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闕朋美──闕朋美──」看似年邁又矮小的老師在講台上進行點名,叫到朋美的名字時,一直聽不到答「有」的人,便伸著脖子看了看台下的同學。
        「闕朋美──班長,今天這位同學到底有沒有來?」看著點名表上清楚的標示「報到」的記號,不免疑惑地看著台下的班長。
        「啊,有來。」班長被突然的問話嚇了一跳,趕緊用手勢要坐在朋美身旁的同學叫醒仍在昏睡的朋美。
        被身邊的同學猛然搖醒時,朋美才驚覺自己趴在桌上熟睡還流著一大片口水。周遭的人看了朋美臉上泛出尷尬的紅暈,不禁地笑了出聲。
        「哦,終於醒啦,昨晚是和男朋友約會是嗎?下次約會不要太晚回家,早點睡。」老師在講台上調侃地說,班上同學一聽又是一陣轟然大笑,朋美現在是恨不得找個地洞鑽。
        「下一個……華成熙──華成熙──」又是沒有答「有」聲仍有報到紀錄,老師伸了脖子看了一下,看見朋美身後又有一人昏睡,便乾咳了一下,「同學麻煩叫他起來吧,我想我的課應該不至於還沒上就先昏倒了才是。」
        這一句話,班上同學沒有再發出笑聲,只是低著頭看著書本假裝用功讀書。
 
        「華大哥你可真是了不起,連睡三堂課,讓小弟佩服佩服。」郭仁祐打拱作揖向剛剛睡醒的華成熙拜去。
        「三堂課……我還想睡哩……」華成熙伸著懶腰,一臉疲憊地說著。
        「你最近是怎麼了?一到班上就猛睡了起來?」
        「還不是因為社團關係,要教人柔道才會這樣。」華成熙嬾嬾道,微開的雙眼看著眼前趴在桌上睡的朋美,「怎麼她還在睡?」
        「哈,她啊剛剛在課堂上被老師挖了起來,現在又趴下去睡了,飛天豬就是飛天豬。」
        「那我不就也成了飛天豬?」
        「你怎麼會是飛天豬,你是太累的關係,而這頭豬還是因為愛睡的關係,所以不一樣。」
        「算了,我還想睡,等中午吃飯的時候再叫我。」華成熙說著說著便又要趴了下去,立即被郭仁祐阻擋了下來。
        「不行,等一下是物理課要到物理教室去,那門課是一定要上的,不去你會被當掉。」
        「啊……那你就說我人不舒服,我到保健室休息好了。」華成熙話一說完,上課鈴聲敲響。
        「那要說什麼理由?肚子痛?」
        「哈!生理痛!」華成熙笑說著,便起身往教室外走去。
 
        「朋美妳振作點,現在在上物理課,等一下要做實驗,妳可不能出錯啊。」思嘉在一旁不斷提醒仍在睡眼惺忪的朋美,深怕她一個不小心將化學比例弄錯或什麼的,而發生了一些意外。
        「哈~~~思嘉妳放心啦,我還可以~~哈~~~」朋美一邊說、一邊打了大大地哈欠。
        「拜託,妳還在打哈欠耶,妳最近是怎麼搞的一直都是睡不飽的樣子。」
        「因為社團啊~~~哈~~~每天都要早起個半小時到道場練習…哈~~~」
        「唉唷,這麼累幹嘛還加入柔道社,跟我進美術社就不得了。」
        朋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會加入柔道社是因為蔚明晟,這句話現在可不能跟思嘉說。
        「別說我了,妳……還好吧。」
        「嗯,妳不用這麼擔心我,反正我一開始就不抱任何希望,但是我還是喜歡明晟學長……」思嘉甜甜地說。
        「嗯……」朋美看著思嘉露出釋懷的表情,沒氣似的應了一下。
「喂,闕朋美,趕快把妳手上拿的化學藥劑倒進來啦。」胖女孩不耐煩地向朋美發號施令,被人突然點醒後,深覺不好意思的朋美,連忙道聲「好」,便拿起放在燒杯上的化學藥劑將手中的藥劑倒了進去。
「啊,朋美要算比例……」思嘉來不及阻止朋美,一瞬間朋美手中的兩個滴管起了化學反應,應聲爆了開來,灼傷了朋美雙手直發疼。
 
