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平息胸中波濤的如英,手中握著Kevin遞過來的水杯,雙手不自覺的顫抖著。如英回想起剛才被人海簇擁的畫面,那種被吞噬的恐懼感是生平第一次體會到,宛如像是會被生吞活剝似的,群眾的力量讓還在懵懂青春期的如英而言,是一種巨大的衝擊力。
看著坐在一旁還在發著抖的如英,Kevin慢慢的低下身子,小聲的說。
「別怕,都過去了……」Kevin的話讓如英暫時的平復心情,但隨即的又恢復先前的恐懼。
「真一……之前……都是這樣的嗎?」如英強做鎮定,緩緩的結巴說道。
「嗯,是沒有這樣的情形過,因為當他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時,他已經失去平常人的生活,不能夠自由自在的出入各個場所。」
「什麼意思?但我常在雜誌上看到一些……」
「哦──那都是做出來的,雖是天王級的藝人但仍然得要做一些小小的曝光和新聞才能維持人氣,這麼做也是想讓歌迷看看他親和力的一面。」
「做出來的?那真一他……沒有自己私人……像剛才那樣……和我出去散心……或者是……」
「很可惜,他沒有也不能夠。當他成為頂尖的藝人時他就得放棄他原有的,也無法像正常人一樣逛街、看電影、吃飯……等等,他所到之處一定會有保全或是宣傳,這麼做完全是保護他不受到傷害。」
「就像今天一樣嗎?」如英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著。
「是的,就是為了防止像今天這樣的情況出現。」Kevin強忍不捨的心情,斬釘截鐵的說。
如英聽著Kevin說出來的話,不由得雙眼一閉,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流下。她從來都不曉得成為一個藝人會這麼辛苦,尤其是像真一這樣站在雲端上的藝人,更是有說不出的苦楚。而她自己,在還未經歷這次事件前,總是天真的認為真一就像雜誌、電視上所說的,全然不知那是為了「看起來」像平常人生活而故意造作,生活週遭被嚴密監控著,私下活動也是在安全考量下做了重重保護。這樣的生活,真一是怎麼過的呢?如英無法理解,在她16歲的青春歲月面對這樣的情況,她不知要怎麼形容,也無法想像。
「如英,妳不是這個圈子裏的人,對妳而言,發生這樣的事會令妳無法承受,也無法理解。」Kevin握著如英的手說著,如英斗大的淚珠不停滑落,垂著羽扇般的睫毛靜靜的聽著Kevin對自己說的話。
「所以,為了妳好,盡量不要和真一在一起。妳年紀太小和真一在一起,妳會無法承受媒體輿論的壓力,那會把妳壓垮的。」Kevin知道真一的個性一向執著,即使喪失記憶,那天生的本性還是不會消失的。當他看出真一對如英的情感時,他就有一股不好的預感,但事情來得太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發展出令他無法掌控的情況來。如今,只有快刀斬亂麻,單刀直入切向問題核心。如英抬著哭花的臉頰,即使是憂愁佔據她的雙眼,眼淚打濕了雙頰仍然掩飾不了一臉娟秀麗質。
「是因為我的關係嗎?因為我還未成年?真一會因為和我在一起影響到他的成就嗎?」如英淚眼婆娑的望著Kevin
「如英,這不是妳的錯,是這個社會、這樣的環境不允許。」
Kevin──或許你會覺得我喜歡真一是出自於歌手與歌迷間的情感,但是,當我和真一相處的時候,這份情感變得讓我無法抑制它,儘管這份情感會帶領我走向未知的領域……可對它的嚮往,讓我不禁邁步向前……初嚐那前所未有的甜蜜……」
