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考結束,令人期待的春節寒假來臨,濃濃的過年氣氛籠罩,家家戶戶不是忙著拜年就是計劃著要去哪裏度假。思嘉、朋美、成熙、仁祐、明晟及舜傑一行六人趁著寒假期間規劃了一星期的自助旅行,目標是環島一周。每人揹起簡單的行李,六人便浩浩蕩蕩地往南部移動,打算從南到北玩一趟。
冬天的天空總是掛著一絲愁雲,冷風吹進厚衣裏,令人不禁打了個寒顫。往山上行走觀看一片白雪景色的六人,望著眼前晶瑩剔透冰霜,每人臉上都泛著一股興奮的神采。偶爾天空飄起白雪,更是讓這六人忘情地盡興歡呼,剎那間將山上冰冷的寒意拋在腦後,不顧被白雪觸碰時那股直教人牙齒打顫的寒氣,愉快地打起來雪仗來。打累了,就到位於山上可觀雲景的咖啡店,雙手握著冒著熱氣的咖啡杯袪袪寒意。沿著海岸線走,一路上走走停停,從這一站到另一站,大家都像個對任何事學都感到好奇的兒童般,時常會對一些小小的事物而大肆驚呼與讚嘆。到了最南部,每人就好像是個過動兒,在沙灘上跑來跑去,玩得不亦樂乎。仍是豔陽高照的南部,讓人提前感受到了春天的氣息,一行人來到了充滿陽光的南部便駐足停下,度過這暖暖的冬季。
 
豪華的五星級飯店映入六人的眼簾,除了成熙、蔚明晟之外,其他四人無不目瞪口呆,冷汗從額頭上流了下來。
「成熙……你確定……要住這?」仁祐拉了一下成熙的襯衫,「這裏住一晚,恐怕我要留在這裏洗一個月的碗耶。」
「不喜歡這裏嗎?可是,這方圓百里只有這一間飯店像樣,其他的都……」
「啊,成熙我們都不會介意,反正都只是睡覺的地方,差一點沒關係。」朋美也忙著解釋,看了一下飯店大廳就豪華得快要讓她睜不開眼睛,從小到大沒見過的大理石花雕就夠她讚嘆,更別說放置在大廳供人休息的仿古沙發了。
「嗯,我也這麼覺得耶,這麼豪華的地方恐怕我們大家都負擔不起。」思嘉也連忙說道。
「那闕學長和蔚學長你們呢?」
「我是還好,有時假日會和家人一起旅遊,這樣的飯店我是OK的,我多付一些人的錢是無所謂。」蔚明晟道。
「有人想要付錢讓我們享受,我非常贊成,」闕舜傑看了一下蔚明晟,「花錢抵銷多年來用美色騙人,或許可以抵銷一些業障。」
「大人,我是冤枉的,我只是長得太帥,這也沒什麼過錯啊。」
「哼,最好是你長得太帥。」
「好,既然這樣那你們等我一下,我先去問一下櫃檯。」成熙說完,轉身就往櫃檯處。
「等等等等等,你不會真的要……睡這間飯店吧。」仁祐看成熙就要往櫃檯處走,急忙地攔在他的前面。
「反正有人要出錢,難得享受一下高級飯店的服務也不錯啊。」成熙笑了一下後,就到櫃檯辦了手續。第一次睡高級飯店的幾個人,一進入房間就往床上蹦蹦跳跳,試試它的柔軟性。到了晚餐時間,四人又再度地面對飯店所供應的五星級晚餐,看著眼前巨大的龍蝦,又開始了傻愣地目瞪口呆。看著眼前發呆的四人,讓從小生活就滿優渥的蔚明晟與成熙不由得互看一眼,隨後相繼大笑起來。
 
        南台灣的冬天不似台北那樣的濕冷,但早晚的溫差讓不常來此地的人,不免打起了哆嗦。冷冷的海風輕輕地吹拂過朋美的臉頰,風不時捲起海沙刺著朋美的踝足。朋美忍著沙子所帶來的刺癢與不舒服,抿著下唇不時地用餘光看著身邊的人。吃過晚飯後,蔚明晟私下主動向朋美邀約到海岸邊,蔚明晟突然的舉動讓朋美頓時覺得納悶,但仍然答應了下來。離開了飯店朝海岸走去,兩人並肩走在沙灘上,雙方都沒有開口說一句話,只是靜靜地走著。
        「好了,就這裏吧!」蔚明晟突然停下腳步,無厘頭地說出這一句話。
        「噫?這裏?」
        「是啊,在這裏放焰火最好了。」語畢,蔚明晟就拿出了放在口袋裏的仙女棒,點了二根仙女棒,一根遞給了朋美。
