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時分,Oscar的會議室裡充斥著大聲喧嘩的吵鬧聲,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吵著。突如其來的事件,讓原本已經疲憊的工作人員又紛紛離開溫暖的被窩,半夜來到公司進行緊急會議,這幾日忙於消毒的消傳工作已經工作人員個個壓得喘不過氣,又要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更是顯得煩燥,有的人暗罵真一太過於不潔身自愛,有的人則想知道究竟是哪個何方神聖,讓對愛情原本嗤之以鼻的真一為之心動,更進而做出令眾人跌破眼鏡的事情。然而,更令他們為之氣結的事,狗仔隊的通天本領,現在的他們恨不得要將狗仔隊個個誅之而快之。
 
「他媽的,這記者真是不要臉!」
「要真一公開道歉……這根本是比登天還難……」
「這罷明了就是要敲詐嘛!」
Kevin,現在該怎麼辦?真的要真一出面公開道歉嗎?」
「問題是現在真一的情況還不適合公開露面。」
「如果被發現真一喪失記憶了,怎麼辦?」
「對方真的是未成年的少女嗎?」
「真一和未成年少女……靠!虧這記者想得出來!」
「如果這事真如那記者所說,暴發出來那可不得了了。」
「怎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要不要請個風水師來看一看。」
「上次是韓雁和未成年少女,隔了一個禮拜變成了真一了,好朋友當成這樣也不容易。」
「這個或許就是默契吧!」
「ㄟ──會不會這二次指的未成年少女……都是同一個人吧!」
「不會吧!」
「說不定哦!現在的女學生都很敢的,什麼事做不出來?」
「哇嗚!太勁爆了吧!如果真是那樣……對方應該也是個小美人吧,愈說愈想看看到底長得什麼樣子。」
 
一群人連串的問題讓Kevin皺起了眉頭,用手指揉了揉太陽穴。上述的這些問題他都知道,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要如何解決這次的危機。
「現在我們最棘手的不是真一願不願意低頭道歉,至於對方要的資料我們也可以想個辦法弄個假資料過去,但是……對方如果食言,那麼後果該怎麼辦?」Kevin緩緩的說出自己的看法,這是令他頭痛也是不得不提防的結果。會議室裏突然變得安靜下來,每個人都互相看著,沒有人能夠給Kevin任何保證。
「星光美音那裏怎麼樣?有知會了嗎?」其中一個理著平頭的工作人員道。
「唱片公司那裏我已經先和幾個宣傳知會過了,明早我還要去那裏和他們開會。」
Kevin把頭往後抑靠在倚背上,雙手放置在椅子上的扶手。他現在腦海裏全都是真一和如英的畫面。到底記者拍到了些什麼?會危及到Unicorn的事業到什麼樣的程度?下一張專輯發售量是否會影響銷售?如果真的公開道歉是否會造成另一波的旋風呢?種種有太多需要仔細思考的事情,Unicorn空前的成功雖然締造了現今無可比擬的轟動,但要維持不墬的聲勢卻要比其他藝人費更多的心力,因此Unicorn的每一步都是需要仔細評估衡量,否則一個不小心,就能夠從高雲上重重摔下。
 
半夜時分,Kevin讓其他工作人員暫時先回家休息,一個人獨自坐在若大的辦公室裏,一邊思考一邊撰寫明天要向星光美音唱片公司所要開會討論的內容。不時用手指揉了揉鼻樑,輕輕嘆了一口氣。
「難道……早上那股不祥的預感真的會實現嗎?」Kevin自言自語的說著,頓了幾秒,又開始急速的敲著電腦鍵盤,趕製明早要開會的內容。
 
*     *     *     *     *     *
 
星期日的氣候承襲著昨天的好天氣,如英一早便在房內試穿著各種衣服,挑了件淡桃色的圓領長袖上衣搭配著乳白色雙排扣的及膝大衣,穿著輕便的牛仔褲。將瀏海向一旁梳去,用著上頭刻著玫瑰圖案的髮夾夾住,束了一頭馬尾,嘴唇擦上新買的潤唇膏,向鏡子嘟著,滿意的笑了起來。如英邊看看鏡子的自己邊回憶著昨夜的情形,她到現在還是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沒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和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在一起。昨晚真一的擁抱,他的溫暖、香氣、結實的胸膛……如英只是回想了一下便立即臉紅了起來。
「鈴鈴鈴──」優雅的和弦鈴聲響起,如英立刻從回憶中醒來。
「喂──」
「我已經出門了,妳可以出來囉,我在約定的地方等妳。」
「嗯!」
如英一掛下電話,便飛快的朝一樓大門□奔去。
 
