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英妳真的不和我、阿男一起過聖誕節嗎?」采蘋面向如英坐下。
「對不起,那天我要和我媽去一個地方,所以不能和妳們一起過。」
「哎──那多可惜,一年一次的聖誕節耶──」
「對不起啦,采蘋。」
「如英寶貝,沒關係的不要緊。」阿男一旁說道。
如英有些愧疚的看著采蘋和阿男,一個是她多年從小到大的朋友,一個則是幫她順利考上前三名的朋友,而自己現在卻要為了自己喜歡的人欺騙她們,心中不由得泛起一絲絲罪惡感。
 
陽天暖暖的照射進來,將近日陰霾詭譎的天空一掃而空,透著清新舒暢的空氣,讓人不由得多吸了幾口,潤潤近日被綿綿陰雨所侵的喉嚨。
街道上不少店家放起了聖誕節的歌聲,樹上掛滿了彩球與金聰,甚至還有教會人員組成唱詩班,在街頭唱起聖歌來。
如英起了個大早,便在家中廚房忙了開來,一邊手忙腳亂的拿著器皿,一邊忙著看放在流理台上的食譜放置調味料。不時還用食指沾取嚐了嚐味道,滿意的點了點頭便將鍋中的溶液,順著鍋緣流入備置好的圓型器皿中,送入烤箱內烘焙。
「妳在做什麼?」母親被廚房裏的鏘鏗聲吵醒,來到廚房看見如英一人忙進忙出,流理台上是一片狼藉,這樣的景像讓她感到不解。
「沒什麼啦!是……今天我和采蘋她們要一起過聖誕節,所以,我就想做一些東西……和大家一起吃……」如英被母親突然出現所驚嚇到,吱吱唔唔的編起謊言來。
「過聖誕節?為什麼不請采蘋到我們家呢?媽媽可以幫妳們準備聖誕大餐啊。」母親走進廚房,順手收起如英所製造出的垃圾。
「不好意思啦!每次都是采蘋坐這麼久的公車來我們家,我就想說這次換我到她家去──」如英說著說著便用餘光看了一下母親的表情,看母親沒做什麼反應,鬆了一口氣心想:這樣應該可以瞞得過媽媽吧!
「妳烤箱裏在烤什麼?」
「我在烤巧克力蛋糕。」
「巧克力蛋糕?妳自己做的嗎?」
「嗯!我上次去買一本教人家怎麼做點心的書,就自己試試看做了起來。」如英拿起放在流理台上的食譜書籍,證明自己說的話。
「好了,我看到了,不過妳怎麼不叫醒我讓我幫妳呢?」
「我看媽還在睡,就想說不要打擾妳就自己做起來了,我想應該可以成功吧。」
「妳有先試試味道嗎?」
「有有有,試過才放進烤箱裏烤的。」如英用力的點點頭。
「妳啊,鬼靈精一個,下次要做叫媽媽來幫妳。」
「嗯──媽,這裏我自己收就行了,妳再去睡一下啦!」母親微笑的點了點頭走出廚房,如英目送母親步出廚房,不禁呼了一口氣鬆懈了下來。
 
「聖誕節快樂!」韓雁、如英、Kevin、真一四人拉著響炮高興的大聲喊著。
「我帶來了自己親手做的巧克力蛋糕哦!」如英用著愉快的聲音說道。
「真的嗎?妳自己親手做的?」韓雁看了站在一旁的如英,不可思議的說。
「對啊!我今天一大早起床就是為了做聖誕蛋糕。」
「在哪裏?妳放在哪裏?」
「我放進冰箱裏了,等吃完飯再說吧。」
「不行,我一定要現在吃!放心,我一定會把它全部吃光。」
「你太誇張了吧!萬一不好吃怎麼辦?你也會吃光嗎?」
「當然,美女做的一定要吃光,也一定會好吃的。」說完,韓雁便朝向冰箱將蛋糕取出,一邊用手挖著吃一邊做好吃的表情。如英被韓雁逗得笑了起來,真一看在眼裏不明的吃味襲上心頭,勉強的擠出一絲笑容後,便往陽台方向走去。
 
