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爽的夏季南風吹拂著綠茵草地,桂花香氣隨著南風輕送,陣陣花香撲鼻而來。晴朗的早晨伴隨著學生的嬉笑聲,迎接著新學期的開始。
位於台北市中心的神威高中,建校已逾五十年,在阡陌縱橫熙來攘往的交通要塞附近建校,對寸土寸金的台北地價而言,無疑是個諷刺的對比。神威高中是台北眾多私立高中其中之一,在升學上沒有像前五名的明星學校那樣有優異的成績,學校的建築設計上也是普普通通,外圍一樣有著二尺高的圍牆,一樣有著偌大的鋁製校門。一進校門就能看見穿堂連接著兩旁的教學大樓,形成一個U字形,而中間便是操場。獨立於另外的一棟建築,與其他教學大樓分隔的是「學生活動中心」,大多放置著學生們因各社團的活動所需要的道具和室內運動場為主。在學生活動中心之後,便是另一個獨立的圖書館和學生交誼廳,每年的畢業會、跨年舞會都是在此舉行。神威高中在升學上雖沒有特別凸顯,但是,在運動項目之中,卻是在所有高中當中出類拔萃,常常有著亮眼的成績出現。而能為學校帶來許多獎杯、獎座的人,在神威高中自然也成為了該校的風雲人物。
 
