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打了一個右彎,便駛進一座高級社區地下停車場。如英跟著韓雁腳步走著,塔著透明的景觀電梯,外面的景色一覽無遺,天空依然飄著細雨。如英看著電梯外的景象,冬天的夜晚總是來得特別的快。放學時天色還像只是微微暗沈,轉眼間卻已經黑幕籠罩。看著窗外地面上的街道越來越細長,行人越人越渺小,遠遠的可以看見另一頭的街道,無數的霓虹燈及號誌燈不停閃爍著。正當如英看得出神,一聲清亮的叮咚聲將如英拉了回來。
 
「到了。」韓雁隨即開打一扇門,如英跟著踏了進去,立即被眼前的羆設吸引了去。高挑的樓房,整個屋子均是仿製18世紀歐洲皇室設計而成,客廳中懸掛著大型水晶吊燈,客廳裏的四面牆用高級紅檜木雕砌而成,華麗的雕飾加上金箔勾勒的邊緣,氣派而典雅。巴落克式的窗框設計,墨綠色天鵝絨製成的大型窗簾用著鑲金蔥的幕垂流蘇綁起,沙發也是纕著金蔥全手工織成。沙發的正對面則是嵌置在牆壁中的大型液晶電漿電視,而在電視旁的一處轉角則有仿古的壁爐。
 
「這裡是…?」如英的父親雖是有名的國際室內設計師,家中的擺設雖不差但和一般家庭比起來也算是高等享受。從小看過無數父親所設計的藍圖與實景照片,但像眼前這樣華麗又氣派的豪華規模到也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具皇室規模設計的房子,到也讓如英有了另一種見識。
「這是真一住的地方。」韓雁一派輕鬆的說著,便將自己車子的鑰匙隨手丟向几淨明亮的「茶桌」上。
「真一住的地方?」
「是啊!這是他個人的住處,怎麼……被嚇到了?」
「呃──是有一點驚訝。」
「沒有什麼好驚訝的,這是他個人努力得來的,他那麼努力在事業上的確也是該讓自己得到一些回饋。」
「說的也是……」
「妳可以猜一下這房子值多少錢?」
「我對這個沒什麼概念……猜不出來。」
韓雁看著如英這麼老實,不禁的笑了一下。
「一億。」韓雁輕鬆的說,而如英則是瞪大了眼睛半天說不出話來。
「好啦,別這麼誇張,來幫忙拿一下東西吧。」
如英順著韓雁的話跟了進去,又是另一番天地。房間裏的裝設和客廳裏的截然不同,彷彿進入了另一個次元裡。真一的房間佈置得有如置身在古典中國王室,溫暖的大地色系及雅緻的落地燈飾,讓人有種暖流沁入心脾之感。房門的正對角有著一排的落地窗,窗框則是仿古的雕花設計,窗簾則是採用輕柔的絲娟做裝飾。床頭邊的矮櫃有著精心雕製而成的吉祥圖騰,床的上頭則是掛上各色的絲娟,直垂落在床的四邊。
「如英,妳幫我拿一下這東西。」韓雁說著便將在床邊拿起一本本子遞給如英。
「這……這是?」看得出神的如英被韓雁的說話聲立即拉回了神,看著韓雁遞過來的東西不解的問。
「這是寫歌本,不要弄丟了哦。」
「嗯──」
「啊!還有這裏面有未發表的東西,不准打開來看!」韓雁回頭說道,便又忙著收拾東西。如英便韓雁這麼一說,心中突然湧起一股想犯罪的衝動。
韓雁俐落的拿起真一的皮箱,快速的將東西整理好放近皮箱裡,又想到什麼似的走進另一個房間,如英摸不著頭絮的看韓雁忙進忙出,最後韓雁一手提著皮箱一手提著琴袋示意著如英要離開,二人便朝停車場方向走去。
 
「我們來這裏搬這些東西是要……」一上車如英便開口問。
「這是要拿給真一的,除了一些換洗衣物外,還有他個人要用的東西。」
「換洗衣物?醫院不是有給他穿那種……病人該穿的衣服嗎?」
「那是在醫院住才有的,現在……他不需要了。」
「不需要?真一出院了嗎?」
「是啊!因為歌迷太吵,醫院不想收留他,所以他被趕出來了啊!」
「怎麼會這樣?」如英縐著眉,有些不能理解的說著。韓雁撇了一眼看著如英,「噗茲」的笑了出來。
「騙妳的啦!是為了要躲避媒體跟拍才要換到較隱密的地方去,院方見到真一住進他們的醫院裏,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把真一趕出去。」
如英知道自己又被耍著玩,不高興的嘟著嘴。韓雁笑了笑,用右手摸了摸如英的腦袋,就像在摸在自家的寵物般說:「妳啊!別這麼好騙。」
 
