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什麼?暫時性失憶?」Kevin拿著話筒,從坐椅上騰了起來,睜大著眼睛不可置信的吼道。說話聲驚動了所有的辦公室人員,由於真一發生事故,Unicorn所屬的經紀公司「Oscar」正忙著應接媒體及歌迷詢問電話,Kevin突如其來的吼叫聲,讓所有人員紛紛頓住,睜睜的看著Kevin,剎時空氣像是凝結了般。
 
「怎麼會這樣?醫生不是說沒什麼大礙嗎?」Kevin左手手肘靠著桌面支撐著,不耐煩的抓著頭髮。
「外傷的部份是沒什麼大礙,只不過──」電話的另一頭韓雁在真一病房門前小聲的用手機向Kevin說明問題經過。
「只不過?只不過真一得了暫時性失憶症而已?」Kevin氣的拍著桌子。
「剛才醫生幫真一做了一次腦波檢查,初步判斷應該是車禍時因為車速太快,導致真一在當時的快速衝擊下而產生了暫時性失憶,又或者是真一因這次的車禍帶來的恐懼,讓他心理產生了保護反應──」
「夠了夠了……醫生說的這些我不想聽,我現在只想知道真一何時能夠恢復記憶,這一點比現在醫生說的任何事還重要。」Kevin不耐煩的打斷韓雁的話,目前在他的心中只想知道真一何時能夠恢復正常,將Unicorn重新推到舞台上。
「醫生說……快則一個星期,慢則可能要幾個月的時間,或者──永遠也無法復原。」
「什……什麼?」
「這是目前醫生的判斷,我想──」
「好好好……我現在不想再聽了……韓雁你現在立刻想辦法把真一喚醒,電視上不是常演嗎?你去推一把看看會不會醒……不然你拿個什麼東西往他頭上敲……」
Kevin──?」
「韓雁,我現在真的很亂,新加坡那邊的問題暫時解決了。但是真一……叫我怎麼向唱片公司交待呢?Unicorn的合約還有一張專輯要出,媒體記者又一直在追問情況,如果是短短的一星期我還能應付,結果現在到好了,如果真一一直不醒,那麼Unicorn豈不是……毀了。」
Kevin冷靜一點,雖然真一目前呈現失憶情況,但是我想……讓他背稿面對媒體或是錄製唱片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對對對──如果是那樣……韓雁謝了,多謝你提醒我,唉──我是怎麼了──」
Kevin你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吧……」
「不行、不行,我現在得趕快想一下新聞稿,真一那邊麻煩你一下。」
「沒關係,反正現在通告都取消了,閒著也是閒著。」
「嗯!拜託你了。」
「好!」
掛上電話,韓雁拿起口袋裡的香煙抽著。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如英坐在床邊細細的說出真一發生車禍的經過。
「原來是這樣,真的是多謝了妳。」真一微笑著對如英說道。
「這沒什麼,舉手之勞而已,換做是任何人都會這麼做的。」
真一看著如英,點點頭「嗯」了一聲。回想起剛剛所發生的事,及韓雁對自己的態度,不由得皺起了眉。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沒什麼,只是剛剛那位……是叫韓雁吧,好像不是很高興,剛才他說我是個個性惡劣的傢伙,可能我之前有做過什麼對不起他的事吧。」
「沒有的事,韓雁是因為你喪失了記憶一時激動才會這樣,他說什麼個性惡劣……我想應該是玩笑話吧。」
「真的是這樣嗎?」
「嗯,他是一個很喜歡開玩笑的人。」
「妳──好像很了解他,妳是他的──女朋友?」
「哎,不是啦!我會了解那是因為──我也是Unicornfans啊。」
Unicorn?」
「嗯嗯嗯,不信我拿給你看。」如英翻開背包裡的皮夾,裡頭放了一張Unicorn的合照及真一個人寫真。真一順勢從如英手中接過,看了看照片裡的人。
「這……是我?」真一指著四人中的一位。
「嗯,站在你右邊的就是韓雁,韓雁另一邊站的是鼓手培源,在你左邊的就是吉他手建寧。」如英邊指著照片裡的人,一邊向真一解釋道。
「那韓雁是……」
「他是Unicorn的貝斯手,就是他發掘你,並和你一同組Unicorn的。」
「嗯──妳好像真的很了解『Unicorn』」
如英被真一這麼一說,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竟然妳這麼了解Unicorn,那麼妳可以說說妳所認識的『真一』嗎?」
如英高興的將自己所認知的『真一』告訴真一。真一靜靜的聽著如英的述訴,看著天真浪漫的如英頻頻說著自己是如何的完美,不由得微微笑了起來。
 
