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英在母親房門前侷促不安的來回踱步著,心中擱著一件事想要和母親商量,希望母親能答應自己的小小要求,卻又害怕母親投以嚴慈的目光。來回走了幾趟,抱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走向母親。
 
「什麼?要去看演唱會?」如英的母親停下正在梳髮的手,一臉疑惑的說著。
「嗯……」
「看什麼演唱會?人躋人的有什麼好看?」
「好不好嘛,媽──」如英哀求的看著母親。
「不行,妳不是快要期中考了嗎?還去看什麼演唱會?」母親放下手中的梳子,定定的看著眼前的女兒。額前覆著瀏海長髮及肩,幾近透明的白皙皮膚,新月般的眉搭配著一雙明亮杏眼,羽扇般的長睫毛眨呀眨的扇動著,紅唇皓齒,生得一臉娟秀。外形清瘦卻又玲瓏有緻,襯托著少女應有的年輕體態。不時散發出的一股體香,與清雅脫俗的氣質相互揮印著。
「媽,妳放心,我要去看的那場演唱會是在期中考之後,我保證我絕對不會影響課業的。」如英舉起右手做發誓的動作。
「……呼──」母親看自己的女兒如此艱決,嘆了一口長氣後說:「妳那麼想看嗎?」
「恩恩恩──」如英點頭如搗蒜說著。
「好,我可以答應妳──」
「耶──萬歲、萬歲、萬歲,媽妳最好了!」如英高興的大叫,興奮的抱著母親。
「等一下,我話還沒說完呢,妳先別高興太早。」
「!」
「我可以答應妳去看,但同時妳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是……什麼事啊?」
「我要妳這次期中考考前三名。」
「呼──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原來是這個啊……我有哪一次考試不是考第三名的?」
「我要的是──全校的前三名。」
「什……什麼?全校的前三名?……媽……妳這不是在危難我嗎?我能考到班上的第三名,但是……要我考全校前三名……那……」
「怎麼?做不到嗎?那麼就不用來找我商量。」
「媽……我……」
「別再說了。」母親獨自走向客廳的沙發上坐下,轉開電視自顧看起新聞節目,不在理會如英的懇求。如英的母親是個相當果決的女性,她的智慧及做事方式讓在大公司擔任高階職位的父親讚賞,父親也常在眾人面前誇耀自己的母親,而母親的美貌及完美比例的身形,讓所有認識她的人無不投以宛如天人臨塵般的眼神看著,只是,這樣的一個母親為何甘願只做平凡的家庭主婦,有時也讓如英非常不解。
 
如英見母親不再理會自己,默默的轉身走回房裏。獨自坐在書桌前,如英趴在書桌上用右手忱著自己的臉,看著書桌上放置的一張相片,無意識的用左手輕輕觸摸相片邊緣。而相片中的人便是如英一心想去看演唱會的原因,也就是當紅搖滾樂團「Unicorn」的主唱──真一。
 
當紅搖滾樂團「Unicorn」分別以主唱──真一,貝斯手──韓雁,吉他手──阮建寧及鼓手──霍培源四人所組成。「Unicorn」從出道至今刷新了無數的樂壇紀錄,創造出前所未有的轟動。
 
從第一張專輯便衝破五十萬張,第一次有新人團體第一次進榜就勇奪流行歌曲第一名,並長達13週不遂。第二張夾帶著第一張的火力,短短一個月便突破一百萬張大關,也是第一次有藝人因不滿主持人的介紹詞,當場拒絕錄製現場節目。第三張專輯更是石破天驚的超過二百萬張的銷售成績,使得全國陷入一股瘋狂之中,唱片公司及經紀公司更是如獲至寶的喜上楣梢。「Unicorn」至出道以來便十分愛習羽毛,鮮少上綜藝節目或是任何造勢宣傳,就連一般藝人會使出的握手會、簽唱會之類的宣傳均一律謝絕,只是偶爾上上歌唱節目,其餘都是在各廣告及片尾中播出MV而已,也因如此,「Unicorn」的巡迴演唱會始終都能創造出令人咋舌的好成績,演唱會人數與唱片銷售成正比,也是目前能夠一次吸引十萬名歌迷來聆聽演唱會的當紅樂團。而其中的靈魂人物便是主唱者──真一。除了擁有令眾多女性為之傾倒的俊悄臉孔外,其渾厚充滿暴發力的歌喉、歌唱技巧爐火純青也讓不少男性奉為歌神般崇儆,高挑的身材結實的肌肉,加上三不五時露出的笑容,時常讓歌迷們不顧形象的放聲尖叫。但令人最為好奇的事,真一愛習羽毛的程度讓各大報社的記者媒體為之瘋狂,只為了要比其它報社更快報導出關於真一的一切,各媒體記者均使出渾身解數。因為真一從出道以來從未公開過有關自己的一切事務,就連最基本的個人檔案都完全被經紀公司和唱片公司封鎖,不准曝光,而這也是真一出道前特別在合約書上聲明的,也因此,主唱真一使終讓人有不可侵犯的種神秘感。
 