神威高中──
「妳看到了嗎?」綁著馬尾,兩側頭髮用小巧花形髮夾夾著,清瘦的少女──郝思嘉不時地用手搖著身旁另一名身形圓潤的少女說著。
「等一下,等一下……啊!看到了!」站在思嘉旁邊的,留著齊肩長髮的闕朋美手拿著望遠鏡,湊近著眼睛,手肘頂著面向校門口的窗戶憑欄不停地搜尋,確認搜尋的目標出現後,立即高興地大叫起來。
「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讓我看一下,我也要看。」
「那,給妳看,明晟學長剛要走進校門口了。」朋美遞給思嘉望遠鏡,手指著一個方向。只見一名面容俊俏的少年,身穿白色校服、打著黑色領帶、著深藍色長褲、頭髮蓬鬆地隨風飄動,朝校門口走進來。他那高身兆頎長的身材、深邃立體的五官,即使在眾人之中依然耀眼。思嘉及朋美口中的蔚明晟不時地對向他迎面打招呼的人露出微笑,讓學校眾多的女學生紛紛拜倒在他那像陽光般的笑容下。他除了有優異的外在條件外,亦是優秀的柔道社社員,為神威中學締造出不少佳績,也因此從他那線條明顯的手臂肌肉,隱約可看到他那隱藏在制服底下結實的胸膛。即使如此,他的優秀成績不僅僅是表現在柔道上,在升學掛帥的年代裏,依然保持在班級前三名之列,外在條件集優點於一身的蔚明晟,自然而然地成為了神威中學最亮麗的一顆明星。
「明晟學長好帥哦~~」
「就是啊,只要看到明晟學長,所有的活力都湧上來了。」
「對啊,每次只要看到明晟學長的照片,所有的煩惱和壞心情全都會消失~~」
「啊~~明晟學長~~」兩人異口同聲,手摸著雙頰陶醉地說著。
「喂!妳們這兩個大花癡,拜託節制一點好嗎?」一個聲音冷不防地從兩人身後傳出,著實讓沉迷在幻想裏的兩名少女,嚇了一大跳。
「ㄟ!死仁祐,你幹嘛每次都偷跑出來嚇人啊!」朋美用手推了推臉上的無框眼鏡,不滿地嘟著嘴唸道。
「我哪有啊,我叫妳們好久了,妳們都不理我啊,自己看得出神還怪我哩。」郭仁祐頭側向一邊撇著嘴說。
「啊~~明晟學長不見了~~」思嘉被仁祐突然的發聲嚇了一跳,回神要想要繼續看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時,蔚明晟已經走進教學大樓。沒有「從頭看到尾」,思嘉失望地垂著頭。
「哼!都是你!」朋美雙手環抱於胸前,不滿地看著仁祐。
「ㄟㄟㄟ,闕朋美說話憑良心,什麼都是我,拜託哦,那傢伙有什麼好,我是在幫助妳們兩個小女生不要被壞男人給騙了耶。」郭仁祐不甘示弱的反擊,擺出一副行俠仗義的勇士行為。
「蔚明晟是壞男人?我看那個是你自己吧!」闕朋美上下打量著郭仁祐,輕蔑的反諷。
「我?」郭仁祐覺得闕朋美的反諷不可思議,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鼻子,疑問的回應。
「郭仁祐你好沒品哦,明晟學長在你之上你就不高興,要這麼樣亂批評人家。」思嘉不滿的回應。
「喂喂喂,我郭仁祐是什麼人啊?我幹嘛要批評他,我是真的是怕妳們被他的外表騙了,尤其是像郝思嘉,妳這樣在溫室裏長大的千金大小姐,很容易上當的哦。」
「哼!你要說別人之前,先想想你自己吧,反正我和思嘉都是相信明晟學長的為人。對不對,思嘉。」
「我同意。」兩人肩並肩,用堅毅的眼神說著。
「好,隨便妳們,到時候吃虧別怪我沒跟妳們說。」仁祐攤了攤手、聳了聳肩後,無奈的回應。
「哼!」朋美做出一個吐舌的鬼臉,朝著仁祐,以表示她心中的不屑。
***
在往走三年仁班教室走廊上的蔚明晟,用著親切的笑容回應著向他打招呼的學弟、學妹們,耳後還不時聽到崇拜者興奮的討論聲,心中不由得泛起一絲不屑的驕傲,但臉上仍是帶著一貫笑容可掬的模樣。
往三年仁班方向的一個轉角處,站著兩名女孩。一位低著頭雙手向後,另一位則是用肩頭碰著她,像在示意著什麼。面對這樣的畫面已經不下百回的蔚明晟,直覺地感應到對方接下來的舉動。
「蔚……蔚學長……這個……」少女用著顫抖的聲音,羞澀得不敢抬起頭來,話還沒說清楚,便將放在後面的雙手捧著一封信遞到蔚明晟眼前。
「給我的嗎?謝謝,妳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能收到妳寫給我的信,是我的榮幸。」蔚明晟用著親切的笑容,充滿性感磁性的嗓音說著,很有禮貌地收下對方的心意。外表看似有著紳士風度的蔚明晟,此時的心裡卻是想著:呵!又是一個迷戀我的笨女孩,應該又是寫著什麼「你是我的巧克力」之類噁心透頂的無聊話吧。
「不……不客氣。」女孩被蔚明晟這麼一稱讚,原本就微紅的臉,此時更是像煮熟的鴨子,心跳指數達到120。女孩發現自己臉紅的窘狀,便逃也似的離開。跟在她旁邊的同學,也跟著離開原地。
「……」一抹竊笑飄浮在蔚明晟臉上,旋即又恢復原狀,朝教室走去。此時,一個聲音從後頭傳出。
「你這個大色狼。」蔚明晟轉回頭去看著說話的人,只見一個跟他身高差不多,但體格卻比他還壯的柔道社社長──闕舜傑。
「我又沒有做什麼事,這麼說也太過分了吧。」
「你何時才會改過來,不再用這張臉來騙人,才開學第一天就騙了一個。」
「冤枉啊闕大人!草民我是無辜的,是那些女孩子眼睛要被蒙蔽,不關我的事啊!而且我也沒有去回應她們寫的情書,這樣不構成犯罪吧,而且我愛的人是你。」蔚明晟先是用無辜的語氣說著,最後調皮地在闕舜傑耳朵裏吹氣。
「你這個臭小子,看我今天打不打死你!」闕舜傑被蔚明晟戲弄後,老羞成怒地握起拳頭就想往蔚明晟揮過去。
「社長,你確定要在這裏打嗎?」同樣練過柔道的蔚明晟,在第一時間化解掉了闕舜傑揮過來的拳頭,還不忘提醒闕舜傑目前的所在場合。被蔚明晟這麼一點醒,闕舜傑立刻往後頭望去,只見一些三五成群的女孩子往他們兩人所在處觀看,還帶著興奮的表情看著他們兩人。
「你看吧,你剛剛的那個舉動讓那些女孩子想歪了,現在的女孩子想像力可是豐富到不行,下次要揍我之前可要看清楚喔。」說完後,蔚明晟繼續往教室方向走去。
「什麼想歪了?喂!你把話說清楚啊。」
「回去問問你妹妹吧。」
「我妹妹?」
「是啊,妳妹妹應該會知道那些女孩子為什麼會興奮,到時候你可不要臉色發青。」
「到底是什麼事?你知道就直接告訴我啊,幹嘛拐彎抹腳的。」闕舜傑在後頭一直逼問走在前頭的蔚明晟,只是在蔚明晟不予理會,自己哼著歌。
「喂喂!蔚明晟──」
 