「什麼事這麼開心?」韓雁走進病房看見真一笑的爛漫。
「沒什麼,我在聽如英說我的事情?」
「你的事情?你的事情要我說才是,最了解你的人就是我嘍。」韓雁坐在靠近真一的床邊。
「哦──那麼你說說看,你所認識的「我」和如英認識的「我」有什麼樣的差別。」
「我所認識的真一是個性格惡劣、放蕩不羈的傢伙。」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你從以前出了多少亂子都是我幫你處理掉的。」
「例如?」
「比如說,之前有一次上綜藝節目,結果你不滿意主持人,居然當場砸麥克風轉頭就走不唱了。那事之後,我可是幫你打了不少圓場,就連Kevin都被你氣到快中風啦。」
「……這麼說……我之前好像真的蠻惡劣的。」
「何止惡劣而已。」韓雁故做不滿的說著。
「你們向我說了這些多關於我的事情,又拿照片給我看──」真一靜靜的坐在病床道:「但是──感覺卻是這麼的不真實,明明說的人是我,可是總覺得是在說一件很遙遠的事,似乎……不像是自己……」。
韓雁默默的聽著真一的話,不由得鼻頭一酸。
「真一,沒關係,慢慢來,我想你一定會想起來的。」如英打氣的說。
「嗯──謝謝。」
 
*     *     *     *     *     *
 
「這是目前真一的情況。」Kevin站在辦公室裡,向著坐在總統椅上的人低著頭報告著。
位於全國最貴的黃金地段上的高級廠辦大樓,整棟大樓共有三十層樓高。Kevin所站的地方就是位於11樓,亦是全國最大的唱片公司──「星光美音」總經理──上官惠的辦公室。辦公室裏的擺設均是由國際級室內設計大師所設計,寬敞的辦公室,可容納的下十多人坐的進口皮製沙發;天花板上幾根氣派的橫樑,牆上吊掛著莫內的名畫,房門右處是一排擦得晶亮的落地窗,淡雅的落地窗簾與地板上陳鋪的高級波斯地毯互相調和。坐在總統椅上的人用手輕輕敲著用紅檜木做成的辦公桌。
「就這樣?」椅子上的人用輕柔的聲音說著。
「是的。」
「呼──我不管現在真一的情況如何,你現在只要想辦法下一張專輯不要延遲就好,反正記憶喪失還是可以唱歌,只要他能再唱公司就沒有什麼嚴重損失。」
「的確是如此,不過──」
「不過什麼?」
「真一的傷勢我想讓他多休息一陣子。」
「多休息?他的傷勢如何我不想管,對我們唱片公司而言,只要他能唱就行,至於他什麼時候復原不關我們的事情。」椅子上的人轉向Kevin說道。
「是這麼說沒錯──」
Kevin,你別忘了,Unicorn只是我們的一樣商品,我們只在乎他能不能為我們賺到利益──其餘的就別再多想了。」
「是。」
「原本計劃1月初進錄音室錄音,我不想更改,在那之前讓真一好好休息。」
「1月進錄音室……不能延後嗎?」
「好啊!那延遲金和之前押的保證金貴公司付可以嗎?」
「……」
「錄音時間延長一天,我們唱片公司就要多付一天的延遲金和租金,而你們Unicorn所指定的錄音室又獅子大開口要了高價──總之,我們唱片公司是決不允許Unicorn晚進錄音室一天,這一個多星期讓真一休息就夠了吧。你要記住,我們是企業公司,不是慈善機構。」
「我知道了。」
「沒事了嗎?沒事可以請你離開了。」
Kevin向椅子上的人鞠了躬便向門口走出去,順手關上了門,便不由得嘆了口氣。看了一下手錶,指針已走向530,想一想自己從昨天一大早準備Unicorn今年最後一場巡迴演唱會,原本打算結束後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卻被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原本的計劃泡湯,就連現在要好好睡個覺補個眠都是一種奢侈。想到這,Kevin用手指揉了揉鼻樑,朝電梯裏走了進去。
 
