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朋美和成熙走進整個會場時,全部人的目光焦點全都在兩人身上。思嘉一見朋美便高興地飛奔過去,發出讚嘆聲並上下地打量著。而成熙則是立即被一群仰慕他的人團團包圍。
思嘉簡直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是朋美,朋美將事情始末告訴了思嘉。就在兩人還在討論時,仁祐走近了朋美。思嘉見到了仁祐後,小心地對他使了一下眼神,便消失在兩人面前逕自走向人群。
「呃……妳今晚……很漂亮。」仁祐羞著臉吾地的說著。
「謝謝。」聽見仁祐第一次讚美自己,又加上先前思嘉為她解釋了迷惑,朋美的心就像一顆浮石漂浮不定。她不斷對著心中的自己吶喊:我真的喜歡他嗎?朋美不敢直接凝視仁祐的眼神,害羞地低下頭。
 
舞會在學生會會長的開場白後,音樂隨之響起,男同學紛紛邀請女同學們隨著音樂翩翩起舞。
「我能請妳跳支舞嗎?」仁祐說道。
「嗯。」
仁祐牽著朋美的跳隨著動人的情歌起舞,眼波流轉間竟是無限情意。朋美被仁祐這樣盯著看,兩片紅暈浮現,立即低下了頭去。
「和我交往吧,朋美。」仁祐輕聲但是清楚地說著。朋美心中一片狂亂,心跳劇烈加速,臉紅得像是要冒煙一樣。
仁祐見朋美沒有任何回應,低下了頭看著朋美的反應。只見朋美紅彤彤的臉難掩自己狂亂的神情。仁祐輕笑著擁抱住朋美的身體,手輕輕扶著她的背。兩人彼此聽得見自己的心跳,一曲曲的悠揚慢歌道盡彼此間的心情。而這一幕,全都看在成熙的眼裡,一種複雜的心情在心裏狂竄,雞尾酒一杯接著一杯喝著。
 
舞會結束時,大會宣布著今年的舞會女王及國王。蔚明晟和思嘉紛紛當選,依照慣例新國王及女王需要共跳一曲以做為舞會結束。兩人優雅地跳了一首華爾茲,在場的人被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大為驚嘆。
在一旁喝著香檳看著好友思嘉,因奪得今年的舞會女王而像朵嬌艷的玫瑰在起舞,心中著實為她感到興奮與歡呼,絲毫沒有注意到原本站在他身旁的人已經異動過。
「看得這麼開心,我還以為今年會是妳呢。」成熙突然地出聲讓朋美嚇了一跳,又左顧右盼看了一下,「不用看了,我已經先把那位護花使者支開了。」聽了成熙的話,朋美尷尬地笑了一下,轉回頭盯著手上的雞尾酒。
「妳的雞尾酒裏是有千元大鈔嗎?幹嘛一直盯著看?」
「呃……沒有……啊,對了,我身上的首飾……」為了化解窘況,朋美立刻轉移話題,因為自從在柔道社裏那次非常親密的接觸時,朋美對成熙有一種莫名的抗拒感,但是又不討厭他……這種奇怪的心裏困攪得她不知要怎麼面對成熙。
「先別管那個,妳先跟我出來一下。」成熙沒有等朋美反應就直接拉著她離開舞會現場,走到了位於會場外一個用棚架搭起的涼亭。
「你找我有事嗎?」朋美看了一下四周,全校學生都在會場裏,只有少數人會到外頭來透透氣,而走到這裏來的就只剩下她和成熙兩人。
「妳和仁祐之間……」。成熙轉身看著朋美,朋美被成熙看得不知所措只好一直轉著手中的酒杯,「你們是一對的?還是……」酒精在體內發酵為一種莫名衝動隨時就會爆炸,克制著自己的情緒,成熙試探地問著。
「這……是……是啊……」朋美緊張地看著成熙後,不由自主地說了謊,卻又有種傷感襲上心頭來。
「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剛剛的事……他……向我表白……」
「然後妳就答應了?就這樣嗎?」成熙忍著心中的怒氣,雙手環抱於胸前。
「是啊……」
「妳喜歡他?」成熙用尖銳眼神直盯著朋美,朋美被他這個猛力地瞧著自己,又被他說出來的話激了一下,咬著下唇不甘示弱的回話。
「對!我喜歡他,難道我要和誰交往需要經過你批示過嗎?」
「妳……」成熙氣結地看著朋美。