韓雁看見真一獨自走向陽台,便迅速俐落的切了塊蛋糕遞給了如英,並用眼神示意著。如英接過韓雁切好的蛋糕,朝著真一所處的方向走去,輕聲問候。真一甜蜜的吃起如英手捧的蛋糕,二人眼神再度四目相交凝視著對方,如英嬌羞的低下頭。看在眼裏的韓雁心中有一絲的苦味,卻又立即強打精神,回復往常喜愛嬉笑的韓雁。
「待會想去哪裏?」韓雁問了一下如英。
「不知道耶──今天是星期六又是聖誕節,應該蠻多人都外出去玩吧!我不是很喜歡往人多的地方鑽。」如英邊說邊吃了起來。
「妳們女孩子不是都很愛逛街,超愛往人多的地方擠不是嗎?」
「才沒有呢,我就不愛逛街。」
「那……要去哪呢?難得的假日、難得的好天氣,待在屋裡多可惜啊!」
「去哪好呢?──真一,你有想去什麼地方嗎?」
「我沒什麼意見,只要不要在這間屋子裡就好了。」真一站在陽台上,聽見如英呼喚,便回頭看著如英說道。
「說得也是,真一最近不是在醫院就是在這所私人療養會館,再不出去的話,可能就又要悶出病來了。」韓雁吮了吮手指上的蛋糕說。
「我不管你們要去哪裏,只要出去時小心一點,不要被狗仔隊盯上就好了。」Kevin拿著啤酒坐在沙發上慵懶的小心提醒。
「那……我們去有梅花盛開的地方」如英提議道。
「泡溫泉……我是可以,不過賞櫻嘛,現在這個時候櫻花都還未綻放開來,恐怕也無法觀看吧!」
「說得也是……」
「我去拿件外衣。」真一說完便朝二樓的房間走去,如英靜靜的跟在後頭。當真一順手取過一件外套時,回過身時不知如英跟隨他在後,便和如英撞了一下。
「啊──」如英一個身形不穩,眼見就要往後摔了下去。真一立刻用手扶了如英,真一的手搭在如英的腰上,二人四目相交停了幾秒,如英被真一直盯著臉害羞的低下頭去。
「啊,對不起!」真一立刻將如英拉穩站直,把手抽了回來。
「應該是我要向你道歉。」二個人互相不好意思起來。
「妳……有事嗎?」真一打破沈默。
「我是想送你一樣東西。」說著,便將今早出門時放在包包裏的圍巾取了出來,灰色的喀什米爾羊毛圍巾,也是那天和采蘋去百貨公司時所買的。為了不讓其他人看見,便將它放在包包裏,等到較好的時機再拿出來送給真一。
「這是要送給我的嗎?」真一取過圍巾,看著如英。
「嗯!這是喀什米爾純羊毛製成的哦。來!我幫你披上。」如英接過圍巾,真一微微的彎下身子,讓如英方便將圍巾搭在自己身上。
「真的很保暖,謝謝妳!」
「不用客氣。」
「我們該出發了,不要讓韓雁在外等太久。」
「嗯!」
 
滿山遍野的梅花,陣陣的花香噗鼻而來。如英大力吸了一口清新空氣,做了一個伸展動作。真一雙手靠著枰欄看見眼前美景,心曠神宜起來。韓雁停了停車後,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要不要到下面走走。」韓雁看著前方有著一排石階,便向真一和如英喊道。
「走吧。」真一看著如英說道,將左手向如英伸去,如英靦腆的看著真一,慢慢的把手向真一挪去。真一握著如英的手,向韓雁走去。
「快來啊!」韓雁高興的往前跑,一邊回頭喊著。
沿著石階往下走,一座吊橋出現眼前。吊橋顯然已經有一段長久的歷史,到處都是斑剝的痕跡,走過搖搖晃晃的吊橋後,一大片的樹林散發出清新的芬多精,三人沐浴在這片陽光森林中。再往內行走,便可聽見涓涓流水聲,三人朝著水聲走,一座斧劈刀砍的山岩巍峨聳立,一道瀑布從上流瀉下來。
「哇呼!好冰的水!」韓雁伸手向溪流裡的水摸了去。
「現在是冬天,水當然是冰的啊!」真一說道。
「這裏的風景還真是不錯,又蠻隱密,知道這裏的人應該不多才是。下次一定要在夏天來,就可以跳進去盡情的在溪水裏玩。」說著說著,韓雁便用雙手捧著溪水向真一和如英潑去。
「韓雁……你……」如英也不甘示弱的回潑了回去。
「看我的!」真一也加入了戰場。
三個人沈迷於人水大戰之中,完全不顧形象的鬧成一團。
 
夜幕低垂,回到會館時已經將近七點,如英看了看手錶便向真一揮揮手道別。
「如英,我送妳回去吧!」真一抓起放置在一旁的外道說。
「不用了,我家離這裏很近,沒關係的。」
「女孩子晚上走在路上本來就比較危險,還是我送妳吧。」
「可是……韓雁他……會不同意吧!」
「沒關係的,他現在人在洗澡,等我回來的時候他還沒洗完呢。」真一望著二樓看了一下說。
「哦!」
「讓我送妳吧!」
「嗯!謝謝!」如英看著真一一臉堅定的眼神,便點著頭應答。
 