*     *     *     *     *     *
 
寒流來襲,天空飄著細雨,讓原本就帶著冷列氣息的冬天更顯得濕冷。位在靠近山上的明葉女中,更是格外感受得到冬天寒流帶來的冰冷。來上課的學生們,無不個個抖著身體,打著寒顫走著。如英脖子上圍著一條紅色手織圍巾,不時的用嘴吐出熱氣來溫熱手心。雖然已經戴著羊毛手套,但山中的溼氣仍然讓雙手感到冰冷。
「如英寶貝──」一聲熟悉的呼喚讓如英回了頭去。
「阿男,早啊!」如英向阿男回以甜美的笑容。
「心情不錯啊。」
「嗯──」
「昨天的新聞看了嗎?」
「……嗯……?」
「我昨天看到新聞嚇了一大跳,還想說妳會不會很難過呢。」
「哦──」
「不過看妳這個樣子我就放心了,我還真怕妳會和電視新聞拍到的那些歌迷的畫面一樣哩!」
「歌迷畫面?」
「對啊!妳沒看到嗎?昨天有個歌迷在醫院門前激動的又哭又鬧的,最後還昏了過去。」
「是喔──」
「所以我才在想妳會不會像那些歌迷一樣,在家裡傷心的哭泣。」
「才不會哩──我才沒那麼無聊──」
「是嗎?那上次是誰一聽到Unicorn來學校取景就把我丟在一旁的啊?」
如英聽了阿男小小的抱怨,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阿男,不好意思──」
「跟妳開玩笑的,不過──我很高興能夠幫助妳。」
「阿男──」
「因為這次的關係,妳好像已經不再怕我和躲我了。」
阿男一說完,氣氛突然變得詭譎起來。二人之間不再有任何談話,默默無語的走進教室裏。
 
一走進教室,便可看見一群人圍著,像是在討論什麼事情,大家三姑六婆的嚼著舌根。
「這是真的嗎?我記得韓雁的女朋友不是瞿香織嗎?」
「誰知道,說不定他們已經分手了吧。」
「韓雁和香織是男女朋友的這件事,他們二人都不承認了,應該是假的吧。」
「看!現在韓雁又被狗仔隊拍到照片,我看哦──Unicorn又要忙著開記者會澄清了吧。」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老覺得這照片上的女生看起來很像──如英耶。」
「真的嗎?不可能吧!」
「因為如英家也住這附近,我在想……會不會是……」
「我看起來不太像耶──但又有點像──」
「那要不要問一下?」
 
如英剛放下書包坐了下來,便看見幾位同學朝他走來。
「有什麼事嗎?」
「如英,我們想問妳一件事──」其中一位道。
「好啊?是什麼事?」
幾位同學面面相覷,慢慢地將八卦雜誌攤開來遞到如英面前。如英定眼一看,立即奪了過來,雜誌上所登的照片正是那天韓雁護送自己上車的畫面。上面還用著斗大的標題寫著:「韓雁夜會未成年女友」,而下面的小標更是用著極為竦動的文字寫道:「真一車禍急救,韓雁約未成年女友在醫院幽會現場直擊」。如英睜大著眼不可置信,自己那天被韓雁護送上車竟也可以被媒體渲染成這樣,在毫無根據之下亂說亂寫,如英氣得想將雜誌撒碎。
「如英,照片中的女生真的是妳嗎?」一個聲音將如英從憤怒中拉了回來。如英看著眼前圍著她的幾位同學,嘴唇微微動著。
「拜託,怎麼會是如英寶貝呢,妳們不要亂說!」阿男挺身護著如英,將雜誌從如英手上拿了過來看了看:「拍得這麼模糊又這麼暗,誰看得出來是誰?只是和如英長得有那麼點像而已,妳們別亂說。」
「可是剛剛如英的眼神……」
「好了好了,妳們別再亂想了,趕快把雜誌收起來吧,不然被老師發現可就不好了。」阿男立刻打住,將雜誌往這群人一塞便回了坐位。其他人也被阿男一說,摸了摸鼻子無趣的解散,各自回到坐位上看起第一堂要考的英文小考。
阿男看了一下如英一眼,如英點著頭向阿男道謝示意,便拿起英文課本唸了起來。
 