「如英,我知道現在要妳和真一分開是一種痛苦,但是……請想想你們的未來,想想真一的事業。」
「我──知道,但是我沒有辦法──」如英滿臉淚水。
Kevin看著如英,用手擦去她臉上的淚水。
此時一個猛烈的撞擊聲,把在場所有員工震了一驚。
KevinKevin呢?」發出撞擊聲的是韓雁,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
「我在這。」Kevin站起身來。
「你在這……如英!」韓雁朝Kevin的方向走去,眼裏出現了如英的身影。
「妳還好吧?有怎麼樣嗎?」韓雁看了看如英,上下的打量著。
「沒……沒事……」如英用力的擤了一下鼻子。
「妳在哭!妳有受傷嗎?傷到哪?」
「沒……沒有啦!只是──」
「只是?Kevin你跟她說了些什麼?」韓雁透過如英的語氣,立刻反應了過來,站起身看向Kevin
「我──我這是為了──」
「韓雁,你不要怪Kevin,一切都是我自己沒有想清楚,都是我的問題。」
「如英,這件事真的不能怪妳!妳什麼都不清楚,是我沒有提醒妳,錯在我身上。」
「韓雁──謝謝你──」韓雁挺身護著如英,讓此刻的她心中有如湧進一股暖流,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下。
「哎哎哎──妳別哭啊,我最怕女人哭了。」忙著摸向□袋試圖尋找出面紙的韓雁,手忙腳亂的說道。
好不容易在四周圍的地方找到面紙向如英遞了去。
「真一!」一聲斥喝後,真一從總經理室忿忿的走了出來,隨後出來的是星光美音總經理──上官惠。
「我不是真一!你們說的真一我根本不認識,我只是有著他的臉孔而已,對於他所有的事我完全想不起來,既然如此,我沒有必要為了他什麼藝人身份改變我想和如英在一起的想法。」真一轉回身對著上官惠說。
「哇嗚──雖然他記憶喪失,但那個拗脾氣卻是一樣的。」星光美音裏的一位唱片宣傳搖著頭說。
「這已經算好的了,如果是在未喪失記憶前,恐怕會拍桌子、摔椅子出氣。」另一位宣傳冷冷的說。
「真一,這不是辦家家酒,不是來給你鬧給你玩的地方,Unicorn也不是你個人的事業!」惠怒目瞪著真一,噴火的雙眼像是要將真一活吞似的。
「夠了!我不想再聽你們口中說的真一,我現在只想當個平平凡凡的人,只想和心儀的女孩子生活在一起,難道和她在一起還要你們批示過不成?」
「我不管你要不要聽,既然你和星光美音簽下唱片約,你就必須完成你應盡的義務!」
「好好好,就如妳所說我簽下唱片約,但我並沒有簽下賣身契吧!」
「如果你真想玩文字遊戲,那我可以斬釘截鐵的告訴你,是的!」惠不甘示弱立即反擊回去,真一恨恨的看著惠。
「難道我真的連和心儀的對象約個會,都不行嗎?真的要如妳剛才所說,我每到一個地方都要有人監視?那我跟一個犯人有什麼差別!?」
「你想要光環,你想擁有名利、想賺取同年齡的人無法賺取的財富,現在你都有了,星光美音實現了你的願望,難道你就不能用你的自由來換取?當你踏入演藝圈成為眾星拱月的焦點,你就要有這樣的覺悟。」
「那這些我不要了行吧!我不要名利、不要財富、不要光環,我只要自由行了吧!」
「真一!這些事由不得你自己決定!」
「為什麼不能?我至少還存有一絲絲的權力自由吧!」
「啪!」清脆響亮的聲音,惠失控的摑了一個巴掌在真一臉上,在真一左臉上重重的烙了一個紅印。