擁有俊俏英姿的臉孔,令人傾倒的歌聲,傲人的音樂才華,加上低調的處事風格,這也正是讓如英深深著迷的最主要原因。
 
「唉──」如英輕輕了一口氣,從椅上騰起走向床舖躺下,眼睛瞪著天花板煩惱著:「明天──我要怎麼向采蘋說呢?──」
 
「噹噹噹──」此時客廳的掛鐘敲響了午夜12點的鐘聲。
*     *     *     *     *     *
 
陽光劃破了天際,將明葉女中照得一片光亮。座落於山上的明葉女中,擁有全國「最美麗的校園」的稱號。通往明葉女中必經道路上種植著兩排櫻花樹,每當春天來臨櫻花盛開時,微風吹拂下,片片櫻花隨風飄落,那景色美得令人屏息。在這條路上,時常能見到一些攝影師、電視電影劇組等在此拍攝。而穿過學校教學大樓後,往圖書館走去,一片綠意盎然的楓葉大道豎立兩旁,當秋至時分楓葉轉黃時,秋詩翩翩令人有股淡淡哀愁,當冬季來臨,又讓人有股傲然之氣。活動中心旁的溫室裡栽值著高貴的牡丹花,在夏天牡丹花開時,濃郁的香氣在花室裡散開來滿室的馨香,爭奇鬥艷,與花室外整片的向日葵花圃形成一種強烈對比。
 
明葉女中除了擁有美麗的校園外,其師資在國內也是數一數二的,能考取明葉女中的學生,在原本的學校中也都算是佼佼者,如英雖能在班上考取第三名,但在競爭激烈的學校中,全校排名上也只能落居於幾十名之後,要考取全校前三名,對如英而言的確是一種嚴苛的要求。
 
如英急忙的洗漱完畢,將母親剛裹覆好的奶油吐司咬在嘴裡,便往學校奔去。昨天與母親商量後,腦海裏煩惱的思絮不停翻湧著,遲遲無法入眠,等有睡意時已經是半夜三點。早晨驚嚇起床後,便帶著睡眠不足引起的熊貓眼衝去學校。
 
「噹──噹──噹──」明葉女中響起第三聲的上課鐘聲,校門外三三兩兩的學生在教官急促的口哨聲中,抱起書包往學校跑去。
 
「華如英──華如英──」瞇瞇的雙眼戴著金框大眼鏡,頂著日漸稀疏的頭髮,一名中年男子拿著點名簿慣例性的喊著學生的名字進行點名。
「華如英──」當中年男子喊第三聲時,如英急衝衝的奔進來。
「有!」
中年男子用眼睛斜斜的看了如英一眼:「快回妳的座位上坐好。」
如英抱著書包快速跑到自己的座位上,一位少女俏皮的向她眨呀眨眼睛,如英笑了一下便坐了下來。
 