        人在保健室熟睡的華成熙被吵鬧聲吵醒,耳中不時傳來慘叫聲。
        「同學,妳這樣子我不能幫妳包紮……」護理老師手裡拿著優碘,無奈地看著一直往後縮的朋美。朋美因剛才的化學反應而灼傷了雙手,灼傷的疼痛已讓朋美疼痛難耐,當優碘輕碰剛剛灼傷的手指,立即有如觸電般在全身流竄,下意識地將手縮了回來。
        「可是……好痛……」
        「朋美妳別一直縮著手啊,妳愈不搽藥會腫得更大、更痛耶。」
        「啊……好痛……」
        躺在護理病床上的華成熙原本還想裝傻繼續睡下去,卻因為爭吵聲過大無法再入睡,便悻悻然地起身走向吵鬧處。
        「咦?華同學你怎麼會在這?」思嘉聽在有人向他們走過來的腳步聲,便回頭看了一下來人,驚訝地說道。
        「嗯,哦,是啊……我一直在這。」剛從被褥離開,頭髮蓬鬆,白色制服因睡姿而顯得凌亂、黑色領帶扯鬆了掛在胸前,濃密的眼睫伴隨著微開的眼睛,別具另一種魅力。
        「你們是同一個班的?」護理老師懷疑問了一下。
        「嗯,華同學能麻煩你過來幫我的忙嗎?我一個人壓不住朋美。」
        「哦。」華成熙點點頭,便朝朋美背後走去,想了想拍了思嘉的肩膀示意她走到朋美背後壓住,他則拉著朋美拚命往背部退縮的雙手。
        「啊──好痛!」朋美的淒厲聲連連慘叫,想要掙脫成熙的控制卻不能如意,只能緊蹙雙眉痛苦叫道。
        「嗯,好了,記得後天要再來換藥哦。」護理老師親切地說著。
        朋美看著自己的雙手手指都包著繃帶,覺得既好笑又可悲,微翹嘴角苦笑著。
 
**********************************
       
        神威高中柔道社剛在全國高中聯賽得到優勝,消息一公布,不僅柔道社覺得高興就連全校都感覺引以為榮。聯賽過後接著便是期中考,考後一星期,不少學生圍著公布欄上看著自己的全校排行。
        「天啊,又掉了好幾名之外了……」朋美張望著前面被人海包圍著公布欄,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名字後,嘆了口氣說道。
        「可能是妳太累的關係,我這次就前進幾名。」思嘉漾起開心的笑容說著。
        「真好……我看我下次期中考如果又不行的話,那就真的要到寒假時來輔導了。」朋美轉身離開這個令她傷心的公布欄,思嘉見朋美轉身要走,於是也跟著朋美的腳步離開。這時一個不注意、不小心被拌了一下,一聲慘叫聲隨即撲倒地上。
        朋美聽見思嘉一聲慘叫,立即回過頭,卻見思嘉已經趴在地上。
        「思嘉,妳還好吧?有沒有怎麼樣?」朋美扶著思嘉起身,看著她那因跌倒而擦傷的膝蓋。思嘉連忙搖頭要朋美不用擔心。
        「呵!連路都不會走啦!」一位女學生冷冷地丟了一句話,「真是奇怪,蔚明晟怎麼會看上一個連路都不會走的笨蛋。」話一說完,其他周遭的女同學便露出嘲笑的臉孔看著思嘉。
        「喂!妳們……妳們這句話什麼意思?干學長什麼事?」朋美氣憤地想要為思嘉抱屈,思嘉立即抓住朋美的手臂,要朋美不要跟她們起口角。
        「怎麼?不服氣嗎?」說話的女學生不屑地白了兩人一眼,朋美不予理會扶起思嘉就要走,見兩人不理,女學生便拉著思嘉的手臂大罵:「妳憑什麼資格跟蔚明晟走在一起?不要臉!」
        「妳怎麼這樣說人,思嘉又沒有和學長走在一起,妳們憑什麼這麼說?」朋美氣得撥開對方的手。
        「沒有嗎?上次就有人看見她和學長在迎新會的時候,偷偷摸摸地在舞台後方卿卿我我,誰知道她是用什麼不要臉的手段,說不定她是出賣她的身體滿足蔚明晟,我才沒那麼下賤……」
        「妳說誰下賤?亂說話的人才下賤吧!只是說個話而已,不需要經過妳們批示過吧!」朋美氣得指著對方大罵,聲音之大讓在場的人紛紛側目注視。
        「哼!作賊的喊抓賊,不要臉就是不要臉,無恥、下流……」
        「妳說夠了沒!」朋美克制不住怒火,用手推了對方。對方被這麼一堆,不甘示弱地反擊,雙方起了肢體衝突。
        「朋美,不要打了!」思嘉在一旁看著朋美為了維護自己和對方大打出手,思嘉十分的緊張,另一方的人卻是以看熱鬧的心態來煽動和叫囂。思嘉看了一下四周是否有人可以出手解圍,焦急地放聲哭了起來。沒多久,便看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孩出面制止。
        「朋美妳沒事吧!」闕舜傑緊張地看著朋美,看著心愛的妹妹臉上及身上有多處抓傷,馬上便怒火中燒惡狠狠地瞪著和朋美大打出手的女學生。「妳竟然打我妹妹,不要因為妳是女孩子我就會放過妳……」氣得眼裏冒火的闕舜傑,握緊拳頭朝著拚命後退的女學生走去。女學生被他一臉怒氣嚇得花容失色,立即掉頭就跑。闕舜傑見人已跑得無影無蹤,便抱起朋美往保健室走去。
        「啊?妳怎麼又來了?上次的傷還沒痊癒,現在又有新的傷勢?」護理老師看見朋美時,立即被她身上多處抓傷感到吃驚。看了一下傷口後,旋即取出酒精棉要幫忙消毒時,朋美一聞到酒精味又是一味的躲藏。好不容易被人壓制住,又是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早晨空蕩蕩的柔道社──
        看著眼前又多出幾道傷痕的朋美,華成熙雙手環抱於胸前,冷冷地不答話。
        「這……事情就是這樣……」朋美尷尬地說出事由,一臉苦笑看著成熙的反應。「放心,這點傷沒有什麼,我還是可以練習的……」看著冷漠不說話的成熙,朋美的聲音愈是小聲地說。
        「妳是笨蛋嗎?我教了妳快一個月了,怎麼還是不懂得保護自己呢?我教妳的到底有沒有吸收啊?妳是要把我氣死嗎?」成熙在道場上大聲罵著,在無人的道場上回聲之大,讓朋美不自覺地縮著頭聽著成熙的咆哮。成熙氣得快要腦中風,看到朋美無辜的神情又更加冒火起來,轉頭不再理會朋美。朋美看著成熙因為生氣而在白皙的臉上泛出紅暈,便拉著成熙柔道服的衣角,哀求他別再生自己的氣。
        雙方默默不語過了幾分鐘後,成熙放下環抱於胸前的雙手,慢條斯理地回應。
        「妳覺得沒問題就來練吧。」朋美聽見成熙的回應後,高興地露出笑容,「不過,要是妳下次打架還打輸,我就再也不理妳了,真是丟我的臉!」成熙咬牙切齒地瞪著朋美,朋美大大地吞了口水後答「是」,心裏暗想:原來他會生氣是因為我打輸啊……呵……。
 
