噹噹噹──
        清脆的下課鐘聲響起,全班同學們帶著既期待又興奮的眼神看著班導師下指令,當導師命令班長下課後,原本上課一條蟲的同學們個個精神抖擻地向門外衝去。
        「成熙,你要去參觀一下各個社團嗎?」謝麗娜朝著成熙的座位處走了過來,輕聲地向他詢問。
        「社團嗎?我想應該是不用了,因為我並不想參加什麼社團活動。」成熙想了一下後,順口說了出來。
        「啊──我忘了跟你說,我們學校有規定每個同學一定要參加一項社團活動。」
        「一定要參加?」成熙微微地蹙了一下眉,對他而言,只要是覺得麻煩的東西,他是決對不碰的,而參加社團活動對他而言,就是一項超級麻煩的東西。
        「嗯,不然到寒暑假的話就必須到學校報到,做課外暑修。」
        「……好吧……」想到寒暑假要到學校做輔導,成熙只好無力地回應。
        「那我們走吧。」麗娜笑著說,和成熙便要往教室門口走去。
「華同學,請等一下。」班導師仍是穿著一襲套穿,化著淡粧教課,看到班長麗娜和華成熙正要往外走出去時,便先叫住了成熙。
班導師走向華成熙時,示意著班長想要和成熙單獨談,麗娜便識趣地退開。
「老師,您找我有事嗎?」成熙莫名地看著班導師,班導師帶他走到教室門外,小聲地問著。
「華同學是這樣子的,今年的迎新晚會學校的意思是想請你姊夫來開個場白,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姊夫?」
「是的,這是校方的意思,不知道方不方便?」
「這個我……可能要問一下了。」
「如果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
「這……」
 
「咦?導師在和新同學談事情耶。」趴在走廊矮圍牆上的思嘉小聲地對著朋美說。
「可能是慰問之類的吧。可能問他適不適應啊?有沒有什麼要幫忙的啊?」朋美扭頭看向導師和成熙所處的位置方向,不加思索隨口說了出來。
「說得也是,不過這個新同學還真不錯,個性好像也滿溫和的、長相也不差,如果課業又好的話……」
「如果他課業又好的話那就太不公平了。」
「為什麼?長得好又聰明有什麼不公平的?」思嘉不明白地看著朋美。
「當然不公平啊?集優點於一身哪叫公平啊?那種若叫公平的話,那我這種又胖又醜功課又不好的人怎麼辦?該去撞牆了……」朋美嘟著嘴說著。她並不像思嘉那樣苗條又優雅,也沒有一雙明亮動人的雙眼,更沒有高挺漂亮的鼻子及白皙淨透的皮膚。有的只是身上多餘的贅肉,一雙隨時變換單眼皮及雙眼皮的眼睛,扁平的鼻子外加架在上頭的無框眼鏡,臉上還長著幾個令人討厭的雀斑。想到這裏,朋美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妳哪裏胖了?我覺得還好啊?妳也長得不醜啊……」思嘉看著眼前的朋美,打量了她一下說道。
「哪裏沒胖,妳看這臉、這手、這肚子……」朋美一邊說、一邊捏著自己的BABY FACE、手臂上的「bye bye肉」和肚子上多出的一圈肉,「這麼多肥肉怎麼會沒有?加上我的眼睛又是不大不小、不雙不單的,鼻子又長得不好看,還戴著個眼鏡,身高也不高、功課也不好、體育也不行……唉……想到這,等一下有體育課我就要暈了……」朋美愈說愈無力,整個人趴在圍牆上。
「別這樣說,至少妳有個健康的身體,光是這一點,妳就比我好多了。」
「思嘉……妳真是好人……」朋美聽到思嘉的安慰後,感動地抱著思嘉。這時有人輕輕地拍著朋美的肩膀,朋美抬頭看著拍她的人,帶著驚訝的表情看著他。
「妳是叫……朋美是吧?」成熙羞著臉不好意思地問著。
「嗯……是啊……」朋美看著眼前因為害羞紅著臉的成熙,不由得覺得這人長得非常好看、非常漂亮、非常……。
「這……」成熙說了一個字後,便低下頭在朋美耳邊咬了一下耳根,之後便離開了現場。
朋美的臉霎時一陣紅後,又是一陣慘白。
「啊──────」朋美的慘叫聲嚇到了路過的學生,慘叫聲音之大,連在樓下籃球場上打著籃球的人都可清楚聽見。
「這飛天豬在嚎叫什麼啊?」正在籃球場上打籃球的郭仁祐,不明就理地悶說著。
 