        「哇,好浪漫哦。」朋美笑了一聲,欣賞起仙女棒所帶來的點點火光。
        「妳喜歡嗎?」
        「嗯,啊!」朋美笑著點頭之際,也應答叫了一聲。
        「怎麼了嗎?」蔚明晟被朋美突然的叫聲嚇了一跳,看著她金雞獨立地跳著,看了一下被她抬起來的腳。
        「沒什麼,剛剛好像踩到什麼東西,被那東西刺了一下。」
        「那妳要不要把鞋子穿上,這樣就不會再踩到了。」蔚明晟指著朋美拎著的鞋說道。
        「可是,穿著鞋子走在沙灘上,沙子都會跑到鞋子裏,那樣穿起來更難過。」
        「妳還是穿上吧,不然到時妳老哥又要罵人了。」
        「噢~~」聽了蔚明晟的話後,朋美想了想應了一聲後,就將鞋子穿了上去。在穿著鞋時,朋美不時地看著蔚明晟。
        「明晟學長,你找我出來……有事嗎?」
        「沒什麼,只是……有些事很好奇而已。」
        「什麼事讓你這麼好奇?」朋美歪著頭看著眼前的人。
        「就是妳竟然可以同時讓兩個人心動。」
        「嘿……這個……我也不知道……」朋美不好意思地笑著說。
        「不過,後來跟你們接觸比較多了,也漸漸發現妳為什麼會吸引他們兩個人了。」
        「哦?怎麼你發現了,我自己都還沒發現?」
        「那妳現在決定哪一個人了嗎?」
        「……還沒……」
 
 
        「你們有看到朋美嗎?」回到飯店房間的思嘉一直等不到朋美回房,詢問了正在飯店溫水游泳池裡游泳的闕舜傑、成熙及仁祐三人。
「朋美?她不是跟妳在一起嗎?」闕舜傑歪著頭說道。
「沒有啊,剛吃完飯我就一直找不到她人。」
「那她可能出去買點東西了吧!反正這飯店招牌很大,她一定不會走丟的。」仁祐回應著。
「哦,說的也是,我還是去外面找一下好了。」
「我跟妳去吧,順便我也想買東西。」成熙說著便抓了件襯衫跟上。
成熙、思嘉和仁祐、舜傑打了聲招呼後,便往大門走了出去。兩個人往不同的方向望去,看能不能比較快點找到朋美的影子。過了幾分鐘,成熙看著前方昏暗的沙灘上,兩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眼前,就拍著思嘉示意著她往他眼前的方向走去。兩人往另外兩人的方向走近,而沙灘上交談的兩人,絲毫沒有注意後方的來人。
握在手上的仙女棒,焰花隨著燃燒而殆盡。
        「你……你說什麼?」朋美睜大著眼睛看著眼前的蔚明晟。
        「和我交往如何?」蔚明晟笑著說道。
        「可是……為什麼?我又長得不好看……你沒發燒吧!」
        「我剛說過,妳有一種吸引人想要擁有的特質。妳給人的感覺就像空氣一樣自在,沒有多餘的包裝,沒有華麗、姣好的外表,但是卻無法讓眼睛從妳身上移開。一種純淨、自在的氛圍在妳的身邊散發著,就是這樣。」
        「呵,明晟學長……你把我說得太好了……我跟本就配不上你……而且……」
        「妳害怕思嘉會因此受到傷害?」
        「思嘉她也喜歡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能背叛她。」
        「妳沒有背叛她,我喜歡妳這是無法強求的,難道妳要因為她放棄妳所喜歡的?還是……從一開始就是我自作多情?」
        「沒有……你沒有自作多情……」
        「這麼說妳也喜歡我,既然如此就不需要隱瞞自己的想法,我已經向妳告白而妳也喜歡我,這不就代表我們是兩情相悅的嗎?那為什麼還要去顧慮別人的感受?和我在一起,我絕不會讓妳受到一絲的傷害。」