「你清醒一點!你真以為Unicorn是你一個人的嗎?如果你真的要一意孤行,可以!請你好好看清在場的每一個人,在場的這些人會因為你的執著而失去工作,Unicorn也會因你個人因素面臨解散,而令你心儀的人也會因你而無法在眾人面前抬頭,社會輿論的壓力會把她壓垮,歌迷會怎麼唾棄她?怎麼恐嚇她?這些你真的不在乎?真的想成為平凡人?你認為你現在說能放棄就放棄嗎?」惠一說完轉身拿起放置在桌上的搖控器,一面電視牆放送出無聲畫面。真一和如英看傻了眼,畫面傳送的是一樓管理大廳的情形,記者媒體及攝影機已在樓下等候不說,還有不數的歌迷正瘋狂的叫喊及推擠,雖然是無聲畫面,但從他們的嘴型不難得知喊著是什麼,他們喊的正是「真一」的名字。
「這些記者真的是夠厲害,才一會兒的功夫就追到這裏來。」一名宣傳搖了搖頭。
「哼!那些歌迷也很不簡單啊!看來又要辛苦樓下管理員了。」
「不過有時看到這些畫面也蠻興奮的,畢竟他們喊著的是我們一手打造出來的超級巨星,這種成就感是無法比擬的。」
「不過,恐怕已經要成為過去式嘍──」一名宣傳冷眼看著真一,刻意的將尾音拉長。
真一看著電視牆放送的畫面,一種莫名的悸動牽著他每一條血管,有種無法言喻的快感向他襲來。Kevin看著真一臉上表情的變化,韓雁似乎也感受到了真一的記憶快要甦醒,二人不約而同的走到真一身旁。
「真一,你想起什麼了嗎?」Kevin首先發聲問題。
「我……我不知道,但是剛剛有些畫面不停的在我腦海裏浮動。」真一晃了晃頭,突然一陣疼痛感使真一不自覺叫了一聲。
「沒關係,慢慢來。」韓雁拍拍真一的肩膀安慰著。
「這畫面你看到了,這些記者、歌迷會聚集在這裏等候,全都是為了一個人,那就是你。」惠看著電視畫面繼續和真一說著。
「……」
「如果你還執意的話,那麼大門在那裏,你大可帶著你心儀的華如英從這兒走,如果你真認為媒體會因此放過你、歌迷們會放過如英,那就天下太平。不要說我沒有警告過你,你會因如英而身敗名裂,如英會因你身心崩潰,要留要走你自己決定。」惠用手指著星光美音的正門方向示意真一,雙眼銳利的看著真一。
空氣中迷漫著冰冷的氣息,令人背脊發冷。
如英看著大家一臉凝重,緩緩的站了起來。
「我……我離開好了。」如英低著頭迅速的向門口方向跑。
「如英!」真一靈敏的拉住如英的手臂,不讓她離開自己。
「真一……請你放開……我……」
「如英,這不是妳的問題!」
「不是我的問題?你確定嗎?剛剛總經理說得對,我不適合你。」
「如英妳在說什麼?什麼叫妳不適合我?」
「再……再見!」如英低著頭,害怕看著真一,害怕他的眼神令她的決意改變,如英強忍想哭泣的衝動,壓低了哽咽的聲音,用力甩開真一的手向門口奔去。
「如英!妳別走!」真一跟著跑了出去。
「真一!真一!」韓雁尾隨在後。
如英壓按著電梯按扭,看真一跟在自己身後跑了出來,便往樓梯間跑去。
「如英!妳別走!」真一幾個跨步就跑到如英面前,阻檔她的去路。
「真一你讓我走,你讓我走吧!」
「如英,我不清楚妳是怎麼想的,但是我們是否在一起,根本不會影響到我的工作,剛才那都是惠她在胡說,她在嚇唬妳,妳別聽她的。」真一抓住如英的雙臂,把如英正向自己,激動的說。
「真一,剛才電視牆的畫面你也看到了,惠說的話也都分析的很清楚,你所牽動的是一個企業的興衰,Unicorn是否存在,成敗都在你身上。我無法承受這種壓力,我不能成為你們之間的破壞者。」如英皺著眉清淚悄然滑落。
「沒有人說妳是……好!我這就去跟惠說,歌我不唱了,違約金我來負責。」說完,真一轉身往公司前去。如英被真一的話嚇住,忙著拉著真一。
「真一不要!你不要衝動,我不值得你這麼做。」
真一被如英這麼一拉,順勢的將如英拉進自己,唇深深的在如英的唇上,將自己所有的慾望傾注於舌尖,不停的吸吮與探索,直到窒息般的喘息迫使二人分開。
尾隨在後的韓雁看到這畫面,便識趣的躲在樓梯出口。
真一輕柔的將如英擁入懷裏,撫摸著她細滑的髮絲。
「如英,不要離開我。拜託妳。」