早上的事情雖然被阿男解圍,但是這一天不管如英走到哪裏,都總覺得有人在她的背後指指點點,甚至有不善的視線向她掃射過來。這一天讓如英都渾身覺得不對勁,經過人群都是低著頭快速走了開。
「妳看,她就是傳說中的照片女主角。」
「哦──是她啊──」
「長得還不錯啊,清清秀秀的。」
「唷,照片女主角來了耶!一臉秀氣看不出來是個會釣男人的騷貨。」
「她是這次考前三名的如英嘛──」
「真不要臉,搶走我的韓雁,我咒她死!」
這樣的言論,在這一天中都沒有停過,如英怎麼想也無法理解,這樣不經證實的報導為何會有人相信,她開始覺得身為公眾人物不為人知的秘辛。
 
「厚──這些醜八怪是怎樣啊!照片中的人明明就不是妳,幹嘛一直在妳後面指指點點的。」采蘋為如英打抱不平的說道。
「采蘋──算了。」如英聽著采蘋為自己抱屈,愧疚的低著頭說。
「什麼算了!如英妳就是人太好太老實所以才常常被班上的人欺負自己都不知道。」
「我什麼時候被班上的人欺負了?」
「怎麼沒有!每次蘇瑪那些人自己的打掃區域不掃都要妳掃,就是看妳人老實好欺負才都要妳做。」采蘋雙手環抱胸前嘟著嘴說。
「才沒有呢,是因為蘇瑪她的才藝課來不及請我幫忙的,妳別亂冤枉別人。」
「我冤枉?是妳被騙了!蘇瑪她才不是去上什麼才藝課,她是急忙著要和男朋友約會!」
「是嗎?和男朋友約會──那也是情由可原啊。」
「厚──好,蘇瑪和男友約會妳幫忙代掃情由可原,那妳現在抱著一疊講義給三民主義老師又是什麼原因?」采蘋用手指了指如英捧著高高的一疊講義說道。
「唉,采蘋,班長這麼忙幫她一點也不會怎麼樣啊!」
「啍!班上有這麼多同學,不叫別人每次偏偏都叫妳,然後呢,自己和同學玩得開心。」采蘋一邊用手抓著髮尾,一邊又不屑的口吻說。
「采蘋──」
「好好好,我不說了不說了。」
 
位在山中的明葉女中校園幅原廣大,為了維持學校優異的升學率不僅大力外聘名師之外,除了在給的配給比一般學校來得優異,學校更是大刀闊斧的讓每一位在明葉女中任職的教師都擁有個人的辦公室,辦公室的規模有如一間精緻的套房般,因此大多的名師都願意不辭辛苦的到此地任教。如英和采蘋一進入教師辦公室,放下了手中的講義轉身要走時,便三民老師叫了住。
「如英同學,關於同學間的流言不要放在心上。」
「啊?哦──謝謝老師。」
「有問題的話,隨時來找老師商量。」說著說著,三民老師的手向如英的手摸去。
如英驚嚇的立刻收回了手。
「老師我回去了。」說完,如英立刻轉身離去。
一走出教師辦公室,采蘋立刻做嘔吐狀。
「這是什麼老師嘛!嘔心死了,我上次聽說有人放學晚了點回家,結果就被他給『鹹豬手』──真是老不修。」
「好了,別亂說。」
「我才沒有亂說呢!學校有很多人都被那位老師給騷擾,大家都在傳。」
「我才不相信,如果是真的話學校怎麼可能讓他在待下去?」
「說妳老實、天真妳不相信,那是因為都被學校壓下來了啊!妳想想看,如果這種事暴發開來……那學校的面子往哪裡擺啊?」
「嗯──」
「所以囉……唉唷!下次如果班長又在叫妳去找三民老師,妳就別再去了。我看他看妳的眼神……唉唷──」采蘋故做打冷顫的樣子,逗著如英咯咯的笑著。
 