會館外,一個鬼鬼崇崇的身影在外來回踱步著。口中吐著一絲白煙,正當要將煙蒂丟棄時,一個響亮的電話聲響起。
「喂!」中年男子拿起電話回應:「我現在還在這會館前,真一這小子以為躲到這裏來就不會被我發現?把我白崇文當作是一般記者好耍嗎?哼!你跟總編說,我一定會把真一這小子的狐狸尾巴抓出來,讓大家瞧瞧他的真面目!敢跟我作對?那小子是不知道我的厲害,我一定要讓那小子公開向我認錯!嘿嘿嘿……」說話的男子便是在最後一場巡迴演唱會結束後,和真一發生衝突的八卦記者。天生的敏銳直覺讓他跟上了韓雁,進而得知真一轉到私人會館裏進行療養。對於上次和真一發生口角一直記恨在心,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讓真一向他低頭認錯,他才會善罷甘休!這幾日都持續的到會館外排徊,目的就是想拍一些令人震驚的照片。就在和報社其他記者談話時,眼神銳俐的看到眼前已經經過一番打扮遮掩的真一步出會館。隨後步出的如英看是讓白崇文眼睛為之一亮。
「獵物上門了,不和你多說。」立刻掛上電話,靜靜的尾隨在後。
 
真一與如英一前一後的走著,沒多久真一便回過身去,順勢接著如英的手,併肩的朝如英家中走去。二個人都沒有說話,如英的心跳得很快,一抹羞赧的微紅泛在臉上,為了不讓真一看到自己臉紅心動的樣子,不時低下頭去。過了幾分鐘,華家家門就在眼前,如英抽出被真一握住的手,欲朝家門走去,這時被真一喚回了頭。
「如英,有件事──我想──」
「什麼事呢?」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但是,我說了如果不願意……就算了。」
「你說。」
「我想──我能抱妳一下嗎?」真一一說出口,震驚了如英,如英不知如何事好,便又低下了頭去。
「啊──即然不喜歡那就算了,當我沒說過。」真一向如英揮了揮手轉身離去。
「真一!」如英叫住了真一,真一回過頭去,只見如英直撲自己的懷裏,真一立刻擁緊了如英。
 
 ********************
「鈴鈴鈴──」剌耳的鈴聲迴盪在屋內,Kevin不情願的打起精神走下床去。這些多為了真一的事情忙得不可開交,已經有好多天不曾好好的睡一覺。在今天下午和唱片公司的人員開完長時間的會議後,便筋皮力盡的回到住處躺頭就睡。本來想好好的一覺到天亮,沒想到還是被腦人的電話聲吵醒。
「喂──」皺著眉不情願的開了口回應。
「請問是Unicorn的經紀人Kevin嗎?」電話的那頭傳來的是一位男性的聲音,Kevin心想著「又是哪個白痴把我的電話給了歌迷!」不耐煩的應了一聲。
「我是白崇文,你……知道我嗎?」電話的那一頭自信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白崇文……?是你!」還在朦朧的Kevin剛聽到時還意識不過來,頓了一下便立刻回想了起來,震驚著對方竟然會打來,屏息著呼吸聆聽對方接下來要告訴自己的話。
「嘿嘿嘿……想起來了?」
「你有什麼事嗎?」
「是沒什麼事啦!只不過……可能要跟你知會一下,免得到時候大家商了和氣。」
「我想我們之間應該沒有任何事可以商量的吧!」
「別這麼說,我這件事可是關係著大家的飯碗。」
「白崇文,你到底想說什麼?不要拐彎抹腳!」
「呵呵呵,想不到Unicorn和經紀人的脾氣都是一個樣子。」
「如果沒事的話,我想去休息不奉陪了。」
「那你是不關心明天將要登出的消息嘍?」
「什麼照片?」
「呵──怎麼?有興趣了?」
「白崇文!」
「別這麼氣,這照片對我們而言是很好的促銷商品,對你們嘛──恐怕就有得忙囉!」
「到底是什麼樣的照片?」
「就是你們最愛的真一和未成年少女親熱的畫面嘍──哈哈哈哈哈──」白崇文猖狂大笑著。
「真一……和……?」Kevin臉色立刻沈了下來,腦海閃過如英的影子,暗暗大叫「糟了!」
「你到底想要什麼?」
「我想要什麼?我要真一公開向我道歉!我想要真一的獨家報導。」
「這就是你想要的?」
「嗯,很簡單吧!只要他向我道歉,並讓我得到他所有詳細資料的獨家報導,這照片和底片我就還給你。怎麼?這樣的條件還可以接受吧!」
「……好!這件事我會跟真一說,拜託你先不要將照片公佈出去。」
「好!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希望明天下午我能夠接到你的回答,不然……這精采的照片恐怕要和大家一起分享了。」
「我一定會和你聯繫,到時請你不要食言。」
「OK!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Kevin掛下電話,倒抽了一口氣,便隨即播了幾通電話後,告知Oscar所有員工需召開緊急會議後,立刻起身前往Oscar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