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聲的氤氳啜泣,淚珠輕輕地落地聲,漸漸地敲喚沉睡中的人。
        華成熙矇矓間聽見有人不斷地啜泣,緩緩地睜開自己的雙眼,迷濛間一位人影出現在他的眼前。成熙用手肘支撐起身子,突然一陣痛楚讓他驚呼了一聲,不自覺地捂著疼痛來源處。朋美聽見成熙研痛地叫了一聲,抬起充滿淚痕的臉,看著因痛楚而蹙著眉的成熙。成熙用手摸了一下令他發疼的後腦勺,濕黏的觸感讓他有些疑惑,將撫摸的手攤在眼前,手上的血跡讓他明瞭了一切。
        「成熙,你沒事吧!」朋美看了成熙手中的血跡,心驚地叫著。
        成熙搖了搖頭,「沒事。」看了一下仍然被尼龍繩綁住手腳的朋美,「妳書包裏有小刀之類的東西嗎?」
        「小刀……有,有一把美工刀。」朋美一說完,成熙便向朋美的書包移動,抽出美工刀就將朋美身上的繩索解開。
        「成熙,你真的沒事吧!?」一被解開繩索的朋美,立即抓著成熙看。
        「沒事,待會出去包紮一下就行了。」
        「出去……可是,我們被鎖在裡面了……」朋美一臉哀傷地說著。
        「她們將我們反鎖在裏面?」
        「不是她們,是班長鎖的……」
        「麗娜?」成熙驚訝地看著朋美,只見朋美點了點頭,便靠著牆喘了一口氣。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害你被連累了。」朋美想到自己的原因,害得成熙被打傷,還被關在裏面,一陣酸楚襲來,眼淚又掉了下來。
        「不關妳的事,不要放在心上,」成熙伸手抹去朋美臉上的眼淚,「要怪就怪我,是我強迫妳,才會被人家誤會。」
        「沒有,不是你強迫我的……你沒有強迫我……」
        「呵,妳不用勉強……」話說了一半,一陣痛楚又襲了上來,成熙蹙了一下眉頭。      
        「你還好吧?你別嚇我啊……」
        「看來……我的生命可能已經走到了盡頭……」
        「啊?不會吧!你別死啊,你死了我會良心不安。」
        「真的?妳會為我哭泣嗎?」
        「嗯,當然啦,你千萬不能死啊,你要振作,馬上就有人會來救我們了。」
        「妳不用騙我了,我昏迷了這麼久都沒有人來,這個活動中心本來就很少人經過……只有等到校際比賽才會有人來……」成熙說著說著,就往朋美身上倒去。
        「喂,成熙你要振作……你別嚇我……來人啊,有人在嗎?」見成熙體力不支的往自己身上倒,朋美緊張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不用喊了……不會有人經過,」成熙輕聲地說著,「能死在妳身邊,對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嗚……嗚……你不要這樣子……你死了,我怎麼辦?」
        「別哭……在臨死前,我想要問妳一句話……」
        「你說吧……不管是一句,還是一百句,一萬句,我都會回答你。」
        「妳……真的喜歡仁祐嗎?」
        「我……我不知道……仁祐對我很好很好……」
        「那妳喜歡我嗎?」
        「啊,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那我死後……妳會為我難過嗎?」
        「當然啊,不要說你死了我會難過,就連我看到你和麗娜在一起都會難過了……」朋美哭著像淚人兒一樣,看著瀕死邊緣的成熙,將心裏面的心事一股腦地說了出來,「可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難過,但是……看到你不理我,我真的好難過。」
        「真的?那如果是仁祐不理妳,妳也會這麼難過嗎?」
        「我……我不知道……」
        「呵,算了……妳心裏愛的是仁祐,我不再逼妳了……祝妳和仁祐幸福,看來,我要在來世時早點遇見妳才行……」
        「成熙……你不要離開我……」
        「在走之前,我想聽妳說一句:我愛你……」
        「我……我愛你……」
        「謝謝……這句話……雖然是謊言……但是讓我覺得好幸福……我想我會走得安心一點……」
        「不,這不是謊言,這是真的……你千萬不能死啊……」
