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成熙轉學第一天開始,就可說是「集三千寵愛於一身」來形容,每到下課時分,班上大部分的女同學總是很熱心、很親切地圍在他身邊,為他解說學校校規之類的,順便來個「身家調查」。
        「華同學為什麼你全家會移民呢?」
        「美國好玩嗎?有去過那裡的迪士耐樂園嗎?」
        「你的姓好少見,很特別耶。」
        「你有什麼問題可以盡量問,沒關係的。」
        「你中文寫得很不錯耶,在美國也說中文嗎?」
        「在美國唸書,你的英文一定很好吧,可以教我嗎?」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搭理著無聊的話題,看著圍繞著自己的這些女孩,成熙依然保持風度輕輕的微笑。上述的問題打從第一次進入這間教室,就不斷重複類似的話題,如今,離第一天轉學過來已經有三天了。
        「華成熙,這是要給你的規章,還有課表。」一名戴著黑框造型的眼鏡、俐落的直髮、細眉毛大眼睛的女孩遞給了華成熙一本「神威高中」的學校規章手冊,及一整個學期的課程資料表。
        「謝謝妳。請問,妳是班長吧。」
        「嗯!我叫謝麗娜,叫我麗娜就行了,有什麼問題直接問我就行了。」說完後,看了一眼圍在成熙周遭的女同學們。而包圍在成熙四周的女孩們,都不約而同地用著不太友善的眼光看著這位班長。華成熙敏銳地發現這個奇妙的氛圍,他淺淺地笑了一下,他自忖道:或許可以利用這位班長脫離這些女孩們過於熱切的「關心」。下了決定後,便起身對著謝麗娜稍微地點了一下頭,以示禮貌。
        「我想認識一下校園,妳可以帶我去走一圈認識一下嗎?」成熙發聲問。
        「咦?」麗娜疑惑地看了一下成熙,隨後開心地回應:「好啊,我帶你參觀。」
        「謝謝妳,走吧,女士優先。」成熙紳士一般地用手請示著。原本圍在他周圍的女學生們異口同聲地問:「我們也陪你去。」
        「不用麻煩了,這幾天妳們已經花了這麼多的下課時間來陪我,不好意思再打擾,下次有問題再請教妳們。」說完,便和麗娜相偕走出教室。
        留在原地的女同學們個個用著厭惡的眼神看著麗娜的背影。
        「又是她,真是個狐狸精。」其中一位渾身圓胖的女孩子,手拿著水壺喝了一口後,氣憤地說道,順勢就在華成熙座位附近找個空位就坐下來。
        「人家是班長,長得漂亮、頭腦又好,有什麼辦法啊。」另一名長相刻薄尖酸的女孩語氣酸溜溜地答道。
        「雖然是班長,但是也不能每次都來這招啊。上次我和仁祐在說話時,她也是這樣。」另一位個頭嬌小的女孩嘟著嘴不滿地回答。
        「上次?什麼時候?」體形圓胖的女孩好奇地問。
        「就是上學期的事,我那時找仁祐幫忙辦校慶活動;還有功課的事情啊,我忙不過來請仁祐幫忙我做道具,又請他幫我加強體育成績,結果……她就出來從中攔截,害我還被老師罵,體育成績又不及格了。」
        「嘔!她真是夠了,妳找人家幫忙又干她屁事哦。」圓胖的女孩氣得大拍桌子。
        「是什麼事讓妳們這麼生氣啊?」郭仁祐拿著一顆籃球滿頭是汗地站在後面問。
        「嘔!你幹嘛嚇人啊?你上輩子是老鼠唷,怎麼走路都不會出個聲嗎?」在場的人被突然天外飛來一句話著實嚇到,渾身圓胖的女孩不滿圮拍著桌子唸道。
        「什麼嚇不嚇人啊?妳都可以出來見人了,那我有什麼好嚇人的。」
        「你……」
        「什麼你你你啊,滾開啦!妳坐我的位子幹嘛!坐別人的位子還在罵人,還拍別人的桌子,沒禮貌。」
        「坐一下會死哦,小氣鬼,你是不是男人啊?」
        「我當然是男人啊,才不像妳們一直守著的那個白臉鬼……噫,怎麼白臉鬼不見啦,我還以為他是足不出戶的大家閨秀哩。」
        「什麼白臉鬼,你說話小心一點哦。」