        「明晟學長……」朋美注視著眼前她暗戀已久的人,他投射出來的眼神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那目光炯炯的像要將她融化一般,久久沒有離開她的雙眸。蔚明晟輕輕地拉著朋美的手臂,將她擁在自己的懷裡。
        「不要再考慮了……」
        「就算她不考慮,我也不會放手。」成熙冷不防的一句話,嚇得兩人一陣頭皮發麻。
        「成……思嘉?」朋美被嚇了一跳看清出聲的人,正要回應成熙時,卻也發現了站在成熙身邊的思嘉。思嘉泛著淚光看著朋美,朋美頓時像是做了壞事被抓,臉色發青地看著思嘉。
        「思嘉妳來得正好,」蔚明晟緊握著朋美的手,「我知道這對妳來說可能會太殘忍,但是,我喜歡的是朋美,感情的事不能夠勉強,如果妳真的是朋美的好朋友,請妳祝福我們。」
        「我……我不知道……」思嘉哭著搖頭。
        「你這樣說會不會太傷人了?」成熙摟著思嘉的肩膀安慰,一雙冷眼投向蔚明晟。
        「這是事實,如果她真的是朋美的好朋友,就請她成全。」
        「我剛說過,就算朋美考慮了你,我也不會這麼快就放手。」
        「你應該也知道,朋美一開始喜歡的人就是我,不是你。即使你花再多的力氣,你也不會贏。」
        「不試試怎麼知道?」
        「那我們要不要請朋美親口說呢?」蔚明晟握著朋美的手又更緊了。
        「……」
        「朋美,妳不要害怕,我會保護妳的。」蔚明晟笑著看向朋美,朋美望著這個她已經喜歡了多年的人,另一方面又是她最好的朋友,以及……一個常常令她怦然心動的人,心中五味雜陳泛著苦味襲了上來。
        「我……我不知道……對不起……」朋美緩緩地說了出口,「為什麼……大家當好朋友不行嗎?」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流下,甩開了蔚明晟握著自己的手跑了開來。
        「朋美!」
        「看來,誰是贏家還不知道。」成熙看著臨陣脫逃的朋美遠去,眼神銳利地看向蔚明晟說道。
        「我有信心,朋美最後一定會依照自己的感受選擇我。」
        「那就大家各憑本事。」成熙帶著堅定、自傲的眼神看著蔚明晟,蔚明晟眼神中也那間迸發出灼熱的火光,一種無形的閃光在兩人眼神之間流竄。
 
蔚明晟突如其來的告白打亂了整個行程,回程時,一行人沒有再說話。只是各自靜靜地分散坐在火車一隅,思緒不斷地在腦海裏紛飛。
***
短短的寒假結束,再度回到了學校生活。同樣的歡樂聲、相同的學校景致,唯一不同的是,每人的心思隨著歲月的前進而成長,因週遭的事物而改變,就連原本如影隨形的朋友,也會因人、時、事、物而變得生疏遠離。
經過了寒假的一趟環島之旅,使得原來形同姊妹的思嘉及朋美之間變得冷漠,兩人之間從無話不談變成為互不往來強烈的對比印象,讓處在她們四周的朋友同學們,也尷尬地不願多問些什麼。
送走了冬天,春天的離別潮充斥整個校園,畢聯會忙著安排歡送會節目,樂儀隊不時地吹奏驪歌練習曲,悲傷的曲調掩蓋了春天所帶來的新氣息。學校的任何一處,不時地有少女流著淚,互相擁抱最親近的學姊、學長們,而一向是學校超人氣的闕舜傑和蔚明晟,不但收花收到手軟,禮物、情書還像雪片般向他們撲來,每天都要上演一場賺人熱淚的離別戲碼才行。隨著日曆上的日期增加,歡送的日子也到來,感人的離別曲一經吹奏,全校籠罩在一片哀傷裡。