        「真的嗎?那我可以吻妳嗎?就像舞會那天一樣。」成熙眼神亮了一下。
        朋美聽了成熙的話,為了讓他走得安心,點頭應了一聲。成熙咳了一聲後,緩緩地抬起倒在朋美身上的身子,看似孱弱地撫摸著朋美的臉,輕輕地附上自己的唇。
        這時一個清脆的鈴聲響起,成熙懊惱的心中咒罵了一聲,朋美聽見鈴聲眼神向四周望去,卻見成熙移向自己的書包,從裏面拿了手機。
        「喂,姊夫……嗯,我在學校的活動中心三樓道具室,門被別人從外面反鎖,我出不去……嗯,麻煩你了……對了,下次打電話時,可以挑一下時間嗎?」成熙說完電話看向發呆的朋美。
        「手……手機?學校不是禁止帶嗎?」
        「是啊,但沒有人這麼笨的會遵守吧。」成熙直接地說著,看著一臉呆樣的朋美,「妳不會真的這麼乖沒帶吧?」一說完,卻見朋美點頭如搗蒜,成熙則是一臉被打敗的表情。朋美看著生龍活虎的成熙,和剛剛完全地判若兩人,歪著頭看著眼前奇怪的人。
        「剛剛的還沒完,」成熙似笑非笑地靠近朋美,「妳還欠我一個吻哦。」
        「我?」朋美疑惑了一下,立即明白了一切,「華成熙,你很過分,為什麼要欺騙我?」
        「我沒有騙妳啊,是妳自己先想歪的,我只是照著妳的想法演下去而已。」
        「要不是你先說什麼,你的生命到了盡頭……我才會想歪的啊。」
        「是嗎?那我不管,如果不這麼逼妳,妳恐怕一輩子都會逃避我。」
        「我逃避什麼了?」朋美氣得回應,「靠,該不會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你策劃的吧?」
        「我?我才沒這麼無聊,我本來打算如果妳再逃避下去,就乾脆把妳綁回家直接生米煮成熟飯。」
        「什麼煮成熟飯!華成熙,我真的是看錯你了,你這個滿腦邪惡思想的大色狼。」
        「滿腦邪惡思想的大色狼?真有意思。」
        「靠,你這個人被罵了還覺得津津有味……你有毛病!」
        「是啊,我是有毛病,但是現在有人跟著這個有毛病的大色狼共處一室,」成熙笑說著,「只顧著罵人,也不會現在趕快想一想怎麼保護自己。」
        「你……你別過來哦。」朋美被成熙的話提醒,趕緊起身抓著棒球棍示威著。
        成熙看著眼前這個呆頭呆腦的人,帶著棒球棍示威不免覺得好笑起來。突然,一記飛踢將朋美手中的球棍踢離她的手掌心,朋美還在驚呆的同時,一把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裏。
        「我剛說過了,妳還欠我一個吻。」語畢,就抱著朋美擁吻起來。
        朋美被成熙突然的親吻嚇了一跳,試著想要推開成熙,但卻被成熙抱得更緊。成熙純熟的技巧,輕輕地用舌撬開朋美的貝齒,汲取裏頭的芬芳味。被吻得天旋地轉的朋美,漸漸的忘情,沉醉在成熙所帶來的甜蜜觸感。
        就在兩人醉倒在迷人的世界裏時,聽見門外傳來吵鬧的聲音。
 
***
事件很快地在學校傳開,在校方極為震怒及家長壓力之下,很快地便查出肇事的三名少女。
三名女孩在導師辦公室裏被班導師訓誡完後,依照校規處分各記了小過乙次,以示警惕。女孩們走出辦公室時,身材瘦小的女生哭哭啼啼地向胖女生抱怨著,胖女生則是一臉不耐煩地撇著嘴。一臉尖酸相的女生則是不屑地擺出一副「被妳害死」的表情,帶著睥睨斜眼瞪著。三人帶著各自不同的心情,同時走在回教室的走廊上循一個轉角後,映入眼簾的是怒氣沖沖的闕舜傑向她們三人直奔過來。三名女孩立即臉色鐵青地看著來勢洶洶的人。
「妳們這三個人渣!為什麼要這麼做?朋美哪一點惹妳們了?」舜傑捲起袖子憤怒地直盯著三名女孩,「不要以為妳們是女的,我就不會打!」舜傑一聲震怒嚇得三名女孩直後退,瘦小的那一位則是已經嚇得放聲大哭。
「舜傑,你冷靜一點。」出聲的人正是蔚明晟,瞭解闕舜傑脾氣的他,只要妹妹受了任何委屈一定會找當事人出氣。一聽到朋美被人綑綁並反鎖在道具室的事情,闕舜傑像發了瘋般直說要找出兇手。當他知道兇手已經抓到時,一下課就往導師辦公室裏衝,蔚明晟則跟隨在後。闕舜傑一碰到三名兇手,怕他會真的做出不理智的行為,便在後頭用雙手箝制住憤怒不已的舜傑,深怕他下一個舉動會出手打人。
同時知道兇手是誰的思嘉,也是一下課就往導師辦公室裏跑去。思嘉看著三名女孩是自己同班同學時,心中百感交集五味雜陳,她不能明白為何相處在一班的人,要這樣的傷害另一個人呢?