「哼!看他那一臉白得像鬼的皮膚,活像是剛從棺材走出來的吸血鬼。」
「就算他是吸血鬼,也是一個超極帥的吸血鬼;不像你,從頭到尾只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笨蛋。」
「哦!我是笨蛋?我記得上學期有一個大胖子的成績還差我一大截呢。」
「你……」
「呵!如此說來那人不是比我這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還笨囉?」郭仁祐嘲諷地說著,眼光不時地瞟向身邊氣得發抖的胖女孩,「又胖又笨,天啊!難怪連吸血鬼同學都咬不下去!哈哈哈──」
「你說夠了沒!」圓胖的女孩氣得推了一下郭仁祐,郭仁祐因一時的重心不穩,撞到了從後頭走來還在嘻笑的闕朋美。
        「啊!」闕朋美被這突然一撞,整個人往後倒。
        「朋美,小心!」郭仁祐第一時間伸手過去想要抓住朋美卻沒抓住。
        「啊!」思嘉不忍心看到朋美直接親吻地板的慘痛畫面,不由得蒙住眼睛尖叫。
        正當大家閉起眼睛還在想,接下來那悽慘畫面的來臨時,卻被一句溫柔的聲音驚醒。
        「妳還好吧。」成熙看著跌躺在自己手臂上的朋美,擔心地問了一句。
        「噫?」還在想說自己的頭一定會和地面KISS的朋美,一睜開眼便看見成熙俊美的臉龐,不由得臉紅了一下。
        而在一旁的仁祐看見兩人親密的畫面,第一個反應即是走向成熙:「多謝你沒讓一件悲劇發生。不然,我想這間學校一定會發生規模12級的大地震,然後整個學校被震垮……」
        聽了仁祐語重心長的一句話,成熙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隨後便笑了起來。
        「郭、仁、祐……你這個大白癡!」朋美被氣得追著仁祐在班上瘋狂地跑。
        「哇呼!救「狼」喔!飛天豬打人了。」郭仁祐在教室裡頭跑著讓朋美追打,還不時地說些挑釁的話。全班同學也像在看一場好戲,不時發出狂笑與煽動的話。
        「上課時間已經到了,還不安靜!班長!?」一名半禿的歐吉桑拿著麥克風大聲斥責,沉靜在歡樂氣氛中的人,完全沒有注意老師已經站到講台上。老師的聲音讓全班剎那間安靜了下來,沒就定位的人都以迅速的動作坐定。
        「起立!敬禮!」
        「老師好……」
 
*******************************************************************
學校放學後的吵鬧聲,隨著學生們的腳步,漸漸地沉寂下來。
「朋美,妳今天要去補習班嗎?」和朋美一道走著去坐公車的思嘉問著。
「我補習的那家要到後天才開始上課,妳怎麼會突然問我這個呢?」朋美回應著。
「沒……沒有啦……只是,我在想……學校的迎新晚會……不是迎接新生嗎?還有……」思嘉低著頭,語氣吞吞吐吐。
「學校的迎新晚會?不是每年都有嗎?二年級的要負責活動內容,我們一年級的時候也是這樣啊,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朋美愈想愈不解地看著思嘉。
「不是啦……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在想……」
「迎新晚會?啊,難不成……妳移情別戀愛上那個新來的同學了?所以妳想在迎新晚會跟他告白?」朋美像是發現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般,原本不大的眼睛,如今卻睜得像銅鈴一樣。
「不是啦,妳別亂猜嘛,」思嘉被朋美突然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打敗,「我是在想雖然是迎新,但是……也是送舊啊,明晟學長他……」
