這樣才配得上我們的真一!」
「如果不是個美女的話怎麼可能真一會和她在一起……」
一群女生在班上吱吱喳喳的討論著,今天在學校裏不論走到哪,都可以聽到類似以上的言論。
如英趴在桌上看著窗前校門外櫻花道,點點櫻花已經開始形成小小的花庖,再過一個多月便可看見片片櫻花飄落的美景。回想上星期六還和真一一同出遊賞梅花,那種快樂的日子,如今也回不來了。不由得心一酸鼻子一紅,眼淚又滑了下來。
 
************************
「姊!妳最愛的真一又出現在電視上了。姊!快出來看啊!」弟弟成熙和母親在客廳裏看著電視,一見真一出現在電視上,便回頭向二樓喊去。
如英緩緩的走進客廳,電視在播放著記者會的情形。真一坐在正中間的位子,右手邊坐著一位女性及另一名經紀人,而真一左手邊坐著KevinRoger。媒體的鎂光燈快速的閃爍,桌上則是一整排密密麻麻的麥克風立在上頭。
「感謝各位記者媒體的關心,由於昨天的事件讓各位記者辛苦了。」Kevin首先發話。
「昨天真一是和同一間唱片公司的一位新進藝人一同出遊,也就是即將發個人專輯出道的崔皓俊。」
「各位大家好!」皓俊揮著手,漾開燦爛的笑容,向眼前的媒體們示好。
「因為是同一家唱片公司,因此二人之間常有互動,各位昨天知道的事就是二人私下約會的過程,當然,雖然是明星仍是有私人空間,因此我們也希望大家都能給他們更多的空間來維繫他們的感情。」
「請問一下這位……皓俊是吧,妳坦誠公開和真一的戀情,不怕會造成妳個人事業的影響嗎?」一位記者忍不住發問。
「即然公開我和真一的戀情,我就會有心理準備,謝謝關心。」
「那妳不怕真一的歌迷做出一些傷害妳的事情嗎?」
「我想真一的歌迷都很成熟,都會很理性的祝福我們的感情順利。」
「真一,皓俊是哪一點吸引你呢?我的意思是說,有很多女明星都曾公開表示對你的好感,你都沒有選擇,那麼是哪一點讓你選擇了皓俊呢?」
「呃……感覺吧!她有一種氣質,一種像妖精一樣的氣質,怎麼說呢──就宛如像出塵不染的花朵般,既美麗又令人有種距離美──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像妖精?出塵不染?顯然真一的形容詞有點令人不能夠理解──」
「不需要理解,就是一種感覺而已。」
「請問一下Kevin,之前韓雁的事件女主角也是皓俊嗎?」
「是的,那件事是皓俊當時也去探望,就在韓雁護送她上車時被狗仔隊盯上了,沒有經過證實就亂寫了出來。」
現場媒體不停的發問,燈光不停閃爍。
 
************************
「鏘──」清脆的玻璃碎聲,一名男子獨自坐家沙發上,四周燈光昏暗。電視的強光照在男子臉上,男子雙眼泛著紅光,雙手氣憤的抖著。
「真一!Kevin!不要以為你們就這麼贏了,我白崇光發誓,一定要揭發出真一的真面目,我要他親口對我說出道歉的話。」
 
***************************
如英直盯著電視,直到畫面切換另一個新聞消息,便悄悄的走向浴室。
冬天裏泡在熱呼呼的水裏最是舒服,水蒸氣冒著整個浴室,如英躺在浴缸裏發著呆,用毛巾不停的來回擦著手和肩部。
「啊!痛!」突然的一陣疼痛讓如英叫了一聲,朝著傷口看去。手臂上出現在好幾個瘀青,顯然是昨天早上被那些瘋狂歌迷抓傷的關係。如英看著看著,聲音哽咽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