「說,妳們為什麼要對朋美這樣?」舜傑怒吼著。
「哼!問她自己啊,長得不怎麼樣憑什麼腳踏兩條船?不要臉!」胖女孩不甘示弱地反擊。
「妳在胡說什麼,朋美什麼時候腳踏兩條船了?她長得好不好看干妳什麼事,妳以為自己美得像林志玲嗎?胖得像豬一樣不先檢討自己,反而先出手攻擊人,妳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啊!」舜傑氣得說話像連環炮一樣大罵。聽見對方這樣說朋美,思嘉想了一下後發現對方已經搞錯那三人之間的微妙關係了。
「妳真的弄錯了,朋美沒有腳踏兩條船,朋美只有跟仁祐交往,並沒有和成熙有曖昧啊。」思嘉發聲後,舜傑立刻回過頭來看她。
「是嗎?但是當天她自己也承認除了和仁祐交往,自己也私底下和成熙曖昧不清。」
「妳們真的是誤會了,如果妳不相信的話,妳可以去問成熙和仁祐啊,他們兩人的話,妳應該就會相信了吧。」思嘉氣得直瞪著,胖女生聽見思嘉的話後別著臉不發一語。
「我有沒有胡說,妳也可以去問問妳的好友闕朋美啊。」
「妳這個人怎麼這麼不可理喻,明明就跟妳說,朋美只跟一位交往而已,妳就不要再亂說了。」
「我沒有亂說,是她自己承認她和成熙私下接吻的事。」
「那是……」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聽著兩人的說辭,舜傑和明晟互看一眼後,又看了一下思嘉,思嘉看了他們一眼後,就將事情真相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聽著思嘉的解說,舜傑懊惱起自己竟然沒有發現自己的妹妹正為初戀感到為難,明晟則是無法想像為何兩人會為一個長相平凡的人而動心,兩個陷入沉思人,卻往不同的方向思考著這個問題。
「總之,妳們真的是誤會了。我希望妳們能去跟朋美道歉,妳們這次的行為真的是太過分了。」思嘉朝著三名少女說著。
「我才不要呢!是她自己要這樣子亂搞曖昧關係,被誤會也是理所當然的,憑什麼要我去道歉。」胖女生瞟了一眼,並用不屑的白眼看著思嘉後,頭抬得高高地以示自己的尊嚴絕不向任何人低頭。
「憑什麼?憑我的拳頭!」聽見胖女生的回答後,舜傑火氣又再次冒了上來,握起青筋爆烈的拳頭,帶著威脅的口吻對著她說。
「去不去!?」舜傑一聲怒吼,嚇得三名少女立即打了個冷顫。看著雙眼冒著火的舜傑,胖女生嘟著嘴屈服在舜傑的震怒下,三名女孩不甘願地低頭承諾向朋美道歉。
***
        教學大樓的頂樓上,成熙依然二根手指夾著菸,緩緩地吐出一縷白煙,看著遠方的山形。
        「你什麼時候也喜歡上了朋美。」說話的人,蹙著眉看著吞雲吐霧的成熙。
        「不清楚,」成熙看了一下出聲的人,「那你呢?從什麼時候發現自己也喜歡她?」
        「……從一年級的時候……」
        「噢,比我早一年。」
        「朋美現在是在和我交往,我不希望你成為第三者。」
        「誰是誰的第三者很難說吧。」
        「你,」仁祐一時激動地上前了一步,「你是說我才是你們的第三者?」
        「我不知道,感情的事很難說,這要看朋美自己了。」
        「你是一個很不錯的人,我不希望失去你這個朋友。」
        「那你願意為我這個朋友,放棄你喜歡的人嗎?」
        「我……我不想放棄。」
        「那就是了,」成熙熄了手中的菸走向仁祐,「有時候愛情和友情只能選擇一個。」
        「你……我不會放棄朋美……」
        「那大家公平競爭囉。」成熙向仁祐伸出右手。
        「嗯!」看了一眼成熙伸出的右手,應了一聲回握,象徵著男人與男人君子之間的競爭開始。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