「妳還在考慮嗎?」鮮少人經過的活動中心後方花圃,蔚明晟深情地看著低頭的朋美。
「我……我真的……」
「是因為思嘉?還是妳已經不再喜歡我了?」
「我還是一樣喜歡你,只是……我無法背著思嘉和你交往。」
「是嗎?那我知道了,希望妳能夠找到妳的Mr.right。」蔚明晟輕輕地微笑說著,轉身離去留下朋美一人靜靜地待著。朋美看著漸漸走遠的身影,嘆了口氣,跟著掉頭離開。此時,一個嬌弱的身軀從樹後閃身出來。朋美心頭頓了頓,往人影的方向看去,只見思嘉淚流滿面,哽咽地抖動著身體。
「思嘉……」
「妳好傻,」思嘉帶著啜泣的聲調說,「為什麼不答應學長呢?妳不是很喜歡他嗎?」
「嗯……我的確很喜歡,」朋美低著頭,「但是,我更加喜歡妳這個朋友,我不想因為他而失去一個知心朋友。」眼淚從朋美的眼眶滑出。
「妳這個傻瓜,我早就不在氣妳了,妳何必呢?」
「不要,即使妳真的不介意,但是我的心裏還是會難受的。」
「朋美……」思嘉走向朋美緊緊地抱著,「我們還是好朋友吧?」
「……嗯……我們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相擁的兩人在對方的肩膀上盡情的哭泣,遠方傳來的驪歌,像是為她倆心中的悲傷演奏,一聲聲悽楚的樂音牽動著兩人的心。
 
***
多年後──
        五月中旬艷陽高照,一片的綠茵草地,柔枝嫩葉紛紛伸展著雙臂,一吐芬芳。一群人身穿著黑色長袍、頭戴著學士帽、手上拿著繫上紅絲帶的畢業證書,時而正經,時而互相擁抱、推擠,時而在相機按下快門時大扮鬼臉,為的是想要在這一刻留下美好的紀念。
        「朋美,看這裏,要照了囉。」闕舜傑笑露著牙齒,手拿著數位相機猛拍穿著學士服的朋美。
        「都照這麼多張了,還要照啊?」朋美摸了摸快要笑僵的臉。
        「一生就只有這麼一次穿學士服拍照,就多拍幾張啊。」
        「是啊,妳就多照幾張吧。」思嘉撐著陽傘說著。
        「可是我都要笑僵了耶……」
        「不會啦,不會啦,來,再來拍幾張。」
        「哥,你還真是變態哩。」朋美嘟著嘴道。
        「妳哥不戀態就不是妳哥了,」郭仁祐打趣地看著闕舜傑,「誰不知道妳哥疼妳這個妹妹疼到無法無天去了。」
        「我承認我是護妹有加,」闕舜傑回瞪著郭仁祐,「不然早就被一些大色狼給吃乾抹淨了。」
        「過獎過獎,不過你應該慶幸真正的大色狼在國外念書,不然……可能連你這個全國第一的柔道冠軍都保護不了囉。」
        「嗯……說的也是……」
        「妳們在說誰是大色狼啊?」思嘉不解地看著舜傑和仁祐。
        「我所認識的大色狼不是你嗎?」朋美脫下了學士帽走向三人。
        「我?我怎麼會是,」仁祐指著自己的鼻子,「大色狼當然是指今天搭機回國的華成熙囉。」
        「啊,今天我們不是也要去幫他接風嗎?」思嘉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叫了一聲。
        「時間還早,那傢伙的班機要到五點才會抵達中正機場,再從機場走出來可能也要六、七點了吧。」闕舜傑一邊收著數位相機、一邊說著。
        「那仁祐你餐廳訂好了嗎?」思嘉追問。
        「訂好了啦,我訂六點半在君悅,那小子在美國吃好的、穿好的,應該不會看不起君悅吧?」
        「那很難說,說不定他後來跟你說他想要去麗晶酒店,也有可能跟你說他想改去法國餐廳哩。」