如英緊閉著雙眼,任眼淚直流。她何嘗想要離開自己的夢中情人,初嚐愛情的滋味卻被迫分離,這種心痛的感覺讓如英心如刀割,像是有一把鋒利的刀刃要將她一分為二,劈了開來。
「真一我也不想離開你,我沒有這樣的勇氣。」
「那……我去和惠說。」
如英睜大雙眼直視真一,真一款款深情的望著如英:「妳在這裏等我。」
「不要,真一!」如英拉著不讓真一衝動行事,躲在一旁的韓雁走了出來,阻擋真一去處。
「韓雁,你不要阻止我。」
「真一你是昏了頭嗎?不管你是不是記憶喪失,但是請你保有成熟理智。」
「不管我是不是因為喪失記憶的關係,但是我想,如果是之前的我,或許我也會這麼做。記憶喪失是車禍因素也好,是心理因素也罷,總之我知道一點,那就是我厭倦了,我的心我的潛意識告訴我,我累了,我不想再背負這樣沈重的包袱。或許──這也是我真正記憶喪失的原因。」
「真一……」韓雁聽了真一坦誠告白後,想了想先前Unicorn為了保有天王級地位,為了一次又一次突破自己創造出的銷售成績,他們四人所做的努力。功成名就的光環卻也造成了他們無法過得像正常人一般,尤其是眼前的真一,他的生活已經被活生生剝奪,形成一位外表光鮮亮麗,卻像一隻被關在籠子裏的金絲雀,無法自由自在飛翔。也許真的如真一所言,喪失記憶真的是他內心的反射,想藉由這點來逃避,想找一處安靜的地方過正常人的生活。
「韓雁,你快阻止真一,不要讓他去。」如英猛力拉著真一。
「如英,妳放開我。」
「真一!」
「真一,我知道你的苦處,但是還是請你想一想所有的工作人員吧。你難道真的想因為你個人因素,害他們都失業嗎?他們不像我們,已經賺夠了這輩子花也花不完的財富,有許多人還在背負著債務,你難道真的想看這些人的家庭因你而破碎嗎?」韓雁試圖用溫和的口氣喚醒真一的理智,向他分析後果。
「夠了,我不想聽。」真一厭煩的一直向他說教的韓雁,一把推開。
「真一!啊──」如英拉著真一的手被用力甩開,如英一個踉蹌欲往後倒去。
「如英!」被如英的叫聲驚嚇,發現如英正往後面的樓梯倒去,韓雁和真一異口同聲叫著,真一一個箭步往前一跨摟著如英,一個重心不穩二人向下滾去。
「真一!如英!」韓雁立刻奔去,看著倒在樓梯間的二人。
「你們沒事吧!」
「嗚──好痛──」真一用手摸著頭,皺著眉痛苦的說道。
「真一你沒事吧?傷到哪裏了?如英,那妳呢?」韓雁上下的打量著二人,並朝真一按住的地方看去。
「我……我沒事……」如英向韓雁說道,轉身看著用身體保護自己而受傷的真一。
真一仍是皺著眉閉著雙眼,手不停的在後腦勺處不停揉著。
「真一,你是傷到哪裏?讓我看看!」韓雁緊張的問。
此時真一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緊張不已的韓雁。
「韓……韓雁,嗚──好痛!」
「你不要緊吧!」
「這……這是哪裏?我怎麼會在這裏……噢,好痛!奇怪我的頭怎麼會這麼痛!」真一不知自己為何會在這裏出現,慢慢的他回想起演唱會的情形,然後他喝酒、和人吵了一架,開車離去後發生了──
「我不是開車──然後撞上什麼了嗎?這裏是哪裏?我不是應該在醫院嗎?」
聽了真一的話後,韓雁睜大了雙眼。
「真一!你想起來了嗎?你恢復記憶了!」韓雁高興的大叫。
「什麼?我恢復記憶?這什麼意思?」
「真一你之前因為車禍暫時喪失了記憶,現在你終於想起來了,真的是太好了!」如英也被突然來的喜訊高興,急切的向真一說明韓雁所說的話。真一看著眼前的如英,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
「妳……是誰?」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