******************************************************************
 
噹噹噹──
開學的第一天,學校不免俗套的來個精神訓話,全校的學生在偌大的操場上「洗耳恭聽」,聽著校長「語重心長、苦口婆心」半個多小時的演講。當開學典禮結束時,全校師生不免心中泛起一股「感謝上帝」的之心情。
回到教室的朋美直趴著座位上的桌面,一邊喊著好熱、好渴。
「朋美,我有帶冰水,妳要喝嗎?」思嘉親切地問著。
「要要要,我要喝冰水。」朋美一聽到冰水,臉立即離開桌面向思嘉要了冰水喝。喝了冰水之後,朋美感到整個身體都舒爽了起來。
「呼──舒服多了,思嘉妳真好都不用下去升旗,好羨慕妳哦。」思嘉因本身體質孱弱容易中暑,得到老師認可後,便可不用升旗或在太陽底下從事任何活動。
「是嗎?可是一個人在樓上滿無聊的耶,我很想要和妳一起升旗呢。」
「那我下次裝病,跟妳一起在樓上好了。」
「好啊。」
「哦──被我聽到了哦。」郭仁祐邊喝水邊回到座位上說著,他的位置正好在朋美的斜後方。
「噓,你不能說哦。」
「我才懶得說哩,喂!飛天豬,我剛才聽到班上有人在說,這個學期會有新的轉學生耶。」
「郭、仁、祐!你說誰是飛天豬?」朋美憤怒地拍著桌子,站起來責問仁祐。
「飛天豬?當然是妳啊,思嘉這麼瘦怎麼會是她。」
「你……」朋美被氣得說不出話來。她的體形雖然是稍微豐滿、圓潤了一些,但也不至於被說成是豬吧。
「別這樣嘛,飛天豬很可愛啊,可愛的粉紅色衣服加上可愛的蝴蝶結……還有充滿打擊犯罪的『神力』喔。」
「哼!你想說的是,我是個又圓又胖又一身蠻力的女生吧,別以為我不知道!」
「唷~好兇哦,妳這麼兇可是會把新同學嚇跑的哦。」
「呵──」在一旁看兩人拌嘴的思嘉忍不住地笑了起來,「你們二個人說話好好玩哦。」
「好玩?思嘉妳是發燒了嗎?」朋美疑惑的回應思嘉。
「思嘉,我很有幽默感吧?」仁祐向思嘉拋了一下媚眼。
        「最好是幽默感!」朋美不悅地翻了個白眼。
        「我這當然是叫幽默感,飛天豬是不會懂的。」
        「你……!」
響亮的鐘聲打斷兩人還想繼續拌嘴的衝動,班上同學紛紛快速回到教室座位上,等待導師開學的第一堂課,但仍是停不住興奮的心情,繼續聒噪地吵鬧著。
 