「朋美……妳怎麼了,新同學到底跟妳說了什麼?」思嘉在一旁緊張地問著。
「嗚……思嘉……我……」朋美帶著快哭的眼神看著思嘉,現在的她腦中一片混亂不知道怎麼告訴她。今天早上要出門時,朋美就覺得肚子怪怪的,還一直擔心是不是昨晚吃壞了肚子……沒想到竟然是……。朋美懊惱地想找個地洞鑽,她早應該警覺地想出為何肚子會不舒服,怎麼會一直到別人看到她的窘態才知道,而且那個人還是新同學。想到這裏,朋美恨不得一頭撞死。正當朋美還在支支吾吾地想要說明時,成熙向朋美遞上一件運動外套。
「這是剛發下來的,妳就先用這個圍著吧。」朋美接過成熙的外套,感動地看著他。
「別看了,妳還是先圍著,再去買一件新的運動褲吧。」成熙話說完後,看見朋美還在猶豫,想了一下便拿起外套直接幫她圍上,「妳快陪她去買吧。」成熙朝著在一旁緊張又不知發生什麼事的思嘉丟了一句話,便走進了教室。
這一幕,讓班上在場的人都傻了眼,好事的人已經在私底下加油添醋地談論著。
 
********************************
 
「什麼?你們學校的迎新晚會要我去開場白?」
回到家中的成熙,看見姊夫正在彈著鋼琴,想到今天早上班導師向他說明校方的想法後,便開口詢問。
「是啊。」成熙邊說邊做個放鬆筋骨的動作後,便朝著沙發處坐了下來,按著手中的電視遙控器,便又開始昨天還未打完的電玩遊戲。
「唉!」姊夫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將鋼琴平台的琴蓋放了下來後,便拿著酒杯走向沙發處坐下。「怎麼幫?」
「班導師是說只要唱開場就行了,一、二首就行。」成熙專注地打著電動,頭也沒回地回應著。
「這不是唱幾首歌的問題,而是……我已經不唱這麼多年了……」
「哎唷,別擔心啦。只要你肯去,唱得好不好就不是重點了。」
「嗯──說得也是,」姊夫想了一下說:「這是他們向新生宣傳學校的一個好方法。」
「就是啊,不過你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
「但是你老師親口對你說,也不好回絕吧。這樣你的老師會在學校很沒面子,雖然嘴上說沒關係,但實際上就會被人貼上『辦事不力』的標籤。別看學校表面上好像是與世無爭、和平共處的樣子,實際上……呵……」成熙的姊夫拿著酒杯輕蔑地說著。
「那你是幫,還是不幫?」成熙放下手中的遙控器,看著姊夫。
「我能不幫嗎?不幫不就會害到你。」
「你認為我會因為這種事而受到威脅嗎?」
「……不會。」
「那就是囉。」
「我等一下問你姊姊的意見好了。畢竟,她是我一心想要保護的對象。我可不希望因為這一次,又讓你的姊姊受到傷害了。」姊夫看著手中的酒杯,想起三年前的事不由得泛出一絲苦笑。
「放心,經過那件事姊姊她已經成長很多了,而且你們也結婚了,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會發生才是。」
「嗯!我會問她。」說完,姊夫輕拍了一下成熙的肩膀,逕自走向房門。
鈴鈴鈴──
優雅的和絃鈴聲響起,成熙伸手去拿放在書包裏的手機。
「喂,是成熙嗎?我是麗娜。」
「哦,找我有事嗎?」
「是這樣子的,我忘了跟你,說你明天和郭仁祐是值日生,所以明天要早點到學校。」
「嗯,我知道了,謝謝。」
「那你想好要選哪個社團活動了嗎?」
「這個,我還沒想好……對了,妳說學校有柔道社,那空手道社有嗎?」
「沒有,動態方面的活動除了柔道社、體操社、籃球社、足球社、棒球社外,只剩下劍道社了。」
「這樣啊……」
「如果你真的想要參加空手道社,那麼你可以跟學校申請創社……」
「那太麻煩了,我再想一下好了。」
「嗯,明天早上你可以去一趟柔道社,因為柔道社的比賽要開始了,正好你明天又是值日生,你可以先繞去看看。」
「嗯!謝謝!」
「不會,那bye bye了。」
bye!」
 
********************************
 
面對新學期的第一次柔道比賽僅剩一個月的練習時間,為了要求能有好的成績,柔道社的成員們紛紛不約而同地都提早到校練習。當然,身為柔道社社長及副社長的闕舜傑與蔚明晟,也比平常到校的時間提早了三十分鐘到校,為的也是要讓自己在最後的一年裏為學校及個人爭取最好的成績。脫去校服改穿柔道社社服的兩人,散發出了一種有別於校服的英氣,一種令人不敢正視的氣勢。
然而,身為學校裡耀眼明星的兩人,同時又身為柔道社社員,各自擁護的支持者當然也不會放過這次能夠好好「觀賞」的機會,不少勤勞的fans也都跟著提早到校,把握近一個月的美好早晨。暗戀著蔚明晟的朋美及思嘉,自然也是不會放過的。兩人半蹲在柔道社窗戶外,偷偷地透過玻璃窗欣賞蔚明晟的練習。
 