        經過一個小時的練習,朋美累得坐下大口喘氣,成熙也靜靜地坐下。朋美看著臉不紅、氣不喘的成熙,想起之前他在保健室休息後,制服凌亂不經意地露出飽滿胸肌,朋美便探頭猛瞧成熙。
        「妳幹嘛一直看我?我臉上有東西嗎?」成熙狐疑地看著朋美。
        「沒有啦,我只是在想你的外表這麼清秀、漂亮,但是你竟然是柔道高手,而且……看不出來你很有肉……」
        成熙一聽到朋美的讚美,一時間雞皮疙瘩豎起,看著朋美。
        「妳什麼時候偷看我的身體?」
        「偷看?沒有啊,是上次你制服亂亂的時候不小心看到的。那時我真的嚇了一跳,想不到你也會有像男人的一面……」朋美無意地說,卻發現自己有語病,立即改口:「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的外表這麼漂亮,但是竟然會有像一般男生都有的結實胸肌……」朋美發現自己愈描愈黑,低下頭偷偷瞄坐在旁邊的成熙,卻發現他正用銳利的眼光注視自己。朋美下意識地緊閉雙眼,等待華成熙的破口大罵。
        「妳要親身體驗看看我是不是男人嗎?」成熙冷冷地說道,伸出左手拿掉戴在朋美臉上的眼鏡。朋美睜著不明白的雙眼盯著,只見成熙的身軀漸漸往自己身上靠近,為了保持距離身體自然地往後仰,直到躺在道場上。
        成熙俯身靠近朋美,兩人的呼吸聲都可以清楚地傳到對方耳裏。曖昧的姿勢僵持了近一分鐘後,成熙微微地一笑起身。
        「在男人面前,記得不要說出類似的挑逗語氣。」成熙背著朋美說出了這一句話後,便走出了柔道道場。
        朋美在成熙離開之後,心跳加速,頓時臉紅了起來。
        剛剛的那一幕,是代表著什麼?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他臉上的汗珠及秀麗的五官、性感紅潤的雙唇,還有柔道服裏結實胸膛……第一次發現,他那深藏於外表下渾身散發出的男子魅力,還有足夠保護她免於傷害、強而有力的肌肉。
         想著想著,一陣怦然心動的感覺浮上心頭。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