「如英──如英──」下課鐘響起後,那位俏皮少女忙跑到如英旁邊叫喚著。
「采蘋──」
「怎麼樣?妳和妳媽說了嗎?」
「嗯……說了……」
「那……妳媽答應了嗎?」
如英先是搖了搖頭,之後嘆了一口氣道:「我媽她要我答應她的條件……才讓我去。」
「什麼條件?很難嗎?」采蘋縐著眉說。
「我媽……她要我這次期中考……考全校前三名。」
「什麼?」采蘋大叫著「這……這根本是……如英妳辦得到嗎?」
「怎麼可能嘛!我能一直保持著全班第三名就已經有點吃力了,全校又不只我們這一個班,一個年級有二十個班耶,光是每班的第一名上排名都可以讓我掉到五十名之外了……何況是全校第三名……。」
「唉唷──那怎麼辦?妳想要放棄嗎?」
「我不想呀!可是……目前我也沒什麼辦法啊。」
「那麼……我們偷偷去看,不要讓妳媽知道?」
「這不行啦!我的零用錢一個月只有幾千塊,而且如果被我媽知道的話,我一定會被罵死的,說不定我以後就沒有零用錢可花了。」
「唉唷──怎麼會這樣子。」采蘋翻了翻白眼無奈的說著,此時一個清脆宏亮的聲音傳來。
「嗨──兩位寶貝怎麼啦,怎麼一臉不高興的樣子?」說話的是同班同學的阿男,因為其個性和說話方式都非常男性化,所以班上同學將她取了這個外號。
「阿男──,妳想想辦法幫幫如英吧!」
阿男順著采蘋的話看向如英,如英抬起娟秀的臉帶著一絲憂愁看向阿男。
「怎麼啦?如英寶貝。」
「我……」
「如英和我要去看Unicorn今年的最後一場演唱會,可是她媽要她考上全校前三名才讓她去看……現在如英這為這件事煩惱著,阿男,妳的成績是班上最好的妳能幫一下如英嗎?」采蘋忙著向阿男說起如英的事。
「采蘋──」聽完采蘋向阿男說的話後,如英立即拉了一下采蘋的手,采蘋不解的看了一下如英,只見如英像是有什麼心事一般眼神飄呀飄的,這一切的舉動阿男看在眼裡也沒說什麼。
「這件事很簡單,如英寶貝,如果不嫌棄的話我可以教妳功課。」阿男一派輕鬆的說著。
此時采蘋用靈活的雙眼眨呀眨的看著阿男,突然像發生什麼大事一般大叫著:「對了!阿男是全校第一名……」
阿男故做輕鬆的聳聳肩,只見采蘋高興的歡呼,如英在一旁輕輕的微笑著。
 
放學後,如英與采蘋在校門口分別便往家的方向走去。如英家離明葉女中僅有十分鐘的路程。穿過櫻花道再繞過附近的公園圍牆,便可看見道路兩旁十分整齊且規劃完善的獨棟住宅。家家戶戶的圍牆連成一線的往前延伸。
 
踏入家門如英便四處尋找母親的身影。
「媽──媽──」家中遍尋不到母親時,如英向在客廳裏打著電視的弟弟問:「媽呢?她去哪?」
「媽在後院。」弟弟頭也不回的直盯著電視回答。
如英正要往後院走去,母親正好從後院回來。
「媽,昨晚的事情……我答應妳。」
母親想起昨晚的事情,不由得點點頭笑了一下。
 
 
*     *     *     *     *     *
 
為了能夠一圓自己的心願,如英在課業上努力衝刺著,每天下課放學後,總會拉著采蘋和自己一同鑽研課業,就連例假日都往阿男家奔去。
 
轉眼間,離期中考已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
如英利用午休和阿男在學校圖館裏複習功課,此時一聲急促的腳步聲向她們跑來。
「如……如英……」采蘋跑得氣喘吁吁,滿臉通紅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
「怎麼啦?采蘋妳怎麼……」
「采蘋寶貝怎麼啦?看妳跑成這樣,發生什麼事嗎?」
U……Unicorn……」看著氣喘如牛的采蘋,如英忍不住的用手捂住嘴笑著。
「怎啦?是不是誰又拿給妳有Unicorn的雜誌看,上面又說了些什麼啊?」
「才不是……是Unicorn……他們到學校來取景了……」
如英睜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心中卻被剛才的話牽動著。
「真的嗎?」
「唉唷──騙妳幹嘛,快啦,全校女生都圍過去了,再不去就看不見了。」語畢,采蘋拉著如英的手往門口跑去。
「阿男,麻煩妳一下了。」如英回答向阿男說著。
阿男聳了聳肩,收拾起桌上的書本離開。
 
「什麼?你們要借用本校學生?」校長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這位自稱是Unicorn經紀人的Kevin說道。
「是的,因為原本的模特兒臨時身體不適,所以想和貴校借一位同學,協助我們拍攝。」
「哦……是可以,不過,我們學生這麼多,不知你們要哪種類型的學生?」
「哦,是是是,我們這支MTV可能要跟貴校借一下校花了。」
「我知道了。」校長微微笑著。
 
明葉女中圖書館前,此時楓葉已到轉黃的季節,片片楓葉隨著微風落下。
原本人煙稀少的圖書館,卻今因Unicorn的到來,全校女學生幾乎圍了過來,嘰嘰喳喳的聲音將圖書館前鬧得人聲鼎沸。
「哇──真的是Unicorn耶──」
「韓雁好帥哦……」
「第一次這麼近看到Unicorn,好高興。」
「不知道可不可以要到簽名。」
「培源好可愛哦,他往我們這裏看了──」
「怎麼沒看到真一呢?好想看看本人長什麼樣子。」
 