「如果你拉我出來只是要來證實的話,那答案你已經知道了,我要走了。」朋美轉身離開被成熙冷不防地用力拉了回來,朋美一時重心不穩,整個人都跌進了他的懷裏。成熙緊緊地擁抱著朋美,朋美清楚地聽見成熙的心跳聲。聽著成熙的心跳,自己也心動了。
擁抱著朋美數秒鐘後,成熙用手輕托起朋美的臉,深情款款地注視著,隨後將自己的唇印了上去。朋美手中的酒杯應聲落地,月光仍皎潔地照耀著相擁的兩人。
 
 
在房裏準備學期未考試的朋美直盯著書桌上的書本,卻是連一個字都看不進眼裏。此刻的她心裏因為思嘉的話而紛亂不已,不時的嘆氣。
        「朋美妳怎麼了?」陷入沉思的朋美被突然的說話聲驚嚇到叫出聲音,冷靜一看發現是哥哥闕舜傑。
        「你幹嘛嚇人啊!」朋美一臉不悅地瞪著。
        「我有敲門叫妳可是妳沒回應,我就進來了啊。沒想到妳在發呆,這應該不能怪我吧。」
        「那你進來找我幹嘛?」
        「我是看妳一整天臉色都怪怪的,所以哥哥我才來看妳是怎麼了?是有人欺負妳嗎?」
        「沒有,我只是在想事情,你可以出去了。」朋美用雙手推著舜傑出去。
        「唉唷,妳有什麼事可以告訴哥哥啊,別悶在心裏面。」舜傑擔心妹妹怎麼樣也要問個清楚。
        「就沒事咩,你出去啦我要看書。」朋美執拗地不願對哥哥說。
        「朋美妳……」
        「出去啦!」朋美硬是將舜傑推出房門外,硬是將門直接關上不讓舜傑再次進來。
        「朋美、朋美!」舜傑在朋美門口拍了幾下後,見朋美沒有回應,嘆了口氣逕自走回房裏。
        將闕舜傑推出門外後,朋美又再回到書桌前打算繼續看書,但是思緒又再次的回到昨晚。鼓樂喧天的舞會、無人的棚架涼亭、迷人的銀白月光、成熙的俊美臉龐,讓朋美不由得意亂神迷,恍惚凝思起來。她不禁細細地回想與成熙和仁祐對吻的感覺,仁祐的吻熱情而羞澀,成熙所帶來的卻是霸道及柔情。兩人的吻是這麼樣的截然不同,卻也讓她陷入一陣迷惘之中。現在的她不清楚自己的心意和感情到底是向著誰,第一次心中有這麼大的不安與煩躁及一切不確定的心理因素正困擾著自己。朋美唉嘆了一聲,甩甩頭不讓自己再多想下去,等心情穩定後,拿起筆來為學期末的期終考努力衝刺。
       
**********************************
 
        思嘉眨了眨眼看了眼前的人,她已經站在她面前好一會了,卻從頭到尾只見眼前的人不斷唉聲嘆氣,心神恍惚,就連有人站在她眼前一陣子了還不自知。思嘉狐疑地打量著,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見她仍然沒有動靜,有點惱怒地敲了敲桌子。
        「朋美,妳到底在想什麼?」
        「啊……思嘉……」朋美被思嘉喚回了神,並為剛剛的失神覺得有些抱歉。
        「我站在妳面前好久了,妳都沒發現啊?妳最近怎麼都怪怪的?」思嘉歪著頭說,眼神瞟向了郭仁祐的座位,「你們……後來有決定要在一起了嗎?」
        「我……我不知道……我好煩哦……」朋美煩惱地嘟著嘴道。
        「妳不喜歡仁祐嗎?我覺得你們在一起的感覺不錯啊。」
        「我不是不喜歡他,而是……唉唷,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啦。」
        「妳可以先試著交往看看啊,如果不行的話就再說囉。」
        「什麼再說,事情才沒那麼簡單呢。」朋美煩惱地皺著眉,小聲地嘀咕著,「如果真的在一起成熙說不定……」不小心說出口的人名,朋美立即捂住嘴不再說下去。
        「成熙?」思嘉抓到了重點問,「他怎麼了?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嗎?快告訴我,我是妳多年的朋友,妳可要老實說哦。」