當教室門被打開,走進了一名身穿粉色套裝、頭髮經過細心吹整、化著時髦的粧、穿著圓頭高跟鞋、身材曼妙的女教師踏上教室講台時,全班頓時安靜了下來。
「各位同學安靜囉,今天第一堂課在老師教課前有兩件事要向同學說明,如果討論得快的話,我們就立刻進行這學期的課程。」導師看著全班同學鴉雀無聲的反應,聳了一下肩膀,繼續說道:「第一件事就是這個學期有位轉學生,他剛從美國轉學回來,各位同學要好好照顧他哦。成熙,你可以進來了。」
隨著導師的說話聲結束後,一名少年的身影出現在二年忠班全體同學面前。全班同學都瞪著大眼看著眼前這位如同書中走出來的美少年。白皙的皮膚、俊秀的五官、不胖不瘦的體形、濃密鬆軟的頭髮,一切都合乎漫畫美少年的標準。看著現實生活中竟然出現了完美的美少年,班上近一百隻的眼睛直盯著猛瞧。第一次被這麼多人仔細打量的美少年,有些不自在地吞了一下口水。
 
「華同學,做個自我介紹,讓大家都認識你。」老師親切地拿著粉筆遞給成熙,成熙轉身面向黑板俐落地寫下自己的名字後,便再轉身向著全班同學做個自我介紹。
「我是華成熙,三年前和家人移民美國,所以中文程度還不差,如今剛從美國回來。請大家多多指教。」
當這位叫華成熙的美少年一開口說話時,全班同學又驚呼出聲音來。因為他的聲音與他的外貌實在無法令人聯想在一起,柔順的外表搭上低沉又充滿著磁性的聲音,如此的組合的確是無法令人做直接的聯想。
 
「各位同學要好好照顧新同學哦,華同學你就先坐在那個位子吧。」導師用著搽上鮮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指了一個方向,華成熙便依照指示,提起書包朝他著的座位走去。
華成熙像有一股魔力似的,他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在場每個人的視線,目光朝著他的前進而移動。
「喂,飛天豬,妳這下可「ㄇㄠˋ死」了。」仁祐私下對著朋美竊竊私語。
「你再叫我飛天豬,我就打死你。」
「叫一下又不會怎麼樣,妳這麼兇,這位新來的同學一定會被妳嚇死。他還真可憐,剛轉來就得坐在妳這個惡女後面,我為他感到可悲……。」
「你說什麼?誰可憐啊?我還覺得是我可憐哩。」
「妳會可憐?拜託,一個美少年坐在妳後面耶,妳這個飛天豬可不要鹹豬手喔。」
「誰會鹹豬手啊……」正當兩人小聲伴嘴時,成熙正好已走近兩人之間的走道。聽著朋美和仁祐之間的拌嘴內容,不由得覺得好笑而微微牽動嘴角,帶著笑意坐到導師指定的位子上。
朋美知道自己和仁祐拌嘴的內容被新同學聽到後,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還不忘透過眼鏡用邪眼發出一道冷光,「射殺」著郭仁祐。而郭仁祐在接受到朋美的眼光後,做出被「殺死」的舉動出來。坐在四周的同學,都被郭仁祐這種好笑的動作逗得忍俊不禁,卻又害怕導師的責罵,只好都用憋著足以內傷的程度忍著不大笑出來。
 
「好了,各位同學,新同學介紹完畢,接著就要提議這次迎新晚會的表演內容囉。」
當導師語畢後,全班一聽到開學後的第一個活動即將開始,每個人體內好動的元素全都動員起來,吱吱喳喳地討論著表演內容。
新學期的第一堂課,就在新同學的加入及吵鬧聲中結束。
創作者介紹

宴於瓊林 則文清綺

linyang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