**********************
「鈴鈴鈴──」一通急促的電話叨擾了還在睡夢中的韓雁,韓雁意識模糊的用手向電話放置處伸去,拿起了話筒聲音含糊不清的回應著。
「喂──」
「韓雁!你現在人在哪裏?」
「我……我當然是在房裏睡覺……哈啊──Kevin這麼早打來……我還想要再睡,你晚一點再打來吧!」
「韓雁你先別睡,現在有緊急事情要處理,真一在你旁邊嗎?」
「他?他在另一間房裏,你要我去叫他嗎?」
「不用了,韓雁麻煩你今天看住他,千萬不要讓他再和如英碰面。」
「如英?為什麼?」
「唉──真一這個笨蛋,記憶喪失連該有的緊覺性也喪失了,昨晚他被狗仔隊跟拍,拍到他和如英──唉,總之現在這個事情我會盡量壓下來,你千萬要看緊真一。」
「哦,好!」韓雁掛下電話,便下了床走向另一個房間去,敲了敲門。「真一!真一!」見真一沒有應門,韓雁說了些「抱歉,打擾了。」便進了房內,空無一人的房間讓韓雁頓時清醒了不少,立刻衝出房門向四處尋找真一的身影。找了一遍沒找到,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
 
**********************
真一戴著一頂鴨舌帽配上一幅足以遮住眼部範圍的墨鏡,一襲黑色的皮製大衣搭配皮褲,站在全市最高的建築物前。早上十點,只有稀疏來往的民眾,還不到開始熱鬧的中午時分。真一靜靜的站著,不時的看了看手錶。這時如英跑著到真一的面前。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如英喘著氣說。
「沒關係,早餐吃了嗎?要不要吃些什麼?」
「我已經吃過了。」
「那我現在……」
「我們去看電影!最近有一部電影我好想看!」如英興奮的拉著真一說道。
「嗯──好!我們走!」
 
「嘟、嘟、嘟──您撥的號碼現在無法回應,將為您轉接語音──」韓雁掛上電話,立刻搜尋起如英的電話號碼,焦急的說:「拜託一定要通,一定要通……」
電話撥了出去,正當韓雁高興有人接聽後,卻傳來熟悉的聲音:「我將為您轉接語音信箱,請您在嗶──」韓雁嘆了一口氣,垂著頭無奈的攤在沙發上。
「怎麼辦?我要怎麼向Kevin交待?」韓雁喃喃自語著。
 
***************************************
另一頭經紀人Kevin正和唱片宣傳及總經理將昨晚的事情做了一個簡單明瞭的報告。當他一報告完畢,在場的宣傳都搖了搖頭,一臉無奈就像是在訴說著:「怎麼又搞出這種事」的表情。Kevin看了眼前宣傳們個個神情凝重,放下了手中那份報告書,呼出一口氣。宣傳會有無奈的表情出現也是可以理解的,在一個星期前才為了同樣搞出誹聞的韓雁做了一連串的消毒動作,才剛平息不久,接著真一又出現在這種情形,甚而比先前的韓雁有過之而不及,從來沒有傳出任何誹聞的真一,如今被暴料出和一名未成年少女在一起,恐怕又會引起媒體瘋狂的追蹤報導。一想到這Kevin不禁皺了一下眉。
「各位,對這起事件有什麼看法嗎?」坐在主席位的總經理上官惠發話,一頭飄逸微捲的長髮,細緻的雙眉配著目光銳利的雙眼,緊閉的嘴唇可看出不可一世的模樣。穿著一襲米白色的寬大圓領針織羊毛衣,外搭著一件合身的卡其色皮衣,同身上所穿的及膝長裙為一套組,保暖的皮製長筒靴和衣服成了完美的搭配。從她的眼神散發出一種莊嚴,與她天生的美艷形成了正比。四年前在國外修完傳播相關碩士學位後歸國,慧眼獨具的發掘Unicorn,也因Unicorn的成功讓她在短短四年間從一位最基層的宣傳搖身一變成為全國最具規模的唱片公司總經理。她的一席話讓在場的人員全都摒住了氣息,默默不語低著頭。
「這件事對於我們下一張專輯有很大的影響力,不管如何,這都是一件具有很好宣傳效果的消息,成敗之間就看目前在坐的各位了。」
「但是,總經理這件事情並不像韓雁那樣好處理啊──」
「是啊,韓雁那次我們可以直接說那只是純粹的護送對方上車了事,不過真一這事就不像之前那般了。」
「更何況真一是Unicorn的靈魂人物,恐怕事情會沒有那麼樣的順利。」
「我也是這麼想,這事挺棘手的。」
在場宣傳你一言我一句,聽在總經理的耳裡不覺得厭煩了起來。
「我想各位還沒有搞清楚一件事。」上官惠雙手環抱於前不耐的說,看了一下眼前的工作人員又紛紛停下討論聲,清了清喉嚨道:「公司請各位當宣傳就是要為公司及藝人處理好所有的事情,不管是什麼樣的問題各位應該要有即時解決的能力,而不是單純的提出問題。」
話畢,眾人被她所釋放出的莊嚴所攝服,大家互相看了一眼,說不出任何話來。
 