        朋美苦笑了一下後,便把舞會後所發生的事小聲地在思嘉耳裏說著。隨後便見思嘉張著小口睜大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苦笑的朋美。
        在距離朋友座位不遠處,有兩、三人圍著個小圈向她們看過來,即使沒有聽見兩人之間的對話,但也可隱隱約約地感受到仁祐、朋美、成熙三人之間的微妙變化。這個充滿曖昧的三角習題,在一些人眼裏卻是充滿著忌妒與憤怒。
        「喂,妳們不覺得最近成熙、朋美、仁祐三個人怪怪的嗎?」一個瘦小的女孩說。
        「我也注意到了,而且都互相的眉來眼去,三個人搞在一起真噁心。」另一位長相尖酸刻薄的女孩擺出一臉嫌惡模樣搭著話。
        「哼!上次我在舞會場地外看到兩人手牽手走到後面的涼亭去,妳們猜我看到什麼了?」另一名胖女孩撇著嘴說,引發另外兩個人的強烈好奇心,「我看到成熙和朋美在接吻。」
        「啊──」另兩名女孩異口同聲驚呼出來。
        「噓──小聲點,我覺得朋美很過分,她腳踏兩條船耶。」
        「她真的和成熙在一起,然後又跟仁祐嗎?」
        「唉唷,她那天是和成熙一起進學校的耶,而且是成熙家裏的車哦。」
        「妳怎麼知道那是成熙家裏的車?」
        「笨!成熙的姊夫是有名的歌手賺的錢多,他爸爸也是有名的室內設計師自然也會有錢啊,朋美家住的是國宅耶,」胖女孩說得頭頭是道,「她那天身上的衣服聽說是成熙花了很多錢買給她的,據說連朋美那天舞會上戴的首飾都要幾十萬耶,男生怎麼可能會平白無故送這麼貴重的禮物,那一定是有鬼的嘛。」
        「說得也是,我想到了那天後來在舞會中朋美就一直和仁祐在一起,我還看見他們抱在一起耶。」瘦小的女孩接著說。
        「靠!真是看不出來她長得這麼平凡又沒什麼身材,功課也不好,還會交到兩個男朋友哦。」
        「那有什麼,我姊說男生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只要女孩主動一點就追得到的。」胖女孩擺了擺手說。
        「那這麼說是朋美她……用身體……」
        「我是不知道啦,不過也不是不可能哦,不然兩個長得帥的人怎麼會去挑一個這樣的女朋友。」
        「朋美真是不要臉,我們一定要制止她。」
        「怎麼制止?」
        「呵呵呵,竟然她這麼過分,不如我們就……然後給她一個警告。」胖女孩挑著眉說著,另外兩名互相看了一下對方,便點點頭答應。
一場風暴即將展開。
 
        事件過了一星期,朋美依然處在恍神狀態,但頭上卻是像裝了衛星天線似的,只要成熙或仁祐靠過來就會立刻啟動,反射性的直覺躲避,就連原本的座位也是和班上同學千求萬求之下,終於有人願意和她調換座位,而那人便是班長謝麗娜。
        謝麗娜冒著被導師唸的風險樂於和朋美調換座位,並不是因為她想要幫助朋美,而是朋美座位後方的華成熙。從上次在佈置舞會場地時,兩人有了進一步的接觸後,謝麗娜更是有意無意地想要和成熙處在一起,想要藉著彼此相處時間讓成熙的心漸漸轉向了自己。那次雖然有了意外的發展,事後成熙仍像沒發生任何事一般,為此謝麗娜在心頭不斷地咒罵著成熙無動於衷的表情,對一臉天真、迷糊的朋美更是妒火中燒,恨不得將她推入萬丈深淵之中。如今這次的座位調換,謝麗娜明顯地感覺到朋美對成熙的感覺並不如成熙對她那般,表面上雖然不動聲色,心中卻泛起一種即將征服的優越感。
        「妳別白費心思了,班長。」成熙對著幾乎和他同進退的謝麗娜說道。
        「你在說什麼,我不清楚。」
        「妳真的認為我會接受妳嗎?」
        「……」
        「那次事件發生時我就有事先聲明,我不會就這樣接受妳。」