*     *     *     *     *     *
 
位在離醫院只有5分鐘路程的一間私人療養所,前後均便濃郁的樹林包覆起來。從外觀上讓人誤以為只是單純的樹林,實則裏面卻是別有一番洞天。這二天來因媒體的渲染,加上為了隱瞞真一的傷勢,經紀公司不顧院方反對強制讓真一辦理出院手續,轉到這一間專為有錢有勢的公眾人物所設置的高級私人療養會館,裏頭的擺設及醫療設施器材均是由國外進口,這裡的醫療設備有些甚而比大型醫院來得先進和精密。
這所私人療養會館約有二百坪的活動空間,上下共二層樓。一樓除了客廳、廚房外,打開大門便可看見左右各自聳立著巨大的花岡岩樑柱,樑柱後面有半圓弧型的階梯通向二樓房間。整間會館都是漆成象牙白,搭配著花岡岩地板,給人無比的舒適感。在這裏除了能夠享受貴賓級的禮遇,更重要的是它有著絕對寧靜與安心,一般訪客若無病患首懇是無法進入此地。
 
「真一的換洗衣物我已經送來了,還有作音樂需要的吉他也帶來了。」韓雁向Kevin交待說著。
「嗯,麻煩你了。」
「現在真一如何?有想起一些事情嗎?」
「沒有,我拿給他看了一些照片和相關簡報想試著喚醒,但是──好像沒什麼效果。」Kevin手扠著腰,搖搖頭說道。韓雁拍了拍Kevin的肩膀,嘆了一口氣便朝房裡走去。
 
「想不到這裏有這種地方──」如英站在陽台上,手撐著身體說著。
「今天他們將我從醫院裏搬出來的。」真一坐在陽台上的長椅上回答。
「我每次放學經過還以為只是一片樹林而已,沒想到這裏居然是個私人療養會館。」
「那妳今天總算知道了。」
「嗯……嘻嘻嘻──」如英像是想到什麼,用手捂著笑了起來。
「妳笑什麼?」
「我在笑學校的那些傳聞。」
「傳聞?是什麼說來聽聽。」
「每間學校都會有那種類似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們學校就有一則是關於這裏的。」
「哦──真的嗎?那是什麼?」
「就傳說半夜有什麼奇怪的聲音啊,或是看到不乾淨的東西之類的。但是我在想,可能是大家都以為這裏是樹林,所以當有些聲音從這裏傳出的時候,就被以訛傳訛,到最後就成了怪譚了。」
「嗯──很有可能,或許有些病患因為傷勢嚴重而發出叫聲,就被人傳了開來。」二個人想了一想,便面面相覷的笑了開來。
 
「你這個大色魔,還沒恢愎記憶到是先想起如何「把馬子」嘍!」韓雁從後頭走來,搭著真一的肩膀說著。如英害羞的低下頭,真一則是靦腆的笑著。韓雁看了一下二人的反意,又是輕輕的微笑一下。
 