一群女生的尖叫聲,讓待在宣傳車裏邊聽音樂邊看書的真一不由得縐起了眉頭。
取下耳機向唱片宣傳小梅不奈的說:「有事沒事跑來這什麼……什麼明的女校來取景?吵死人了。」
宣傳小梅笑著:「這可是你上次和導演提到要到有一.大.片.楓葉的地方來拍攝MV的,你該不會忘了吧?」小梅邊說邊將「一大片」用手劃了出來。
「我沒忘,只是……我沒想到會來女校取景,我還以為會到什麼公園裏拍。」
「原本是打算到較遠的國家公園取景,但是因為你們之後還有演唱會要忙,所以就找了這間最美的校園來拍了。」
「最美的校園?哼!最吵的校園還差不多哩。」真一不屑的說完便又將耳機帶上,繼續看他的書聽他的音樂。
「真一,模特兒來了你該下來了哦。」經紀人Kevin敲著宣傳車的窗戶向真一說著。
真一緩緩放下手邊的書和耳機下了宣傳車。
此時,一聲尖叫聲隨著真一的出現變得更為瘋狂。真一頭痛的摸著頭。
 
「如英,如英妳看。」拉著如英跑出來圖書室的采蘋,在面向教學大樓前的走廊上停下來,往窗戶外指了一指。
如英隨著采蘋手指的方向看去,真的看到了Unicorn
「我沒騙妳吧。」
「嗯──疑,那不是我們的校花秋月嗎?」
「耶……真的耶,她不會是這個MV的女主角吧?」
「哦……女主角啊……」如英有些落默的低下頭。
「唉唷,別這樣,在我心裏妳是第一名哦。」
采蘋用手搭在如英的肩上,安慰著說。
「三八……」如英不好意思的回答,二個人笑了起來。
 
此時,下午的第一節上課鐘聲響起,讓在場圍觀的女同學們不禁異口同聲發出感嘆聲,紛紛拖著不情願的腳步往教室走去。這時,學校的廣播出現了校長聲音:「各位明葉女中的同學,因為目前有特殊情況發生,下午時間禁止任何同學到圖書館前走動,違者依校規處分。」
校長話一說完,又是一陣驚呼。
「如英,上課了我們趕快走吧。」采蘋推了推如英。
「……哦……」如英順著采蘋的話下樓往教學大樓走去。
 
「呼──耳根終於可以清靜了。」真一掏了掏耳朵說著。
「女生嘛,聚集在一起總是會這樣,就像在菜市場裡一樣。」韓雁站著一邊被造型師前後打理著,一邊和真一打趣。
「唉唉唉……」真一搖了搖頭,這時Kevin帶著模特兒來到真一旁邊。
「真一,這是MV的女主角叫官秋月,待會你要深情款款的看著秋月,然後導演會借位拍攝你們接吻的樣子……」
真一一邊聽著Kevin的解說,一邊看著眼前這位叫官秋月的女孩上下打量著:長得是不錯也很有氣質,穿著一身白又帶著一對翅膀,不過,怎麼好像……這裝扮不太適合的樣子……,真一心裏一直嘀咕著。
 
「如英,快一點啦!」采蘋拉著如英的手向教學大樓跑。
如英被采蘋拉著,不時回頭看。
真一被采蘋的呼喚聲吸引,往聲音的方向看去。
微風吹拂,揚起片片楓葉飄落,如英的回眸頓時讓真一傻住。
「妖……妖精……」
 
 
 
*     *     *     *     *     *
 
期中考完的一星期後,如英和采蘋忐忑不安的站在公佈欄前看著全校排行。此時,斗大的字出現在如英面前──第三名:華如英。
如英不可置信的瞪著大眼,直直的盯著眼前的公佈欄。
「如英,恭喜妳,妳考前三名了耶──」采蘋興奮的抱著如英大叫。
「如英寶貝,恭喜妳囉。」阿男隨著說出。
如英看著采蘋和阿男,一瞬間眼淚從眼眶中流了出來。
 