一如往常和校門口和采蘋道別後,便朝著回家的路上走去。這時書包中的手機響起,如英小心翼翼的拿起手機,來電顯示著韓雁的名字。
「喂──」
「如英嗎?我是韓雁,妳下課了嗎?」
「嗯,剛放學。」
「要不要陪大哥哥我去一個地方啊?」
「大哥哥?」如英笑了起來。
「當然嘍,就妳這個年紀來看我應該是大哥哥吧!」
「你要去哪?」
「帶妳去就知道嘍,走吧走吧!我去接妳。」
「來接我?妳要到哪裏來接我?」
「在妳學校前的櫻花道啊!」
「櫻花道?不行啦!太明顯了。」
「是哦……可是我已經來了耶。」
「什麼?你來了?」如英吃驚的往回頭看,遠遠的看見一位身穿黑色風衣,頭戴著帽子、墨鏡站在一輛黑色跑車旁的韓雁。韓雁看見如英回頭瞧見了自己,便往車上一坐,發動引擎朝如英所處的方向開近。韓雁這一舉動引起來一些學校女學生的好奇,韓雁打開一旁的車門示意如英上車,便旋即離開。
 
如英一坐上車,韓雁立刻拿出備好的一束鮮花遞給如英。
「這是……?」
「送妳的,算是向妳道歉。」
「道歉?」如英一時反應不過來,韓雁便指了指車上放置的一本雜誌。
「真的是對不起,我不曉得那裡有記者在……是我一時的大意,讓妳受到困擾。」
「呃──沒關係啦!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過一陣子就沒事了。」
「想不到妳蠻看得開的,不過道歉還是必須要的,收下吧!」
「可是……」如英想起今天在學校裏聽到關於韓雁和他女友的事情,便開口問道。「我想要道歉的應該是我才對……這報導一出來,你女朋友她──?」
「我女朋友?」韓雁疑惑的回答。
「我聽說你的女朋友是──瞿香織……」
「哈哈哈──妳說那事啊!那是假的!」
「假的?可是報紙上和雜誌上常常提到你們……在一起的消息啊。」如英納悶的回答。
「那是故意做給媒體和歌迷看的,這種事在演藝圈多的事,為的就是要炒作新聞和防止有不好的傳聞纏身。」
「原來如此──那……傳聞當中──你們真的……」
「妳想問什麼?問我們有沒有因為傳聞後來在一起嗎?」
「嗯!」
「沒有!就會我想要和她在一起也沒辦法。」
「為什麼?」
「因為……我說了妳可不能說出去哦。」
「好,我決不會說出去的。」如英認真的點點頭。
「她啊──她是女同性戀。」韓雁用左手食指摳了摳太陽內,緩緩的說出。如英睜大的眼睛不可置信韓雁說出來的話,過了幾秒如英才回復先前的平靜。
「用不著這麼驚訝吧!這種事在演藝圈裏也是家常便飯啊,所以妳沒有必要向我道歉,真正要道歉的還是我。」
「謝……謝謝!」
「謝什麼,不用這麼客氣,把我當成妳哥哥就好了 正好我也一直想要有個妹妹。」
「你是獨生子?」
「嗯,我跟真一都是家中的獨生子,說得好聽一點是獨立,反之就是嬌生慣養,那妳呢?」
「我還有一個弟弟在唸國中。」
「哦──」韓雁扭頭看了一下如英道:「我想妳的母親應該長得很漂亮吧!」
「嗯,我媽可是大美人一個呢,漂亮又有氣質、身材又好,每個看到我媽的人都會瞪大眼睛一直看呢。」如英捧著花束,高興的說著。
「想像得出來,從妳的身上就可以聯想得到妳母親的美麗。」
「哪有?我和我媽可差多了。」
「那是因為妳還沒長大,等妳再大一些就知道啦!不過……我們上次來妳們學校取景,怎麼女主角不是妳呢?那次的女主角……叫什麼來著?」
「她叫官秋月,是我們學校的校花呢,長得很漂亮啊。」
「漂亮?是嗎?或許在妳們女孩子的眼中她是很漂亮,但在我們男人的眼中,妳比她好看多了。」
「不要亂說。」如英聽著韓雁的讚美,害羞的把臉埋在花束裡。
「哇──想不到妳這麼純情,像妳這麼害羞純情的人已經不少了,看來要請保育協會的人來把妳列入保育項目。」韓雁打趣的道。
「……」如英羞赧的不知怎麼回答,便將臉轉向窗外,看著窗外景色因車速而更迭。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