        「哦……即使看到心愛的女孩被另一個人抱在懷裏,內心受到創傷也不會再次接受別人的感情嗎?」
        「呵,我有把握朋美會選擇我。」
        「這麼有把握?別忘了凡事有先來後到哦。」
        「別的是有,但是感情這種東西不是先來後到的問題吧。」
        「……」
        「即使她不選我,我也不會選擇妳,妳還是死了這條心吧。」聽著成熙對她的冷言冷語,謝麗娜目光嚴厲地看著他,成熙向她笑了一下後便走了,留下滿眼怒火的謝麗娜。
 
        「喂,朋美妳還在躲多久啊?」思嘉看著朋美一臉神經兮兮、東躲西藏的模樣不禁脫口而出。
        「思嘉……幫我看一下,他們兩人有要往這裏來嗎?」
        「並…沒…有…好…嗎?」思嘉無奈地,一個字一個字地慢慢說,「拜託,這裏是往女廁的方向耶,他們又不是色狼不會往這裏走,更不會在女廁裏埋伏,OK?」聽見思嘉無奈的表示,朋美才從樓梯轉角處走了出來。
        「妳真的確定不會嗎?」
        「唉!真的不會。」思嘉又無奈又好氣地說道。
        「好啦好啦,妳別氣了,我們走吧。」朋美自知理虧,只好順著思嘉往女廁走去。
        「咦?那個女的不是照片上的嗎?」迎面而來的兩位女學生指著朋美說著。朋美和思嘉互相看了一眼後,認為可能是一場誤會便不再理會,逕自往目的地走去。等到上課鈴響敲響回到教室時,發現班上一雙雙狐疑、嫌惡的眼神望向她們,兩人更是覺得納悶地互看一下,抱著一個忐忑不安的心回到座位上。
        「不要臉的人滾出我們班!」一名男同學指著朋美的臉罵道,朋美甚覺莫其妙地看著那名男同學。
        「想不到妳一臉天真,私底下竟然會是這樣的人,真是看錯妳了。」另一位也跳了出來指著她罵道,朋美被搞得一團亂,不服氣地站直身體。
        「你們有病啊,你們到底是在胡說什麼?」朋美不服氣地回應。
        「不要以為妳做的事大家都不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這個道理懂不懂啊妳!」
        「我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要罵人也要先弄清楚吧!」朋美氣得抓狂。
        「同學我想一定有事誤會了,你們先冷靜一下。」思嘉出聲幫忙朋美並呼籲班上同學冷靜。
        「我們才沒亂說,全校都知道了,還想要隱瞞什麼?」
        「全校都知道?什麼意思?」朋美感覺一陣寒意從腳竄上頭頂。
        「妳不會自己看嗎?妳這個人……」男同學拿著一張紙氣得大罵的同時,語未畢隨即被剛從籃球場上回來的仁祐狠狠揍了一拳。
        「你憑什麼隨便亂罵人!」仁祐抓起對方的衣襟惡狠狠地瞪著,朋美佇立在原地愣了一下之後,而同時那名男同學手中的紙張飄然落地,朋美緩緩地蹲下拿起那張紙來看。
        「二年忠班闕朋美是個腳踏多條船的爛人──」斗大不實的字眼映入朋美的眼裏,頓時朋美的眼睛圓了起來。
        一瞬間,世界上的任何聲音似乎離她遠去,朋美滿腦子都是那名男同學的咒罵聲。到底是出了什麼事?讓她成為眾目所指人盡可夫的人。紙上的內容無疑的是有人故意設計,意指朋美私生活不檢點、腳踏多條船,竟然還從事援助交際。而這份不實的宣傳品,恐怕已經被人複印多張到處散播。從小到大未曾經歷過這樣大的羞辱,立刻放聲大喊起來。隨後進入教室的成熙和麗娜,看見教室一片吵鬧聲,而朋美卻在位子上放聲大哭,一陣不太好的直覺襲上成熙的心頭。