市立體育場──
自從在明葉女中見到如英的那瞬間,真一對那天的景象始終無法忘記。在最後一場演唱會採排結束後,回到休息室總是呆然的坐在一旁。
工作人員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真一,互相使了眼色,個個聳聳肩的搖了搖頭。
「真一,你還好吧?」韓雁打破了沈寂向真一問道。
只見真一微笑的搖了搖頭。
「嗯……那就好,今天是這次巡迴演唱會的最後一場,加油!結束之後的記者會我會和Kevin說一下,看是不是讓你先走……」
「不用了,記者會參不參加對我都沒有影響。」真一笑著說。
「那……加油囉。」韓雁拍了一下真一的肩頭,便往沙發上坐下,抱著貝斯開始練習今晚演唱會的曲子。
 
演唱會尚未開始,入場處便已經擠滿了無數的歌迷將體育場外團團圍住。大批警力也隨時待命,深怕有什麼樣的突發狀況。近十萬的歌迷讓體育館附近的交通大亂,頓時整個交通呈現出癱瘓場面。大批記者媒體也紛紛進出會場內外,SNG轉播車也是隨處可見,不少新聞記者訪問起街頭民眾及來觀看演唱會的歌迷們。
場內不時傳來麥克風測試的聲音,讓場外歌迷不顧形象的放聲尖叫。
 
七點三十分演唱會開始,一聲輕柔的歌聲緩緩唱出,音樂優揚而起,起時一陣爆破場面讓歌迷整個沸騰起來。鼎沸的人聲、震耳欲聾的音樂,震動著整個演唱會現場。
 
一個半小時的演唱會旋即結束,歌迷依依不捨的離去, Unicorn成員在休息片刻後,隨即換裝召開了例行性的記者會。記者會上,工作人員便將巨大蛋糕推出,上面立著用銀製做成的橫幅刻著2,500,000的數字。
「讓我們一起來慶祝,Unicorn第三專輯突破250萬張!」經紀人Kevin舉起酒杯大聲說著。
在場工作人員及記者們都齊聲歡呼著。
「哎哎哎──怎麼那些歌迷都還不走啊?」貝斯手韓雁拿著酒杯,向後台門口望去,每當演唱會結束後總是會有依依不捨的歌迷在後台的門口守著,只希望能再更距離的看著Unicorn,並目送他們的離去。
「放心好了,我已經叫司機假裝載著你們離開了,等一下他們看到宣傳車開出去就會鳥獸散。」經紀人Kevin朝韓雁走來。
「想不到Kevin你為我們設想這麼多。」韓雁用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感動的看著Kevin
「如果不這麼做,你想你們等一下能夠開著自己的車離開嗎?」
「哦──Kevin,你真的太好了。」韓雁一手搭著Kevin的肩膀,嘟著嘴故做親吻的動作,往Kevin的臉頰上靠去。
「好了,別鬧了,記者們都還在這,到時候被看到,又要亂寫一通,又要害我站出來澄清,累死人了。」
「唉──放心,你沒看到那些記者通通圍到真一身邊去,說也真奇怪,明明就知道真一什麼也不會說,怎麼到現在還不死心,一定要打探出什麼來。」
「記者本來就是這樣子,這是他們的本業,不過相比之下,外面那些歌迷更讓我不解。」吉他手建寧走了過來,往沙發處坐下。
「建寧……你還在為那件事生氣啊?」
「生氣?我何止生氣,我現在只要看到那些亂喊亂叫的歌迷,我就想打!」
「唉唉唉,這又何必呢?畢竟他們是我們的衣食父母,你就忍忍吧。」
「我忍?」建寧不悅的重重放下酒杯,直起身說:「我好端端的去錄影,卻被一隻肥大又醜陋的母恐龍強吻,換做是你,你會開心、會高興嗎?」
「噗……」韓雁聽完建寧的抱怨,不禁想起前不久錄製綜藝節目時,建寧冷不防的被一位現場歌迷索吻,想到這幕驚人畫面,韓雁立刻捂住了笑意。
「笑、你還笑,我到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噁心哩!」建寧氣呼呼的說著一口喝下手中的馬丁尼。
「好好好,我……」
「鏘──」正當韓雁語意未落,一聲清脆響亮的玻璃破碎聲震驚全場,所有的目光都朝向聲音的源處看去。
「你煩不煩啊?我不想說不行嗎?」說話的正是被記者團團圍住的主唱真一。俊俏的臉孔因憤怒而縐緊眉頭,不耐的向一位記者大發脾氣。
「真一,我知道你不想說,但是別忘了你是公眾人物,你有義務讓大眾知道你的一切。」說話者是八卦報社的資深記者,其人也是有名擅長挖人隱私的記者,只要是被他所纏上的公眾人物,無不厭惡他亂說亂寫的行為。
「我……」
「真一!」在真一尚未開口大罵之前,經紀人Kevin馬上衝了出來,真一見到Kevin出來打圓場,便怒目瞪著眼前的記者,忿忿朝韓雁及建寧的方向走去,重重的坐在沙發上,拿起桌上的酒杯猛灌。
「好了好了,別氣了,記者嘛……別理他們……」韓雁安慰的說道。
「真的是會被氣死,藝人就不能有隱私嗎?這……這是什麼歪理?」真一一說完又拿起酒灌著,似乎是想要藉著酒氣來沖淡心中的怒氣。
「好了,別喝了,你待會不是要開車走嗎?」
「別管我……」
「真一,你是主唱,這樣喝會喝會嗓子……」
「是啊,真一,你可是這個團的靈魂人物,嗓子壞了可不行,竟然記者們想知道你就乾脆說出來,省得他們一天到晚追著你問,這樣你也落得輕鬆啊。」鼓手培源說著。
「我說不說有關係嗎?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真一依然酒不離口的喝著。
「真一,真一」此時經紀人Kevin走來,到真一旁邊說:「那位記者是有名的難纏,我怕他以會會亂做手腳,你去跟他道個歉吧。」
真一聞言睜大了眼睛看著Kevin,此時韓雁、建寧與培源也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們的經紀人。從出道至今向來都是記者與各媒體向他們低頭懇求的他們,無不對Kevin這次的要求跌破眼鏡。
「我知道你很難接受,可是這個記者……如果你不向他低頭的話,保證他決不會善罷干休,真一,委屈你一下了。」
空氣瞬間在四週圍結成了冰,真一的怒火在心中燃燒著,漸漸地他的忿怒取代了理智,他摔下手中的酒瓶道:「這就是我的答案。」說完轉身離開後台。
「真一,真一!」Kevin立即站起追隨在後。
真一甩開了Kevin拉住自己的手,跳上一輛紅色保時捷,不顧Kevin在後頭追趕,揚長離去。
 