*************************************
「啊──啊──」幽暗的空間裏,不時傳出女性的尖叫聲。正在電影院裡看影片的真一和如英,選擇了一部恐佈片欣賞。如英睜著大眼看著螢幕畫面,一邊怕的縮著身體,一邊又害怕的透過手指指縫間看著電影螢幕。真一看見如英這麼又愛又怕的樣子,覺得好笑又覺得奇怪,不時的竊笑了起來。
「呼──好恐佈哦!」散場後如英仍然對剛才電影的情節畫面記憶猶存,不時的颤了一下。
「竟然怕又何必要看呢?」真一摟著如英的肩膀說道。
「就是這樣才過癮啊!又怕又想看的那種感覺,有一種刺激的感受……要怎麼說呢?反正就是一種很刺激的感覺就是了。」
「享受?妳到現在都還有點發抖,還說是一種享受。」
「有嗎?」如英故做堅定否認真一的話,真一笑了一下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了,看完電影現在也快要1點了,要吃些什麼嗎?」
「嗯,不知道要吃什麼?」
「那我們邊走邊看好了。」
 
真一和如英併肩走著,相戀的二人已經忘了自己身在何處,就像一般的戀人,毫無任何警覺心的真一摟著如英的肩膀走著。但是,全身散發著巨星般魅力特質的真一,並未因經過精心喬裝打份而減少那份吸引力,相反的,如此的打扮反而更加吸引民眾測目注視。
走在寬廣的十字馬路口,眼前一幅巨大的橫幅廣告招牌吸引了如英的目光。招牌上的模特兒正是真一,年初時應一跨國性的企業集團之邀首次擔任代言人,其代言費高達位數之譜,此消息一出讓所有人都是瞪大雙眼,更是打破了藝人擔任代言人的價碼。企業集團花重金禮聘真一代言,商品甫一推出便照成熱門搶購,一時間商品供不應求,形成商品嚴重短缺現像。雖是以九位數金額高聘,但真一不愧是新一代的樂壇天王,三個月內就讓商品預算從斥字一下子以正數倍率大幅成長,讓企業主是樂不可支。
「怎麼了?」看見眼前發愣的如英,真一忍不住的開了口問。
「沒什麼,我在看你那張大型海報,把你拍得好帥、好好看。」
「哦,那是本人比較好看還是那張大型海報?」
「當然是本人啊。」如英調皮的說著,此時她也發現了四週行人異樣的眼光。週圍的行人不斷看著經過精心喬裝的真一,上下打量著。終於一個年約20歲的年輕女孩向他們走來。
「請問你是Unicorn的真一嗎?」女孩開口問道,這一句話讓真一及如英當場傻了眼,二人却却的閃避話題,但仍然逃不過歌迷銳利的雙眼。見真一拉著如英步划漸漸往後退,轉身就要離去時,心急的歌迷尖叫起來,大聲叫了「真一!」後,只見真一熟練的拉著如英就跑。歌迷一見真一開跑,全部蜂湧而上,形成了追逐賽。
 
拉著如英快速奔跑的真一,即使記憶喪失,但對於一些事情仍有著強烈潛意識趨使他這麼做。真一拿起手機按著開機鍵後,習慣性的立即撥了通電話給Kevin
「真一嗎?你現在人在哪裏?」
Kevin我們現在人在熱區裏,能麻煩你請工作人員開車來嗎?我們被歌迷追著跑,我還可以再跑一會到如英的體力應該是不行的。」
「好,我馬上請工作人員和保全員過去接應,我們到時會再打電話給你。」
「盡量馬上過來。」
OK!」
真一拉著如英跑了快要百公尺後,如英便開始上氣不接下氣喘著,腳步也愈來愈沈重抬不起來。
「如英妳還好吧!」
「我……還……好……」如英完全跑不動的停下腳步,喘著氣說著。
「要不要我揹妳?」真一看著喘氣不已的如英,心疼的問。話一結束,大批歌迷便全湧了上來,將真一團團圍住。真一害怕歌迷傷害到如英,便將她擁入懷中保護著。真一這個舉動引起來部份歌迷的驚聲狂叫,無法接受真一擁抱著另一名女子,便瘋狂的亂揮亂抓,試途想將二人分開。另一部份歌迷則呈現瘋狂狀態,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見心中的偶像,不由得亂摸亂碰起來。
 
一時間,瘋狂的歌迷將熱鬧市區的幾條街佔滿,形成了萬人空巷的空成狀闊場面,頓時讓附近的交通陷入癱瘓難行。據民眾報案後,附近的交警及警察人員立刻到現場做疏散動作。而Kevin也在十分鐘後立即趕到,將被歌迷團團圍住的二人護送上車,朝著星光美音辦公室開去。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