「哦,原來妳是在擔心這個啊,這也沒辦法。明晟學長今年就升上三年級,明年就要畢業了,以後再也見不到學長。」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在想要不要去買個禮物之類的送給學長,在迎新晚會的時候送給他。」
「送禮物?在他生日的時候送給學長不是比較好嗎?」
「哎唷,妳忘了學長的生日是在暑假的時候嗎?怎麼送啊?我又不像妳,妳哥和學長是同一個社團的,假日的時候偶爾還可以見一下面,我就不行啦。」
「說得也是。」
「那妳可以陪我去挑禮物嗎?」
「可以啊,不過妳想到要送什麼了嗎?」
「嗯,我給妳看一樣東西。」思嘉說著,興奮地從書包中拿出一本書來。朋美看了一下書名-「12星座大解析」,便好奇地湊著看。「妳看哦,這本書裡寫得很詳細,而且好準哦,把明晟學長寫得很像、很準。裏面還有寫如果要送給獅子座的男生應該送什麼樣的禮物。我在想,既然這本書把學長的個性寫得這樣傳神,那照書本裡說的送禮物的話應該就萬無一失了吧?」
「嗯,真的耶……那我們現在就去買,說不定妳就是那個打動明晟學長心的Lucky girl哦。」
「真的嗎?妳真的這麼覺得?」思嘉被朋美這麼一說,整個人都開始飄飄然起來。
「嗯,這兩、三年來有這麼多女孩子送給他禮物也向他告白,但是他後來都婉拒了對方的心意。而且上次他來我家找我哥時,我問他的時候,他跟我說他要找一個能懂他的心、瞭解他的人的女孩子做女朋友。妳想,如果真的像書上這樣寫,那妳不就是那個他說的那種女孩嗎?」
「朋美,他真的是那樣說嗎?」思嘉整個人的心思都已經飛向天邊去。
「騙妳幹嘛,我陪妳去買禮物。」
「可是妳也喜歡明晟學長不是嗎?如果我真的是他心目中的女孩子,那……妳怎麼辦?」
「哎唷,妳是我的好朋友,我當然會很高興啊。而且,我長得又沒妳漂亮,我只能單相思而已。」朋美嘟著嘴說著,「不說了,我們先去挑禮物,等迎新晚會時,我帶妳去找學長。」
「嗯。」思嘉展開了甜美的笑容,回應著朋美。
 
*  *  *  *  *  *  *  *  *  *  *  
 
位在離市區正中心不遠處,一排排舊式的國宅,不時地傳出陣陣飯香。這裏與公園相近,早晨可以清楚聽見老年人做早操的聲音。到了晚上;街坊鄰居都會有三五成群的在樓下下棋或是一些三姑六婆在談論八卦,因是舊式國宅的關係,八卦內容都可盡收耳裡,就連隔壁鄰居只要電視聲音開得稍大,都可以清晰聽見。
闕家就是在這幢舊式國宅裏的其中一戶。
「你妹妹怎麼還沒回來?」一位婦人對著正在飯桌上扒著大口飯吃的闕舜傑說道。
「我不知道,我放學的時候有先到社團去,她應該會比我先走才是。」闕舜傑頭也不抬地猛扒著碗裡的飯菜道。
婦人推了一張椅子坐下,「會不會她這個學期又當了什麼學藝股長之類的吧?」
「可能吧。」闕舜傑滿口的飯菜,口齒不清的回應。當闕舜傑話一說完隔了一、二秒,大門門鎖被人從外面扭了開來。
「我回來了。」朋美開門一走進家門習慣性地道了聲問候話。
「怎麼那麼晚?我已煮好晚飯了,快來吃。」婦人看見朋美平安回了家,放下心中忐忑不安的心情,忙著招呼朋美用膳。
「哦。」應了一聲,朋美拎著書包朝著飯廳走去。
「妳又當學藝股長囉?」闕舜傑抬頭問了一下。
「沒有,我哪那麼倒楣……嘔!說到倒楣,我真的是會被郭仁祐給氣死。」
「那小子又惹妳了?」
「說來話長……」朋美把今天所有的事情說出來,順便也解釋了一下為何會晚回家的原因。
「哦,就是妳上次說的那個美少年啊!不過男人就是要有結實的肌肉,那種白斬雞不好,保護不了女孩子。」
「哼!你又知道這種男人不好,」朋美一手托著飯碗、一手忙著夾菜,不以為然地道,「今天要不是因為他我的頭早就開花囉。」
「嗯……好!為了表示他救了我這個唯一的妹妹,我明天一定要好好跟他道謝。」
「啊?道什麼謝啊?你別鬧了,我告訴你哦,你不能突然跑來然後說些什麼莫名其妙感謝的話哦。」朋美帶著警告語氣對著舜傑說。闕舜傑在神威中學裏不論是課業成績和社團表現都非常傑出,在眾人面前是個正直、聰明又非常嚴厲的人,但只要一碰到關於朋美的事,就完全像個保護妹妹過度的熱血笨蛋。