「啊?你要我帶你去柔道社?」和成熙是同一天值日的郭仁祐,張大的嘴不可置信地說著。他瞧了瞧眼前這個在他眼裏是個瘦弱美少年的華成熙,不禁搖了搖頭。「我看……你還是不要去好了,不然你身上恐怕……不,鐵定多了好幾個瘀青,這個社團活動不適合你,你還是不要自討苦吃的好。」
「適不適合等去了再說吧。」成熙微微地笑了一下,將粉筆擺放好,拍了拍手上殘留的粉末,朝著還在清理板擦的郭仁祐走去,拍了他肩一下,「走吧,要麻煩你帶我去了。」
「你確定嗎?別怪我沒有提醒哦。」郭仁祐帶著狐疑的眼神看著,並咕噥地說了一句。
「好啦,我知道。」成熙看著仁祐帶著奇怪的眼神看他,不由得笑了出來。而一旁的仁祐被他的笑容愣住,心裏想著:哇靠!這傢伙如果是女的,一定會風靡全校。
然而這個時候,柔道社外已被兩個人的擁護者團團圍住,不時地尖叫聲四起。
「啊!明晟學長!」一群女生瘋狂地尖叫著。
「舜傑學長你太帥了!」另一群女生也不甘示弱地回應。
兩人經過幾次過招後,個個汗水涔涔,蔚明晟做了個手勢後,便走向牆角處坐了下來。闕舜傑從書包裏拿出兩瓶運動飲料,其中一瓶向蔚明晟丟了過去。
「哇!明晟學長連喝水的樣子都好好看哦。」朋美在窗外看得口水都要流了下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喝水動作,在有情人眼裏就有如一幅美圖當前。
「嗯嗯嗯,我也有同感耶,尤其是他剛剛伸手去接妳哥丟過來的飲料時……哇!那動作真的是好帥哦。」思嘉認同地回應朋美。
「人帥不管怎樣的姿勢、動作都是帥。」
「嗯……」思嘉像是發現了什麼,卻又不太敢相信所看到的景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用手肘碰了碰身旁的朋美道,「咦?那不是郭仁祐和新同學嗎?」
「對耶,他們兩個人來幹嘛?」朋美往思嘉示意的方向望去,看見了兩個熟悉的人影。
「啊,妳哥走向他們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知道,待會下課時,我去問我哥好了。」
 
而在柔道社社裏──
「什麼?你要加入柔道社?」闕舜傑看著眼前這位皮膚白皙、秀氣,看似瘦弱的華成熙,上上下下不停地打量著,「你確定嗎?」
「唉,我也是這麼跟他說,這位新同學硬是要過來試一下,」郭仁祐向闕舜傑說出自己也曾勸成熙打消念頭的話,隨後又回過頭看著成熙,「我看你還是不要加入好了,柔道社不適合你。」
「我說過了,不試怎麼知道不適合呢?」成熙依然故我,只見他直接脫去鞋子踏上柔道社道場。
「喂!我先聲明這是你自己找的哦,你受傷可不要怪我沒事先告訴你……」郭仁祐緊張地在後頭事先發表聲明,以免自己遭受班上女同學的指責。
成熙不予理會,只是淺淺地笑了一下。闕舜傑嘆了口氣想找個新人先試探,以免真的傷到眼前這個「弱小」的新轉學生,就在他四處張望要找適合的人選時,蔚明晟走向他,並和他交換了一下眼神。
 
柔道社裏氣氛緊張,而在外頭觀看的人也不免為成熙祈禱了起來。
「哇!不會吧,明晟學長vs華同學?這不是太為難這位轉學生了嗎?」思嘉看了這一幕,心裏直為華成熙感到緊張。
所有在柔道社外欣賞闕舜傑及蔚明晟的女同學們,看見一個「弱小」的男同學面對著神威高中柔道社副社長,也替他擔憂了起來。柔道社社員心裏也暗暗地替華成熙禱告,希望各路神明保佑他。
蔚明晟和華成熙兩人互相點頭以示禮貌後,便準備好了過招動作。
「啊!我不敢看下去了。」思嘉想像著華成熙瘦小的身體將要被打得頭破血流,不由得緊閉眼睛不敢看下去。
就在思嘉剛說這句話,僅隔了幾秒鐘的時間,柔道社裏發出了驚尖聲。
「啊,朋美怎麼樣了,那位……新同學還好吧。」思嘉聽到裏面一陣騷動,緊張地望向一旁的朋美,只見朋美張大小口,瞪大了眼睛。思嘉看朋美沒有反應,抬頭看著窗裏的柔道社情形,卻見到華成熙反手壓制了蔚明晟後,便又站直了身子,走向處在發呆狀態的闕舜傑。
 
就這一幕,華成熙早晨到柔道社申請入社,並壓倒副社長蔚明晟的消息,迅速地流傳至神威高中的每個角落。
    自從在柔道社和蔚明晟過招後,華成熙儼然成為神威高中另一顆耀眼的星星。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