*     *     *     *     *     *
 
如英踏著興奮的腳步朝二樓的房間走去,母親見了如英如此高興的神情,不由得覺得奇怪,這樣的笑容還是母親從未見過的。這晚,如英的母親準備好了晚飯,三人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著。
「如英,妳最近怎麼啦!有什麼高興的事情可以讓媽媽知道嗎?」如英的母親看著如英一邊吃飯一邊傻笑,便開起口來問如英。
「沒……沒什麼啦!」如英被母親這麼一問,立即收回了笑容,小心的說著。
「是嗎?媽媽可不這麼認為。」
「真的沒事嘛!」
「妳嘴上說沒事,但是妳的表情已經都說出來了。」
「有……有嗎?」如英摸了一下臉道。
「有啊,姊,妳剛剛還邊吃邊笑呢!」坐在如英右手邊的弟弟發聲說道。
「哪有!胡說!」
「我才沒有胡說!妳剛剛真的是邊吃邊笑,而且笑得好奇怪喔。」
「笑就笑,那有什麼笑得很奇怪。」
「可是真的很奇怪啊,感覺妳笑得都快流口水了。」
「是啊,如英妳到底有什麼事情讓妳這麼高興,說出來讓媽媽和弟弟聽啊。」
「媽──真的沒有啦!」
「喉──我知道了!姊姊在想男生對不對!?」
「什麼想男生,成熙你別亂說!」如英又羞又氣對著弟弟華成熙說道。
「媽媽也這麼覺得哦!如英,是不是有人在追妳?」
「沒有啦!媽!妳別聽弟弟他亂說啦!」
「想男生、想男生──」
「成熙你別亂說啦!」如英氣得用手打了一下弟弟的肩膀。
「好丫!那妳說妳在想什麼啊!」
「我……我在想我考上前三名的事啦!現在我走在學校裡,都有同學用……崇拜的眼神看我……所以我很高興啊──」
「厚──姊妳真的考上全校前三名啊!」
「那當然囉!不然我怎麼去看演唱會。」
「我還以為妳是跟媽媽撒嬌著要去看呢。」
「我哪像你啊!每次都是用撒嬌這招,下次換別招吧!」
「好了好了,你們二個別吵了,如英妳說的都是真的嗎?」
「真……真的啊!」
 
如英躺在床上,回想剛剛吃飯的情形就捏了把冷汗。「不知道能不能瞞過媽。」如英心裡想著,不安的在床上滾來滾去。這時一陣敲門聲讓如英從床上跳起,母親打開了房門走了進來,如英看著母親推開房門,手中拿著今早上看到的八卦雜誌不由得心一驚。
「這是我今天早上去便利商店時看到的。」母親順勢坐在如英的床邊。
「……」如英低下頭什麼話也沒說。
「這不能怪妳,只是當時媽媽也沒意識到,放心,媽媽不會怪妳的。」
「媽──」
「如英,妳是不是還和他們有交集?」
如英想了一下,搖了搖頭。
「那就好,記住,妳年紀還小,他們所處的世界不是妳能夠想像得到和控制得了的,媽媽不希望妳和他們有任何往來,這是為妳好,媽媽不希望妳受到傷害。」
「媽──」
「好了,妳只要答應媽不和他們往來就好了,把課業唸好才是妳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說完,母親摸了摸如英的頭便離開。
如英將身體往牆上一靠,心中像是有一塊大石壓著她喘不過氣來。
 
*     *     *     *     *     *
 
一連幾天的陰雨讓人都變得煩悶起來,空氣中潮溼的氣味讓人感到都快要發黴。自從有媒體刊登她和韓雁走在一起的照片,又加上那天韓雁開車來接她,讓原本天性就愛收集八卦消息的女孩子,這幾天更是充份發揮想像力,加油添醋的傳起不實謠言。如英也被這些傳言說的不敢踏出教室門口,每節下課不是趴在桌上就是自顧看起書來。不時傳來的不善視線,更是讓如英坐如針氈。
「如英,妳陪我去上一下廁所好不好?」采蘋拉著如英說。
「哦──好啊!」現在只有采蘋拉著要如英陪同去洗手間之外,如英是盡量能不出教室門就盡量不出去。
一到洗手間如英便在門外等著,此時眼前有三位學姊朝洗手間的方向走來。
「ㄟ……這不是傳說中的華如英嗎?」其中一位留著長髮說道。
「唷,真是倒楣在這裏遇上她。」另一位戴著眼鏡,眼神銳利的說。
「別這麼說人家,說不定我們還可以沾染到怎麼勾引男人的妖氣,變成萬人迷呢!」說話的人脖子上圍著手織圍巾,不時的用手播著頭髮。三個人一聽便大笑了起來,臨進廁所前用著不友善的眼神看著如英。
「華如英,下次教教我們怎麼勾韓雁好不好?」圍著圍巾的學姊冷笑著丟下了這句話便走了進去。
「如英,妳沒事吧!」從廁所裏走出來的采蘋,緊張的打量著如英。
「我沒事,走吧!」如英故做堅強的說著。
采蘋看著走在前頭的如英背影,自顧自的想著跟在後頭。
 