「好嘛好嘛,哥哥我不去總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對了,迎新晚會那天你一定要帶明晟學長來哦。」
「好,我知道,只不過那個傢伙到底有什麼迷人的地方,小心不要被那個王八蛋騙了。」
「哼!我就喜歡這個王八蛋不行嗎?」
「妳喜歡沒關係,但是我不准這小子來親近妳……」
「哥,你怎麼這麼霸道!」
「不行就是不行。對了,上次我和蔚明晟那小子在打鬧時,有一些女孩子在後面指指點點的,還在那邊笑得很曖昧。那小子還說什麼,妳們女孩子的想像力很豐富會想歪,他要我問妳為什麼她們會曖昧的笑,他說妳一定知道。」
「噗嗤!」聽到舜傑的問題時,朋美不由得噴了一口飯出來,一個人在偷偷竊笑。
「妳到底在笑什麼?妳一定知道對不對?」舜傑用筷子指著朋美問。朋美則是不予理會地左看右看。
「到底是為什麼?妳不說我怎麼會知道?」
「我吃飽了。」朋美急急忙忙地囫圇吞下幾口飯,放下碗筷、拎著書包朝房間走去。
「妳還沒告訴我啊?」看著朋美急忙閃避自己的問題,也放下手中的碗筷,追在後面直問。
當朋美走到房門口時,回頭看著舜傑:「想知道?那你要先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闕舜傑先是一愣後,知道朋美的想法便直接打斷她的如意算盤,「不行!絕對不行!」
「懶皮!你明明答應我只要我升二年級就可以讓我加入柔道社的。」朋美嘟著嘴抗議。
「柔道是男生的運動,女生練不適合,而且……妳進柔道社是為了接近那死小子,光是這一點我就不同意。」
「小氣鬼!你不讓我加入,那我以後再也不要和你說話了,哼!」說完,朋美便摔著房門,留著舜傑在房門外傷著腦筋。
 
市區中心的高級社區裏,一整排整齊規劃的獨棟雙併別墅延伸到巷尾,戶戶門前都亮著黃色大燈與造型典雅的鋁製大門。大門與住屋間還隔著小型花園用石頭砌成的圍牆隔著。華宅就在這高級社區之中。
「成熙,回來了,這幾天上課的情形還好吧?」一位坐在沙發上外形帥氣十足的男子開口問。
「嗯,還不錯。」成熙帶著笑容回應著。
「老師教的都能適應嗎?」男子柔聲地問。
「我只是離開三年而已,沒什麼適不適應的問題……但是……有點煩。」
「煩?同學欺負你嗎?你看起來滿柔弱的該不會真的被欺負吧?」
「誰敢欺負我那是找死吧。」成熙用著輕蔑的眼神,微笑著回答。
「的確,我是不擔心你會被找麻煩,而是那些找你麻煩的人可就……主耶穌!聖母瑪莉亞!阿門!」男子邊說邊做著祈禱的動作。
「姊夫,夠囉!把我說成凶神惡煞似的,我只是被班上一些女同學煩而已。」
「被女同學煩?」
「是啊,一些醜.巴.怪~~一到下課就纏著我,連我要去上個廁所也要跟著我走到廁所前……好不容易找了個人甩掉她們。」
「人家也是好心啊,怎麼這麼說人家。」
「誰要她們好心?我又不是看不懂中文,還用那種噁心的肥手亂抓我的手……要不是我想在學校裏保持好形象我早就想罵人了。」
「難到班上沒有你覺得好看的女孩子嗎?」被成熙稱為姊夫的男子轉過身,手肘靠著椅背上,歪著頭看著成熙。
成熙停頓了一下,蹙著眉像是在為姊夫的話努力沉思,回應著擺出苦惱臉色的姊夫,「嗯……班長算是長得好看的……,其他就……另外一個坐我前面的女孩還滿好玩的,就這樣囉。」
聽了成熙的形容,男子搖了搖頭無奈地回應,「真是糟糕……」
「什麼糟糕?」一位女子從廚房端出水果,聽到沙發上男子的話後,好奇地問了一下。
「我是說妳的爸媽把你們倆姊弟生得太完美了。瞧,成熙現在都找不到女朋友,連女孩子都沒有一個看上眼的,妳說這還不糟糕嗎?」
「成熙還小,將來一定會遇到的。」女子甜甜一笑,笑得燦爛耀眼。
「是嗎?就像我在二十八歲的時候才碰到妳一樣?」
「呵呵呵……」女子輕笑著,兩人甜蜜地互相依偎,看在成熙眼裏都覺得刺眼。
「夠囉,你們兩個人卿卿我我的可以在房間裏,幹嘛要跑到外面來。」
「這是要給你一個刺激,你也交一個女朋友就好了啊,對不對?」男子朝著成熙眨了眨眼。
「哼!」成熙白了一眼,轉身進了房間。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