 
*     *     *     *     *     *
 
如英踏上返家的路上,心中還因為演唱會而澎湃著。從小到大第一次去看演唱會,這樣興奮、愉快的心情還是初次體會到。如英用輕快的腳步走著,口中哼著Unicorn的歌,此時包包裡的手機響起,順勢看了一下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按了通話按扭。
「喂──媽──」
「怎麼這麼晚還沒回來?」
「我已經在路上,快到了啦。」
「嗯──快點回來。」
語畢,如英正要將手機放回包包裡,手機又響了起來。
「采蘋啊──」
「如英,妳回到家了嗎?」
「還沒,我快到了。妳呢?」
「我?我早就回家了啊,我一回家就被我媽唸了一下。」
「嘻……真的嗎?剛才我媽也打電話來唸呢……」
「哈哈哈──想不到我們這麼的有默契,連被罵都罵一樣的事情。」
二個人相繼笑了起來。
突然一個黑影竄出,著實讓如英嚇了一跳。
「怎麼啦?如英妳沒事吧!」
「呼──嚇了我一跳,剛剛有隻貓從旁邊公園裡跳出來,嚇死我了。」
如英邊說邊拍著自己的胸口,試途讓自己的心情平順一些。
「妳要小心一點,學校附近的公園晚上蠻暗的,妳一個走蠻危險的。」
「嗯……我會小心的……」話一說完,一陣尖銳的剎車聲,刺得如英忙著鄔起耳朵,隨後一個猛烈的撞擊聲,讓如英震驚的向前方看去。
「如英,怎麼了……那是什麼聲音,妳沒事吧……」采蘋在電話另一頭急著問。
「采蘋……我沒事……」如英邊回答邊向聲音的方向走去,眼前一輛紅色跑車撞上了公園的圍牆。如英忙著跑了過去。
「如英,妳真的沒事嗎?那剛剛是什麼聲音?」
「我真的沒事,采蘋我要打電話叫救護車,不和妳說了。」
如英掛上電話,立即播了通緊急電話,一邊拍著車窗試途叫醒車子裏的人。
「喂……救護車嗎?這裏發生車禍……地址是……」
此時,車子裏的人打開車門,跌跌撞撞的出了車門,如英一把扶住,車裏的人意識模糊的看著如英,二人震驚的互相看著彼此。
「真一……」
「妳是……」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