聖誕節越是接近,過節的氣氛愈是濃厚。這幾天如英深怕母親會起疑心,放學時都會立刻回家。今天早上和母親打過商量後,下了課便和采蘋一同到附近商家百貨挑些應景的聖誕禮物。商家外的櫥窗擺設均一系列的採用紅、綠、金三色做應景搭配,門口也都有大型聖誕老人模型,或者是佈滿彩球禮物的耶誕樹。采蘋拉著如英在一家百貨公司裏穿梭,並仔細思考想要買的禮物,一一記在記事本裏,最後再慢慢挑選想要買的禮品。就在采蘋和專櫃小姐打商量時,如英便向四週打量著,一位人型模特兒上的圍巾引起了如英的注目。如英回頭看了一下采蘋仍自顧的和專櫃人員談話,便往那條吸引自己眼光的圍巾走去。走到跟前,如英不時用手觸摸著那條圍巾,柔軟舒適又溫暖。
「小姐,要送人的嗎?」一位店員忙著出來招呼。
「嗯──請問這是什麼料子做成的。」
「這是100%純天然喀什米爾羊毛製成,它非常的輕柔又保暖,而且它的毛非常柔軟,圍起來不會令妳覺得刺或癢,保養也非常方便。妳只要將它泡進柔軟精裡稍微浸泡一下就好了,非常容易清洗。」店員連珠泡似的向如英解說著,一面說一面拉著如英的手試圖讓她試試。如英回頭看了一下采蘋,發現采蘋好像沒有注意到自己,便立刻下了決心買了下來。
「謝謝妳,歡迎下去再來。」店員將如英購買的圍巾用精巧的盒子包裝好,便和靄的向如英微笑說著。
如英提過店員包裝好的圍巾,一轉身便看見采蘋已在自己的身後,頓時如英像是做賊一樣的心虛了起來。
「如英,妳買了什麼?」
「沒……沒什麼啦,這是買給我媽的禮物。」
「哦──」
看采蘋沒有再問,如英鬆了口氣,和采蘋繼續逛著百貨。
 
「鈴鈴鈴──」帶著愉快節奏的和弦鈴聲響起,剛從浴室出來走進房裏的如英一聽到鈴聲,便急忙著接起電話。
「喂──」
「喂,如英嗎?我是真一。」
「嗯,真一……有事嗎?」如英一聽見真一的聲音,臉上立刻出現一抹微紅。
「沒什麼,只是這二、三天沒見到妳,覺得怪怪的,妳……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因為我媽媽的關係,所以我最近可能要乖一點不能去看妳,不過假日的時候我會去找你。」
「妳母親很兇嗎?」
「不是啦,因為我之前都是一放學就立刻回家,我現在如果太常跑去你那的話,我媽會起疑心的。」
「哦,是這樣啊!對不起,因為我們把妳原本的生活都打亂了──」
「不是這樣的,真一,不是你想的那樣。」
「但是妳本來就是一個很乖巧的女孩子,害妳這幾天都晚了回去。」
「這是我自己願意的,你們並沒有強迫我,說實在的──我每天都是過著非常規律的生活,準時上學準時放學回家,有時候都會覺得這樣的生活好嗎?」
「如英……」
「所以,和你們在一起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樂,我不清楚這樣的快樂是建築在fans心態上,還是一般友誼交情上?有很多事我想要去突破但是又常常沒有動力去追求。」如英說話聲音愈來愈小,愈來愈感到無助。從小到大都是過著有一定節奏制序的生活,家境也算富裕,課業也在名列成茅,面對失敗的機會也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一切都太過於平順,絲毫沒有任何漣漪在自己的生活中動盪過。有時常常會想,這樣的自己真的好嗎?這樣的生活真的是自己想要過的嗎?想突破又害怕失去原有的規律生活時,帶來的恐慌。
「如英,妳別想那麼多,在妳這個年紀只要在學校好好讀書,什麼都不要想。」
「真一……」
「我很想妳,即然平時無法見面,那麼……」
「我這個星期六、日都會去找你,順便我們一起來過聖誕節。」
「聖誕節?怎麼快又要到聖誕節了。」
「是啊!」話一說完二人各自沈默了下來,雙方都不知要向對方說些什麼,感覺有一種異樣的情愫正在萌芽。
「那……先這樣子,我等妳星期六來。」
如英聽著真一掛下電話,一時有股莫名的興奮襲來,高興的在床上歡呼跳躍著。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