        「你們到底在吵什麼?都已經上課了,還不安靜!」麗娜適時地出聲制止班上的吵鬧,班上同學因為麗娜的關係,紛紛安靜了下來,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成熙望著哭得聲嘶力竭的朋美,什麼話也不說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卻也發現了自己抽屜裏也有一張影印的宣傳單,不由得眼睛睜大了不少。成熙的心思回憶到了三年前,自己的家人也曾遭受到類似的情況,當時姊姊如英也是幾近瘋狂的哭喊。事過三年,但那個事件所帶來的創傷在成熙心中留下一道不可磨滅的傷痕。如今相同的類似事情再次傷害他心愛的人,成熙不免自責於自己的行為為朋美帶來了不幸。
       
        事件迅速地在學校傳了開來,訓導主任痛斥了二年忠班的班導師,並要她立即調查事件始末,也將朋美的哥哥闕舜傑叫進了辦公室來一問究竟。
        舜傑走進了訓導主任的辦公室,見訓導主任神情嚴厲地看著自己。
        「闕舜傑,我知道闕朋美是妳的妹妹,但是身為訓導主任的我,希望你有大義滅親的精神,不要徇私地說出來。」訓導主任正義凜然地對著闕舜傑開導。
        「主任,我相信我妹妹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來,請主任將好事的人抓出來。」
        「嗯……但是妳妹妹若沒有做這種事,為什麼人家要這樣誣衊她呢?正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舜傑,主任對於你經常帶領柔道社為學校爭光感到非常高興,也對你寄予厚望,我希望你不要讓主任失望……」
        「主任,我不會讓你失望、讓學校蒙羞,但是我妹妹沒有做這種事,我想一定是有人從中惡意中傷。」闕舜傑握緊拳頭怒火中燒,但仍保持冷靜的對待。
        「唉!你要我怎麼相信呢?無緣無故會有人這樣傷害別人?學校是一個很乾淨的地方,在社會上或許會有這種事,但是學校是一個神聖的場所,主任相信不會有任何一個同學會這樣惡意地中傷他人,學校裏每一個同學都是可愛的、都像是天真的孩子……」
        「主任,你的言下之意就是說我妹妹真的有做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嗎?」
        「這件事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聽說妳妹妹每天都要補習,啊,會不會是用這個機會去從事一些非法的行為呢?」
        「我妹妹是清白的,她每天的確都需要補習,但是全校有近八成的人都要補習,難道大家都有嫌疑會利用補習名義去做這種事嗎?」闕舜傑不耐煩地反擊主任的問話。
        「唉,你個性別這麼衝動。主任我還是那句話,一個巴掌拍不響,別人不會無故去中傷她的,一定有什麼原因。」
        「其中一定有原因,但是朋美絕對是身家清白的女孩子。」
        「你們是兄妹自然會互挺對方,這一點我能體會。你說她絕對不會去做這種事,那主任我也願意相信;但是,你們是同一個補習班的嗎?」
        「我……我不用補習,所以我放學後都會直接回家……」
        「這就是囉。你既不用補習又沒有每天接送,你就能篤定你妹妹她沒有藉著補習班名義去從事援交嗎?」主任狐疑地看著眼前的闕舜傑,心中竊笑自己的勝利。
        「我相信她,我以我的人格做擔保,我妹妹絕對沒有從事非法交易。」闕舜傑帶著肯定的眼神說著。
        「好,你相信她,主任我也想相信她;但是,如果事情查出來後,真的是你最不願看見的呢?你要怎麼辦?」主任似笑非笑,似乎一切答案都已在他手中。
        「我……我立即退出柔道社,如果我妹妹真的做這種事,我也沒有顏面去帶領柔道社。」
  嗯……你……好,那我們就等二年忠班的調查結果。」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