        「一說到那個惡魔,長著一張這麼漂亮的臉,個性卻一點也不可愛。」仁祐癟癟嘴說道,「和他相處時間愈長,愈發現他原來是個冷血魔王,尤其是後來他為了躲避石崇的奪命追求,硬是把我推到前線要我當他的擋箭牌……這種事就算了,更令人生氣的事,明明腦袋就很好,還會突然要我和他一起作弊,哈,結果他沒事,我有事,還一臉冷冷地在一旁看著我被罵、記過,靠,一想到他的種種作為就有氣。」
        「呵呵呵,看你一臉受盡委屈,你可以拒絕他啊。」思嘉笑答著。
        「我很想啊,但是他每次都會露出那種哀怨的大眼睛,我就不忍心……」
        「好了好了,看你這麼咬牙切齒,等一下看到他幫你出口氣吧。」闕舜傑拍了拍仁祐的肩膀,「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先去找個地方吃中餐。」
        「好啊,我們學校附近有很好吃的義大利麵,我帶你們去吃。」朋美高興地提議著。
        「那我們就去吃義大利麵。」
        「贊成!」
 
***
        在中正國際機場裏,震耳欲聾的飛機引擎聲,即使隔著厚重的隔音玻璃仍是可以聽得一清二楚。偌大的機場大廳,人群魚貫往來,各色人種及各國人士在此穿梭,廣播系統不時地輪番播著中文、英文及日文,提醒來到此地辦理出入境的人群。
四年前,當成熙在國內讀完高中時,順利通過托福考試及美國南加州大學申請資格,便又再度背起行囊,返回美國居住。
四年前,深信自己絕對能夠得到朋美芳心的他,經過近兩年高中生活奮力追求,在畢業前夕仍得不到相對回應,儼然對他造成了內心莫大的打擊與不堪。從小,過足了優渥生活,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只要是自己想要的東西,絕對能夠得手,只要開口要求,任何人絕對會盡可能的滿足自己,從未有人拒絕得了他。但是,當他生命中第一次打從心底愛上一個女孩時,想要得到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顆寶石,卻得不到他理想中的回報。初戀,讓他深感到挫敗,讓他這個從人人捧在手掌心呵護的璞玉,嚐到了生平第一個苦果,而這個苦果卻也傷得最深。
        四年後,美國的大學生涯結束,才又再度地踏上歸途。他用了四年的時間,平復被初戀挖空的心,這段期間不知更換了多少枕在他臂彎裡的人兒,但是卻沒有初戀那樣的動心了。
在機場大廳穿梭人群的成熙,穿著簡單的白色長袖襯衫、牛仔褲,戴著太陽眼鏡,一手拖著行李箱,矯健地走著他進出多次的這個地方,熟悉著每個區域,順利地辦妥好通關手續。身後跟隨著一名美籍的金髮美女,緊跟著成熙的步伐走著。
        一種清脆的手機聲音響起。
        「喂,姊夫,你在哪裏?我人已經到了。」成熙順著來電者的指示來到門口招呼站,看見熟悉的車身,跟身後的人打了聲招呼便坐進了車裡。
        「在美國念書念得還好吧?」成熙的姊夫看了一下成熙,又看了一下後座的金髮美女,「她就是瑞琪?」
        「嗯。」成熙應了一聲,「對了,晚上我和仁祐他們有約,晚上不會在家吃飯。」
        「啊,可是你姊姊已經都在準備了……你要不要改約他們來家裏吃飯?」
        「可是家裡準備的夠這麼多人吃嗎?」
        「放心,今天韓雁他們也都會來,為了怕他們吃不夠,你姊姊可是準備得相當豐富,只怕你們會吃不完呢。」
        「既然這樣,那我就跟仁祐說一聲,請他們到家裡來好了。」語畢,成熙便順勢撥了通電話給仁祐。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